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九十一章 中招
    其他各处传来的消息,数量最多的也是这一类妖兽袭扰之事,甚至有几处地方已经被凶猛的兽‘潮’攻破,黑风要塞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算是情况比较好的,那些被完全淹没在兽‘潮’中的地方,甚至连像样的防御都没有。.xshuotxt。更多访问:. 。

    将‘玉’简中大量的消息全部看了一遍,方言对还真阁出的这份东西越发感兴趣,只需看这样一份‘玉’简,就可以对南越目前的情势大体有所了解,这对消息一直比较闭塞的方言来说,十分重要。

    大劫将至,里面当然没什么好消息,总的感觉令人非常担心,大劫从未像现在这么真实,一步步地向着众人走来,就像头顶上悬着的那柄大刀,这次终于要落下来了。

    不过在其中,方言也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那些被妖兽围困或是攻破的地方,对于前来的妖兽几乎有一个共同的描述,那就是来历不明、种类不明、突然出现,这几个词用得十分频繁,几乎每一次妖兽袭击的事件之中,都会不同程度地出现,仿佛背后在预示着什么。

    方言对此百思不得其解,而里面的分析也没对此过多评论,只是这让方言有些猜测,按说兽‘潮’形成不可能一天两天,肯定要有个过程,而在此前不可能没有一丝端倪。再说对护军山南越的修士并不陌生,里面的妖兽种类也大都打过‘交’道,哪来那么多种类不明的妖兽,它们又是从何而来,难不成是天上掉下来的?

    随后几天,方言都没有守在住处,而是不断变幻行装,穿行在大街小巷之中,每到一处,他都会细心感应此处有没有魔气残余,看看能否揪出那人的细小纰漏。而他自己则做了不少准备,将那几件魔器和自己制作的符箓,全部收入蓝珠空间,只余下与此无关的物品留在储物袋中。

    这样一来,只怕那名魔修再难追踪到自己,甚至接近他的住处时都不一定被立即发现,若是真能这样,方言当然要偷袭他一次,被他几次三番打得猝不及防,说什么也要回敬他一次。

    林氏那边不知道进行的怎么样,方言这几天都没有和她见面,只是保持着讯息畅通,一应消息都是通过传讯符。不过有自己母亲坐镇,他也可以安心,在处理这种事情上,她比方言要老道的多。

    还真阁做事的确有一套,仅仅几天时间,关于魔修的消息就盛嚣尘上,很快在大街小巷中传开了。烈阳城局面已经‘混’‘乱’不堪,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太多人缺少灵石,又十分渴望灵石,哪里还听得悬赏二字,立刻变成了一条条猎犬,满大街地搜索魔修。

    对那魔修的资料,方言得到的很少,也是苦于这个原因,他才会找还真阁做下此事,目的还是要让那魔修不得安生,被‘逼’着跳出来。而这些散修哪里知道这些,反正他们就是缺灵石,看见像魔修的人就会跟上去,若不是摄于仙城的规矩,早就直接出手相试,一时间这条消息闹得满城‘鸡’飞狗跳。

    几天下来,虽然没有多大收获,可那名魔修也着实吓了一跳,那晚偷袭不成逃走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回到先前的住处,而是重新租下了一个偏僻的住所,就在那五名家族弟子的住所附近,本是凡人的一处简陋居所,开辟出来的一间间小房间,无巧不巧地又聚在一起。

    这些天他一样心怀揣揣,不过这人毕竟是一只老鸟,没有像方言估计得那样自‘乱’阵脚,反而让他想出了一条妙策,竟然变得‘激’动不已,随即就在房间里开始四处联络,一口气发出了数道传讯符,没过多久就悄悄的出‘门’去,深夜时又悄悄地溜回来。

    那些四处忙‘乱’的散修根本就发现不了他,这一层方言早就想到了,此人在南越‘混’了好几年,寻常人怎么可能将其看破,方言只是想利用此事造声势而已。而他自己则每日‘混’在坊间,装作随意在这里逛街的闲人,却不住地感应着魔气的气息。

    还真阁每天都会给他发来传讯,数量之多让他咋舌,那些散修热情实在太高,不知从哪里翻找出这么多的魔修来,再这样下去,整个烈阳城就是魔修的天下。不用说,这其中必定多是毫无根据的瞎猜,想要碰运气‘弄’点灵石的居多,没有多少用处。

    方言每次只会粗略地看一遍,然后又按照自己的计划四处查找,还要不住地抑制住自己焦躁的心情,因为南越的局势越来越不妙。又过了几天,方言仍是一无所获,看来这九万灵石要打水漂,正要另想办法之时,忽然林氏给他发来一道传讯符,她们在五名家族弟子的住处附近,竟然偶遇了一人,看背影与那晚之人有点像。

    这一类消息每天不知道有多少,不过方言还是立刻赶了过去,还未到那个小院,远远地就看见一名黑衣人,方言眼尖,瞬间就看清了此人,正是那名魔修无疑。难怪遍寻不得,原来也躲到这种凡人聚居的地域,倒是让方言找的辛苦。

    而看这名魔修的样子,好像也是在找人,不住地四处张望,方言心中暗想,这厮不会是在找自己吧。

    还真别说,方言与他或许是心有灵犀,这人现在正在四处寻找方言,和方言心里想的也是一样,准备置对方于死地。只在刹那间,就是方言发现他的一瞬,这人其实也发现了方言,不过却没有半点流‘露’,不经意间,两人错身而过。

    仿佛是出来买什么物品,这人在拥挤的人‘潮’中进进出出,假作并没有发现被人跟踪,神态自若地往返于各处,直到日渐偏西,那人才施施然向回走去。一路上穿街过巷,方言在后悄悄尾随,一直到了他的住处,才惊讶地发现,这人竟然住在离他租下的小院不远。

    一路之上,此人并没有显‘露’出半点异样,方言也拿不准自己是否被其察觉,或是用某种秘术先行发现了自己,不过方言也不准备再等待下去,他们之间总是要做过一场,否则怕是谁都不会安心。

    当晚,方言就悄悄来到这人住处,准备事先查探一番,再回去和林氏她们商量该如何动手,这之前却没有知会她们,等察看清楚之后再说,现在还是自己一个人行事更方便。

    入夜之后,方言躲在附近的一座房子的屋角,静静地观察着那人所住的地方。这是一个普通的院落,七间新隔出来的小房间,院子的一角堆满各种杂物,然后就是一个拥挤的过道,直接通向每间房间。

    那人居住的正是在最东头的一间小屋,此时却没有光亮,从外面看上去漆黑一片,看不见房间里任何情形。不过这对修士算不得什么,而且在夜间修士也习惯使用神识,况且方言不仅神识清晰无比,连那人身上散发出的一丝淡淡魔气,也能清楚地感受到,当然这是在方言施展辨析术的情形下,否则也难以察觉。

    此时这人仍然呆在屋内,也不知在做些什么,反正方言能清晰地感知到,他静静地在房间里,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仿佛也在等待着什么。

    忽然,方言心头一动,感觉像是附近出现了微妙的气息‘波’动,若非他这几日对魔气变得敏感,恐怕也难以察觉这其中的变化,因为这样的‘波’动十分细微,更是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来,四处依旧安静的只听见虫鸣声。

    而且这轻微的一丝‘波’动,甚至还不是从屋里发出的,而是在方言的附近某处,在他的身后突然出现,一闪即逝,非常难以捕捉,不过那一丝微弱的魔气却怎么也逃不过方言的感知。随后危险的直觉跟着出现,方言随即就明白了,这魔修到底在屋内等待着什么。

    他一直都在等着方言自投罗网,在他的住处附近早就埋伏下了几人,那些人并非那晚在大街上拉来的亡命徒,而是几年前同他一道来此的魔‘门’师兄弟。方言对他的威胁太大,尤其是近段时间故意放出风声,想要将他‘逼’迫现身,摆明了这是一次生死对决。

    方言一直对此人有些犯憷,孰知此人一样对方言捉‘摸’不定,每到关键时刻,方言总会奇迹般地逃出生天,而且那次山‘洞’中爆炸之时,他明明就在现场,事后还反复查探过,怎么也想不通方言是如何逃脱的。

    一定要挖出方言身上的秘密,自从他们在秘境相遇,之后此人便苦心孤诣地寻找,也对方言隐隐有些惧怕,尽管他不愿承认。思前想后,他最终还是请来了两名师兄弟,这一次铁了心要将方言击杀,两人相互都成为了对方最难缠的对手。

    不久方言再一次感觉到,身后还有一人,可能使用了某种神秘的隐身之术,连神识都很难发现,魔修的手段果然令人极难防范。不过他们特有的一丝魔气却还是将位置暴‘露’,别人不能发现,方言却真切地感知到了,因为那两人离自己越来越近。

    这二人互为犄角,从两侧向方言缓缓‘逼’近,而前方却是那名躲在屋中的魔修,只怕正在蓄势待发,只等方言身后遭袭,就会立即从里面冲出,让方言无路可逃。几人联手之下,的确天衣无缝,方言不经意间撞入了网中。

    论经验和战力,方言可能都比不上这几人,不过论起功法的诡异,方言并不比他们差,即便他不是魔修。几人可能也没有想到,他们做得如此周密,依然被方言提前发现,更想不到世间还有辨析术这等奇异的法术。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