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八十四章 筑基 上

第三百八十四章 筑基 上

作品:仙途凡路 作者:雁过随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灵宝之所以得名,便是在于它的灵性,而有了灵性之后的宝物威力如何,方言并不清楚,想来会比其他宝物强大太多。[燃^文^书库][]毕竟这种层次的宝物,并非方言这样的低阶修士能接触到,一些描述也大多是传言,不足为信。

    不过对于灵宝,却有一个比较通俗可信的说法,那就是大凡灵物都会自行择主,等级越高越是如此,无法被修士强行收服。而灵宝这种强力的宝物更不用说,甚至连一些高阶修士都无可奈何,何况是方言这样的小修士,想到这里方言的心就凉了半截。

    希望不要是灵宝,若是这样恐怕只能弃之不顾,或是等自己侥幸成为高阶修士之后再来试试,只是不知道是否真有那么一天。方言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在他看来用得上的宝物才叫宝物,否则还不如灵石有用。

    随后方言又试过用其他东西收取,既有寒属性灵材,也有黑煞的鬼火,甚至还用了一颗丹药,无一例外都遭遇了失败,险些连累到黑煞受伤。好像这件东西不是他的机缘,方言此刻都想咬牙放弃,可不要收宝不成反受其害,不过要做到这一点又谈何容易。

    还有一个办法方言并未尝试,便是将它直接收进蓝珠空间,可是这样做危险太大,若是这颗珠子在里面大肆破坏,甚至最终危及蓝色宝珠,对方言来说无异于灭顶之灾。

    盯着这颗珠子方言看了许久,依旧看不出任何门道,不过只要方言不将物品放到它的附近,这颗珠子也不会做出任何反应,仿佛只是在被动防御,并没有主动攻击的意思。

    正是这样才让他一直抱有几分侥幸,因为蓝珠空间虽然不大,也有几处空余之地,其中方言觉得最合适的还是那片水塘,貌似那里的灵物不多。似乎可以拿来一试。再说进入空间之后,他也有几样特殊的手段,并非一点把握都无。

    思虑再三,方言慢慢向它靠近,随后神识迅速包裹上去,等他觉察到一股异样的寒冷之时,已经来到了蓝珠空间之中。而那枚珠子也被他果断地丢进了这处水塘。正当方言心怀忐忑之时,这颗珠子竟然飞速地向水塘中间那块寒髓灵玉而去。紧接着就隐没其中,随后又再无动静。

    本来方言还准备了一些手段,在蓝珠空间里他可以任意调动灵气,若是这珠子让他感觉有任何危险,他就会给它创造出一个人为的“绝灵之地”,没有了灵气,就算是灵宝又能如何猖狂。

    可这珠子与寒髓灵玉好像本就一体,一来进入其中,随后便踪迹全无。好像对方言的蓝珠空间并未有丝毫损伤。只是它的到来也带来了一些变化,最明显的是寒髓灵玉边上的塘水,慢慢地变得一片湛蓝,散发出丝丝寒气,而那株冰漓果树却变得异样的精神。

    方言守着这块寒髓灵玉足足半个时辰,并未再看到一丝动静,这才略微放下心来。回到了外面。可是等他刚闪身出来,就发现墓室中与先前也发生了变化,景象没有分毫改变,而是这里的灵气竟然变得不再那么阴寒。

    令人难以忍受的阴灵之气好像迅速减褪,取而代之的却是方言最为熟悉的普通灵气,就是寻常修炼所需的庞杂灵气。而且这里灵气的转变速度非常快捷,短短时间墓室中阴寒之气就消却大半。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处阵法不小心被我改动了?”方言大为不解,不过是进入蓝珠空间一趟,出来时却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这让他立刻就想到了阵法。将那面玉牌取出,方言又四下查看了一遍,阵法并未发生变动。可为何灵气却会产生如此剧变。

    “莫非是那颗珠子,这里之所以阴灵之气浓郁,完全是那颗珠子造成的,是它将这些聚集而来的灵气转化成阴灵之气,难怪那名王家老祖会把他的棺椁放在上面。”再联想起整件事情的始末,还有这处空间的种种奇异之处,方言隐约对这里发生的事情理出了头绪。

    而且那座王城的毁灭与这里也绝对脱不了关系,看来这位王家老祖便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数千年前就是此人利用这处空间,布下了这座大阵,具体原因却不清楚,可能与他们口中所说的毒王山的旧怨有关,从那以后王城的灵气便每况愈下,显而易见是这座霸道的阵法所致。

    可能这人还是一位阵法大师,虽然他现在已然身死,又没有半点玉简典籍留下,方言无从揣测,可是从这座阵法的精妙就能看出一斑。而大量抽取王城灵气的结果,就是导致王城最终被毁,王族几近被灭,他却因此在墓室中苟延残喘数千年,以全城之人来奉他一人,这才是王城毁灭的最大推手。

    再者此人不知出于何种考虑,竟然把这三枚最为重要的传承玉简也带入棺椁,对其宗族的影响之大可想而知。方言怀疑这些事情都是他在暗中进行,就在数千年前的某一天,突然在城中消失,还带走了族中最重要的灵气和传承,直接导致王族迅速败落下来。

    家族势力的破灭原因很多,或许没有他这样做,王族也会慢慢走上衰亡之路,可是败得这么迅速这么凄惨,与这名王家老祖的所作所为绝对密不可分,这人可谓是其家族的千古罪人。

    “不好,怎么把这事给忘了。”方言只顾想着别人的家事,却差点耽误了自己的大事。既然那颗珠子能够转化其他灵气为阴灵之气,而它现在正处于方言的蓝珠空间中,若是将那里面也变成了阴灵气浓郁之地,方言绝对要欲哭无泪。

    匆忙间他又回到了蓝珠空间,奇怪的是这里并无变化,那颗新收来的珠子好像失去了效用,并未让他的空间中灵气发生异动,方言虽然十分疑惑,却也放下心来。等他再次回到外界,发现墓室中的灵气变化更为显著,无需刻意运转法力,那股寒气也不会令他过于难受,只是一时半刻就有了这般明显的变化。

    “若是灵气继续这般转化,为何不在这里冲击筑基,还省得回城四处找地方。”方言忽然起了主意,这处空间极难进入,在这里筑基正好无人打扰,若是灵气也满足需要,绝对是一处不可多得的好地方。

    既然有这般打算,方言就决定把这里清理一番,将满地的狼藉清扫干净,连那座棺椁也收入到储物袋中,对此物方言并不避讳,他看重的是这座棺椁的材质不错,说不定以后会有些用处。而这座白玉石台正好选作闭关密室,只需将其中的隔断清理掉即可,条件再好不过。

    一番整理之后,方言取出一个蒲团盘坐下来,又将暗影放出,让它在石殿附近四处巡查,而黑煞则守在通道之中,即使有人机缘巧合进入空间,也会被方言立即发现。况且他还有控制法阵的玉牌,想来只要不是修为高强之辈,很难对他构成威胁。

    将这些布置做好,方言就盘坐着调息,待到心情完全平复之后,就用辨析术查看自身周围的灵气。这种自悟的法术对灵气最为敏感,稍有一点变化都逃不过方言的感应,又是一番探寻之下,方言满意地点了点头,筑基之地就定在这墓室中。

    待这些事情都确定下来,方言就开始了筑基前的准备。首要之事是锻灵之法,这等少有的辅助筑基之术,方言必须要完全吃透,然后再和其他修士的筑基心得一一印证,看看这种秘法到底有何功用。

    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方言将这部秘法研读了不下十遍,整部锻灵之法已然烂熟于胸,在与他得到的几份筑基心得比对之后,方言隐隐有一个感觉,这部秘法的创立者很有可能是一位器道大师,不然何来这种天马行空的想法。

    虽然这部锻灵之法只字未提炼器之术,但其中的精髓却在这一个锻字,整个过程就是将自身的灵力反复锻造,令其精益求精纯之益纯,有如此精纯的法力,功法运转必然事半功倍,而筑基进阶也会平添强大的助力,破境就成为了顺理成章之事。

    而其所谓的锻灵也颇有新奇之处,无形无质的灵力并非简单地压缩提炼,而是模仿法术施展过程中的一些步骤,在自身经脉和丹田中反复运转,只是将法力提起却又不将其消耗,再一遍遍叠加上去,直到法力凝厚无比,然后再用特殊的手法去芜存菁,重新散归经脉各处,最后又汇聚于丹田。

    整个过程犹如是将数次或者十数次的法力运转合成一次,又如将流畅的功法运行分解成若干个不同的阶段,再在其中选取数个聚法和散灵的节点,循环往复压缩锤炼,达到将自身灵力不断精炼的效果。

    这种匪思所思的想法,除了那种日夜钻研精炼之术的炼器大师,恐怕没有谁会突发奇想,将它改造成一部修炼的秘法。

    不过修炼这部秘法并非没有限制,无数次的锻灵都在经脉和丹田这种敏感脆弱之处,对修士自身的坚韧程度是一大考验,没有相当的炼体术基础作为支撑,怕是得到这部秘法也是枉然。

    方言不由得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修炼纯阳功虽然时常令他苦不堪言,但回过头来看的确值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