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九十二章 合击
    转身向后逃走已无可能,那样做正好将自己暴‘露’在最猛烈的攻击之下,而且身后的两人是从未‘交’过手的魔修,更加凶险难测,方言不敢怀有半分侥幸,因为他遇上的魔修,就没有一个不是手段繁多,让人防不胜防。.xshuotxt..--

    既如此就只有正面突破,趁着几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察觉,在他们没有形成配合之前先行出手,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只有这样才能看到一线生机。电光火石之间,方言就做出了决断,不过他依然不忘玩点小‘花’招,好像几次都屡试不爽。

    只见方言忽然高高跃起,直向那名魔修所住的房间扑去,就在他跃起的一刹那,忽然从他身上竟然飞出了两枚晶亮的圆珠,在夜‘色’下发出银‘色’的寒光,直奔身后两人飞去。

    那两人立刻魂飞魄散,来南越也有经年,知道这里的灵修也和他们那边一样,喜欢制作和使用一些一次‘性’的大杀器,而且大都是圆珠状,与魔‘门’五‘花’‘门’的此类物件不同。不过相同的却是这些东西的威力,无论哪一样都不可小觑,挨上一记,不死也要半残。

    况且此刻还在城中,上有禁空法阵压迫,边上又是胡‘乱’修建的民房,若不立即躲闪,怕是小命不保。这两人反应极为迅速,不愧是魔‘门’大宗出身,只见两个模糊的人影,在方言的身后纵身而起,飞速向后退去,数息之间便暴退了十余丈远,身手果然极为了得。

    方言此刻却已经扑到了屋前,人还未到,数张符箓攻击就已经从‘门’窗进入了屋内。那魔修没有想到自己几人的行踪已被方言察觉,更没想到方言敢先发制人,直接就向自己暴起而攻,数枚符箓瞬间进入房中,然后爆裂开来。

    若是由方言亲手制作的符箓,还有可能对此人造成些许伤害,不过那些符箓都被方言收在了空间之中,急切间取不出来,只能随手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叠,也不管是什么,直接就向屋内丢了进去。

    面对迎面而来的符箓,那人却不敢大意,因为他曾经与方言‘交’过手,知道方言诡计多端,说不定就在这符箓中夹杂着什么杀招。而他先前又一直在寻觅时机,只等那边动手便立即杀出,早就呈现蓄势待发之状,现在又突然转攻为守,而且还不敢随便找件东西暂时顶上,一时间也是手忙脚‘乱’。

    尽管突如其来的攻击令他非常别扭,可这人的应对却极为不俗,只见他身形急速向侧面一闪,在屋角慌忙蹲下,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面龟甲,颜‘色’惨白,“呼”地迎风长大到丈许,将其周身完全护住。

    随后左手就出现了一只飞爪,白惨惨的骨节历历可见,后面系着一根细细的链子。这魔修的法器好像全是这副瘆人的模样,就没有一件像法器的样子,不是妖兽身上的材料,就是人身上的物件,一看就知道这人不是好鸟。

    可方言虽然扑得很凶,却并非是要和他拼命,这里可是有三名魔修,而他自己前不久在冲击筑基期时受伤匪浅,到现在都未痊愈,在这三人面前根本讨不到好,这般做派不过是虚晃一枪,在这人法器都没来得及放出,正忙着躲闪之时,方言已经飞快地夺‘门’而出,向着过道外面冲去。

    而原本躲在方言身后的两人,此时气得哇哇大叫,随后就一前一后追来。原来那圆珠并非他们想象的雷珠一类的杀器,而是方言随手丢出的两颗灵珠,还是当年买给黑煞的口粮,可馅煞进阶之后嫌这个档次太低,故而一直留到现在。

    这灵珠外表看上去,倒是与雷珠有几分相似,若是白天很好分辨,而且缺少雷珠那种爆裂的气息,瞬间就能看出破绽。可现在是晚上,又被方言瞬间丢了出来,任谁也不敢怠慢,毕竟小命只有一条。

    等到两颗珠子“哒哒”滚落脚下,这时哪还会不明白,二人被方言戏耍了,登时就怒不可遏,狂叫着追了过来。而屋里那人听见同伴的声音,知道计划泡汤,更不肯放走方言,从地上翻身而起,也追了出来。

    短短时间,方言就趁‘乱’冲出了他们三人设下的圈套,哪里还敢有半分停留,出‘门’就向一条小巷中钻去,随手又向后丢出一把符箓。此时并不是要靠这些符箓阻挡他们,而是要在这片密集的房屋之中制造‘混’‘乱’,好方便自己脱身。

    几乎是一照面,方言就落荒而逃,连那三人都没有想到,方言会这么坚决地选择逃跑,想来至少要周旋一二。而方言这一连串的动作也是出乎他们的预料,虚虚实实,让他们一开局就料错,耽误了最宝贵的劫杀时间。

    而且最令他们不愿看到的是,这片地方的居民也被惊动了。本来这段时间城中就‘混’‘乱’无比,住在此地之人早就成了惊弓之鸟,他们这一开打不要紧,紧张万分的住户们立即变得胆战心惊,不少人立刻从家里冲出来,和方言一样夺‘门’而逃,周围各处很快‘乱’哄哄一片。

    眼看着方言就要汇入人群之中,这几人哪里会让他再次逃走,已经把他恨得牙根痒痒。只见先前守在方言身后的二人,忽然都手指方言,嘴中低不可闻地念了一句什么,像是要施展一种厉害之极的法术,脸上郑重无比。

    而方言想要追杀的这人,却是一脸喜‘色’,因为他知道二人这道法术的厉害,莫说方言这样的炼气期修士,就连筑基期的修士一个不防,也会中招,而且这道攻击与法力无关,是一种神识合击之术,只有魔‘门’大宗才有正宗传承,令人极难防范。

    此时正在前面亡命而逃的方言,看见前面不断从屋里逃出的人群,禁不住喜上眉梢,这样一来他就可以‘混’入其中,那些人的追杀又要无疾而终。正在想着,忽然脑袋没有丝毫征兆地剧痛,神魂猛烈地‘抽’搐,像要被撕裂一般,一股强大的神魂之力突然从外面刺入,方言立刻惨叫出声。

    奔跑中的方言立时一顿,双‘腿’无力地跪了下去,双手痛苦地抱住脑袋,眼中口中鲜血喷涌而出,连带鼻子耳朵里也是鲜血直流。神识攻击无形无质,攻击时又看不出端倪,很少有修士可以防范,除非本身神识强大,才可以不惧攻击。

    而这二人修炼的是神识合击之术,与方言当年在惊魂谷遇上的神识叠加之术,有异曲同工之妙,都可以将神识进行叠加,攻击起来威力更甚。而且神识乃是异常玄妙之物,是修士的根本,被这样的攻击命中,弱小的当场一命呜呼,寻常修士也会重伤垂死,基本没有抵挡之力。

    二人立刻一脸得意,他们刚才施展的这招可是颇有来历,属于天魔宗的秘传,在宗‘门’都不是寻常弟子可以学到的,从那人一脸羡慕的表情,就可以看出这‘门’秘术来历不凡,一直被其他弟子垂涎三尺。

    对这‘门’神识合击之术,二人十分自信,施展过后没有立刻上前捉拿方言,而是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可见其耗费亦是不低。刚才他们急追不舍,现在却从容地站定,因为他们认定了面前的炼气期修士,根本经不起这么强大的合力一击,等着收尸就是了。

    “咦,师兄,那人没死。”

    “余老四,那人身上有何宝物,为何你先前不说?”忽然二人几乎同时说道,因为在他们眼前,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在二人的修炼生涯中,从未见到过。

    只见方言忽然踉踉跄跄地站起身来,头顶上不知何时升起了一枚黑‘色’的‘玉’牌,随后一闪即逝,不见了踪影。原来是方言的魂牌法器,刚才大部分神识攻击,都被这魂牌抵挡住,否则方言不死都会重伤,哪里还能继续向前。

    本来方言的神魂就比同阶强大不少,又修炼了一段时间炼魂术,神识被攻击之后,尽管伤的不轻,却没有将方言完全击垮,神魂之中依然保留着清醒的神智。而随后魂牌自动护主,竟然瞬间又向方言注入大量魂力,迅速让他清醒过来,连忙挣扎着起身,咬着牙向前奔跑。

    刚才的神识攻击犀利无比,方言一样后怕不已,现在危险还远未散去,自己神识中的伤势仍在,哪敢在此耽搁半刻,身后这三人着实厉害。这魔修之事方言已不敢再纠缠下去,为今之计脱身要紧,是以方言不管不顾地向着人群里钻去。

    神识攻击并非毫无代价,这两人没有立刻上前,就是因为他们也在恢复攻击对他们自身的消耗,却没有想到方言这样都没事,竟然还可以迅速爬起来,继续逃命。而那面一闪即逝的‘玉’牌,更加令二人眼馋,若是所料不错,那应该是一面上古魂器‘玉’牌。

    “余老四,迅速上去将其捉住,否则我们兄弟和你没完,那人有魂器在身竟敢不说,想找死不成。”其中一人对那黑衣人大喝,立时就想明白了这叫做余老四的黑衣人,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心中顿时气愤不已。

    “快,我们也上去,今天就是豁出‘性’命不要,也要将此人抓住。”另一人却是‘精’明得很,与其在这里训人耍威风,不如将方言擒住来的实在,那可是一件上古魂器,机缘在前哪有不拼命的道理。

    而这名叫做余老四的黑衣人更是心头火热,这面‘玉’牌他见过,当初他的那只鬼脸就被这件法器吸取。当时他还以为是一件高阶魔器,可以收取魂魄,谁知竟然还是一件可以抵挡神识攻击的魂器,像这种多用途的魂器,绝对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