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七十七章 锦盒
    方言二人有意无意间看向王晋,且不说这座棺椁中可能安葬着何人,就连曾经的王族是否有这种习俗也未可知。[燃^文^书库][]而王晋却茫然地摇了摇头,可能他对几千年前王族的这一习惯也并不了解,或许这种奇异的安葬方式,根本就不是王族的惯常做法。

    死后用棺椁来安葬的做法,在修士中非常少见,因为在对待肉身上,修士与凡人大相径庭。修炼首重神魂,肉身不过是神魂的载体,魂灭即是身死,留下肉身何益。

    是以修士都不愿在死后将肉身留下,或是像凡人一般安葬,这样做不仅毫无意义,而且还有可能被那些鬼道修士利用,干一些龌龊的勾当,所以大都会选择焚去肉身,魂魄西归。

    修仙界也有今生来世之说,可修士大多只重今生,修炼的是一身法力和神魂,没有谁愿去修什么来世。其中既有修士寿元悠长的原因,也有灵根对修士一生的影响,不断地强化着修士对自身灵根的种种感悟。

    每名修士之所以能够踏上仙途,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有无灵根,而灵根之所以神奇,是因为它天生地长,并非人人都有,少有踪迹可循。所以修士都坚信是灵根带给自己的道途,却不会寄希望于那虚无缥缈的来世,若是真有来世却没有灵根,一切终将是枉然。

    对高阶修士来说更是如此,修为越高,肉身在修炼中起到的作用越小,一身血肉往往会在漫长的修炼中与全身法力交融。待到寿元终尽坐化之时,肉身也会随着法力一般衰败不堪,随时都有可能一同溃散,即便留存下来,对修士来说也毫无用处,又如何会这般郑重地保存下来。

    再说这座墓室也太过奢华,那些殿堂暂且不论,单是这座白玉石台和其中的物品,恐怕没有谁舍得花费如此大的代价。用在一具完全无用的尸身上,连那些大势力都很难承受,何况是偏安在螽蟊山中的一个地方小势力。

    “依在下看,不如将这些东西先分了,等下再来商议打开那具棺椁,不知二位意下如何?”成姓修士忽然说道,对这个提议方言二人也没有异议。都点了点头。

    随后几人都从身上取出一个储物袋,各自装取这些冰灵石和魂晶。每人收取了大致相等的一份,石台之中除了这座棺椁,就变得空空如也。

    棺椁中装着什么谁也不知道,有可能是王晋所说的王族宝物,也有可能是一件奇异的灵物,或许只是一具历经数千年的干尸,让几人一无所获。不过刚才每人所获得物品颇丰,若是方言没有抱着筑基的渴望而来,现在就可以满意地离去。

    “几位不觉得这座棺椁出现的有些蹊跷么。是在此地打开一探究竟,还是先由在下收起,带到一个安全之处再来查看,恐怕这样做更妥当一些,二位道友以为如何?”王晋想了想说道。

    成姓修士隐晦地看了方言一眼,随后说道:“在下觉得,这座棺椁既然如此郑重地放在此处。恐怕并非没有用意,直接将其收取的话,会不会毁坏了里面的物品,还是先打开来看看为好,若是物品较多,再合上带出去清点就是。又有何难。”

    也不知这成姓修士王晋是如何寻来的,颇为傲气又生性多疑,只重利益一点情面不讲,就连王晋也丝毫不放在眼里。刚才这话明显是对王晋不信任,这座棺椁体形并不算太大,装入储物袋中绰绰有余,可若是王晋出去之后翻脸不认人。那时又将如何。

    想来这便是此人的盘算,方言心里清楚得很,不过他也觉得王晋所言颇有道理,这大殿实在有些诡异,虽然进入之后并未遇到任何危险,可他觉得倒是那些妖兽遍布之地反而安全些。

    “不如这样,先由王道友暂时收着,我等再到四处查看一遍,等到此处空间出口之时再打开,若是有甚不妥之处,大可以将这座棺椁留在此地,我等趁机一走了之。不知这样可好?”方言的办法即照顾到了王晋的面子,又可解成姓修士的担心,似乎可以接受。

    “方道友言之有理,成道友觉得如何?”王晋立刻说道,成姓修士也无奈地点点头。

    接着王晋又取出一个储物袋,来到棺椁前一扬,准备将其装入袋中,谁知数次之后,那座棺椁却在原地纹丝不动。王晋脸露惊讶之色,上前用力推了推,结果还是一样,这座棺椁不动分毫,如同长在地上一样。

    “咦,又是一桩怪事。”王晋随口说着,俯下身去查看棺椁的底部,是否这里有些粘连,还是其它原因。方言二人也围拢过去,用力推动这座棺椁,结果依然无法撼动分毫。

    几人没有别的办法,只得取出法器撬动棺椁的底部,或是敲击底部的玉石,一番尝试下来依旧无果。这棺椁看似由某种灵木打造,与底下的玉石完全不同,却不知为何紧紧连在一起,怎么也无法分开。

    “看来只能在这里打开,平白浪费了一身力气,若是里面并无多少好处,就更加不划算了。找不到东西却拿着个棺材当宝物,又有何益?”成姓修士一脸幸灾乐祸地说道,二人却是哭笑不得。

    为今之计也只得如此,三人围着棺椁转了几圈,然后合力将棺盖移开。出乎意料的是,这棺盖却很轻易地就被他们移到一边,棺椁中的物品一览无余。

    一具身着金蟒王袍的尸身,静静地躺在棺中,可能时间久远,此时只余下一副骨架。看这身装束,的确是一位王族之人,只是为何要如此煞费苦心地弄出一间墓室,实在令人费解。

    此刻王晋的脸上略显悲戚之色,看着这名墓藏的主人有种说不出的凄凉,而成姓修士却眼光闪动,就在这具尸身的头部一侧,放着一个数尺见方的锦盒。方言此时忽然想起,王晋在来此之前说到他手上那些证据的来源时,不也提到过一个锦盒么?

    除此之外,棺中再无其他物品,而锦盒的位置又凑巧在方言的手边。方言也不言语,神识始终牢牢锁定身边两人,然后才双手将这个锦盒取出,托在手上,又将其放在身旁的玉台上,然后慢慢向后退开。

    其余二人则有些紧张地打量着方言,等到见他自行退后,才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

    “看来在此但要有所收获,只怕就要落在这个锦盒上,只是这之前是否先说说,里面的宝物该如何分配。”王晋向二人说道。

    “先前的方法自然不能作数,谁也未曾料到是这样一处地方,而且锦盒里有什么谁也不清楚,若是没有在下所需的物品,岂不是白来了一趟,对在下和方道友都不公平。所以依在下之见,里面的东西应该平分,每人各得一份。”成姓修士昂首说道,又把方言也拉了进来。

    “平分?也无不可,不过在下要先挑一样,不知道这样算不算过分?”王晋想了想,看着方言说道,现在他与成姓修士隐隐有些对立,都想争取方言的支持。

    方言不置可否,却反问道:“若是盒中物品只有一两件,不够我等三人分配,又将如何?”

    “这,应该不会吧?”王晋显然没想到方言会这么问,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成姓修士却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还是先打开再说吧,若是里面并无我等需要的宝物,还在这里商议着如何分配,几位难道不觉得有些可笑?”

    话虽这样说,可是此人的眼睛一直未曾离开过锦盒,也不知他打的什么主意。而王晋这次却没有让步,固执地坚持优先挑选一样宝物,理由当然也算充分,毕竟没有他几人都不可能来到此地,而没有谈妥之前,谁也不敢冒然打开锦盒。

    “依在下看,不如这样,王道友可以先挑,不过要补偿给我二人一些差价,就按物品等级来算,其他人也是如此。若是没有异议,分完之后就此作数,若是争执不下,我等只有拿到拍卖会上拍卖,再来分灵石,如何?”

    方言看着二人说道,虽然他也对锦盒中的物品有些期待,不过他最想得到的还是锻灵之法,也不知这锦盒中是否会有。从发现棺椁开始,每进一步就有争执,看来这二人都不好相与,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还很难说。

    而锦盒的发现,让先前失望的几人重又燃起了希望,本来他们以为这里已经变成了一处鬼地,想要的东西怕是已被毁去。谁知竟然遇到了一处修士墓冢,这锦盒显然就是陪葬品,上面清晰可见贴着几枚封灵符,连魂晶都不当数,那这锦盒中恐怕会有好东西,谁也不肯轻易相让。

    尽管方言的这个办法并不算好,可二人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只得先后点头同意。王晋也长出了一口气,略带感激地看了方言一眼,不知他为何执意要先选取一样宝物,或许他知道一些事情,却不肯透露半个字。

    不过方言早就想明白,他此行的目的就是找到筑基之法,只要能够助他成功筑基,即便不是锻灵之法也无妨,对于宝物他却放在次要的位置。他身上的宝物并不少,可是修为没有长进之前,再多的宝物亦是无用,徒增烦恼罢了。

    王晋走到锦盒前,揭去面上的几枚封灵符,“啪”的一声又将盒盖打开,只见盒中忽然一阵珠光宝气闪动,让几人都瞪大了双眼,死死地盯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