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三十九章 乌木船
    本是族中万年难遇的机缘,却成了如今势如累卵的危局,世事难料,机缘与危亡不过是一线之间。[燃^文^书库][]而如今最紧迫的事情,就是要立即商议出一个办法,抢在其他势力了解真相之前,否则三大家族时刻都有崩溃的危险。

    “诸位,可还记得上次大劫之时么?”冷家临时主事之人冷风忽然抬起头,一脸阴冷地说道。

    “冷长老的意思是,用对付大劫的办法,我等三家的族人暂时躲入内城?”在座之人微惊,连忙问道。

    “不,赶走无关之人,独据内城,封闭出口,在我等三家没有相当的实力之前,绝不在世人跟前露面。”冷风恶狠狠地说道,一副破釜沉舟之色。

    “那我等族人该如何修炼,资源又怎样获取?”

    冷风内心有些鄙夷这些人,争权夺利勾心斗角,一个比一个擅长,真正需要决断下大决心的时候,却拿不出没有半点主意。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念念不忘那点资源,难道还要等到别人杀上门来才醒悟,若非这内城的阵法只有三家合在一起才能启动,他早就一个人带上家族单干了。

    无奈之下,冷风还是解释了几句:“待我等全部进入内城,便与仙城完全脱离,而这处所谓的仙城失去了大阵防护,破城不过须臾之间。如此一来,这里便无人能够存活,那些盯着我们的家族恐怕立时就会破灭。避过这个风头后再派出少量弟子外出查探,至于资源之事,各家都有些储备,短期内应该无虞,以后再看外界形势如何,想来有内城在手,还怕弄不到些许修炼的资源?”

    这一招釜底抽薪着实够狠,不过这样一来仙城就彻底毁了。没有建在内城的大阵核心,又失去了位于内城的灵脉支撑,仙城便名存实亡。成了任由魔兽来去的凡间集镇,破亡只在旦夕之间,而城中的那些修士也再无任何依仗,除了逃亡没有生路。

    那时他们三家就居于内城之中,重新回到被发现时的地底深处,默默地积蓄力量。虽然不可能再像现在这样,轻松地获取大笔财货。族人也要做好过数十年苦日子的准备,可至少没有外敌。不用担心被人灭族,家族可以得以保全。

    当前情势下,唯有此法才可以快刀斩乱麻,只是各大家族的弟子在城中安享日久,让他们立即放弃现在的生活怕是不易。历来都是由奢入简难,躲在里面哪有在这仙城中恣意逍遥,而那些自小在族中长大的弟子,更是难以承受以后的种种苦楚,在座这些人的子嗣。恐怕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再有这几家在城中万年下来,与各种势力和家族牵扯甚广,种种利益纠葛又有谁能说清,在座这些人都是临时出任各家族的主事之人,能否真正压服自家内部,悄无声息地将人带入其中而不惊动那些势力,恐怕亦非易事。

    在座之人此时都在心里盘算。这样做对自家有何影响,冷风环视一遍,只见个个面露难色。冷风在心里直摇头,这些人中有几个会想着家族的利益,都在顾着自己那点事,看来不将实情说出。这些人是不会死心的。

    冷风尽量控制住情绪,平缓地说道:“诸位可知仙城大阵靠什么支撑,就是靠我等脚下的灵脉。可诸位恐怕还不知道,就在几位老祖陨落之地,那处上古大阵已被彻底破坏,连带着这处灵脉也遭到重创,已经很难支撑起仙城的护城大阵。就连供应内城都只怕勉强,若是我等再不这么做,那就等着破城,和仙城一起毁灭。”

    “冷长老之言可以根据?”

    “是族中逃回来的阵法师说的,在座也有几位刚从那里回来,应该很清楚,若是有人不信还可以亲自前往查看。现在纠缠此事已经毫无意义,在下最担心的就是老祖遇难之事已经外泄,留给我等的时间已然不多了,诸位还是早下决断的好。”冷风不愿与他们多费唇舌,冷冷地说道。

    一席话说完,在座众人才如梦方醒,有人立刻变得急不可耐,也有人惊慌失措,还有少数几人一言不发,大厅内顿时议论纷纷。此后商议一直持续到深夜,也不知这几个家族最后商量出个什么结果。

    此时方言亦是犹豫不决,正在返回住处的路上。刚才无论是在酒店里,还是在外面的街道上,凡是修士都在议论着前几日突如其来的灵气潮,个个脸露喜色,对修士而言还有什么比修为大进更令人高兴。

    不过方言对此却深感忧虑,越想越觉得苏燕昭说的有道理,而这次秘境之行他也遇到了灵气风暴,那种景象绝不可能是灵脉在正常情况下出现的,再加上城中忽然出现的灵气潮,两相印证之下,疑点都指向了仙城底下的灵脉。

    若是灵脉出了问题,仙城只怕无处可躲,就连那处内城可能都会大受影响,自己又如何能安心留在这里修炼。再说方言以前就有一种预感,觉得在这仙城中呆不长,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连一年平稳日子都没有过到,又要外出逃难。

    方言实在不情愿离开,可遇上这等倒霉之事又能如何,好在现在青鸾进阶筑基期,自己等人的战力高了一大截,也算是有了一点依仗。另外方言打定主意和苏燕昭保持密切联系,这兄妹二人都不简单,对这座仙城又比较熟悉,看看他们有何妙策。

    第二日,方言便传讯苏燕昭,约好与他在一家茶馆见面。时间不长,他又带着她妹妹前来,看来这兄妹二人感情很深,或者他们二人中,做决断的其实他妹妹,而不是苏燕昭本人,不过方言对此并不在意。

    甫一坐下,苏燕昭就立刻问道:“方道友,考虑的如何,要走就要赶紧,迟则生变啊。”

    “苏道友可知外面是何情形,在下可以明白地告诉道友,若是我等离开仙城,再想找到这样一处有灵气的地方十分艰难。在下等人一路行来,路过的全是魔气充斥之地。还有漫山遍野的魔兽,我等修士无法飞行,还要时时运转灵力抵御魔气侵蚀,这些道友都知道吗?”

    “这个,外界的情况如何变成了这般,难道到处都是道友说的这样?”苏燕昭一愣,可他见方言一脸郑重的样子。根本不像是在和他玩心机。

    “实话告诉道友,在下前来的地方离此怕是有数万里之遥。几个月下来,全部都是穿越魔气笼罩之地,若非我等侥幸进入这泽州城,此刻都不知成了何等模样。离开此地,若是再也找不到一处像泽州城这样的灵脉之地,那样的苦楚在下可不想再尝试一遍,相信苏道友也不会愿意。”

    “如此说来,方道友的意思是不愿离开此地,可在下已经能够肯定。继续留在城中绝无生路,在下并非胡言乱语,现在城中发生的事情道友难道不知?”苏燕昭有些心急,不过对外界他确实不清楚,听方言这样说心中也不免忐忑。

    方言摇摇头说道:“在下并非舍不得离开,而是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去处。苏道友可知大劫之后,天地已然模样大变。原先的地图已经全无用处,大片地域都被尽数毁去,而一些地方却又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从地图上根本找不到一处可供落脚之地。”

    “而且如何出行也是一个问题,暂且不论那些无穷无尽的魔兽,单是魔气的侵蚀就让人十分头疼。每天都要耗费大量的灵石丹药,即便带的再多也会有耗尽的一天,到那时又将如何自处?”

    “这个,的确是个大问题……”苏燕昭眉头紧锁,点点头思索着说道。

    身旁的苏燕青忽然插话道:“若是走水路呢,水里不会也充斥着魔气吧?”

    “水路?水中应该不会有魔气,可是我等不可能一直呆在水中。即便是水灵根修士也做不到,要知道魔气弥漫的区域可是非常庞大。这样说吧,像泽州城这样的地方,可能方圆十万里都很难找到第二个,在水中如何能呆的这么久?”方言还是摇了摇头,他以前也打过买艘渡船走水路的主意,可惜不能得手。

    “方道友可认识这个?”说着话,苏燕青从储物袋中掏出一物放在茶桌上,是一艘通体乌青的船型法器。

    “这是?这难道是灵船?”方言有些惊异,这兄妹二人看来身家不菲,竟然随便一掏就是一艘灵船。

    “不错,这艘是乌木船,道友是否听说过,凭借此船,在水中长时间航行应该不是问题。方道友,在下连这等物品都拿出来了,已经足见诚意,道友是不是该认真考虑一下。”苏燕青言辞比其兄长犀利的多,直接逼问方言。

    方言也不愿和她一个女流计较,而是一脸认真的说道:“此船在下听说过,有了此物在水中通行十分便利,只是不知其耗用灵石的情况如何,此行要做好在水底航行半年以上的准备,算起来灵石的花费可不是个小数目。”

    “此船其他方面都还好,就是耗用灵石甚巨,还是方道友心细啊,连这点都想到了。看来我兄妹二人先前的确考虑不周,这该如何是好?”苏燕昭眉头一皱,在一旁接过话来。

    “这就是了,我等若是离开仙城,恐怕短时间内很难再找到一处有灵脉的地方,是以在下才一时难以决断,并非舍不得此处。在下也觉得道友昨日言之有理,只是却被这些问题一直困扰,实在是有些为难。”

    “咦,在下倒是有一个主意。方道友,若是在下可以让这艘灵船一直航行,却无需耗费灵石,道友觉得如何,是否还有其他的问题?”苏燕青忽然眼睛一亮,对二人说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