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二章 麻烦上身 求票...

第二百二十二章 麻烦上身 求票...

作品:仙途凡路 作者:雁过随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想了想,方言一脸郑重地看着她一抱拳,说道“离火‘门’弟子方言,从今以后道友切勿再与在下主仆相称,在下不过是离火‘门’一个小小的弟子,你我又修为相仿,如何担得起道友这般称呼,实在是折煞在下了。.xshuotxt..,访问:. 。 再者说此来目的就是为了那人的财货,只为满足个人的贪‘欲’罢了,其他之事都是顺手而为,更担不得恩公二字,实在惭愧。”

    谁知钟灵‘玉’不以为意地笑了起来,说道“嘻嘻,此事奴婢早就知道了,那狗贼杀人如麻,却从不肯将半点财货外‘露’,全部都存放在此处,任谁杀了他也会想方设法找到此地。幸好是师兄来到这里,否则奴婢莫说是得到些造化,就连小命怕是亦不能保。”

    她已看出方言此人‘性’格豁达,也就不再坚持,改口称方言为师兄,虽然不是十分妥帖,有些不伦不类。方言微微一笑道“这就是了,以后我等就这般称呼即可,让她们二人也是如此,在下一个小小弟子,又如何敢这般托大。”

    “修仙界的凶险处,道友比在下更清楚,躲不过的急流险滩,避不完的明枪暗箭,在下在宗‘门’亦是时常朝不保夕,而道友该何去何从在下也没有太好的建议,惟愿此后道友能够抛却心中执念,切勿再急于修为的晋升,须知‘欲’速则不达,双修之法采阳补‘阴’之术最易造成根基不稳,一味求快终将误入歧途。万望道友慎之又慎。”

    钟灵‘玉’点了点头,诚恳地说道“师兄还是叫奴婢灵‘玉’好了,道友二字过于见外。师兄之言实乃金‘玉’良言,采补之术的确隐患重重,可奴婢手上并无太好的功法,也不知自己是何灵根,到底适应何种功法,一路走来都是胡‘乱’修炼,只为报仇一心图快,现在对此已颇为后悔,唯有指望传下功法的那位前辈指点一二。”

    “对了,那位前辈到底是何人,多次听你说起这位前辈,却不知是何方高人。”

    “奴婢亦是不知,只是在走时说过,有缘自会再见,奴婢此去就是想要找她,也不知能否如愿。”钟灵‘玉’叹了口气,有心跟着方言却是不能,只有去找这位前辈碰碰运气。

    事已至此,方言也准备离开了,此次前来收获确实不小,可内心却总觉得沉甸甸的,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此次一别,不知何时再见,师兄就不给我等姐妹留下点什么吗?”钟灵‘玉’瞪了身边的季筱雯一眼,有些着恼这傻丫头也不开口向方言要张传讯符,只在一旁傻站着。

    方言立刻会意,一脸歉意地掏出两枚传讯符递了过去,这二人才和方言依依惜别,离开了‘洞’府。随后方言再无顾忌,将黑煞放出把此间‘洞’府捣毁,临走时又燃起一把大火,将这处贼‘穴’烧了个‘精’光。

    处理完诸事,方言御起飞剑冲天而起,迅速消失在茫茫群山之中。直到傍晚时分,在周遭有意绕了一个大圈的方言,来到了地火宫附近的一处坊市,然后装扮成这一带的散修,在一间客栈中休息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方言就出发了,很快进入了红云峡谷。为了安全起见,他还特意跟随着一个临时组建的猎妖队伍,进入到红云峡谷中。

    这并非方言过于谨慎,而是红云峡谷最近确实不太平。可能是要塞的那场‘乱’战也‘波’及到这里的缘故,令本就纷扰不断的红云峡谷更加‘混’‘乱’不堪,其间既有五家宗‘门’仇恨在这里的延续,更有唯恐还不够‘乱’的其他宗‘门’和家族弟子,再加上常年在里面讨生活的大批散修,使得无数大小势力犹如犬牙‘交’错一般的红云峡谷中,难得再有一日清静。

    这支猎妖小队是在峡谷入口处加入的,方言本来就是想省些麻烦,不久前出入峡谷颇费了方言一番周折,一路上都在不停地躲避路过的队伍,更是担心离火‘门’弟子的身份被人识破,所以这次回来他干脆加入一支小队,到时候找个机会开溜便是。

    一路上还算顺利,方言也是打算捱快要天黑时,随同出谷的修士一道,从离火‘门’控制的出口离开,此时离去过于突兀,容易引起有心人的猜测,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本来这样计划当然不错,谁成想半路上队中几人发生争执,最后闹了个不欢而散。

    而且此时无论时间还是位置都非常尴尬,时间不早不晚,方言所处的位置也是不里不外,继续往里或是就此离去都不是好时候,没办法方言只能独自在附近转悠,等到过几个时辰后,就跟随着大队人马离开。

    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方言索‘性’将紫瞳兽放出,就在这附近寻找灵草,不为收获多少,只是找些事做罢了。红云峡谷方言以前也曾深入过,灵草灵‘药’的等阶虽然都不算高,可是分布很广,最适合练气期修士来此寻缘,故而除了附近居住的修士,也有慕名而来之人。

    紫瞳兽最喜欢这种灵草广布的区域,比呆在灵兽袋中舒服得多,在它的指引下,方言很快就找到了几株灵草,虽然价值不高,却也乐在其中。忽然方言神识一动,感觉有一人正向着他飞来,速度很快,看起来修为也不低,方言连忙向那边望去。

    只见一人御剑在离方言不远处落下,然后对着他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看样子是专程来找方言的,而此人方言根本就不认识,心中不免有几分疑‘惑’。

    来人身着一件‘花’‘花’绿绿的衣服,身上满是口袋和布袋,也不知都装了些什么,远看就像方言幼时看过的杂耍艺人,也是这般模样,想要什么就给变出什么。不过此人的修为却不可小看,足有练气期大圆满的顶峰,感觉他好像比纪明的修为都高,恐怕也是离筑基不远了。

    此人模样还算周正,年龄与方言相仿,二十来岁年纪,可见其修炼的速度极快,此时脸上的表情也正好是配合着他骄人的修炼速度,一脸的傲气,鼻孔朝天,看向方言都不是用正眼瞧。

    “我说小子,你那只寻灵貂不错,跟着你有些‘浪’费,卖给我如何,价钱你只管开,不用担心我出不起灵石。”这‘花’衣修士说话口气很冲,来跟人商量买东西也好像施舍一般,仿佛能和他‘交’易已是天大的面子。

    “打紫瞳兽的主意,这人莫非看出了什么?”方言心念急转,紫瞳兽他是绝不可能卖的,莫说这只小兽对他的作用无比重要,单是这么多年下来的感情也让他无法割舍。可此人怎么就一眼看上了紫瞳兽,一般人都只是把它当成普通的寻灵貂,并未太过在意,只怕此人不简单。

    若是依着方言的‘性’子,都懒得搭理此人,一副牛皮哄哄的样子,又出言不逊,可在这里方言不愿惹事,只为几句话的事情就打生打死,毫无意义。

    方言耐着‘性’子答道“实在对不住,这只灵兽是在下自小收养的,不仅与它签订了魂契,若是放弃会让在下神魂受损,而且跟随在下时日颇长,实在难以割舍,还请道友见谅。”

    “什么!魂契,这等灵兽怎么签得魂契,你小子有‘毛’病吧。这样吧,我再给你一笔灵石买颗养魂丹便是,不过是一些灵石罢了,没什么大不了。”这人满不在乎地说道,看这架势他好像笃定了方言不敢不卖给他。

    方言腾地火冒三丈,这人实在欺人太甚,不过此时他依然不忘将紫瞳兽收起,若是等下动起手来可莫要误伤了它。

    强行压了压火气,方言还是不打算和他立刻闹翻,不过话语已经没有刚才的耐‘性’,有些生硬地说道“刚才在下似乎已经说过,这只灵兽不打算卖,不是灵石的问题。”

    这回他终于听出来了方言的不满,才正眼看了方言一眼,冷笑数声后说道“不是灵石的问题?难道你小子打算送给我不成,不过练气七层的修为,竟敢在我面前说这般话,你可知道凡是这样对我说话的人,都去了何处?”

    “一句话,你卖还是不卖,仔细想清楚了,犯不着为了一只灵兽搭上自己的‘性’命,至于灵石我早就说过,只要你开出价来,多少我都会付给你。不用急着回答,想好了再告诉我。”

    说完这人好整以暇地看向方言,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到现在他还有些不相信,方言竟敢回绝于他。

    此时方言就算再好的‘性’子,也被他‘激’起了怒火,修为高又待怎样,到目前为止,方言杀的几乎都是比他修为高的。此人必定手段极强,否则也不会说这样的大话,可方言也明白,今天这事无论他如何退让都不可能息事宁人,这种人只有用拳头才能和他平等地说话。

    “既然道友没有听清楚,那在下就再说一遍,这只灵兽绝不可能出售,道友请便吧。”说完方言一脸戒备,全神贯注地注意着对方,一场争斗看来无可避免。

    “嘿嘿。”这人怒极反笑,没想到方言一点余地也没有,干脆利落地就拒绝了。“既然如此,我就费点手脚送你一程,只是可惜那只灵兽,还要‘花’费不短时间调养神魂,等下定要让你小子生不如死。”

    “原来道友全是嘴上功夫,不知练得是吹牛功还是吃饭功,果然是一流。拿出你的真本事来吧,想要抢走我的灵兽,可不是靠嘴巴就行的。”方言大喝一声闪身后退几步,一叠符箓悄然出现在左手,右手握极品长剑,随手招出黑煞护在身前,此人修为颇高,所以方言出手就是最高的战力。

    “咦,魔宠,有点意思,原来是个小魔头,难怪口气不小,看来真得拿点东西出来才行,否则被你小看了去。”这‘花’衣修士怪笑两声,也不知从哪扔出一只灵兽,一头背生双翅的‘花’斑巨虎,威风凛凛地出现在半空中,一对灯笼大巨眼狠狠地瞪着方言。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