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三十二章 紧急商议

第四百三十二章 紧急商议

作品:仙途凡路 作者:雁过随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这样一想他心中更是焦急,又等了一刻钟的时间,余仁泽有些慌乱地向这名仆从问道:“方城主在忙些什么,可否去帮在下问问,回头必有重谢。[燃^文^书库][]”

    “余阁主不必客气,在下府中的仆从不懂事,若有怠慢之处,还请余阁主多多包涵。”远处忽然传来一道爽朗的声音,一阵轻快的脚步声后,一名年轻修士出现在他的眼前。

    余仁泽的确没有想到,这名新来的城主显得如此年轻,看上去才二十几岁,却已经筑基有成,这样的青年才俊谁敢轻视。心下也有点相信那些传闻,只有像苏家那样的大势力,才能培养出这般骄人的修士。

    若是方言知道他是这样想的,只怕会喷出一口老血,每每想到自己筑基之事,他就心中愤愤不平,好在一切都过去了。可能是修炼纯阳功的缘故,方言的样子的确与真实年龄不符,其实他已经三十五六岁,可看起来却还像个俊秀的后生。

    不过这个年纪筑基,对一些大势力来说可能算不得什么,他们从来不缺天资优异的弟子,也不缺修炼环境和弟子们成长的条件,丹药之类的东西更加不在话下,门中子弟当然成长迅速。可对一些小宗门来说,这已经很了不起,当初离火门就是这样,五十岁以前筑基的弟子都被当成了宝贝。

    而方言又表现的这般沉稳老练,让余仁泽心中更是没来由地一慌,见方言快步来到近前,有些口不择言地回道:“岂敢岂敢,城主府何等尊贵之地,那还会有不懂事之人,比在下府中的那些人懂事多了。”

    刚一说完余仁泽就后悔不已,这些仆从本就是城主府里的老人,与方言何干,再说夸赞这些人也轮不到他啊。由此他又联想到那日方言来时,他故意派人前去一探虚实。只怕方言已有察觉,这样回话很容易生出歧义,让人浮想联翩。

    一向自诩谋定而后动的余仁泽此时有些乱了方寸,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名年轻修士面前这般不堪。好在方言并未深究,而是转而问起他的来意,让他在这里苦候近一个时辰的事却绝口不提,余仁泽也不敢问。他已经猜到方言是故意为之。

    到底是一阁之主,余仁泽很快稳住心神。尽量平静地说道:“在下此来是专程向方城主请罪的,那日城主来时,在下正好在外办差,没有及时赶回来迎候,实在有失礼数。今日回来之后才听手下说起此事,故而立刻赶来请罪,还请城主大人责罚。”

    这番话倒是说得完满,而且前些日子他确实外出处理过一起与当地家族的纠纷,此时再配合上余仁泽充满歉疚的表情。一般都会让他加分不少。谁知方言却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并未接过他的话头,而是就这样停住了,把他这番话就此搁在这里,也让他准备好的话无法再往下说。

    “商阁事务如此繁忙,竟然还要劳动余阁主亲自前往,想来必定是了不得的大生意。只是现今是年中。还有什么大生意要余阁主亲自处理不成?在下只是随便问问,可不敢插手商阁的事物,余阁主不方便的话可以不说。”方言突然问道。

    “这,也不是什么大生意,只是手下人不会办事,在收购货物时遇上了一点小麻烦。只好由在下出面说合。虽然商阁是仙城开办的,可说到底也是个做生意的,讲究和气生财,所以才不得不跑了一趟,却是错过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想起来在下都十分后悔。”

    这人看似在为自己分说,语气也谦逊无比。却又巧妙地借此点出商阁的特殊身份。虽然商阁只管交易之事,却是仙城在此地开办的,自己按说可以直接听命于仙城的总阁,至少从道理上来说是如此,显然他心里对方言还有些不服气。

    “哦,麻烦事?本城主的辖区内竟然还有人敢找商阁的麻烦,难道不知道商阁是仙城直属的吗,这要怪罪下来那还得了。余阁主不必客气,只管照直说来,谁要敢找商阁的不自在,在下必定会让他后悔。”方言装作没有听懂,直接盯住麻烦二字,他要的就是麻烦,没有这东西又如何让这些人顺服。

    反正他也不是要和他们争利益,而是要让他们学会守规矩,在他手下老老实实做事,不给方言添麻烦,在他看来修炼才是最重要的。可他已经占据了城主的位置,一来此地又有人故意生事,若是不把这些人的气焰打下去,别说安静地修炼,恐怕能否在这里呆下去都未可知。

    而余仁泽哪里知道方言到底是作何想,只是本能地觉得事情有些不妙,方言好像有借题发挥的意思,连忙说道:“不不,城主误会了,没有人想找商阁的麻烦,只是一点误会而已,已经被在下平息了。”

    “那也不行,若是此事被人捅到仙城,本城主刚来就发生这样的事,仙城那边如何交代,以后上原城里这些辛苦办差的修士,又会如何看待在下。此风不可长,一有苗头就要辣手掐掉,否则后患无穷啊。来人,立刻请两位副城主前来,还有所有管事,到议事堂相见!”方言大声喝道,根本不理余仁泽的解释。

    “余阁主,不用再为他们解释,事情可能不大,也没有对商阁造成什么损失,可再小的事情,只要是坏了规矩,本城主就绝不手软。余阁主认为事情已了,可人家未必领情啊,说不定下次还会变本加厉,终将到无法收拾之时。”

    方言这段话一说,已经有一语双关的意思,只要敢坏规矩,再小的事情都要追究,这好像已经似有所指,余仁泽听到如何还敢劝解下去,否则真要把方言的怒火全部吸引过来。最令他难受的还是方言借口的这件事情,家族之事可是由常青负责,这样一来不是让他和常青正面相对吗,至少会认为是他在后面告他的黑状。

    这一手实在太毒辣,余仁泽却又没有办法阻止,方言一通乱拳已经将他的章法全部打乱,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常青能够理解他的处境,事后再向他详加解释。

    议事堂中很快陆续有人到来,不久两名筑基修士脸带怒气匆匆赶到,其中一人正是那日接引方言入城的关牧,而另一人就是一直不肯露面的常青。城主第一次召见,又是有要事相商,二人如何敢不来,这等错处谁也不会让方言轻易揪住,闻讯后立刻赶了过来。

    只是方言的时间也挑的太好了,几天都无事,偏偏这么晚了就来了要事,怎会这么凑巧,该不是方言有什么大动作吧。二人各怀心思,本就不睦,坐在堂中也无话说,都板着脸只等方言前来。

    时间不长,方言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脸忐忑的余仁泽,还不时向常青挤眉弄眼。对此方言只做不知,二人身后的苏燕昭和青鸾几人,也跟着走了进来,却不知方言到底有何要事。

    坐下之后,方言并未立刻开口,而是略带威严地扫视了众人一眼,尤其是这名和他暗中较劲的副城主常青。只见此人一副中年模样,儒生打扮,肤色白皙面容清瘦,须发妆容收拾得一丝不苟,看来是个很在意外表之人,在修士中并不多见。

    不过他的修为却是不低,筑基三层,是在座几名筑基修士中修为最高的一个。难怪对方言来出任城主很不服气,再加上他出自仙城大家族常家,想来在这里作威作福惯了,可是他想将怨气撒在方言头上,那就彻底打错了算盘。

    “将诸位请来,是有一件大事要商议。就在刚才,商阁余阁主向本城主说起一件事情,让在下颇为震惊,竟然有人敢故意刁难商阁,而且就在距离上原城不远,就在本城主治下的辖区。这是想干什么?仅仅是谋取一点好处这么简单么?”

    方言脸色一沉,继续痛心疾首地说道:“可能诸位认为,这不过是小事一桩,可本城主却不这么认为。商阁是什么地方,那是仙城治下的商贸重地,事关仙城利益,有人却故意这么做,是想告诉仙城本城主无能,治下无方,还是想挑拨上原城与仙城之间的关系?事情虽小,其心可诛!诸位都是此中老手,相信都能看透其中的关窍,该如何处置,都说说看。”

    未等众人开口,余仁泽却有些坐不住,听方言的口气,分明要坐实了是他在告刁状,立刻就要起身分说几句。孰料方言早有防备,大声说道:“余阁主不必动怒,有何意见等下再与本城主说。现在是卫城内部商议,还是先听听诸位的高见。”

    余仁泽只得一脸讪讪地坐下,方言说得没错,他虽然身在此处,却并非卫城职司,这种场合怎有他说话的份。方言这番话看似客气,又故意向外人表现出极力维护商阁的姿态,其实是把他推在前面,借着他的由头来整治别人,余仁泽心中暗暗叫苦。

    如此一来,商阁就被摆到众人的对立面,追究底下那些家族,不就是要当众打压常青的势力么,明摆着的事情。可方言却是从维护仙城利益的高度来做这件事,说的也处处在理,余仁泽又被他封住了嘴,谁也不知道这二人有没有达成某种默契,看似怎么说都会得罪人,一时间大堂内寂静无声。(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