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三十七章 论势
    其实当年离火门解散另有原委,不单有盛阳门逼迫过甚,主要原因还是宗门几位大佬反目成仇。[燃^文^书库][]冯季此人私心太重,处处都为自己和族人考虑,根本就不把宗门数万弟子放在心上,这才导致几名金丹修士之间的激烈争执,最后闹得不欢而散。

    究其根源,恐怕还是因冯冲而起,这厮为人虽然不地道,可是运道却不小,筑基之时引发天象,让其族中老祖冯季立刻浮想联翩,动起了歪心思。要知道能够引发天象之人,都被称为金丹苗子,像离火门这样的宗门,不知多少年才能出一个,肯定要集中全力培养。

    可冯季还觉得不保险,或许是他对冯家在宗门的所作所为心知肚明,担心有人故意暗算冯冲,借此来打击冯家。正所谓奸诈之人往往以己度人,惊恐之余冯季就起了抛弃宗门弟子,带上传承卖身投靠的心思,背地里与盛阳门暗通款曲。

    离火门总共才三名金丹修士,又以冯季年纪最轻,在宗门也一直非常活跃,其余二人则很少干涉宗门之事。如此一来,在面对宗门何去何从的大事上,冯季竟然占据了上风,一众执事为其摇旗呐喊,让另外两人大为恼火。

    就在一次高层的紧急会商之后,盛怒之下的张天奇,竟然带上宗门最重要的核心传承不辞而别,让冯季和夏抟生措手不及,却又不敢前去寻找劝阻,因为张天奇的战力在三人中最高,若是一言不合,谁知道他会做出些什么。

    冯季暗恨之余索性不管不顾,搜集宗门剩余的传承,恬不知耻地拜倒在盛阳门门下,只求能够保全自身家族,而那些向来追随冯家的弟子,也被他带往盛阳门投靠。留给夏抟生的几乎一无所有,守在宗门还有何益。便带了不少人投奔烈阳城,离火门就此消散。

    而纪明所在的纪家,处境却变得尴尬无比,按理他们可以跟随夏抟生前往烈阳城暂避,可纪家老祖却并不放心,因为他们与冯家向来势同水火,两家结怨很深。冯季成为盛阳门的走卒。其他人或许顾不过来,但纪家一定不会放过。为此纪家老祖狠下一条心,带着家族连夜直奔青元城而来。

    谁知数月之后,等他们花费巨资到达青元城时,这里早就人满为患,根本不可能有一席之地留给他们,无奈之下只得到九原城落脚。可是这里也好不上太多,谋生无路又物价奇高,仓促而来的纪家人很快就犯了难,短短时日身上的东西几乎变卖一空。

    纪家来到此地的人不少。一应用度耗费严重,即便带上更多的财货,也经不过这样每日空耗,只得另寻出路。再者纪家老祖修为只有筑基顶峰,族中加上纪明这个新晋的筑基修士,筑基期长老也没有超过十人,余下的是数百名炼气期弟子。

    在离火门这算是一支不小的力量。可在这里却举步维艰,最终退往仙城之外的一处坊市暂且安身。没有仙城做为依托,让纪家上下日夜忧惧,谁成想这次大劫却是这般奇异,身在城外也求得了一线生机,尽管最后纪家死伤惨重。家族却被保全了下来。

    可是数名筑基期长老,却在大劫之后的魔兽狂潮中意外身陨,最令纪家难受的是,纪家老祖也在重伤之后坐化,让纪家的实力大打折扣。能够留下这么多人,还要全赖城内修士出手迅速,他们居住的坊市本就离城不远。没过多久就有修士前来剿灭魔兽,否则整个纪家怕是残存不了几人。

    此后他们就和当地幸存的家族一样,慢慢地休养生息,纪明作为族中仅剩的几名长老,肩上的压力可是不轻。说到这里,纪明便没有再说下去,只是苦笑着说道:“看起来纪家还算是幸运的,若是当初不听老祖之言,执意留在烈阳城,恐怕灭族都有可能。”

    酒喝到此时,天色已经渐晚,二人依然谈性不减,恨不得把几年的话都在今晚说完。众人悄悄离开,只余下他们坐在酒桌旁高谈阔论,渐渐从各自的经历,又说到了南越国修真界的情势,对此方言也很感兴趣。

    纪明虽然这些年不像在离火门时那样,消息非常灵通,但是作为家族长老,经常要外出与各种势力打交道,再加上九原城作为青元宗的下属仙城,各种消息也比其他地方要快上不少。而他本人又历来对此十分留意,渐渐地接触到了一些修真界的内幕,虽然真假难辨,好像也有几分道理。

    “当前的南越局势扑朔迷离,不仅内部势力依然困难重重,外域也在加紧向南越明里暗里派出修士。大劫之后,南越本该休养生息,可是对那些人来说,却正是风云际会之时,尤其是魔晶的价值一再凸显,各方势力早就把眼光盯在了这里。”

    “据说附近几个区域的修真界,他们并没有受到大劫的困扰,承受这场大劫的只是南山境的四个修真国,除了我们南越,还有位于西南面的南陀、南商和天零。其中南越受大劫影响最重,整个区域全被波及,不像这几个修真国只是部分地域而已,这些都是师兄来到这里以后才知道的,修真界当真无边无际。”

    纪明不无忧虑地说道,最近他时常遇到来自外域的修士,这些人不仅在坊市中大量交易收取魔晶,而且也和仙城的修士一样,加入了浩浩荡荡的猎魔大军。对他们而言,南越就是一处历练之地,和方言曾经秋猎时去过的护军山没有什么两样。

    方言对此也有感觉,在毒王城时就遇到过不少外域修士,还与他们发生过激烈的冲突,恐怕知道的还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深入南越各处的外域修士已经不知凡几。外域只是个相对的概念,南越之外就被称作外域,这个称呼其实极没见识,要知道这个世界非常广大,只是普通修士无法了解而已。

    就拿纪明刚才说的南山境来说,只能算是修真界中一处十分普通的地方,据说属于偏僻荒凉之地,其中竟有十余个像南越国这样的修真国,面积仿佛是无边无垠。曾经被方言认为是这个世界全部的南越国,又是南山境的一小部分,这个世界还有太多的未知,没有高强的修为根本就接触不到。

    如果方言是大宗门的弟子,可能很早就会知道这些,再不济筑基之后也会有人告知,可惜他是一名丧失了宗门的散修,又是成长在鄣南城那样的小地方,此时就像一名没见过世面的家族子弟,由纪明帮他恶补这些基本的常识。

    “好像还有一个叫做西州的地方,师弟曾经多次遇到过来自那里的魔修,早在大劫之前十年左右,就曾经亲手灭杀过一名。最近这些年越来越多,师弟这一路上连续遇上了不少,也不知这些家伙到底有什么企图。”方言忽然想起那些魔修,好像他们就是这些年才开始变得异常活跃。

    “恐怕这才是最令我等南越修士担心的事情,那些来自南山境和中州的修士,通常是为了利益而来,无非是抢夺南越的资源,甚至有不少只为魔晶而来,对南越修士来说反倒有益。而这些魔修却不然,其身后的魔门更是心怀叵测,前些时候师兄听到一个说法,也不知是真是假。”

    “本来南越国的修炼水平较低,灵峰灵地较少,不单南越国如此,整个南山境亦然,这里本就是处在靠近蛮荒的区域。魔门以前对此地没有太大兴趣,可是大劫发生之后,魔门对这里的看法完全改变,据说南越对魔道今后的发展非常重要,可能会对这里大举入侵,直至完全占据下来。”

    “在魔门选定的几个修真国中,南越被列为必争之地,只是不知为何还没有开始侵入,或许是没有准备好,又或许是忌惮什么,反正他们是不会放过这里。而八大宗门绝不会轻易放弃,他们早把自己看成是这里的主人,听说正在联合一些道门,想要阻止魔门西进。经过这次惨烈的大劫,南越的地位反而提升了,成为十分抢手的香饽饽,当真是笑话。”

    方言闻听眉头紧皱,联想到魔修在南越如此活跃,可能这种说法不无道理,便说道:“若果真如此,这对南越修士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即便道门前来助阵,南越大地也将成为一处大战场。无论最终胜利还是失败,输家都少不了我等南越修士。”

    “师弟果然是明白人,可这场大战若是无法避免,我等又将如何,离开此地继续逃亡吗?师兄可是过够了那样的日子,何况就算想逃离南越,又真的能够做到么?听说修真国之间并非胡乱划分,而是由一些险地和难以逾越的地方来分隔,就像护军山一样,很难被普通修士跨越,恐怕只有一些大势力才有办法。”

    纪明郁闷地说道,虽然逃到这里保住了一条小命,可这几年的苦也没少吃,不是逼不得已,谁愿意放弃久居之地。还有自身修为之事,他在离开离火门时就已经筑基成功,可是六七年过去,修为没有半点长进,甚至看起来比方言现在还要不如,这几年忙于生计,修炼基本上荒废了。

    这就是四处奔波最大的弊端,很难得到一个安定的修炼环境,即使幸运地找到理想的安身之所,等到一番熟悉和经营下来,修为已经落下太多,这样的结果实在令人痛心疾首。(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