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四十章 准备
    随同名单传过来的,还有这次试炼的诸多传闻。-- 以前二十人一般都是十人由宗‘门’长老推荐,另外十人则由成绩优异者自愿报名,家族弟子通常不会有太大兴趣,参加者大多是像方言这样,没有什么背景的弟子。

    这次却不一样,不仅宗‘门’时竞争‘激’烈,十个名额瞬间就被前十名包圆,而且另外十个推荐名额也是你争我夺,历来死亡率奇高的生死试练,竟然成了众人争抢的香饽饽,不得不说是大劫才会带来的奇观。

    而方言得以入闱其中,不单单是几位长老和纪家夏家的推荐,据说还得到了冯家的极力推荐,着实令人意外,也让方言哭笑不得。他们可没安什么好心,十有是冯家弟子希望他死在里面,再也别回来。

    还有不足两个月,生死试练即将开始,方言好不容易争取到这个机会,当然不是为了死在里面,而是要抓住这个九死一生的机会,让自己成功筑基。只有筑基才能给自己留一线生机,也只有筑基才有可能庇佑家人,在惊天大劫中多一分存活下去的希望。

    从今天起就要着手准备,剩余的时间并不多。从方言得到的消息,历次试炼中可谓高手云集,各大宗‘门’派出的弟子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以方言如今的法器和手段,对付一些不入流的散修还行,摆到这些天之骄子面前还不够看。

    就算是一些小宗‘门’选派出来的弟子,方言也不敢小看,有这次大劫的背景存在,难保不会出现以前不愿参加,或是宗‘门’舍不得让其参加的修仙种子,都会进入这个用‘性’命博取机缘的试炼场,让自身在大劫前多些自保之力,也让这次生死试炼更加扑朔‘迷’离。

    至于如何着手方言已经想好了,除了加紧修炼,争取近期突破到炼气九层,快速提升修为,他还准备冒险修炼刺神术。这道法术的威力他亲身感受过,而且最近炼神术修炼还算顺利,感觉自己的神识更加坚韧,本想修炼一段时间之后再来尝试,可是时间不等人,只能先行开始习练。

    符箓等物自不必说,方言早就备下了大量的存货,而疗伤丹和回灵丹之类可能需要的丹‘药’,方言也做了一些准备,为此不夏费珍藏的千年灵‘乳’。法器也准备了不少,即是生死试炼,那些得自魔修等人的物品就无需藏着掖着,尤其是几样趁手的强力法器。

    除此以外,方言还准备再搜罗几件好用的法器,尤其是成套的和隐蔽攻击类的,比如以前他常用的飞针法器,可惜只是上品,早已被他弃之不用,最好寻到极品的此类法器。除了这些常用之物,方言最缺的就是大杀器,例如符宝、火霹雳等物,几次关键之战都靠它们灭杀强敌,可这些物品更难寻,只有到仙城的拍卖会上试试运气。

    唯一令方言有几分信心的,就是他手下的两只魔宠,一明一暗,一个强力一个诡异,对他没有了解之人,触不及防之下定会吃上大亏。另外方言还准备向青鸾借几只灵兽,在这时能多一分战力,就多了一丝生还的可能。

    随后的一个多月,方言一边拼死修炼,不放过一点时间,家里的事情完全顾不上。期间他也‘抽’空去了两次祁月仙城,都是参加拍卖会,可惜在这两场专为试炼弟子准备的拍卖会上,方言却都是失望而回,根本争夺不过那些背景深厚的修士,每每看上的物品都这样失之‘交’臂。

    不过在修为上他却得到了一些补偿,终于追上了青鸾,也到了炼气九层,其中的艰辛难以言明,完全不似青鸾那般吃完喝水一样就晋升了,而且她还辛苦压制了数月之久。灵根带来的差距如此巨大,这更加坚定了方言参加生死试炼的决心,除此以外只怕别无他途。

    最令方言高兴的还是炼体术的进展,纯阳功突破到了第三层,着实让方言意外,也不知是曾经积累比较雄厚,还是锻骨散在其中起到了作用,反正就在几日前方言突然冲开了第三条大阳脉,生生将炼体术推高了一层。

    体会着浑身旺盛的元力,方言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感觉,一身奔流不息的气血,让他‘精’神格外亢奋,此时他很想找一只妖兽来过过手,只是比拼气力,发泄仿佛无穷无尽的力量。这也让方言底气大增,成为他参加试炼的一个底牌,无论是何对手,只要让他近身,必要令其血溅三尺。

    短时间内能够提升战力的手段,只怕再难寻到,而方言最急需的大杀器更是难得,拍卖会上几件符宝引发的血拼,依然历历在目,曾经引以为傲的身家,在那些修士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不日方言就要前往宗‘门’集中,一起赶往试炼之地。这之前方言专程回了一趟鄣南城,和父母亲人告别,若是有幸活着回来,可能会为自己争得一线仙机,而若就此陨落其中,这次就算是诀别了。

    尽管方言强打‘精’神,尽力表现得神态自若,可又如何瞒得过自己的父母,一家人都将深深的忧虑埋在心底。人在仙途,其实有时候比身为凡人更多无奈,常常是身不由己,如凡人时一般简单的快乐,早就随风而去。

    估计方同夫‘妇’也忍得很辛苦,不敢流‘露’出半点担心的样子,唯恐打击方言的信心,可他们心内的煎熬,方言又如何能不知。喧闹的鄣南城依旧每天热火朝天,几年来几乎天天如此,越来越多修士和凡人的涌入,令这座曾经偏僻的小城异常的繁荣,可这些注定在某一日后都要烟消云散,每次想到都令方言扼腕叹息。

    山峰上跟随方言的几人,这次也一同回来了,他们也有数年未归,同样想念着家人。不过这次回来以后,方言只会带走青鸾和李放,其余几人就会留在方家,大劫来临前家族的一应诸事并不轻松,尽管这些可能都是徒劳。

    而方言若是身死,青鸾二人也会回到家中,母亲的那处商铺也已经‘交’了出去,从此与离火‘门’再无瓜葛。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对方言的家人来说,将成为挥之不去的痛苦记忆,而对修仙界来说,不过多增了一个梦碎身亡的修士罢了,实在是稀疏平常。

    几日后,方言毅然踏上了回归宗‘门’的飞船,来到了离火‘门’中。此时的离火‘门’又回归了数年前的平静,四下里静悄悄的,看不见多少弟子,据说大都被派往了联盟总部,在那里日夜修建城堡城防,那些名额没有一个是可以白得的。

    流云子仿佛是在等待着方言的到来,他刚一进‘门’就被带到了一间密室之中,不等方言坐定立刻递给他一枚银白‘色’的符箓,看上去‘精’致异常。

    “这是一枚瞬移符,勉强算得上高级符,是老夫当年偶然得来,留在身上也无甚用处,正好送给师侄,说不定还能派上一点用场。”流云子略带忧虑,看着方言说道。

    “瞬移符,这,这也太过贵重了吧,弟子还未曾孝敬过长老,却‘蒙’长老如此大礼馈赠,实在是无以回报。”这可是保命的好东西,如今像这类符箓早就被炒到了天价,每一枚都是珍贵无比,而且有价无市,却被流云子直接赠与,令方言万分感动。

    “贵重与否,还要看用不用得上,对老夫来说,这枚符箓不过是个玩意罢了,留着又有何用。师侄不必太过在意,生死试炼可是凶险难测,多一样保命之物,也就多一分生还的希望。收下吧,用不上就还给老夫。”流云子故作轻松地一笑,将符箓硬塞到方言手里。

    方言更是感慨,只怕是师傅都未必像他这样对待自己,而流云子虽然不愿收自己为徒,可对他比徒弟还要上心,也不知他是看中了自己什么。貌似方言除了几手灵植术拿得出手,其他的乏善可陈,而这点灵植术又哪里入得了流云子的眼。

    那就只能是缘分了,也是方言莫大的机缘,能在修仙界遇上这样一位真心诚意帮助自己的人,实在太难得。方言眼角微红,低着头将符箓放入储物袋中,不知该如何感谢才好。

    “老夫没有参加过生死试炼,可修仙界哪一天又真正太平过,没有人愿意以身犯险,可危险还不是会找上‘门’来。师侄此去的确凶险莫测,定要多加小心,但也无需为此介怀,修道本就步步艰险,惟愿师侄得偿所愿。”

    “多谢长老厚意,弟子无以为报,但求此去能够平安回返,日后仙途能有大进,才不负长老知遇之恩。”方言一揖到底,一脸郑重地说道。

    “但愿故此,也使我辈中人不再寂寞。大劫之下,南越必是风云‘激’‘荡’,到时生灵涂炭一片凋零在所难免,可自古维‘乱’世才显真英雄,谁能说这不会又是一个英才辈出的大时代。老夫已经老了,师侄却是一个气运加身之人,以后的世界未必没有师侄的一席之地,莫要轻看自己,也莫小看他人,定会有一番作为,老夫不会看错的。”

    除了方同,流云子是第二个说方言有气运之人,对气运之说方言一直不甚清楚,却又冥冥中像是有些感应,今日再次提及,心中似有所动,也许世间事就是这般看似无理,却又自在其中,有些似是而非罢了。

    接下来流云子换了话题,不再谈论试炼大劫之事,转而问起了方言符文研究的如何。方言自是知无不言,两个宗‘门’的灵植师,却在这里探讨符文之学,不免有些出人意料。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