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两路追杀

第二百二十五章 两路追杀

作品:仙途凡路 作者:雁过随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在场共有九人,分为两伙正在‘激’斗,并未有人注意到悄然潜入的方言,却立刻发现了紧随而来的巨大血蜈,被血蜈身上传来威势所震慑,瞬间都停止下来,紧张地注视着上面站着的‘花’衣修士。.xshuotxt..,访问:. 。

    打斗的现场本就灵息一片‘混’‘乱’,各种法术和法器碰撞产生的灵气很难立刻消散,置身其间的方言并不虞被发现,接下来就要看这些在场的修士该如何做,若是他们立刻四散奔逃的话,方言就找上一位跟过去,一起逃之遥遥,这厮总不可能神识这么敏锐吧。

    “全都给我站在原地,谁也不许‘乱’动,告诉我刚才这里可有人来过,说出来的有赏,灵石法器随你挑。”这厮依然是高人一等的样子,显然他也知道方言的心思,担心被他趁‘乱’逃脱,不过以这厮的‘性’格,方言十分怀疑这些人会听他的。

    小心地躲在一名修士的身后,方言尽力收敛一身灵力,始终平稳地催动着隐身斗篷,暗中观察在场的这些修士。

    两伙人中修为人数倒是基本相当,否则也不会在此地打起来,双方领头之人都是炼气后期,其他人则参次不齐,以炼气中期为主,一看就都是散修。宗‘门’弟子在争斗时还有点章法,而散修则是‘乱’打一气,场面‘混’‘乱’异常。

    几人都看了站在血蜈上的这人一眼,有些惊讶他为何能御使二级妖兽,而且穿着又是如此破烂,神气活现的样子显得有些滑稽。可没有一人敢作声,也奇怪他为何会有如此一问,有些紧张地向后退去。

    “我说过不要‘乱’动,谁再动休怪我手下无情,哼,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可别耽误了我的正事。”‘花’衣修士大喝一声,血蜈立刻向下落去,仿佛下一刻就要动手杀人。

    “快跑,要不没命了。”不知谁喊了一声,在场九人立刻转身就逃,向谷中四散而去,临走前还有几人不约而同地向这‘花’衣修士打出一记符箓,尽管威力不大,却可以起到‘骚’扰的作用,不少经验丰富的散修都会在逃跑时采取这样的做法。

    而方言一直在密切地注视着他们,已经猜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早就选好了跟随的目标,等那名炼气六层的修士一转身,方言就立刻贴在了他身后。

    “你们,一群蠢货。”‘花’衣修士暴怒不已,慌忙拿出那面龟壳抵挡,随手又向离他最近之人打出了一记法术,只可惜他此刻的气血丧失的太多,威力却不甚大,被那人随手一挡就逃之夭夭,而他自己也不敢贸然追去,现在首要的是找出方言逃跑的方向。

    此刻他只能把神识放到最大,极力找到方言身上隐身斗篷的灵息,而跟随着那名炼气六层修士的方言,也是心里极度郁闷,原来此人不知从哪里也‘弄’来了一件隐身法器,品质粗劣不堪,催发之后都能明显看见一道淡淡的白影。

    可这还不算,这人怕是对这件法器还颇有自信,为了将其自身的气息收敛,竟然放慢了逃跑的速度,不紧不慢地向着谷内跑去,很快就落在了最后。这下可害苦了方言,如何能想到会出这样的变故,而且他将气息收敛,不就把方言给暴‘露’出来了么。

    方言只得弃他而去,抢先一步向谷中逃蹿,也不管前面是否去过,能逃多远算多远。不多时,‘花’衣修士忽然咧嘴一笑,任他‘阴’谋诡计,还不是被我发现了,立刻一催脚下血蜈,跟着熟悉的那道灵息追了下去。

    此后的逃亡路上,方言又想了很多办法,只要看见修士就会‘混’入其中,挖空心思借机脱身,背后那人太难缠,这么长时间了都紧紧地追在后面,怎么也摆脱不掉,难道他的神识如此坚韧,换做方言此时怕也有心无力了。

    可他怎么知道这‘花’衣修士也在暗暗叫苦,方言的法力好像永远都用不完,一件极品法器时刻都催动着,那可是要海量的法力来填,有心要耗尽方言的法力,可自己的神识也快吃不消了,路上已经吞服了两枚宝贵的养神丹,这丹‘药’他可是好不容易才‘弄’来三粒,眼看就要告罄。

    秘法强行催动的血蜈,也快要到了失效的时间,到时候一人一兽都将处于血气虚弱的状态,就算是追上了方言又有何用。这‘花’衣修士内心比方言更急,行事越发肆无忌惮,哪怕方言‘混’入到修士队伍之中,依然不管不顾地悍然出手,直接‘逼’迫方言现身,一路上顿时人仰马翻。

    “咦,又有人来。”想要‘混’入修士群中脱身的策略失败,方言已经被追的有些穷途末路,任何一线机会都被他当成了救命稻草,立刻冲了过去。其实方言手上还有一个大杀器,那就是两枚火霹雳,可不到万不得已根本不敢用,这里来来往往的地火宫弟子太多,一旦用出方言都不知如何收场。

    有几次方言真的忍不住想使用了,大不了以后远远地逃离南越不再回来,可他还是狠命抑制住了,这里实在有太多他难以割舍的东西。看见有人过来,方言想也没想就靠了上去,管他是什么情况,总不会比身后的追杀更糟糕。

    “怎么是他?”迎面的来人只有三个,也是一追一逃,逃在前面的只有一人,而且方言认识,正是那个曾经带他进入魔蛛巢‘穴’的散修秦若,此时正一脸慌‘乱’地向他跑来,并未发现身着隐身斗篷的方言。

    而其身后的两人实力倒也不俗,都是炼气后期,有一人是炼气九层,一身黑衣,脸上都是油黑发亮,追杀的势头一点不亚于方言身后的‘花’衣修士,够秦若那小子喝一壶的。没想到红云峡谷一行,却连连相遇故人,可是境况也是一个比一个糟糕,看来在这里讨生活的散修着实不易。

    没等方言感慨,飞速逃来的秦若“嗖”的一声从方言身边穿过,那两人跟着就到了近前,正要和方言擦肩而过。

    忽然那名炼气九层的黑衣修士慌忙站定,回头看着刚刚飞奔而去的方言的身影,惊讶地说了一句“隐身斗篷,怎么会在此人身上?”

    声音不大,方言却听得真切,犹如一声炸雷让方言心惊‘肉’跳。这人不但轻易就看破了自己的隐身法器,而且一口说出了此物的名字,又让方言如何不惊,这可是那魔修的东西,说话之人肯定是对其极为熟悉,否则不可能一眼就认出来。

    很快一条巨大血蜈飞过,上面还站着一个修士,对二人根本没有理会,向着方言就一掠而去。尽管心有疑‘惑’,可这黑衣修士断然说道“不要管那人了,立刻跟我往回追,快!”

    说完跟着血蜈身后追了下去,身边那人一脸不解,不过他二人历来都是以黑衣修士为主,故而也没有过多考虑就跟了过去。方言不知道的是,他又一次救了秦若,却让追杀自己的又增加了两人,还真是舍己为人的好兄弟。

    黑衣修士一边追还一边冲着血蜈上的那人大喊“道友,那人也是我宗‘门’通缉的要犯,不如一起追赶如何?”

    ‘花’衣修士根本不答话,紧紧地追在方言身后,见他没有拒绝,身后两人不再吭声,飞快地在谷中飞遁起来,向着方言逃去的方向追去。

    很快方言就感觉到了压力,这二人本就是从这里追杀秦若而来,对一路上的地形十分熟悉,虽然没有血蜈那样的灵兽相助,速度却不比那‘花’衣修士慢上几分,在这漫天红云的峡谷之中,轻车熟路地左弯右绕,不多时渐渐也跟在了方言身后。

    “前面的道友何必枉费力气,我二人并非是来追杀于你,只是有几个问题想要询问一番,找个地方上谈一谈如何,保证不‘插’手你们的事情,问完了我等就走,绝不为难道友。”黑衣修士忽然对方言说道,语气颇为和缓,看上去倒真是像来商量事情的。

    可方言也不是刚出道的‘毛’头小子,又岂会轻易着他的道,而且这人寻找方言的身影几乎不费吹灰之力,隐身斗篷对他形同虚设,这才是最令方言紧张之处。从这黑衣修士的身形来看,方言总感觉他像是一名魔修,尽管未曾与他‘交’手,可这种感觉十分强烈。

    如此方言也想和他说上几句,看能否套出一点什么,正待要回话时,血蜈上的那人却冷笑着开口了“哼,哪里来的野小子,竟敢如此将大爷我不放在眼里,你以为自己是谁,问完几个问题就走,当我是摆设吗。”

    “你,道友何必如此咄咄‘逼’人,在下绝无恶意,只是问几件事情罢了,绝不会‘插’手道友之事。”黑衣修士心头不免恼怒,暗骂这人真是愚蠢之极,连这缓兵之计都看不懂,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修炼的,可此人有血蜈在手,撕破脸来对双方毫无益处,白白便宜了方言,故而忍怒说道。

    “那你刚才还说他是你宗‘门’的要犯呢,这又该如何解释,分明是你们想要将他带走,还说不‘插’手,当本大爷是孩童呢,哼。”谁知‘花’衣修士非但不解,反而又来了这么一句,差点将黑衣修士气的吐血。

    方言听的暗笑不已,这人怕是和妖兽在一起时间太长,灵智也跟妖兽相差无几了,竟然连这等伎俩都看不出来。不过方言乐的如此,巴不得他们现在就打起来,那样他更好脱身,于是方言边跑边说,给他们再添一把火。

    “师兄何必与这个疯子一般见识,我等毕竟是同‘门’,你我都是魔修,在这红云峡谷生存不易,有什么事情不能回到‘门’中再说。不如先将这疯子给做了,师弟跟你回到‘门’中可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