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困杀
    本是想要偷袭,如今却反被他人暗袭,几人从猎人一下成为了猎物。.xshuotxt,访问:. 。 不过他们现在仍有五人,都是惯于杀人越货之辈,危险的场面也见过不少,很快就从惊慌中冷静下来,开始寻找躲在暗处的方言几人。

    只有这样他们才有一线生机,不将这布下阵法之人找出,短时间内根本逃不出去。这五人反应确实不错,若是常人只怕已经手足无措,可惜他们遇上了方言几人,又被‘精’心计算过一番,以有心算无心,起始就慢了一招。

    对方言他们都了解不深,只知道他曾是离火‘门’弟子,想来也高明不到哪里去,而对青鸾和凤儿,他们更是一无所知,就这样稀里糊涂地送上‘门’来。其实说到底,方言三人都是小家族出身,除非另有机缘,否则哪有多少厉害的手段,这也是那五人能够迅速冷静下来的原因,只怕此时依然在惦记着方言的筑基丹。

    可是很快,这几人就被惊得面如土‘色’,有一人竟然连法器都忘了取出来,呆呆地看着对面几人,当场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傻了。只见一道银‘色’毫光忽地飞过,飞来时并无一人看见,连神识都很难发现,速度奇快无比,等到近处才看见,一颗头颅已经高高抛起,一名黑衣人连哼都没有来得及哼上一声,就剩下了一具无头尸瘫在地上。

    这人其实是五人中反应最快的,刚一遇上阵法阻拦,立刻就调转身形,反身扑了上去,却成为了一个牺牲品。身旁几名黑衣人都没有看清楚,就发现自己少了一名同伴,连对方如何出手,对手是谁都一概不知,顿时变得‘毛’骨悚然。

    站在凤儿身旁的方言却是看得清清楚楚,先前的隐秘银光,其实是她的一件法器,一把没有柄的飞剑,显得有些怪异。表面看这柄飞剑并不锋利,光芒内敛,银白‘色’的剑身像是一根冰凌,却显得灵‘性’十足,绝不是普通的极品法器可比的,甚至有可能超出了法器的范围,接近一般的灵器。

    大宗‘门’弟子果然无法揣度,而且凤儿还是亲传弟子,可是有师傅的人,身上没几样好东西,讲出去也没人相信。

    没等那几名黑衣人回过神来,更加恐怖的一幕出现了,一名黑衣人忽然呆立在原地,身上不知何时爬满了蟒蛇一般的黑‘色’藤条,随后一道金光闪动,又是一颗大好头颅高高飞起。更有甚者,这人的尸身也在瞬间被撕成碎片,一只面相凶恶的人型魔宠,出现在众人面前。

    而另一侧却有两只血红的巨大蜘蛛,向他们冲来,一片蛛丝和粘液喷‘射’而出,正是那对血‘玉’魔蛛出手了。一连串的诡异和血腥场面,将这些杀人如麻的黑衣人也吓得魂不附体,这几名平时肆无忌惮的劫匪,对付的大多是普通的修士,何时见过谁出手如此犀利凶狠,甚至连魔宠都一而再地出现。

    “魔修,不好,这几人是魔头!”到了这时,几人完全慌了神,对魔修的恐惧在南越这边不少修士都有,传言的力量,还有眼前残忍血腥的场面,由不得几人不相信。

    不光是他们,凤儿也被吓了一跳,怎么多年不见,方言和青鸾都变成魔修了,难怪他们的资质一般,但修为却一点没有落下,魔功的进阶速度世人皆知。可现在不是询问此事的时候,凤儿压抑住内心的疑‘惑’,一击得手,立刻又找到了第二个目标。

    “不对,方言不是魔修,那个是林家的丫头,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不要慌,快快合在一起。”忽然一名黑衣人哇哇大叫,对方言几人却是如数家珍,恐怕这个也是熟人。

    不过到了这一步,越是熟人就越要灭口,而且听这人说话的口气有些耳熟,方言一时想不起来。可是手上却没有丝毫停顿,身体亦是欺身向前,这种时候不能有半点手软,否则被他们逮住机会放出大杀器,在这狭小的院落里,怕是连个藏身之处都难找。

    方言是被试炼之事吓怕了,那里各种大威力法术和法器随处可见,没有谁敢说自己完全有把握击杀对方,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折戟沉沙。不过这里毕竟不是秘境,而前来的几名黑衣人也手段一般,不过是仗着人多罢了,直到最后一颗人头落地,也没见到一件像样的东西,方言虚惊了一场。

    这也不怪方言,那些大杀器哪里是这么好得到的,否则是人就有一件,修真界还不‘乱’了套。而方言三人的攻击也是不俗,任何一个人拿出去,也让人不敢小看,不过只有在普通修士面前,在大宗‘门’弟子面前,只有凤儿才能镇得住。

    几人临死前才知道,对方竟然还藏了一名揽月宗的高手,否则打死他们也不会来。这样致命的错误已经没有机会挽回,五具尸身悉数躺倒在地。

    看着方言熟练地收刮着几人身上的物件,凤儿终于忍不住说道“小七,你的功法不会是魔功吧,不过你别误会,我从不歧视魔修,只是担心这类功法根基不稳,又容易走火入魔,还是不要修炼的好。若是你需要,我可以想办法帮你寻一些上好的功法,对你今后的修炼也有好处。”

    尽管她说的小心翼翼,可方言还是听出了她内心的极度不安,随即头也不回地说道“你就放心吧,凤儿,我是正统的灵修,这几只魔宠都是借助一件法器收服的,和我的主修功法无关。”

    “法器?收服魔宠?”不解释还好,越解释令凤儿越糊涂。名‘门’大派不可能有真正的魔修存在,一般都是在小宗‘门’或是散修中才会有,对于魔修的功法凤儿没有机会了解,所知不过是一些众所周知的常识罢了,哪里听说过靠法器收魔宠的事情。

    随后方言放出几个火球术,将那些搜刮完的尸身就地焚烧,一看就是纯正的灵修法术,凤儿这才略微放心。不过看着方言如此纯熟的动作,心中又是一紧,这得要杀多少人才能这般熟练,可想而知方言以前的修炼状况。

    “这人是张豹,以前是我的同‘门’。”方言指着那名一口叫出他名字,现在躺在地上的尸身说道,随手就丢了个火球上去,看不出任何表情‘波’动,和平时说话时一样平静。

    “此人是鄣南城张家的弟子,以前和我在离火‘门’有过节,本来都快把他忘了,谁知今天竟然又被撞上。这样说来就清楚了,方元和张家是姻亲,这张豹和方晔是表兄弟,定是方晔把消息透漏给他的,没想到竟然上赶着要来送死。”

    这张豹在离火‘门’的时候将方言害得不浅,不仅自己出手,还买通旁人陷害他,让他最后连在落霞岭都呆不下去,不得不远走要塞,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此人。如今手刃仇敌,说起来他应该感到畅快才是,可方言却没有丝毫喜悦,反而觉得有些心情压抑。

    一场‘精’心设计的伏杀,从启动阵法到最后成功击杀,说起来好像时间不短,其实加起来还不过一柱香的时间就结束了,等到此地的房东发现动静赶来时,方言已经打扫完战场。这里发生了什么,当然不能被他看出来,连忙推说是修炼法术,不慎毁坏了一点东西,以后定会照价赔偿,这房东才悻悻而去。

    而林氏那边也没闲着,就躲在斜对过的一家茶馆里为他们把风,若是这里出现了意外,就由她出面先抵挡一阵子,好让方言他们把里面的事情处理干净。

    没过多久,小院又恢复了原样,很难看出这里曾发生过什么,在夜‘色’的掩盖下,五个心怀叵测的修士从此消失,只余下五个储物袋等着方言他们清点。

    躲在房间里的五名年轻弟子,林氏进去之后不知跟他们说了些什么,就见他们一个个脚步轻快地又从里面出来,再没有半点慌‘乱’的神‘色’,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修炼,方言不由的暗暗称奇,却没有多问。

    方苞此人却没有处置,是方山在林氏面前为他说情,整个过程好像这方苞并不清楚,只是迫于方晔的压力,为他们通风报信罢了,可能连他们要做什么都不知道。除此以外他的表现也中规中矩,每天除了拼命做事,就是闭‘门’修炼,活脱脱的第二个方言。

    不过林氏却认为,若是回到方家以后,没有查出他与方晔之间有其他的事情,不对付他也可以,但是从此却不可再被信任,这件事上他不仅仅做得糊涂,而且与林氏等人并不是一条心,没必要再费心费力地护着他。

    当晚四人又在小院中神秘地消失了,回到了方言的住处,这里相对要安全得多,谁知道那伙人身后还有没有其他人。

    两日之后,凤儿离开了烈阳城,回林家一趟,方言怅然若失,却又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修炼起来比平日更加刻苦,整整在自己的窝棚里呆了一天一夜才出来。

    随后的半个月时间里,方言依然故我,没日没夜地修炼,林氏和青鸾有些无趣,索‘性’在闲时也跟着修炼起来,尽量不去打扰方言。其实就在凤儿离开之后,方言天天都在计算着她返回的日子,可能下次见面之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凤儿没有变,还是当初那个情深意重的林家丫头,变的是两人所处的环境,是这日渐崩坏的世道,大劫就如同悬在每个人头顶上的一道绞索,随时都有可能落下来,‘逼’迫着所有人为之改变,紧张地等待着那一刻的降临。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