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八十七章 追凶
    方言的住处虽说是在湖畔,也有数十丈的距离,总不可能把家安在‘潮’湿的湖边,平常也不觉得远,走几步就到了堤岸。-..- 这么短的距离,现在却感觉十分遥远,而他想要进入湖中的目的也很简单,那里有青鸾放养的两只鱼龙兽。

    而身后紧追不放的那人,却是一脸讥诮,莫说城中不能飞行,就算可以,方言现在连御剑飞行的机会也没有,难道还能从水上跑过去不成。其余几人见到方言快到湖边,立刻分散开来,手持法器奔向堤岸各处,就等着方言跳入湖中,围上去给他致命一击。

    靠着魔藤的几次硬抗,方言这才勉强来到湖边,短短数息时间,方言已经承受了几‘波’攻击。身上挨了两下,都被内甲挡住,这人在仓促间发出的攻击,威力小了很多,饶是这样也让方言嘴角渗血,而魔藤却被削去了数丈,看的方言又是阵阵心疼。

    终于到了湖边,那两只鱼龙兽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它们本来就没有远离,只在附近活动,见到方言急速奔来,立刻扑到岸边。

    那黑衣人与方言只差不过半丈,几乎是前后脚的距离,却见方言纵身跳上一只鱼龙兽的脊背,就在这人一愣神的功夫,鱼龙兽已经载着方言游出了数丈远,而另一只鱼龙兽也在方言的指挥下,一道碗口粗细的水箭,向着那人喷‘射’而去。

    谁能想到这湖中竟然还藏着两只灵兽,黑衣人慌‘乱’间赶紧避开鱼龙兽的攻击,眼睁睁地看着方言踏着灵兽离去,而其余几人更是傻了眼,站在堤岸上呆愣住了。可是随后飞来了一连串符箓,却将他们猛然惊醒,方言运用符箓的技巧越发熟练,一瞬间就随手向岸边几人发出了七张攻击符。

    “轰轰”几声响过,这几人并未被方言相隔如此远发来的符箓击中,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大声响和明亮火光吓了一跳,在夜间它们十分显眼,不可能不被在此地值守的护卫发现,何况附近还住了不少避难到此的修士。

    “快跑。”黑衣人大喝一声,顺着河边飞速奔逃,方言丢出符箓的意思,就是要暴‘露’他们的位置,若是被此地守护的弟子发现,想要脱身只怕很难。那些住在不远处的修士,立刻被这里的声响惊动,纷纷从住处跑了出来。

    “有人打劫,快抓住他们!”湖面上突然传来一声大喝,一个朦朦胧胧看不太清楚的身影,出现在湖泊里面,远看好像是站在湖面上,鬼影一样非常怪异。方言此时也顾不得鱼龙兽暴‘露’之事,想要借助众人之力,将前来刺杀他的这些人拦住,只需阻住一会儿,那些筑基期的执事一来就可将他们抓获。

    最先出来的正是林氏二人,在屋里就听见了方言的喊声,等到出来时,却见方言正站在湖面,脚踩着鱼龙兽大喊着,连忙也跟着一起喊叫“有刺客,快来人!”

    “有人抢劫,向那边去了!”

    “沿着湖边,那几个穿黑衣服的就是,别让他们跑了,抓住后仙城重重有赏。”方言也赶紧凑热闹,指着那几人逃走的方向大声喊道,还胡‘乱’编造出奖赏之事。

    这里的住户早就闲极无聊,每日靠喝酒取乐打发时间,现在听得出事了,却一个个兴奋地跑出来,顺着方言的指点就追了上去,比方言跑得还快。而方言此刻在水中并没有上岸,沿着湖边让鱼龙兽带着自己在后追赶,就在湖边数丈远的距离。

    湖边腾起了数尺高的‘浪’‘花’,鱼龙兽欢快地在湖中飞快地游动,方言站在鱼龙兽身上,在这水雾弥漫的湖面上宛若飞行,速度并不比其他人慢上多少。前来偷袭的五人这时慌了手脚,整个湖畔喊声震天,四处都是情绪‘激’动的修士,借着这件事情散去数月的积闷,场面比往年秋猎之时还要热闹三分。

    这几人真成了过街老鼠,没命地在前面逃窜,更可气的是,本来被他们作为一条退路的湖泊,却被方言驾驭着鱼龙兽占据,哪敢从湖中方向逃脱。而再往前跑了不远,他们又惊恐地发现,可能是被众人围住了,四面都是喊声,在夜间也竟看不清哪里有人,哪里人少可以让他们溜走。

    “分开走。”领头的魔修这时也顾不上他人,随即取出一枚符箓往身上一拍,一道黑光顿时在他身上一身而过,这人瞬间就离开了几人,不知所踪。

    余下的四人更加六神无主,他们只是跟着这魔修四处游‘荡’,做些无本生意的散修,或是被临时雇佣的城中修士,前来刺杀方言也不过是求财,现在带头大哥不见踪影,这几人便成了丧家之犬,慌‘乱’间四散奔逃,谁也顾不上谁,争相逃命去了。

    转眼间,四人分成了四个方向,各顾各地逃命,而身后这些‘精’力过剩不知疲倦的修士,没有谁来组织,胡‘乱’地追赶着其中的一个,至于选择追赶谁,全看个人的兴趣爱好。

    湖畔大片的灵田里,影影憧憧的全是各‘色’人影,喊声响成一片,越来越多的无聊修士,加入到了这场追逐刺客的行列中来,甚至一些人都‘弄’不清出了什么事,只是看着别人在拼命向前跑,一时觉得有趣就跟在后面,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那四个人可没有这样的好心情,本来他们对这里的环境就不是很熟,现在又是在夜间,慌不择路之下要么跑入人群之中,或是一头撞到死角里,无处可逃。其中两人就是这样的倒霉蛋,跑着跑着就发现周围全是人,已经无路可逃。

    到了这里,这种人往往会凶相毕‘露’,妄图垂死一搏,可面前的人实在太多,一路逃窜早就被吓破了胆,哪有半点反抗之心,只是拿着法器作拼命状,遇到这事众人却都冷静下来,只是围着并不上前,一切等执法弟子前来。

    运气好些的,不过是晚些被人堵住罢了,灵田里本就不是荒芜之地,再加上人多之后,‘乱’搭‘乱’建了不少东西,还有些连窝棚都住不上的,就在田边支起几张巨大兽皮,算是安了家。这几人哪里避得开,磕磕绊绊中又有一人摔倒在地,随即被身后的修士追上来围住,看着黑压压涌过来的修士,这人立刻吓得跪地求饶。

    只有一人侥幸逃脱,这人恐怕十分机灵,一开始竟然就想到了金蝉脱壳之际,也不知他是如何做到的,竟然在逃亡途中换了一身衣服,随后就假作追赶的修士,趁‘乱’‘混’出了人群,借着夜‘色’不知从哪里溜走了。

    仙城的执法弟子随后赶到,带着抓获的三人直接离开,只是简单地询问了一下方言事情的始末,然后那领头之人就意味深长地向方言说了句,“财莫外‘露’”,也跟着飞身离去。

    只留下方言一脸郁闷地站在原地,看来这些执法弟子都当此事是普通的杀人夺财,这些天在城内这种事经常发生,众人早就见怪不怪。可方言又不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解释,这个故事说起来不是一句两句就说得清的,而且还牵涉到了生死试炼之事,更加不能对外明说,索‘性’将错就错,任由他们处置。

    而且领头的那名魔修他们并没有抓住,方言当时就紧紧地盯着那人,直到看见他拍出一张魔符似的物品,很快就不见了踪影。方言猜测,那人定是使用了一枚高阶魔符,很可能是瞬移类的符箓,说不定效果还要超过当初流云子送给自己的那枚。

    前来追赶的修士却个个兴奋不已,抓住袭扰灵田重地的贼人,那可是有奖励的,不论多少,总算是在仙城‘露’了下脸,待得那些执法弟子取出名簿,将在场有功之人全部登记在册之后,那些人都变得喜笑颜开,吆五喝六地喝酒寻欢去了。

    一场声势浩大的追杀,后来就演变成了一次盛大的庆功晚宴,不知道的还以为战胜了多么强大的敌人。湖边到处是嘈嘈嚷嚷的人群,一直到天将见晓才慢慢散去,大劫带给众人太多的压抑,今晚的这次追凶,倒是给了众人一次难得的放松机会。

    而这场大戏的主角方言,却不在旁人的关注之列,众人只顾自己玩闹,对事情的前因后果却没有兴趣追究,更没有人来找方言探寻。方言当然也不会四处嚷嚷,事实上那几名执法弟子一走,他就被林氏叫回屋中,一五一十地向母亲坦白被袭之事的始末。

    这些事他本不愿告诉母亲,不想让她过于担心,可这事不仅令林氏起疑,而且牵扯到今后的逃亡,只得向她和盘托出,连红云峡谷内发生的事情也没有隐瞒。发生了今晚的事,想瞒也瞒不过去,说清楚了,还可以让她们对现在的状况有个清醒的认识。

    魔修她们以前只是听说过,无外乎手段残忍,功法诡异,负面的居多,却从未亲身遇到过。尽管青鸾说起来也是魔修,可她只不过是借用其功法,得些皮‘毛’而已,算不得真正的魔修,而这名魔修经过方言细说,种种厉害之处,让二人脸上不由得满是郑重之‘色’。

    本来过几日,他们就要离开烈阳城,可是今晚出了这样的事情,而且那名最主要的魔修还被他逃走,说明方言的行踪已经被他掌握,若是此时逃出城外,岂不是正好方便此人,而方言他们接下来的逃亡路,怎么看想都是凶险莫测。

    躲在这么隐蔽的地方,都被他找到了,或许这人还‘精’通某种追踪秘术,魔功历来诡异,常有难测之举,这才是方言最头疼的事情,此等祸患不除,始终难有宁日。

    即便是要走,也要先将这件事情处理完,否则他们哪敢走出城外,况且还不知此人有没有其他同伙。这魔修本身就战力高强,即使他独身一人,方言连同青鸾二人也未必敢说必胜,况且方言还有五名弟子在后拖累,再有魔修如同跗骨之蛆,拖也会将他拖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