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零五章 战魔兽
    其他人看见方言的模样,更加心惊胆战,前些时日都见识到了他的高强战力,本来还为此欢欣鼓舞,以为可以引为屏障,帮助自己避劫。.xshuotxt..,访问:. 。 谁知其后一连串事情的发生,又是魔宠,现在又是肆无忌惮地杀气外放,越来越像传说中的魔修,若非有林氏在场,其余人怕是会争相逃命。

    “母亲,孩儿没事,只是想起了些不好的事情。”方言赶忙向林氏解释,不过他转念一想,突然又大声说道“诸位分散开,尽量引开几只魔兽,在下准备杀上一两只,试试这些魔兽到底实力如何,以后的路程只怕少不了遇上它们。”

    这话倒是在理,让身后这些魔兽跟着可是不行,众人听到也略微放下心来,随后便分散着跑开。前来的魔兽并不算多,大约只有四五头,周身都被一团黑气裹住,看不清什么模样,这点和其他地方的魔兽大不相同,也可能是这里魔气浓郁的缘故。

    时间不长,两只被黑气包裹的魔兽就被方言和黑煞分别抵住,而其余三只则被众人拖住,其中青鸾独战一只。以后这些魔兽免不了都要‘交’手,趁着它们在这里的数量不算多,赶紧借机熟悉一下,以后遇上也有些准备。

    方言以前也曾遭遇过魔兽,说起来算不得陌生,可这里的魔兽确实大不一样,除了一身魔气滚滚,连攻击的方式都完全不同,竟然会‘操’纵魔气攻击,这让方言始料未及。而其他人更是难以招架,几乎一个照面便要败下阵来,若非是人多,根本无法抵挡。

    终究是对魔气极不适应,这些人中只有青鸾略好些,没有受到魔气的影响,反而越战越‘精’神。而其他人则一身实力发挥不出五成,未等开战就已经先败了半场,浑身的灵力很难运转,四周的魔气在攻击时又无法借用,反倒处处受限,法器攻击亦是大打折扣,立刻便处于下风。

    而这些魔兽使用魔法攻击时,一如妖兽运用妖术一般纯熟,而且是本能地攻击,可见魔兽的战斗天赋确实比妖兽高出不少,让方言大感惊奇。虽然对魔气方言不惧,可他的法器却威力大减,惯用的金‘色’飞刀显得十分生涩,而且在遇到这魔兽周身的魔气时,法力都有些失控。

    黑煞的情况就要好得多,独自对上一只魔兽立刻就打得难解难分,看上去它对这些魔兽的魔法好像并不陌生,也不知它是何时得到的这些战斗经验。或许是天赋如此,也许是与这只魔兽的战斗让它开启了记忆传承,反正方言看不透,只见得它游刃有余地和那魔兽战在一起。

    其实方言也可以用别的办法,比如用符箓就是一个很好的选项,可他现在是想试一试这些魔兽的真实实力,最好能够找到它们的致命弱点,以后遇上才不会慌‘乱’。而且方言通过短暂的‘交’手发现,这些魔兽虽然凶猛无比,却依然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可能是它们刚进入此地的原因。

    这应该是最佳时机,只是方言手上也没有太好的法器,除了破山刃之外,其他的多少都会受些影响,用来偷袭的魔灵针更是完全用错了地方。“对了,噬血魔剑!”方言忽然想起那魔修的遗藏,将一柄血红小剑取出。

    甫一出现,这柄小剑便像是有灵智一般兴奋地颤抖,方言略微催动便一飞而起,向着魔兽刺去,围着它上下翻飞,显得灵动无比。看来这是魔器无疑了,可方言到现在都不明白,自己为何能够催动魔器,因为他从未修炼过魔功。

    而这件魔器在攻击之时,竟然不断地吞噬周围的魔气,身形更加灵动无比,犹如一条游鱼四处游走,攻击速度越来越快。而这只魔兽却渐渐‘露’出了身形,是一只浑身漆黑,长着长嘴尖牙的一只魔兽,身长足有一丈有余,竟然是用后肢和长尾站立着,像一条妖鳄一般前后飞纵,将这噬血魔剑堪堪抵住。

    不过从这只魔鳄的神魂状态来看,仿佛是正在经历长距离传送后的那种不适,显得有些浑浑噩噩,完全是凭借着本能在战斗。尽管方言运用魔剑占据着上风,却也一时难以破开这魔鳄的防御,因为这魔兽浑身上下竟然坚硬无比,魔剑刺在身上犹如刺在金石之上,传来刺耳的声音。

    这只魔兽的防御力之强,远远超出方言的想象,全身犹如披挂着顶级的战甲,就连这柄魔剑都极难刺透。方言尚且如此,其他人就可想而知,面对魔兽强悍的防御,还有周身不住翻涌的魔气,众人立刻节节败退。

    到此时方言也没有太好的办法,除了场面看上去是在压着这魔兽攻击,显得还算主动,却迟迟无法将其一击毙命。主要还是这里魔气深重,毕竟方言的法术威力都是用灵力来驱动,而法器在攻击时也需要灵气的加成。方言干脆手持破山刃上前,却几乎被其瞬间撞飞,效果还不如魔剑,让方言有些无语,魔兽的蛮力远超妖兽。

    “不知魂牌效果如何,它不是叫做炼魔碑吗,用来对付这只魔兽不知是否管用。”到了此时,方言有些病急‘乱’投医,仅仅几只还未恢复的普通魔兽,就让众人斗得如此艰难,而今后又将如何,这大劫不出意外应该就是一场魔劫,方言已经信了分。

    说起来方言确实很幸运,大劫开启时,正好落在这荒郊野岭中,若是继续留在城里,或是有幸进入那个所谓的联盟总部,只怕现在死了十次都不止。想想那些高墙围住的大城中,一群战力如此变态的魔兽忽然出现,首先倒霉的,必定是那些没有多少防护措施的修士,这其中必定有方言。

    ‘阴’差阳错之间,方言竟然带着众人脱此大难,想来都难以置信,那些费尽心机进入城中的,大都难逃一死,而那些本以为要在城外等死的人,才会有一线生机,每每想起方言就会觉得十分滑稽,冥冥中或许真有天意。

    魂牌忽然出现在半空,仿佛是嗅到了猎物的气息,倏地向着魔兽头顶飞去,然后一道黄‘色’光晕放出,如同一道水‘波’‘荡’漾而去。只见这魔鳄不由自主地浑身一颤,然后转身便跑,方言根本来不及反应,这只魔兽就不管不顾地狂奔而去。

    与黑煞正战在一起的魔兽仿佛也感应到了,不等方言指挥魂牌镇压过去,那只魔兽立刻转身就跑,硬挨了黑煞一爪也在所不惜,带着浑身的黑气迅速逃之夭夭,仿佛对这面魂牌有天生的畏惧,让方言更是不解。

    不过现在不是思虑此事的时候,其余几处战团,除了青鸾那边的情况略好,其他人都岌岌可危,方言连忙带着黑煞迅速杀到,只不过这次不敢再妄动魂牌,怕将这些魔兽全部惊吓走,此次主要是积累些对战魔兽的经验。

    知道魂牌的奇效之后,方言心里也略微有些底气,不过这些还只是普通的魔兽,也不知对上高阶魔兽又会如何。况且这魂牌并不宜过多‘露’面,那几名魔修的亡命追杀就是明证,据他们说这魂牌是什么魂器,好像非常了不起,这也让方言对此更加警惕,只有在自家人面前才敢放心使用。

    很快方言就加入了一个战团,和黑煞一起围攻一只魔兽,而其他人就近支援另外的两处战团,这只魔兽便‘交’给方言了。见他这么快就赶走了两只魔兽,众人都非常惊奇,虽然看不清详情,却也对他极为敬佩,好像他一直以来都是战无不胜。

    可是方言却不敢这般托大,除了魂牌,其他手段全部齐出,就连符阵都使用上了,其他人只听见方言这边不时金铁相撞之声,一会儿又是轰隆隆的炸响,显得‘激’烈无比。其实方言此刻正在郁闷,这些魔兽的防御实在太强,好像每只都是如此,并非是他碰巧遇上的。

    尽管他用上了各种手段,依然无法正面破开它的防御,若非那裹住全身的魔气都慢慢被魔剑吸空,恐怕方言的攻击连边都沾不到,难怪众人久攻击不下,反被这魔兽压着打。

    而且这只魔兽攻击也颇为不俗,移动速度快捷,像一阵风一般般躲闪自如,每次攻击又快又准,这还是它目前状态并不好,若是在其全盛时期又将如何,莫非只有依靠魂牌将其吓走一途,那方言今后的处境也十分堪忧。

    大劫初起,必定秩序全无,高阶修士都不会再顾颜面,方言若不多准备几手保命之法,魂牌被他们发现之时就是他的死期。难道又要用到黑火铳这等杀器么,这东西可是要耗用高阶灵石,方言只余下两块,是要留着保命用,可不想空耗在这里。

    方言苦苦思索着灭魔之策,忽然间灵机一动,何不试试使用刺神术。这种法术方言很早就从那名在大金湖击杀的魔修处得到,只是碍于功法的限制,方言没敢放心大胆地修炼,只学了些皮‘毛’而已,现在还处于‘摸’索阶段,故而一直不敢使用,如今已是黔驴技穷,被‘逼’不得已。

    再者这些魔兽变态的防御令方言也颇为疑‘惑’,若是如此无懈可击,护军山那些魔兽应该早就将那里霸占,哪里还会让妖兽基本占据,肯定是有致命的弱点。不管弱点是不是在神魂上,方言还是决定冒险一试,就不信这魔兽的神魂防御也一样变态。

    随后方言便命令黑煞加紧缠住它,噬血魔剑密集地攻击上去,然后方言有些生涩地运转刺神术,‘花’了不短时间,才在识海中凝结成一道细若针尖的神识刺,已经是满头大汗。紧接着方言大喝一声,拼尽全身力气用手指向那只魔兽,双眼几乎要瞪出眼眶,仿佛有一道细若游丝的尖刺,倏地‘射’向眼前这只魔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