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遇故人
    方言索‘性’亲自动手,将每一堆物品扒拉成两份,直接向钟灵‘玉’说道“道友还是快些收起来吧,在下可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里耽搁,况且那贼子已经死了不短时间,就怕地火宫追查下来,或是其狐朋狗友来寻他,反正此地不可久留,道友还是早作打算的好。-..- ”

    闻听此言钟灵‘玉’猛然一惊,连忙将地上的物品快速地收入储物袋中,显得有些慌‘乱’。方言在心中不住地摇头,曾经胆大包天,甚至于敢勾连修士入‘洞’府采补的‘女’魔头,现在却变成六神无主的惊弓之鸟,一点主见都无。此刻她哪里还有半点先前的样子,有时候仇恨也能成为修士不畏艰险的动力,不知今后她又会变成怎样。

    二人将地上的东西全部收好,方言依旧将剩余物品全部放入小石头中,以后有时间再清理一番。突然钟灵‘玉’向方言问道“大人,那暗室中几名‘女’修如何处置,我等这一走,她们怕是活不了多久。”

    说的也是,他们这一走,这几名‘女’修又将如何。直接打开暗室任由她们离去,可她们现在这样摇摇‘欲’坠的修为又能走多远,这么带着出去也不可能,方言可是离火‘门’弟子,在地火宫的地盘上带着几个‘女’修招摇过市,那不是故意招惹事端吗,而且将她们安置到哪里也是个大问题。

    可也不能留在这里任她们自生自灭吧,方言自问还做不到这么绝情,想想说道“要不问问她们的意思,看看她们是否在附近有地方可去,再多给一些丹‘药’和灵石,也算是为她们留下一条生路,如何?”

    钟灵‘玉’自然同意,两人就再次来到暗室之中。才到‘门’口,方言立刻催动隐身斗篷,他并不愿意被其他人看见他的样子,免得日后引来麻烦。而对方言如此小心谨慎,钟灵‘玉’也没有多说,只是看着方言消失的地方,重重地点了点头。

    站在暗室中,钟灵‘玉’将那几间房间全部打开,将里面四名‘女’修都放了出来。看着一张张充满疑‘惑’和畏惧的脸庞,钟灵‘玉’又恢复了几分先前的神气,直接对几人问道“尔等想过离开吗?若是放几位道友离开此地,你们可有去处?”

    闻听此言四名‘女’修大惊失‘色’,纷纷跪倒在地哭喊道“求主人莫要杀了我们,我等若是有哪里做错责罚就是,求主人饶命啊。”

    钟灵‘玉’也不解释,只是从身上掏出几件衣物,扔给她们,然后轻声说道“把衣服穿上,我可不是主人,这里已经换了新的主人,以前那狗贼死了。我家主人说了,愿意离开的马上可以走,绝不会伤害你等,大可放心便是,只是从此以后不得对外人说起此间之事,否则对你我都没有好处。”

    “真的,我们可以离开了?”几名‘女’修并不知方言在场,当着方言的面脱去薄纱将衣服穿好,不过依旧是将信将疑,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莫要又是故意试探,随后再是无尽的惩罚。

    “不错,以前我对你们过于刻薄,做过不少伤天害理之事,我也不求你们原谅,只需知道存活下来才是根本,这些时日你们可曾见我打杀过一人?今日之事,便是以前挣扎着活下来的理由,我等终于苦尽甘来,如若不信,我先将这些丹‘药’拿给你们,等恢复一些自会再送上灵石和法器,新主人可是慈悲之人,自不会再让你们在这里受苦。”说完,钟灵‘玉’将几颗丹‘药’递给她们。

    “果然是真的,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四名‘女’修喜极而泣,在这地狱般的暗室中遭遇了长久的非人折磨,每天都是度日如年,如今终于可以离开,自然百感‘交’集。片刻之后欣喜的‘女’子们又七嘴舌地议论开了,说什么的都有,大多是离开后去往何处。

    说起回家二字,四人不知在脑海中萦绕了多少遍,只是提及就令人心怀向往。有两人的家族就在附近,此时已是一脸急切,可是另外两人说到回家,却一脸黯然地说道“我们又有何处可去?”

    “这是为何?”钟灵‘玉’不免疑‘惑’,随着两人说起其中原委,钟灵‘玉’眼圈渐渐通红,这二人身世与她相差无几,在世上已经没有半个亲人,又何来的家。

    这二人对视了一眼,上前轻声说道“方才听小主人言,好像也要离开这里,不知可否带上我二人,今后服‘侍’左右,为奴为婢均无不可,只求善待我等。”

    钟灵‘玉’闻言一愣,不明白这二人为何要跟随自己,还‘弄’出来“小主人”这个不伦不类的称呼,难道她们就对自己以前的打骂一点都不憎恨,还是另有所图,随口问道“这又是为何?”

    “就凭小主人在这里如此多年,都能顽强地活下来,仅此一点就值得我二人追随。”

    一句话猛然刺痛了钟灵‘玉’的内心,眼泪不由自主地滚落下来,哽咽地向着一处空地问道“大人,她们想要跟随奴婢,不知大人可否应允?”

    “此事道友自己做主便是,收下她们亦无不可,只是你们三人今后又将如何自处?”一个突兀的声音传来,暗室中几人吓得尖叫出声,方言一直隐身在侧,此时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是你,真的是你!”钟灵‘玉’身旁两位‘女’修中的一人,突然惊叫出声,打断了正‘欲’回话的钟灵‘玉’,方言更是陡然一惊,没想到这样隐身竟会被人认出来。

    “道友是谁,为何会认识在下,我二人好像未曾见过。”方言极力抑制内心的不安,尽量平静地问道。

    “不敢,奴婢适才太过无礼,请主人责罚。”说着这名‘女’子吓得跪在地上,惶恐地望着方言再次说道“奴婢与主人曾有过一面之缘,主人可曾记得一个在坊市里卖些妖兽材料的‘女’孩,好像那次主人还多给了十块灵石,令奴婢着实欢喜了好多天。”

    原来是她,方言这才记起,好像是多年前跟随萧枫去坊市时,路上的确遇上了这么一个‘女’孩,在她手上曾买下了那张神秘兽皮,一直被用来遮盖蓝‘色’珠子,以隔绝他人的神识查探,没想到眼前这‘女’子就是当年的那名‘女’孩,竟沦落到了此地。

    方言一时千般滋味涌上心头,那时自己的青涩,萧枫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照,还有这个当年楚楚可怜令人怜惜的‘女’孩,一幅幅画面清晰地闪现在眼前,一切仿佛是在昨天,让方言不免有些恍惚,心下更多了些感叹,真真世事难料。

    “起来吧,原来你就是那位叫我大哥的‘女’孩,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对了,我记得你还有个哥哥,为何不去找他,却要跟着钟道友呢?”

    孰料这‘女’子眼泪扑簌簌地落下,变的哽咽难言,好半天才说清楚,方言不由得再次默然。

    这‘女’子名为季筱雯,自小父母双亡,只跟着哥哥过活,所幸二人都有灵根,靠其兄与人猎妖的收获,双双成为了修士,也过了一段相对平稳的日子。可厦景不长,几年前她哥哥在一次猎妖中丧生,孤苦伶仃又失去了修炼来源,季筱雯只得和他哥哥的几位朋友一同进入红云峡谷,冒着危险赚取些修炼所需。

    可是就连这样的日子也没有过上两年,就在去年秋猎时,他们路遇祝长生一伙,几人死的死逃的逃,而她则被掳掠而来,在这里饱受摧残近年许,若非遇到方言,还不知结局将会如何。这种事在修仙界却屡见不鲜,每时每刻都在发生,修仙界中的弱‘肉’强食丝毫不亚于护军山中的那些妖兽。

    看着季筱雯苍白失血的小脸,和那双略显呆滞的眼睛,已经不复当年的灵动,让方言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妹妹,心中说不出的惆怅,略一沉‘吟’方言说道“既然你认我做大哥,对自家小妹总该有所表示才是,这点东西拿着吧,权当是大哥送给你的礼物。”

    说完方言拿出一个储物袋,取出几样东西放在里面,递给了季筱雯,随后他又取出三个储物袋,往里面装了些东西,都是来自祝长生的赃物,拿给了另外三名‘女’子。

    四人一脸惊讶地接过方言递来的储物袋,看过之后更加吃惊不已,又相互看了几眼,全都怔怔地看向方言所在的地方,一时说不出话来。

    “好了,你们走吧,将这里忘记,永远不要再回来。在下会将这里毁去,免得有人再借此地作恶。愿诸位道友一路走好,修仙路上再无磨难,今日之事权当噩梦一场,不必时时牵挂。去吧!”此时方言心绪难平,唯有祝愿她们平安,这些可怜的‘女’子遭遇了太多的苦难。

    几人纷纷来到方言近前盈盈一拜,带着满腹的思绪离开了,只有钟灵‘玉’和季筱雯依然不肯走。季筱雯坚持要看方言一眼,想见见这位当时随口叫的大哥,如今的救命恩人到底变成了什么样,无奈之下方言只得停止催动隐身斗篷,满足了季筱雯的愿望,以后她会跟着钟灵‘玉’,倒是无虞泄‘露’此中之事。

    钟灵‘玉’却是一脸幽怨地看着方言,说道“大人,到现在还不肯告诉奴婢,你究竟是何人,难道还怕奴婢找上你的宗‘门’不成,让奴婢此生想要答谢都不可能吗?”

    想起钟灵‘玉’毅然收下季筱雯二人,方言不由的颇为感叹,这世间散修生存已然非常不易,还要带上两名本源受损的低阶‘女’修,更是大为不易。这钟灵‘玉’前后的表现判若两人,或许此时的她才是真实的,又或许几人共同的身世令她顾影自怜,反正她留给方言的印象已经有所改观,这要求也有些不好拒绝。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