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六十五章 杀招
    方言顿时大惊失‘色’,在地下穿行怎么还会被人发现,除非是方言在施展土遁之时便被他看见了,而那人却没有当场阻止,等到方言走过一段之后再出手打断,‘逼’迫他‘露’出地面,待他出来的一霎那,只怕就是一场杀劫。.xshuotxt-..-

    此人心机之深超乎方言的想象,定然又是遇上了个中高手,方言心思急转,却找不到太好的办法,心中不由得暗暗叫苦。不等他再多想,一柄长剑已经迎面而来,而方言此时才刚刚‘露’出地面,身形都来不及躲避,若是旁人绝对无法避过这一剑。

    这一剑攻击的火候拿捏得极好,正卡在方言将出未出之时,而且这一剑的位置也是刁钻至极,对着方言的咽喉处,从出剑到方言‘露’出地面,计算得非常‘精’准。怎么看方言都躲不过去,偷袭的这位还是个用剑的高手,身死不过是时间问题,再大的本事也难逃脱。

    谁知这次却轮到这名身着青衣的男子大吃一惊,脸上的笑容还未完全散去,眼里的惊容却忽然闪现,此时那张有些冷峻的脸上,表情说不出的古怪。这名青衣男子方言并不认识,不过被他用火霹雳炸死的那只金眼雕的主人,却称此人为大哥,果然不是冤家不聚头,先前方言就是被他死死地盯着。

    必杀的一剑忽然落空,方言从地下冒出却又诡异地消失无踪,对土遁符他还有破解之法,并且将计就计地给了方言致命一击,可这次消失他就无计可施,根本看不出半点痕迹,只是在细看之下却发现眼前好像多出点什么。

    刚刚弯下腰去,顺手将长剑向身后一背,眼前忽地出现了一个人,一只硕大的拳头迎面而来,根本来不及躲闪。眼前的自然就是方言,这次被‘逼’上绝路,只得在人前闪身进入蓝珠空间,而这人也随即被他定为必杀之人,凡是看见过他使用蓝‘色’宝珠的人,都必须死,否则方言将永无宁日。

    这里依然还在山谷之中,耳旁‘激’烈的打斗之声依然清晰可闻,看来这人从一开始就紧紧地盯住了方言,为了给他的兄弟报仇,‘精’心设计了这次袭杀。若是没有这逆天的蓝‘色’珠子,方言葬身此地将毫无悬念,可是他遇上了方言,那就一切皆有可能。

    “咚”的一声,一记重拳狠狠地打在了脸上,紧接着如同雨点般的拳头纷纷落下,修士之中炼体之人本就稀少,而练到像方言这样纯阳功第三层的更加少见,一双‘肉’拳已不逊‘色’于一对法器的威力,打在头上哪里还承受得住。

    片刻功夫,这青衣男子就被方言打得脑浆迸裂,死得不能再死了。方言也不敢在此过多停留,熟练地抓取此人身上的诸多物品,迅速隐身逃去,连尸身都未作处理。

    身后的战斗可能很快就会结束,而这名青衣男子看起来地位也不低,说不定是哪家大宗‘门’的带头大哥,普通试炼弟子身死可能还不会太过在意,而这样的核心弟子一类的人物,恐怕没有哪家宗‘门’会掉以轻心。

    单论剑术而言,此人是方言生平仅见,一手剑术极其高超,完全不是方言曾经习练的半吊子剑术可以比拟的,这种人必定有极不寻常的师承,这更加让方言避之不及。

    就在方言刚刚逃走不足半刻钟,有几人匆匆赶到那里,见到地下躺着的那名被打得不‘成’人形的青衣男子,纷纷惊叫出声,很快不少大宗‘门’的弟子也赶到那里。

    “什么,冷师兄被人杀了,何人有这么高强的手段,莫不是有高阶修士‘混’进来了?”一群人立刻变得惊疑不定,这名冷姓的青衣男子竟然是他们之中的超级高手,却意外地身死在方言的‘乱’拳之下,实在是倒霉至极。

    “高阶修士,不会吧,谁还舍得豁出‘性’命来趟这个浑水,就算他自己想来,宗‘门’也绝对不会允许。”

    “冷师兄死得也太惨了,好像不是被法器所杀,倒像是被人用拳头打死的,难道是妖兽所为,可我们都在附近,并未看到这里何曾出现过妖兽。”

    一群人七嘴舌,并未说出个所以然,而这青衣男子所在的大宗‘门’之一重华派,这次却正是以他为首,如今他已然身死,重华派在此连个做主之人都没有了,余下的弟子也不由得有些凄惶,无心再留在此地。

    “算了,再阻挡一会儿我们就撤吧,冷师兄的事情是个意外,诸位不必如此惊讶,将他的尸身带回去,师‘门’想来必定会为他讨个说法。全都回去,不要再留在此处。”揽月宗那名大师姐匆匆赶来,立即将众人驱散。

    身后的事情如何方言不再关心,此时他正匆忙地赶往出口,一路上不知是其他修士都被阻止在内,还是都已经离开秘境到了外界,沿路已经少有修士,正好适合方言埋头赶路。

    刚才被劫杀的一幕,依然令方言胆战心惊,他选择使用土遁符的时机可是费了一番思量,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而且之前他还是一直隐身,也不知如何会被那人悄悄盯上,自己却懵懂无知。

    而在地下行进时速度可是不慢,神识又被隔绝了大半,怎么还会被那人发现,准确地用一道高级符箓打断了方言。本来自己这一连串的动作都堪称完美,已经是筹划一番之后才出手的,而那人却更加高明,竟然事事都想到了方言的前面,设计下了这必杀之局,若非蓝‘色’宝珠死的那个定是自己。

    脑子里还在想着这件事,忽然心中警兆又起,秘境之中方言从未敢有半点放松,立刻向身旁一错身,随即金刀法器出现在手中。未等方言辨清出了何事,就听见身下“噗噗”几声,在他后退之势都未完全刹住时,几件细小的飞针类法器从背后袭来。

    一名黑衣人突兀地出现在眼前,随同他一起出现的还有一柄银‘色’弯刀,旋动着疾速飞向方言的面‘门’,而这黑衣人却像鬼影一般忽左忽右,根本就看不清他的身形,只能见到一道道的残影,眨眼间就来到了近前。

    “是他!”方言震惊不已,眼前之人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正是在红云峡谷中遇上的那人,而自己隐身之后依然被偷袭也就顺理成章。这人还真是‘阴’魂不散,躲了几年都没有躲掉,竟然在这秘境中再次相遇,也不知他是如何‘混’进来的。

    前后夹击之下,又是在突然间暴起偷袭,手法比方言要高明得多,除了没有近身攻击,各种手段几乎都发挥到了极致。方言只来得及抵挡正面攻来的法器,对身后的不明法器却一时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极力躲过身上的要害处。

    “砰”的一声,金‘色’飞刀速度极快,将那柄弯刀堪堪挡住,而身后的却没有完全避过,几枚细如牛‘毛’的飞针刺入方言的手脚各处,好在有铠甲和内甲的双重护卫,并未扎透方言的防护。而方言在那些大宗‘门’弟子身上小有收获,挑选的两件法器也颇为不俗,比方言自己准备的效果好得多。

    正当方言略微松口气,准备直奔过去对上此人时,没想到身后竟然还有第二‘波’攻击,又是数枚飞针接踵而至,而这些飞针来得更隐蔽,若非方言神识较常人更为强大和纯净,又修炼过炼神诀,根本就不可能立即发现。

    方言慌忙再次闪身躲避,而这黑衣人的攻击又跟着来临,一点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勉强躲闪着身后飞来的数枚飞针,正要出手对付身前的攻击之时,这黑衣人却突然一脸嘲讽,随后方言才明白其中的意思,这几枚飞针中竟有一枚极为特殊,通体黝黑无光,夹杂在其中一时很难分辨。

    “噗呲”一声,这枚长针毫无阻碍地刺入了方言的身体,两件护身法器竟然都没有阻止,依然穿透而过,扎入方言的体内寸许。更令方言恐惧的是,这长针犹如魔灵针一般,是一件地道的魔器,让方言体内急速运转的灵力顿时为之一滞。

    “不好。”这类魔器比毒狼烟还要难缠,烟毒只是污染修士的法力,令修士在施法时灵力不畅,而魔气却是与灵气相对的一种法力,进入体内岂止是让人灵气运转困难这么简单,而是会逐渐侵蚀经脉和丹田,后果不堪设想。

    先前所中的毒烟已经不是疥癣之疾,让方言吃进了苦头,而现在的魔气尤有甚之,简直是心腹大患,方言哪敢任由它随意侵蚀,只得分出大部分灵力来对付,而眼前的攻击除了狼狈躲闪,已经无力再去应对。

    黑衣人显然没有想到,方言被他的魔针刺中,竟然还有余力勉为应付,虽然已经方寸大‘乱’,动作也是慌‘乱’不堪,却依然将他的几次攻击一一化解,不是一般的顽强。

    这人冷笑几声,看方言能撑到何时,被他偷袭得手哪还有生还之理。紧接着这人再次取出一物,正是当初方言看到过的水晶头骨,猛一催动之后立刻黑气涌动,一个怪物般的硕大人脸出现在方言面前,将周围的黑气奋力一吸,随后就向着方言扑来。

    争斗到这个份上,谁还会有半分留手,这人连续几次用的都是杀招,而魔修的难缠方言也早有领教,想也不想就是一串符箓甩过去,跟着就将黑煞放出,直接抵住这件瘆人的魔脸,魔宠对魔怪,就算实力稍差,也可以略做抵挡。

    然后方言掏出了黑火铳,这种层次的斗法普通法器已经不够看,储灵环中已经放入了一枚高阶灵石,想要放出法术还需等待片刻,而这时方言又是数枚符箓,夹杂着飞刀奋力反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