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五十七章 故地
    “噗通!”方言再次准确地掉落在那片草地上,耳边立刻响起那人的大笑声:“哈哈……好好好,虽然没有上一次好看,也算很不错了,好久都没有再看见这样的好事,过瘾,太过隐了!”

    随后这人就从草丛里跳出来,拍着手一连声地叫好,令方言哭笑不得。[燃^文^书库][]而那几名被这人唤来的藏书阁管事,老老实实地站在方言身后,等着眼前这名疯癫修士发话,模样比方言还要不堪,大气也不敢出。

    “没你们的事了,都走吧。看见这么好玩的事,老子的心情也好多了。”这人随手一挥,几人如蒙大赦,赶紧一缩头转身离去。方言心里难受已极,想破口大骂几句,还是强行忍住,和这种人哪能占到半点便宜,正要跟着他们一起离开。

    “等等,你小子先别走。”谁知身后这人又突然开腔,欲将方言留下。方言满腔怒火如何还能压住,管他什么元婴修士,又不是和他斗法,数落他几句解解气再说,哪怕为此吃些苦头也不管了。

    “你又想做什么,摔了两次难道还没有看够?每天守在这里看别人的笑话,不觉得无聊吗?”方言恶声说道。

    “我呸,你小子别不知好歹,你一个人独自掉下来又有何趣,老子给你捧场还不高兴啊。本来见你皮糙肉厚,想必是练了那种挨打术,老子临时起意,想给你小子指点几句,不想听就算了,滚吧,老子还懒得说。”

    竟然是要指点自己,方言顿时精神一振。面前之人尽管行事癫狂,可元婴修士的身份假不了,能够修炼到这个份上,自然见识也远非其他人可比。方言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高阶的修士,尽管看起来神志不清,可放在外界也是受人顶礼膜拜的存在。随便指点几句,足以让人受用终身。

    不过他是不是胡言乱语,或是又想来戏弄自己呢,方言多了个心眼,故意激一激他。假作蔑视地看了一眼,方言壮起胆子说道:“你还懂炼体术?怎么看都不像啊,要不说来听听。”

    “哼。你小子懂什么,老子虽然自己没炼过。可比你小子却要懂得多。别以为这种功法有什么了不起,老子想练的话机会多得是,可是老子最不喜欢这种专门挨打的功法,要不就是把自己弄得死去活来,只有傻子才喜欢。不过你小子反正就很傻,倒是适合练这种挨打术,老子就和你说两句吧。”

    方言气得差点爆出粗口,指点别人还要先损一通,这人臭毛病也太多了。而且说起话来也颠三倒四。方言本来想用激将法让他说些炼体术的精髓,没想到又被这人奚落了一顿,索性不再言语,前面说的话也假装没听见,看看他后面还有什么货色。

    见方言不说话,这人脸露满意之色,继续说道:“既然是修炼挨打术。就不能光靠内炼,整天用一些恶心难闻的东西,或是到处去糟蹋天材地宝,那些东西来的容易么?你小子好像就是这样炼成的,摔一下还会怕痛,若是你听我的。多用外炼之法来打熬,把自己像灵材一样去锻造,炼成一块顽石,那才叫真正的挨打术。”

    “到那时,你小子再从这里掉下来,就不会被摔成这样,老子也看不成热闹了。可惜。嘿嘿,不过还会有别人和你一样的,青元宗每年都会来一些傻子,可能比你摔得还好看。不和你说了,找找其他地方有没有热闹看,老子去也。”说完,这人就从方言面前凭空消失,毫无踪迹可循。

    说了半天,这人说的大都是疯话,炼体术也被他叫成挨打术,不过他提到的外炼之法,方言还是第一次听说,也貌似有些道理。炼体术也有内炼外炼之分,当真是稀奇,以前只听说俗世中的武道才有内外之别,不过这人后来说的锻造之法,怎么看都不像是他信口胡诌,或许是自己见识太少的原因吧。

    说是指教,其实就是听他胡说了几句,然后方言听了个半懂不懂,这人就不知何处去了。可是这次见面,给方言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高阶修士举手投足间的自然从容,运用法术时的圆熟惬意,令方言无比神往,多少年之后想起,依然记忆犹新。

    借着归还玉牌的机会,方言向苏映雪打听了一下这个老怪物,谁知苏映雪却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了他一会儿才说道:“方道友可知道我青元宗有几位太上长老,也就是常说的元婴老祖?”

    “不知,好像贵家族就有一位,难道宗门还有不少?”

    “还有不少,方道友把元婴老祖当成普通修士么?要知道一家宗门有一名元婴老祖,就有资格成为大宗门,而我青元宗能够身居八大宗门,就是因为代代都有元婴老祖坐镇。有一两位已经殊为不易,那要多少天才修士才有可能出一位,现在的青元宗虽然不是鼎盛时期,与历代相比据说还算可以,也只有两个半元婴老祖。”

    看着方言一脸不解的样子,苏映雪继续说道:“除了我们苏家,程家还有一位,还有那半个就是方道友遇上的这一位。名字在下也不知道,据说数百年前,在结婴时不幸走火入魔,却侥幸保住了性命,修为也顺利进阶。可是人却变得有些神志不清,性格喜怒无常,实力好像也因此大受影响,故而只能算半个元婴老祖。”

    “可宗门上下却对他很尊敬,因为他虽然喜好作弄弟子,可从不伤及性命,而且还会莫名其妙地指点弟子们的修炼。据说经他指点之人,以后都在宗门成为响当当的人物,方道友不会也有幸得到了他的指点吧,那可就太幸运了,连在下也要对道友刮目相看。”

    难怪说起那人苏映雪一脸古怪,原来她以为方言得到了那人的指点,说不定心里还有些羡慕方言的运气,让方言更是哭笑不得。就那么云山雾罩的几句话,那也叫指点,这还是自己狠摔两次才换来的,想到这里方言都有些汗颜,哪里会向苏映雪说出来。

    随便敷衍了几句,方言就离开了青元宗,直奔外宗飞去。这次来他弄清了自己以后将要面对的任务,心里踏实了许多,最重要的是得到苏家老祖的点拨,对自己的修炼看得更清楚,这是方言长久以来的困惑,也是没有师傅领路的最大弊端。

    想到这里,方言的心情就十分舒畅,被那名元婴老怪作弄的小小郁闷,早就被他不知抛到了哪里。一路飞行,方言还在路上对修炼重新规划起来,就这么盘算着,不知不觉回返外宗,又直奔自己的山峰而去。

    此后半年时间,方言不露声色地留在外宗修炼,而方言将要被苏家推荐执行宗门任务的事情,除了家人和纪明他们,他也没有向任何人透露。期间他还跟随着纪明推荐的猎魔队伍外出过一次,十余名筑基修士深入魔地深处,与外宗弟子一样完成宗门贡献。

    直到有一日,苏映雪悄悄来临,又带方言前往外宗宗主曹牧也的住处。在那里向曹牧也交代一番之后,两人便同时离开外宗,出得宗门之后又各奔东西。苏映雪要前往青元宗回报,而方言则直奔护军山的方向飞去,这一次任务的方向,恰好是他最思念的故地,也不知那里已经变成何种模样。

    本来这个时候是方言最不愿离开之时,因为两位夫人正是临盆在即,方言很想等到两个孩子降临之后再出发,亲眼看着孩子出生再走。可宗门那边催促得紧,据说那里已经刻不容缓,先前派去的一些探子已有伤亡,而且那边的局势极不乐观。

    对这件事苏家老祖也很理解,但任务十分紧急,方言必须立即前往。为此她又专门做了安排,亲自给外宗宗主下了一道手谕,让他举全宗之力护卫方言的家人,免得方言过于牵挂。无奈之下方言只得上路,也不知局势为何就糜烂至此,连几个月都等不得。

    而他走后,曹牧也果然对方言的住处加派了护卫,苏家老祖的亲笔手谕如何敢不照办,更何况此人身后还有一尊太上老祖。方言可能不清楚,曹牧也却是门清,门中那位苏家的元婴大能,正是这位苏家老祖的亲哥哥。

    方言几乎是沿着来时的路线回返,不过却比当时大队人马要快得多,不单是他对这一路还算熟悉,而且他的修为也比以前高出不少,手段也多了一些。短短两三月时间,方言施展拟容术,改头换面来到毒王城,只是入城歇息了一晚,打探消息之后就匆匆离开,余连他也没有见上一面就走了。

    毒王城的局面更加复杂,各路外来修士不知凡几,在大街上方言亲眼见到几名遮遮掩掩的魔修,与他离开之时大不相同。城中几大家族的情况不问可知,日子必定过的艰难,夹缝中生存可不是易事。这里迟早还会确定归属,只不过方言知道,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并不在这里,而是在不知多少万里外的护军山。

    又是数月过去,方言站在一片废墟前,这里曾经算不上繁华,但也是一处可供修士安身之所,就是在这里方言结识了苏燕青兄妹,又无意中被苏家发现,卷入到这次危险异常的任务中来。

    冥冥中万事皆有定数,当年离开泽州城时,方言总觉得自己有一天会重新回来,再看一眼这座仙城被毁灭之后的模样。此地已经看不出太多曾经的影子,魔兽肆虐之后城池完全被毁,再过一些年月这里将会与其他地方无甚分别。(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