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四章 戛然而止
    这几天的担心竟然真的出现,方言此时心忧如焚,再也难以平静下来。.xshuotxt- 营地里不光有他的家眷和仆从,在坊市中还有他的母亲,都不曾经历过这种大战的情景,修为本就不高,又从未有过历练或是争斗,在突如其来的夜袭之下,被俘虏押走还算是幸运,若是过于慌‘乱’做出什么不明智之举,后果都难以想像。

    那些参加夜袭的都是各宗‘门’训练有素的战修,以离火‘门’营地薄弱的防御根本就无法抵挡,此战一起必定是一边倒的杀戮,毕竟各宗‘门’的防守重点都是要塞和矿区,不会有哪个宗‘门’把重兵摆在营地这等地方,平时的那点守卫对付小规模的‘骚’扰绰绰有余,谁会想到几家宗‘门’竟联合起来攻击营地。

    具体的损失传讯符中也未说清,想来此刻营地中必是哀鸿遍野,死伤无数,矿区中的弟子也是人心惶惶,前几日大胜的喜悦被愤怒和哀伤取代,心中更是急切地等待着宗‘门’的下一步指令,离火‘门’不可能坐视他们如此严重地破坏数千年的规则。

    果然,第二日就有消息传来,可能是为了安定人心,这则消息并未对普通弟子保密,很快就在矿区传开了。离火‘门’这次的举动也是狠辣,既然你不仁我便不义,竟然选择了要塞石堡下手,阻击其他几家宗‘门’进出要塞的通道。

    这与离火‘门’所驻守的石堡位置有关,那里方言曾经值守过年许时间,对那处石堡的位置可谓印象深刻。要塞就是由五座石堡组成,呈雁形阵型排列,共同抵御来自护军山方向的妖兽,防御的方向都是朝着外面。

    而离火‘门’的石堡却是处在了五座石堡的后方,当时还被众多驻守弟子埋怨,原因就是位置过于靠后,只能眼看着其他宗‘门’的修士猎杀闯入的妖兽,坐视别人猎妖发财,而自己人等却见不到一只落网的。

    本来十分不利的位置,现在却成了离火‘门’对付其他宗‘门’的依仗,因为这座石堡正好卡在了其他宗‘门’往来的要道上,平常众人和气一团,见面都会客客气气地打声招呼,如今营地遇袭之事让几家宗‘门’撕破了脸,哪里还会对他们客气,不由分说就动上了手,在离火‘门’的地盘上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仅仅一次行动就截获了其他宗‘门’三队弟子,几乎没有反抗就被关了起来,要知道石堡可是宗‘门’的重兵把守之地,更有数名筑基期的执事坐镇,这些常年驻守此地的修士都不会做无谓的反抗,徒增皮‘肉’之苦罢了。

    此消息一出,矿区的弟子们立刻‘精’神一振,只要宗‘门’有反击手段便好,而且反应的速度也是不慢,说明高层对这里发生的事情极为关切,那营地之事就有希望。对困守矿区的一众弟子来说,此时一点希望才是支撑下去的根本,否则心中的苦闷又往何处宣泄。

    而其他几家宗‘门’内却是一片哗然,离火‘门’营地遭袭,其实这些宗‘门’的人大多并不赞同,原因显而易见,这个数千年形成的规则被破坏对谁都没好处,今天你可以袭击离火‘门’的营地,保不齐明天就会被离火‘门’以同样的手段反制,到那时前往驻守的弟子,连一个安稳休息的地方都没有,那样一来还有谁肯去。

    如今果不其然,离火‘门’的反制手段很快出来,比想象中的来得更快更猛,对象不是弟子们的大后方,而是直指驻守弟子本身,这样的破坏力和在低阶弟子中造成的恐慌,比先前的袭击营地还要来得猛烈得多。

    如今护军山中的妖兽不若寻常,明显数量大增,每年的异动更是时有耳闻,最近这几年还未出现大规模的妖兽攻击或是兽‘潮’,一旦出现必定要有大量的弟子派遣到石堡中。可离火‘门’却借着其石堡所在的位置,从驻守修士的背后动手,给那些弟子带来的压力可想而知。

    现在还只是掐断往来石堡的通道,给驻守弟子的人员调换和物资运送带来不便,可若是兽‘潮’突然来临,前有妖兽大军压境,后有离火‘门’从中作梗,甚至断其归路,那些驻守在石堡中的弟子岂不是半点生机也无。

    这场宗‘门’恶斗从营地被袭开始,已经渐渐偏离了数千年来形成的约定,到现在离火‘门’如此犀利肆无忌惮的反击,所有人都始料未及,这样下去怕是谁都占不到任何便宜,共守要塞的局面随时都会被打破,而其中的损失哪一家宗‘门’都承受不了。

    局面已然崩坏如此,本来就为袭击营地之事惴惴不安的几家宗‘门’修士,如今更加形同坐蜡,好处没有得到半分,形势却渐渐脱离了掌控,他日宗‘门’责怪下来,为首几人只怕难脱干系,而那些参与的修士也非常害怕离火‘门’的报复。

    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变得难以收拾,演变下去宗‘门’大战怕是为期不远,后果却更加难以捉‘摸’。相比而言,面对几家宗‘门’离火‘门’处于弱势,以一家宗‘门’之力难以抗衡,可真打起来短时间内谁占便宜还难说,因为现在离火‘门’所处的位置十分有利,又占据了道义上的先机,而那几家宗‘门’也不是铁板一块,没有谁会为了几家共同的利益和离火‘门’死磕。

    此外众人还有更深的担忧,那就是五家宗‘门’之外的势力谁也没有闲着,颇有兴趣地在一旁围观,只等几家打起来就好浑水‘摸’鱼,附近频繁出现的陌生修士随处可见,那些势力怕是等不及都要亲自动手了。五家宗‘门’也不乏明白人,对此情境甚为忧心,大战若起只怕不会有赢家,统统便宜了外人。

    这一日地火宫的营地外,突兀地出现了一队修士,无声无息仿佛从天而降,为首一人穿着随意,一身松松垮垮的道袍披在身上,头上胡‘乱’地‘插’了根发簪,中年修士模样,满脸睡眼惺忪,看不出此人的修为有多高。身后跟着的几人修为却是不错,都是筑基期的修士,其中一人方言以前还见过,正是离火‘门’的掌‘门’泓云子。

    只见那名中年修士忽地来到营地附近,让人惊异的是,他并没有借助飞剑,单凭着‘肉’身就从空中飞了过去,看似不紧不慢却是一个闪动就到了营地前。随后这人随手一扒拉,未等里面的人出来喝止,守护大阵居然像一张破纸被撕开了一道口子,然后呼地飘了进去,身后几人紧赶慢赶地跟着进去了。

    见到外面有人闯入,地火宫在此驻守的一干人等大惊失‘色’,全都冲了出来,将这数人团团围住,如临大敌地拿着法器,一脸气势汹汹。不料这中年修士冷哼一声,在场的地火宫弟子立刻如遭雷击,纷纷痛苦地惨叫不已,不少人口吐鲜血栽倒在地。

    在这些人身后有几人疾步赶来,待到了近前却吓得立即躬身施礼,一口一个师叔老祖地叫着,一脸战战兢兢。这几人可是此处营地的执事,能让他们如此恭谨的还有何人,更何况此时站在此人身后的离火‘门’掌‘门’泓云子,此人的身份哪还用着猜测。

    这中年修士并未理会眼前的几人,而是向着半空高声叫道:“青莲老儿,见到本座还不速速出来相迎,躲在房间里装神‘弄’鬼,莫非怕了本座不成。”

    “呸,好你个冯家小子,你师傅都是与老夫同辈之人,怎的教出个没大没小的弟子,算了算了,老夫也不与你这等晚辈计较,还想让老夫出来迎你,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话虽如此,可片刻后一道光芒闪动,一名身着道袍的干瘦老者蓦然现身,地火宫的修士又赶紧拜了下去。

    “起来起来,一边去,最看不得你们这等磕头虫。去吧,没你们的事了,少在这里掺和。”这位名叫青莲真人的老者大手一挥,那些弟子们赶紧又躬身施礼,纷纷告退。

    “嘿嘿,你这老儿倒是对弟子看护得紧,只是可怜我离火‘门’的弟子啊,也不知此时在哪里受苦受难。”

    “我呸,你小子少在老夫面前假慈悲,到了我等境界,谁还会在乎这等小事,我就不信,你小子真没看透这事,别给我揣着明白当糊涂。”青莲真人‘私’笑非笑地看着这中年修士,一副意味深长的样子。

    “你是说那几个?”说着这中年修士随手指了一个方向,又笑着说道:“我道你这老儿糊涂了,教唆‘门’下干出的这等糊涂事,原来你还清醒着呢。如此说来,你地火宫也打理的不尽人意啊,至少御下不严是跑不了的。”

    “你离火‘门’又怎样,还不是一群糊涂虫。”随后他们说的话谁都没有听见,这青莲真人一脸神秘地和这中年修士传音起来,周围几人都一脸恭敬地站在原地,静静等候着看似在那里闲聊的二人。

    两人后来说了什么谁也不知道,反正离开时两人都叫来自家弟子,小声地‘交’待着什么,而那中年修士更是将泓云子拉到一旁,耳提面命说了不少话,又将在场几人反复叮嘱,随后二人打了个哈哈就前后离开了。

    剩下的离火‘门’和地火宫诸人,赶紧在营地中找了一处密室,不久其他几家宗‘门’的主事之人也匆匆赶来,就在这密室之中商量了一天一晚,又匆匆地离开了这处营地。

    这一切都是在十分隐秘的地方完成,参与商量的都是各家宗‘门’的掌‘门’或是资深长老,来往都非常小心,好像是在躲避着什么,这些平日里呼风唤雨的大人物,此刻都显得小心翼翼,不知是商谈什么机密之事。

    随后几天,几家宗‘门’都不约而同地放出话来,结束此前弟子间的对立,所有干戈一律不得再起,针对对方的行动全部废止,再敢出手者视为叛‘门’。此令一出,又是一片哗然,所有人都‘摸’不着头脑却又不得不执行,几天来战云密布的形势戛然而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