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八十六章 夜惊魂
    二人将方言搬到屋中躺下,按照流云子说的,不敢妄动分毫,紧张地等待着方言自己醒转。。 更新好快。 谁知这一等就是三天,让林氏二人担足了心,方言才悠悠醒来。

    醒来后的方言,第一件事就是查看自身修为,竟然还在,大约相当于练气初期的样子,没有完全崩溃。经脉和丹田受伤严重,却没有大范围的破损,只是随处可见的裂纹,和一些当初被灵气撑破的位置,依然触目惊心。

    这是方言有史以来受伤最重的一次,几乎根基尽毁,可是令他略感安心,甚至有些侥幸的是,他的丹田之中灵气团依然存在,纯白的如云团一般的云团中间,有一股淡蓝‘色’的灵力,那是方言成为修士没多久时就存在的,留下的这部分灵力极为纯净。

    经脉受损最为严重,有些几乎寸断,想要修复只怕非常难,只是比起当初被重创的姜恒,稍微好上一些。而且在方言内视之时,他还惊奇地发现,经脉和丹田竟然在慢慢自愈,那段时间方言处于昏‘迷’状态,体内究竟是何种力量,推动着方言慢慢地恢复。

    “难道是三条大阳脉的作用,还是长期修炼炼体术的原因?”方言‘迷’‘惑’不解,‘弄’不清自己体内产生了什么变化,别说是他,就连流云子当时也觉得莫名奇妙,故而一再叮嘱林氏二人切不可‘乱’动,这种身体自主治愈的能力,好像只听说在妖兽中存在。

    方言远没有流云子见识多广,流云子尚且心存疑‘惑’,他又如何看得懂,反正这是好事,等有机会查找一些典籍,现在还不是一探究竟的时候。吞下流云子留下的疗伤丹,方言心中十分感动,他对自己的关照实在太多,早就超越了普通的师徒,甚至一些修士对后辈子嗣也没有这么上心。

    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尽管筑基未成,可方言不仅捡回一条命,还保住了大半的修炼根基,相对而言他的运气相当不错,除了没有成功筑基,方言并没有多少不满。

    仅仅过了两天,方言的伤势就恢复了大半,连前来看望他的流云子都不敢置信,这样的恢复能力令人惊叹,几乎赶上了一些妖兽。不过对流云子他没有隐瞒,坦承自己修炼过炼体术,对此流云子并没有任何经验,感叹之余,只是让他不要轻易放弃,还答应为方言留意几种灵‘药’,都是一些汤方所需的。

    不过方言现在还不能开始修炼,只能静养,除了神识可以无碍地使用,近段时间都不可使用法力,以免牵动经脉的伤势。就算方言再忧心,也只得沉下心来,这一次就是‘操’之过急引起的,若是再有一次,很难说还会有如此好运。

    烈阳城内的境况没有半点缓解,每天都有大批的修士涌入,就这还只是极少数的幸运儿,围在城外的人只见增多不见减少,越来越多的流民汇集到这里。因为他们已经在原本的住处呆不下去,如今的南越一片大‘乱’,除了妖兽四处为祸,四处劫掠的劫匪也猛然增多,南越国再无一寸净土,除了这些日益拥挤的城池。

    方言的住处也感受到了压力,原本灵田这样的僻静处,如今却像是一处超大的‘露’天旅馆,沿着湖边四处可见一座座帐篷,还有像方言这样临时搭建的窝棚,相隔不远就有一两座,这些人哪里是来灵植的,只怕都是来这里避难的,方言自己也差不多。

    足有半个月时间,方言的伤势才明显好转,可以开始日常的修炼,只是修为却掉落到炼气九层,想要重回大圆满还需日夜苦修。到烈阳城半年多,修为又回到了来时的样子,等于‘花’去大笔的灵石,吃了万般的苦楚,全都白费,还空耗了宝贵的时间。

    唯一的收获就是身上残余的伤势,在经脉中的细小伤痕,需要长时间的水磨功夫。除了收获就是教训,不可谓不深刻,方言以后再也不敢贪功冒进。

    来烈阳城最大的目的,现在看起来遥遥无期,平白‘浪’费了半年多的时间而已,因为这里并非是方言理想的避劫之地,本是权宜之计,现在该认真考虑下一步的计划。

    是夜,方言将自己的想法和林氏一说,牵涉到整个南越的形势,林氏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毕竟她行商的范围也只是数千里之地,给不出太好的意见。不过她和青鸾一样,坚定地支持方言,无论他到哪里都会跟着。

    而方言觉得要向西走,过两天就动身,原因很简单,父亲方同说过,要他将妹妹方青接来,至于再往后方言也不清楚,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他现在缺乏准确的消息,两眼一抹黑,那些道听途说的小道消息根本不足信。

    回到自己住的窝棚,方言静下心来仔细盘算,这一路上比他和青鸾来时,恐怕更难行进,拖着五名修为不高的族中弟子,沿路的‘花’费暂且不论,如何保证安全就是个大问题,听说外间的劫匪都变得更凶悍,杀人夺财已是家常便饭,和以前只是谋夺财货完全不同。

    看来要另想办法,否则即使他们有个人,也难逃这些已然疯狂的匪徒。不过赶路的东西倒是有了,正是那晚的五人送来的,一件飞行法器,是一艘黑‘色’的飞舟,与前来烈阳城时,遇上的那几人乘坐的有些相似,只是方言还未用过。

    一时半会儿,方言也没理出个头绪,明日他准备去向流云子告辞,看看能否‘蒙’他指点一二。忽然这时‘门’外传来吵闹声,好像是几人为一件事争吵起来,等方言探出头去看时,‘门’外不远处正有三人大声叫骂,推推搡搡地向着方言这边而来。

    这几人方言并不认识,最近这里每天都会有新人到来,而方言又很少外出,在这里没有几个熟人。不过方言依然保持习惯‘性’地警惕,这里虽然也有阵法,主要还是以聚灵类的为主,单纯防御的阵法只是靠着外围的大阵,修士的住处并没有,一处普通的灵田罢了,仙城还不会这么奢侈。

    方言下意识地向房子那边走去,他没有凑热闹的爱好。可就在此时,那三人忽然停下,直奔方言而来,嘴里还道友道友的叫着,好像是有事找他相商。他们本来离方言就不算远,现在也不足十丈,对修士来说,这么短的距离法器都可以够得着,直接攻击都有可能。

    见此情景,方言根本就不答话,直接向房子里跑去,从那几人身上,他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这种感觉到目前为止还从未骗过他。才到房‘门’口,他又故意大声向房子后面喊道“什么人在那里,鬼鬼祟祟的,给我出来!”

    房子后面并没有人出来,本来方言就是故意咋咋呼呼,想引开那三个人的视线,谁知从房‘门’的两边却突然窜出两人,身着黑衣,在夜间看不真切,可其中一人的身形十分熟悉,只看一眼就可以断定。因为此人留给方言的印象太深刻,正是那名两次追杀于他的黑衣人,令他有些发怵的魔修。

    万万没有想到,这几人竟然‘混’入这里,还敢在这里面杀人,仙城的灵植重地,必定有人守护,就不怕被人抓住。看来他们打的是速战速决的主意,只要不‘弄’出太大的声响,得手之后立刻退走,还怎么追查,这些人都是老手。

    这魔修在冲出来的一刻,看清方言的样子后就非常后悔,刚才被方言一声大喝,竟然未等到方言来到近前就仓促出击,谁知他根本就没有看见,被方言给诈出来了。

    “小贼狡诈,这次看你往哪里逃。”这人咬牙切齿,上次在秘境法器被毁,还让方言从容地逃脱,这次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竟然纠集了四人前来。这一路他也是费劲了心机,从营地追到鄣南城,又从方家追到这里,还想了不少办法,‘花’费了不菲的钱财才‘混’了进来,就是为了劫杀方言。

    好在这两人提前出手,否则等方言再靠近些,怕是连躲闪的时间都没有。不过突如其来的攻击还是让方言手忙脚‘乱’,两件法器一上一下,对着方言冲来,速度奇快无比,方言立刻身形一纵,只得顺手用魔藤抵挡片刻,连法器也没有时间取出来。

    “咔咔”两声,方言仿佛听见了魔藤的惨叫,这魔宠用来偷袭是最好的选择,硬抗法器却是力有不逮,何况这两人使用的都不是一般的法器,方言这样做也是迫不得已。受魔藤所阻,那两件法器略微一顿,紧接着又忽地在半空飞速一转,再次向着方言飞来。

    ‘门’口被这二人所阻,回到屋子里躲入阵法中已不可能,身后又有三人追来,情急之下方言被迫向湖泊中窜去,却不忘大声喊道“青鸾,有刺客,速速通知长老前来。”随后又是用魔藤强行抵挡,可怜这魔藤再次被斩下两段藤条,这还是它进阶之后防御力变强了,否则连阻挡一下都做不到。

    那几人又是一惊,白天他们也在附近打听过,前段时间是有一名筑基期的执事来过,这五人都是炼气期修士,若是被他赶来那还得了。返身进屋将里面的人灭口,又怕耽误时间,而且来之前他们的目标已定,就是眼前这名青年男子,杀了他就趁‘乱’逃走。

    几人在后紧紧追来,手中法器轮番攻向方言,不敢给他一息喘息时间,‘逼’迫着方言连取出法器的机会都无,而那名几次与方言‘交’手的魔修最为难缠,不仅法器攻击犀利无比,而且身形也是异常诡异,如同一道鬼影紧跟在方言身后。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