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出发
    离出发之时还有几天,方言住在夏同武处,期间探访了几位老友,也算是和他们告别。.xshuotxt.访问:. 。 只是在姜恒那里方言却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真假一时难以断定,可消息来源却是有几分可信,据说是上一次生死试炼唯一幸存的弟子所言。

    那人被关了几年之后就被放了出来,还因为他带回来一份灵草而获得了一枚筑基丹,只可惜他未能筑基成功,近十年来都在四处寻缘,想要再攒些灵石,买到一枚筑基丹。姜恒与他却是相熟,前些日子回来时,他无意中说起一事,姜恒立刻记在心中,因为他知道方言即将参与试炼,故而一见到方言就告诉了他。

    据这人说,他们当年之所以被灵兽山的弟子发现,只怕并非是无意中撞上的,很有可能是他们在进入时,每人领取到的那枚‘玉’牌有问题,而灵兽山向来出产些稀奇古怪的灵兽,说不定就是循着‘玉’牌的气味或灵息找来的,否则他们躲藏的地方十分隐蔽,又怎会轻易被发现。

    只是这人也不敢肯定,而且他当时也是随口一说,只怕连他自己也不敢断定此事的真假。可是这样的说法,方言倒是认为有几分可信,不久前他还亲手和灵兽山的弟子‘交’过手,这些疯子在育养灵兽上的确是有一套,很难说不会有这等灵兽。

    而灵兽对一些特殊物品的敏感,方言一样深有感触,就拿紫瞳兽来说,祝长生藏的东西数年都没有被人找到,紫瞳兽一会儿就发现了,灵兽的天赋有时候甚至超过了人类的揣度,绝不是想当然就可以断定的,方言宁愿相信确有其事。

    几天之后,二十名弟子在一个清晨被秘密召唤在一起,从火鸾峰的后山出发,由‘门’中金丹老祖,太虚真人夏抟生亲自带队,乘坐一艘黑‘色’战船,向着宗‘门’的西北方向飞去。

    这是一艘外表上看起来很不起眼的战船,黑‘色’的船体显得有些陈旧,很难想象这会是一名金丹老祖的座驾。不过飞动起来才发现,自己这些炼气期的弟子还是目光短浅,这艘战船竟然有隐身的作用,坐在船中都只能依稀看到舱外若隐若现的外壳,若是从稍远处看,只怕都很难发现头顶有船飞过。

    只怕这艘战船还是一件法宝,速度之快简直难以想象,反正方言是从未坐过如此快的飞船,舷窗外只见到飞速后退的云朵,战船在云层里飞快地穿越过去。头一次坐金丹老祖亲自驾驶的战船,一众炼气期弟子颇为兴奋,狂飙‘激’进的感觉也令众人十分过瘾。

    里面的房间也很宽敞,一点都不像外表看上去的那样,虽然没有一个个的隔间,众人都坐在一个敞开的大房间内,可是这里面的家具设施却堪称‘精’美,金丹老祖的法宝,岂是一般人随便接触得到的。

    半天之后,喧闹的弟子们渐渐安静下来,初时的新奇也慢慢过去,众人想起了即将到来的这场生死未卜的试炼,都变得无心欢笑,一个个盘‘腿’修炼起来,房间里一时悄无声息。

    方言静静地坐在房间一角,默默地修炼着,偶尔想想心事,并无在山峰上的那股疯狂劲。在来时,他专‘门’查阅过一些有关生死试炼的资料,这试炼不知从何时起,反正每隔十年,南越国内大小宗‘门’的炼气期弟子,就会被送到一处叫做首苍山的地方,由那些金丹前辈们打开一处秘境,让弟子们进入其中。

    据说里面天材地宝无数,当然危险也是无穷无尽,最奇怪的是,里面只适合炼气期的弟子进入,修为再高的修士进入其中,也会被压制到炼气期,和一般低阶弟子无异,若是一时不防,说不定还会被这些炼气期的小修士干掉,所以高阶修士根本不会进去。

    除了那些‘诱’人的宝物,最出名的还是密境中的灵‘药’灵草,有许多外间难寻的灵‘药’都生长在此间,而最令练气期修士垂涎的,却是那些炼制筑基丹的灵‘药’。这些外界一株都难寻的灵‘药’,据说在里面却分布甚广,故而每次试炼倒有大部分人是冲着这些灵‘药’而来,只要带出一两份,就可以拿出来换成相应的筑基丹。

    南越国筑基丹的来源也多数与此相关,炼制所需灵‘药’大都靠这十年一次的试炼所得。所以每次秘境开启,都会有大量的炼气期弟子深入其中,不过每次在里面的时间却不太长,只有十天,时间一到就必须离开,否则就会被留在秘境中不知所踪。

    尽管南越国的大小宗‘门’都可以派弟子进入,可是每次进入的名额却不一样,大宗‘门’可以有百名弟子,而一些小宗‘门’却只能派出数十人不等,像离火‘门’这样的宗‘门’只能获得二十个名额,人数的多少与宗‘门’的实力相关。

    不过每名弟子的收获,却是归各自宗‘门’所有,不论在其中收获了什么,只要能够安全地带出来,都算作这名弟子个人所有,再由其上‘交’自己的宗‘门’,其他人不得抢夺。而在密境里面却没有这个规矩,杀人夺宝强抢灵‘药’司空见惯,据说每次死于这种争斗的修士,远大于其他意外身死之人。

    原本的试炼,也因为奇高的修士死亡率,被人称作生死试炼,而其中的罪魁祸首,便是修士间肆无忌惮的抢夺,在那样相对封闭的空间里,死几个弟子谁又说得清。就算能够指认凶手,南越各宗还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试炼中的恩怨不得带到宗‘门’,由宗‘门’出面解决,自己‘私’下里如何做没有人会过问。

    天大的机缘,奇高的死亡率,这个南越国炼气期修士最大的舞台,这处来历神秘的秘境,被冠以生死二字,再贴切不过。

    战船速度非常快,几乎是日行万里,秘境所在离宗‘门’大概十万里之遥,却在不足十天之后就赶到了。战船落在一片苍茫的群山之间,远远近近亦有不少这样的飞船陆续飞来,都是运送各宗参加试炼的弟子,落到地面后就被收了起来。

    方言他们降落的地方是在一处山顶,附近已被其他宗‘门’的弟子占据,东一群西一伙地聚在一处,领头的金丹老祖却凑在了一起,正在窃窃‘私’语地说着。夏抟生让方言等人自己找了块地方安顿好,随后就向着那几名金丹修士走去。

    这里就是首苍山,传说万年以前曾是修炼圣地,无数的修士云集在此,造就了号称当时天下第一城的天苍城。可是现在却是荒凉一片,半点都看不出当年的影子,只是在数十里外还留存着大片废墟,述说着曾经的辉煌。

    而那片废墟,也就是生死试炼的入口处,平常时间都会被一种神秘力量封印,每隔十年却会有一次衰减期,封印之力变得很薄弱,运用一种秘术能够让众人进入其中,不过也只有短短的十天时间,随后又会慢慢恢复,再也难以进入其中。

    自从这个秘密被发现之后,整个南越掀起了一场血雨腥风,无数的杀戮争斗都没有决定这里的归属,最后各大势力不得不妥协,将这里开辟为各家宗‘门’的试炼之地,逐渐又将所有大一点的宗‘门’揽括其中,演变成如今千家宗‘门’十年一次的生死试炼。

    从这座山头,隐约可以看到那片废墟的大致模样,那是在这起伏的群山中,唯一一片百里方圆的平地,上面却满是残垣断壁,在那里只能看到一丝当年仙城的影子。不过据说那里灵气十分暴‘乱’,修士进入其中很不舒服,再说里面早就寻不到任何有用的东西,除了十年一次的试炼,很少还有人会进入其中。

    渐渐的周围山头上的修士越来越多,不时可见一队队身着宗‘门’服饰的弟子,在各家老祖的带领下走了出来,在附近的山峰上占据一角。可随后不久看到的一幕,不说方言他们这些弟子,就连在场的金丹老祖们都觉得非常奇怪,不远处竟然下来了几伙人,服饰五颜六‘色’,人数也是参差不齐,或三五人,或十余人不等。

    这是什么队伍,众人一阵好奇,不过答案很快就在议论纷纷的众人口中传出。这些人竟然是家族修士或散修,也是前来参加生死试练,这还是真是稀奇,不是说只有宗‘门’弟子才能参加吗。

    历次试炼众多散修都颇有微词,在南越每隔十年一次的历练,为何将人数最多的散修排除在外,让他们连进入的资格都没有,可大宗‘门’却一直死咬着规矩不松口。也不知这一次,他们为何又网开一面,可能还是与大劫有关,虽然不知道其中的内情,猜想就是如此。

    这次的试炼看来会很热闹,人数也会远超往年,当然里面的竞争也会残酷的多,这对所有参与试炼的修士来说,都不是一个好消息。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如此认为,反正秘境里面的空间足够大,争斗也是在所难免,遇上这些没有背景的散修,说不定比那些大宗‘门’的弟子好对付。

    不过方言却不敢有丝毫轻看,敢参加这样九死一生的试炼,本身就是向道之心坚定之人,也是散修中的佼佼者。再说散修一般修炼条件艰苦,所需资源大都是在一些险境获得,早就习惯了经历生死,这次试炼对他们来说,只怕不过是危险大一点的寻缘而已吧。

    在山上就地‘露’宿,直到第二天早上,一众弟子才在各家老祖的带领下,向着废墟所在之处走去,渐渐进入一处山谷之中。四周的修士越聚越多,从各个山头向这边汇聚,短短时间就一眼望不到边,怕是有上万之数,黑压压地向着谷外的平地走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