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四十六章 作保
    “那行,过几天我就去仙城问问。[燃^文^书库][]复制网址访问说起来我好像还是仙城的客卿,白拿了俸禄却没有做任何事情,把自己推荐给青元宗外宗,也算是功德圆满吧。”方言忽然自嘲地说道。

    二人闻言哈哈大笑,方言总算是转过弯来,着实不容易。纪明想了一会儿又说道:“师弟问清楚之后,回来记得告诉师兄,若是条件符合,索性也加入外宗。师兄可能是在宗门呆的太久,现在这样倒有些不习惯,我兄弟二人在一起正好有个照应。”

    “好,等问清楚定会告诉师兄。燕昭呢,一起加入如何,想来外宗不会对弟子约束太严。”方言又问起苏燕昭,对苏家他同样有个心结,对青元宗好像并不反感。

    “有可能的话,加入也无妨。这些年我闲云野鹤惯了,不一定受得了宗门的规矩,就先试试吧。”苏燕昭无可无不可,对宗门并不像纪明和方言,以前也未想过要加入哪个宗门。

    几天之后,方言安顿好家里的事情,再次来到仙城。临走之前又被苏燕青找去训了一番话,大意就是除了钟灵玉,以后再也不许和其他女修有不正常的来往,否则就会如何云云。方言说不出的难受,怎么就被她看成是那种专门沾花惹草的人,可他哪里敢分辨,脸上还要做出痛悔之状。

    进入仙城之后,方言并没有先去常家,而是鬼使神差地来到执事阁,准备去找那名为他办理客卿登记的白发修士。方言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就会去找他,说起来两人只是一面之缘,连对方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却不由自主地找上门去。

    这次还好,白发修士就在房内,也没有拿着玉简发呆,正坐在那里悠闲地品茶。方言走到门口就停步说道:“道友,在下可否进来请教一个问题?”

    “咦,道友好像有些面熟。莫非我等见过?进来吧,老朽反正无事,有何疑问尽管问来。”白发修士很和气,并未因方言突兀地打扰而怪罪于他,不过对方言好像有些记不得。

    “多谢,在下方言,不久前还劳烦道友为在下办理了客卿登记手续。今日有事特来请教。”方言走入房中,和声说道。

    “哦。方言?想起来了,原来是方道友,请坐。道友此来,是因为手续上有何问题吗?”

    “没有,在下此来是另有疑问要向道友请教,道友可知道青元外宗,若是在下想要入宗,有何要求吗?”方言直接问道,看着这名白发修士他就觉得很亲切。没有半点拘束。

    “呵呵,旁人都是有了青元宗弟子的身份,才成为仙城客卿,方道友倒是有趣,成为客卿之后再来申请加入外宗,当真是有趣得紧。老朽若是没有记错的话,道友可是与苏家颇有渊源。莫说加入外宗,就是直入内宗也不算什么,道友何必舍近求远?”

    “不瞒道友,在下只是与苏家一位核心弟子相熟,并不想事事都麻烦她。再说在下是带艺投靠,就算被推荐进入内宗。恐怕也不会被看重,还不如踏踏实实地从外宗做起,求人不如求己,不论在哪里总是事在人为。”方言诚恳地说道。

    “嗯,不错,这件事方道友看得很透彻,很少有人会像道友这样。放着好好的门路不走,却来挤这条小道,不过老朽却有几分赞同。忘了向道友介绍,老朽慕容哲,在这仙城也有不短岁月,道友这般年纪却能看清这些事情,着实不易。”白发修士毫不掩饰他对方言的赞许,又给他倒上一杯灵茶。

    “原来是慕容道友,多谢。在下此举也有无奈之处,当不得道友如此赞许,实在令在下惭愧,还望道友指条明路。”方言恭敬地向他一礼,然后在对面坐下。

    “其实以道友的修为,加入外宗完全具备条件,青元宗此刻正是用人之际,只需苏家过问一二即可。不过道友既然这般说,老朽就把入外宗的条件告知,其他的无需多言,与加入别的宗门相差无几,只有一条不太好办,就是要入宗的话,必须要有人作保,而且是青元宗认可的修士或家族。”

    “作保?这是为何,青元宗是宗门又不是商铺,难道还怕弟子携财外逃不成。如此一来,岂不是将很多想要加入的修士都拒之门外,那他们设立外宗还有何意义?”方言不由的暗暗惊奇,青元宗怎么把做生意的那套东西,弄到招收弟子上来了。

    “恰恰相反,这样做反而能得到更多优秀的弟子。道友试想一下,若是无需做保,那些来历不明的修士如何入宗,就算是外宗也不敢胡乱收下。大劫之后,本地修士锐减,符合入宗条件的修士更加少之又少,不想办法补充外来血液,如何面对劫后复杂的南越形势。”

    “有人作保则不一样,想要入宗的外来修士,就可以想方设法求得当地势力的信任,只要有人全力举荐就可以入门,无形中也拓宽了青元宗甄选弟子的范围。而且若是被推荐的弟子合格,保人还会得到不少赏赐,这样一些人就会费尽心机了解那些有实力的外来修士,对青元宗也只有好处。”

    “不过作保之人的责任也不轻,必定要对其人多有了解,否则被推荐人一旦有事,保人就会承受连带之责,必须慎之又慎。这样做又为青元宗省去不少麻烦,反正有事还可以追究他人,甚至有时比自己培养的弟子还要令人放心,青元宗外宗便可以敞开大门收弟子,不但减去了繁琐的程序,还有大把的人才可供挑选。”

    大宗门果然有一套,这么棘手的事情,竟然借助这种手段就迎刃而解,的确令人叹服。可是有资格为人作保的,必定不是普通家族或修士,要得到青元宗的认可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原来如此,多谢道友解惑,不愧是大宗门,行事总是出人意料。道友说的保人,恐怕也不是一般人就有资格,通常都是怎样的修士或是家族才具备条件?”方言又问道。

    “呵呵,本来像方道友这样的仙城客卿,也有资格推荐,可惜道友担任客卿的时间太短,至少要五十年以上才有可能。而且这些客卿通常都是青元宗内门弟子,本身就有推荐的资格,像道友这样的可不多见。”慕容哲笑着说道。

    方言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看来只有去找常家想办法,他们也是这座仙城的大家族,想来应该够资格。方言立刻打定主意,准备向慕容哲告辞,一旦决定要做的事情,方言行动都很迅速。

    正当他作势要起身告辞,慕容哲忽然看着他郑重地问道:“道友没有合适的保人,还是去找苏家试试,或许不用他人作保就可以加入外宗,毕竟又不是青元宗内宗,看在苏家的面上放宽些许条件,并非不可能。”

    “多谢道友指点,在下心意已决,不想去麻烦苏家那位道友,还是到仙城常家去试试,他们应该有资格吧?”方言也不知为何对他如此信任,怎么想的就说了出来。

    “常家?倒是可以,老朽再啰嗦一句,道友与常家很熟么?”

    方言摇了摇头,说道:“谈不上相熟,只是去碰碰运气,除此以外也别无他法。”

    “老朽倒是可以再为道友指条明路,只需道友将出身来历说上一遍,只是不知道友是否相信老朽之言。”

    “道友的意思是,可以为在下引荐一人,此话当真?道友之言在下当然相信,不知为何,好像与道友有似曾相识之感。”方言顿时大喜,连忙问道。

    常家是否答应很难说,恐怕他们也要看苏家的脸色,与自己找上苏家有甚区别,方言十分不喜那种任人摆布的感觉。而眼前这人却让他有种天然的信任,而且一看就是仙城的资深执事,介绍的保人应当不差。

    “嘿嘿,老朽也有这般感觉,所以才冒昧帮道友推荐一人,此人不是旁人,正是老朽自己,如何?”慕容哲笑着说道。

    “啊?慕容道友愿为在下做保?这个,道友就这么相信在下,不怕在下来历不明,最后又拖累道友么?”方言不禁大吃一惊,没想到与对方才接触两次,并没有深交,他却愿意为自己承担这么大的事情。

    “这有何怕。老朽觉得既然道友与苏家颇有渊源,想必出身来历已经被他们掌握,这些大家族手眼通天,想要查清一个人的来历容易得很。而道友却又不愿攀附他们,让老朽有些敬佩,故而想助道友一臂之力,也想看看道友有何底气这般做,心里有些好奇。”

    “再说老朽一大把年纪,已经时日无多,就算有事又能如何,宗门还能追到地下找老朽的麻烦不成。哈哈,方道友信得过老朽,就把出身来历告知,老朽这就帮道友推荐上去。”这慕容哲说了一大通,好像这么做只是为了满足他的好奇心,让方言哭笑不得。

    “这,既然道友都不怕,在下有什么好怕的。不过也请道友放心,在下绝非什么探子,也没有怀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加入青元宗只是图个修炼环境而已。在下本是南越修士,修仙家族子弟出身,曾经在一家很小的宗门呆过,这些事在下会详细道来,绝不给道友添任何麻烦。”

    方言一脸郑重地说道,然后就把自己的过往都说了一遍,包括自己任职上原城城主,事无巨细,都告知了慕容哲。(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