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七十八章 客居
    流云子依然自顾自的说着,方言二人坐在一旁静静地聆听,屋里只有他们三人在座,一应仆从都被流云子遣退。-..- 夜‘色’已深,流云子的住处远离城市的喧嚣,四下一片寂静,听得见窗外的虫鸣声。

    “师侄见到老夫时已是这般老态龙钟,又可知老夫年轻时是何许样人。呵呵,不瞒你说,当初老夫的天才之名远胜于你,本身就是水土木的三灵根资质,天生的灵植师,入‘门’之后又机缘不断,修炼更是顺风顺水,年纪轻轻便成为了宗‘门’的核心弟子。”

    流云子的思维十分跳脱,连方言都有时感觉跟不上。也不知是他今夜谈兴正浓,还是几杯灵酒的刺‘激’,话匣子一开便一发不可收拾,连他年轻时候的事情也说了起来。

    “可老夫从未有一日满足,依然孜孜不倦地寻觅机缘,时刻想着更进一步。直到有一次遭遇他人算计,险些家破人亡,而那人却是老夫最为信任之人。”

    “自那以后,老夫就变得疑虑重重,对谁都不敢信任,连自己以前的信念都发生了动摇,日渐消沉,道心亦不再坚定。等到老夫从中走出来,已是数十上百年过去,周围的一切都发生了巨变,再想回到过去已无可能,只得靠着自己的灵植天赋,在这离火‘门’中聊以度日罢了,远非你看到的风光。”

    “我若说师侄比我幸运,赶上了这天地大劫,不知你会作何想?”看着方言瞪大的双眼,流云子呵呵笑道“大气运者必有大劫难,反过来说,大劫之时又何尝不会催生大气运之人,老夫明白这个道理时,实在太晚,而师侄却是正当其时,就看你如何理解和面对了。”

    “执身不可轻,用意不可重,大劫一起必定风云际会,常守本心,莫为物之所困所羁,修仙界自会有师侄的一席之地,所患者无非心‘性’二字。外有大劫不足为惧,心劫才是个中要害,多少天才横溢之辈却屡参不透,每每深陷其中,师侄悟‘性’过人,又是有大气运者,恰逢如此大劫,岂是一个运道能够说得清。”

    一席话说的方言如坠云雾,仿佛有些明悟,却朦朦胧胧似有所阻,回想起修道以来的种种经历,流云子的话几乎一语中的,但其中亦有不明处又甚多,越想越是糊涂。

    方言怔怔地看着前方,独自发呆,流云子随后所说的话却一句也没有听见。青鸾在侧正‘欲’提醒,流云子慌忙停下话来制止她,此时不可被打断,方言正处在修士十分难得的自悟状态之中。

    与流云子‘交’往的时间不长,方言从中却受益颇多,二人之间仿佛天生默契,往往流云子三言两语便会让方言茅塞顿开,或是让他心生共鸣,堪为方言修真路上的良师益友。

    只见这时方言如梦如痴,不时喃喃自语不知所谓,间或突然站起身来手舞足蹈,令人看来诡异无比而不自知。青鸾一脸惊讶,忧心忡忡,在家族时方言也曾出现过这种事,而流云子却是一脸自得,对方言的表现非常欣喜。

    良久之后,方言慢慢沉静下来,忽然开口说道“即是缘遇,不成机缘,就为劫难,譬如江河,泥沙俱下,仙路红尘莫不如此。长老之言,弟子一定谨记。”

    “受教了。”说完,方言一揖到底,恭恭敬敬地给流云子行了个大礼。

    “呵呵,无需如此,也是师侄机缘到了,否则旁人再说亦是无用。自古成大道者,天分才情缺一不可,机缘历练必不可少,大宗‘门’培养弟子用意颇深,离火‘门’在这方面一直欠缺,这才终有此劫啊。”不知不觉,流云子又把话扯到离火‘门’身上,可见这个他呆了二百余年的宗‘门’,已经完全融入了血‘肉’之中,

    天将‘欲’晓,几人足足聊了一夜,方言更是突然顿悟,短短一晚却将在方言的仙途上产生重要影响,这一点恐怕连他也不自知。几人却一点都不觉得疲乏,依旧谈‘性’不减,青鸾更是首次接触这样的场面,听着流云子这样的良师娓娓道来,没有一丝倦意。

    一夜长谈,方言感觉如饮醇酒,越喝越是‘欲’罢不能。直到天光大亮时,二人才不得不告辞,因为流云子要去坐班,烈阳城给他这么高的待遇,并不是平白地供着,要靠他实打实地为仙城做事,才能长久地享用。

    忽然方言想起了自己另外一个来意,有些赫然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流云子却不以为意,直接让人拿着他的‘玉’牌,带方言去找烈阳城灵植阁的管事,就说是他推荐的弟子,先在灵植阁谋个差事,住处也就迎刃而解。

    这倒是个好主意,反正方言来这里的目的就是筑基,只要灵气浓郁之处就行,住在哪里都无所谓,而灵田所在的地方一般都会有灵脉,这里可不是要塞营地那种荒凉之地,能够留下作为灵田的地方,无一不是灵气充裕的所在。

    时间不长,方言就出现在烈阳城内的一处湖畔。那人带着方言到仙城灵植阁中,拿出流云子的身份牌,管事二话不说,直接就将方言安排到了这里,还是干老本行,担任灵植弟子,照料其中的数十亩灵田。

    看来流云子的名声不仅仅是在宗‘门’,在这烈阳城也颇为管用,一身本事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

    这里已经靠近烈阳城的边缘,站在高处都可以看见远处巍峨的城墙。湖水碧绿,树影婆娑,湖面不时吹来阵阵微风,夹杂着沁人心脾的丝丝灵气,这片湖泊想必是灵气沉积之地,也许湖底还有灵脉也未可知,住在此地远比外间的客栈强上许多。

    靠湖边一溜七块灵田,就是方言以后劳作的地方,里面已经在种下了大片的低阶灵草,大都是用来炼制丹‘药’所需。而方言的任务就是照料好这些灵草,对他来说轻松自如,在这处灵气充沛之地,正好可以省下不少时间修炼。

    田边有两间瓦房,那里就是方言新的住处,虽然简陋,却胜在灵气浓厚,而且离灵田很近,方便日常照料。青鸾来到这里就欣喜无比,径直到房子里打扫布置,很快屋顶就升起了炊烟,二人终于在城中安下身来。

    只是方言还有一件事情未办,就是方同和他说过的,家族里不日就会送来几名有潜力的弟子,以后将跟着他一起,在这大劫中另寻生路。因为可能是由方同亲自送来,方言必须为他们找个住处,总不能一起挤在这么简陋的地方。

    而且这里方言也不打算暴‘露’出去,来烈阳城的路上,他和青鸾半路遇袭之事,与家族之人脱不了干系,谁知道那人会不会把主意打在这几名前来的子弟身上,如果真是方元的话,以他的老‘奸’巨猾很有可能,那样不就等于暴‘露’了方言的行踪。

    这里的事情略为安顿下来,第二天方言就悄悄离开,来到烈阳城的主要街区,在闹市当中满世界地寻觅,找一处用来安顿他们的居所。又是一天下来,客栈依然没有找到,却租下了半个院子,好歹算是有了个落脚的地方,至少比他们初来的时候好得多。

    就这还是方言偶然从一个车夫那里打听到的,光这个消息就‘花’了他二十块灵石。这是仙城西区一处比较偏僻的院落,看起来像是这城中原住民的居所,里面建筑杂‘乱’无章,修士凡人充斥其间,小院主人家中只有几人,用不了这么多房间,就将剩余的清理在一处拿来出租,隔成了半个院子。

    不过就这样的条件,费用却着实不低,每月就要五百块灵石,还一副爱租不租的样子。烈阳城的住房实在太紧,无奈之下,方言也只得捏着鼻子认了,预‘交’了三个月的房钱,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只怕再等连这种地方也会爆满。

    随后几日,方言慢慢适应了新的身份和生活,修炼也正式提上了日程,有青鸾相助,灵田里的那点事情,基本上用不着他太过‘操’心,只需偶尔施展一下荣木诀,灌注一些灵气生机即可,灵田周围满是‘花’草树木,这些事一样非常方便。

    数十亩灵田一如既往地生机勃勃,灵植阁的管事只要来此地,就会真心赞叹几句,只是灵田周围的荒草丛中,却多了不少东西,那些都是青鸾的宝贝,一窝窝灵兽躲在其中。一对鱼龙兽也偷偷放入湖中,不知有多少鱼虾要遭殃。

    方言每日修炼不辍,虽然已有筑基丹在手,可他现在的修为才炼气九层,离大圆满都还有一段距离,可是大劫却步步‘逼’近,容不得半点懈怠,每天都抓紧一切时间修炼。

    连法术的修习也被他停了下来,事实上凡是与修为增长无关的都不再修炼,一‘门’心思都围绕着筑基,只有跨过这一道最大的‘门’槛,方言才有余力再论其他。

    而无论是家族长辈,还是离火‘门’曾经的二位长老,都在鼓励他放下灵根的包袱,全力筑基。其实在生死试炼之前,方言对筑基的信心仍然不大,练气期的小境界,每次突破都是‘欲’生‘欲’死,何况一步跨入筑基期,多少修士都倒在‘门’槛上。

    直到试炼之后方言才信心大增,来源便是空间中取之不尽的筑基丹,只要他修炼到了可以筑基的时候,就会吞下这两颗筑基丹,即使一次不成,还可以毫无顾忌的自己炼制,到时有大把的丹‘药’在手,再差的灵根也要堆出个筑基来,一直以来他的修为不就是这样练出来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