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九章 诱骗
    方言心满意足地回到外面,却见本来浓郁的五行灵炁稀薄了不少,也没有再见到类似那只妖兽的生灵出现,只见到紫瞳兽兴奋地不知从哪里回来,风一般地蹿上了方言的肩头。.xshuotxt-叔哈哈-

    “咦”,紫瞳兽也进阶了,方言记忆中好像这小兽从不修炼,除了吃就是睡,也不知它是如何进阶的,现在已经有一级中阶的修为,难为这只和自己一样的五灵根小兽,竟然要在这般浓郁的五行灵炁下才能小进一阶,怕是今后的修为比自己还要堪忧。

    不过它本是妖兽之体,寿元比人族要长得多,若是方言不能筑基,只凭它现在的修为就可以轻松活个几百年,到那时只有将其放生,也不枉缘份一场。

    “不对,难道那只异兽本就是灵炁所化?”方言突然想起了先前那只古怪的妖兽,还有消散后遗留下的五彩圆珠,否则又如何解释这来无影去无踪的异兽,战力还如此不堪一击。连紫瞳兽这等灵兽都可以在此进阶,那异兽应该绝不止这点修为,战力也不会比外界的普通野兽都不如。

    传说一些灵物也会异化成各种形态的妖物,不独山石草木,就连水火风雷这等灵物也会生灵,有些还能自行修炼,成长到令人高不可攀的地步。那这异兽可能也是如此,只不过其不通修炼,甚至好像灵智都未开,而其死后所化的除了本源的五行灵炁,那颗圆珠可能就是五行灵珠,倒是便宜了方言。

    “这样说来蓝‘色’珠子也算是五灵根了,嘿嘿。”方言自嘲地笑了笑,想通了这些心里的担心终于放下了。这大片的五行灵炁不知多少年才生出一颗灵珠,却被方言得到手,以后再孕育一颗还不知多少年以后的事情。

    忽然方言闻到自己身上一股腥臭味,低头一看,只见表皮上渗满污渍,都结了一层痂,没想到修炼多年身体内还有这么多杂质,赶紧用法术清洗了一番。随后方言又在附近搜索了一遍,看看这处灵地能否找到什么,可是结果却让他失望,可能这里形成的时日不够,连灵脉都未生成,更何况灵物呢。

    留在此地修炼了约有一日,方言决定离开这里返回外界。这里虽然灵炁比先前稀薄了不少,可修炼的效果依然不错,可是要在这里修炼到再次进阶,还不知要多久才行,再说这秦守义也算是死在自己手上,早些离开也免得沾染上一些是非。

    离开‘洞’‘穴’回到岸上,方言又小心地绕了个大圈回到了出口处,只见不时有大批的弟子进来,出去的人却不太多。想来是此处的消息已然传了出去,引得大批的弟子前来寻宝,而找到灵物的就更加不愿意离开了。

    来到位于入口处的阵法外,一名执事热情地走上前来,询问他的收获如何,方言二话不说打开储物袋任他挑选,这执事见方言如此上道,随便拿了两样东西,又顺手扔了两瓶丹‘药’给他,就让方言离开了,口中还不住地替方言惋惜,如此机缘这么早就离去实在可惜了。

    随口应付了几句,方言就顺着来时的通道回到自己临时搭建的房子里,然后不再关注一应琐事,打开阵法每天闭‘门’修炼,尽快稳固刚刚晋阶的修为,修炼早就备下的炼气后期法术。此外方言又将秦守义的储物袋打开,只将此人的极品内甲和法盾收取炼化,其他的东西对方言用处不大,将丹‘药’灵石等物收起后就丢在空间之中。

    其实秦守义身上还有几样好东西,比如两套阵法、极品法器长剑和几样颇为实用的法器,只是方言并不敢明目张胆地使用,除了内甲可以贴身穿戴,盾牌一般轻易不用,其他的根本就不敢拿出来见光,毕竟这秦守义身后还有冯家,定会对他的死大肆追查。

    此外这秦守义还有一件隐身衣,也是一件极品法器,功效的确不错,是这厮杀人夺宝的必备之物,不过方言还有一个更好的选择,那就是得自魔修的隐身斗篷,隐身效果极佳,来路又不会令同‘门’生疑,可以放心大胆地使用。

    而在方言清理秦守义的物品时,还发现了大量的‘玉’简,里面大都是一些被害人的各种资料,其中也包括方言,详尽之处令方言寒‘毛’竖起,这厮还真是心思细密,幸好被自己一举铲除,否则被此人盯上,后果如何还很难说。

    那些被害之人也是五‘花’八‘门’,数量之多、范围之广、手段之残忍简直令人发指,没有亲手将其击杀方言都觉得有些可惜。除此以外还发现了一些传讯符,有几张显然不是离火‘门’制作的,方言想到那次追杀他的那名‘女’修,就把这些传讯符也收了起来。

    随后十余天的时间里,方言一心修炼,除了巩固修为还会习练一些法术,到了后期可供选择的法术多了不少,而方言又是五灵根,大多数法术都可以修炼。而方言为此也准备了不少法术‘玉’简,不过贪多嚼不烂,方言考虑再三,决定修炼金盾术、水龙术、御火诀、金剑诀这四种法术,主修御火诀和金剑诀,其他两种只为制符之用。

    另外魔修的几种法术方言也十分眼热,追踪术、刺神术、搜魂术,每一样都非常实用,只可惜属于魔道功法,方言以前从未修炼过类似的功法,还需慢慢‘摸’索以后再来尝试,现在还只能修炼那四种法术。

    就在方言修为渐渐稳固,法术也开始入‘门’时,储物袋中的一枚传讯符忽然传来信息,而这道传讯符竟然不是本宗弟子的,是一名地火宫的弟子祝长生发来。

    传讯符上写着:“秦师兄,三日后大阵东南角,师弟带四人前来,其中一人练气七层,兄为我杀之。上次所说方言,师兄带来后可做暗示,师弟必杀之。”

    “嘶”,方言倒‘抽’了一口凉气,这秦守义竟然与外宗弟子合谋暗害他,勾连外人,暗算同‘门’,哪一桩罪孽都不小,这厮如此胆大妄为,难道就不怕被宗‘门’知道后将其诛杀?而那地火宫的祝长生与他一丘之貉,竟让秦守义为他击杀练气七层的同‘门’,那很有可能是地火宫的内‘门’弟子,这样的人也敢打主意?

    方言不由的佩服这两人的心黑胆大,更为这两家宗‘门’感到悲哀,费尽心力培养这样的内‘门’弟子,竟然勾结起来残害同‘门’,而看这人轻松的语气,怕是这样的事情以前也没少干。

    还有三日后大阵东南,那里会发生什么,最近方言闭‘门’修炼并不知外界的事情,可来时他看到过这处矿区守卫森严,遍布的阵法和禁制,难道其他几个宗‘门’还能攻破不成,看这地火宫弟子言之凿凿,时间地点都‘交’代得清清楚楚,只怕不似作假。

    这要疯狂到什么程度,才敢随意地拿宗‘门’的机密不当一回事,一切围绕着自己的蝇营狗苟,把算计同‘门’杀人夺宝当成最头等的大事。三日后,也就是说方言还有充足的准备时间,对这种只为钱财行事全无顾忌的人,方言异常痛恨,索‘性’就借着这个机会,帮助地火宫也清理一下‘门’户。

    随后方言就拿出秦守义所有的传讯符,看了半天后基本‘弄’清了这厮的习惯,又趴在桌上不停地摆‘弄’,将他记忆中大阵东南角的地形复制出来,然后反复琢磨其中的可能‘性’,方言准备将计就计,引出这名叫祝长生的人来,找个合适之处将其袭杀。

    若非方言进阶炼气七层,他还没有如此信心敢去打炼气后期修士的主意,可这些天的闭‘门’修炼让方言收获极大,法力神识的增长跨出了一大步,至少是炼气中期时的一倍以上,新炼化的几件法器更是令他信心倍增,还有魔宠以及阵法之力,独自算计一名未加防范的同阶修士,成功的可能‘性’极大。

    “祝长生,嘿嘿,只怕此人也让不少人从此永生了吧,过几日也该轮到你了。”方言内心不住冷笑,打定主意就拿此人来一试身手,像这样的谋财害命之辈人人得而诛之。

    拿起那枚传讯符,方言就模仿秦守义的语气回了过去,话语不多,又故意说得有些含糊,还点了一下身处矿‘洞’二层之事,估计以此人之能早就知道了。不久后,此人果然没有生疑,回过来一道确认的讯息。

    接下来的两天,方言借故几次出入大阵的东南,此时数个宗‘门’大兵压境,每日前来阵前刺探的外宗弟子不在少数,而矿区对此也是针锋相对,凡是出阵击杀外宗探子的弟子都有多少不一的奖赏,击杀的探子修为越高奖励也就越丰厚。

    方言可不是为奖励而来,而是在附近寻找合适的伏击地点,还要可以布下阵法的地方,离护矿大阵过近很难发挥阵法的威力,只有离开大阵的覆盖范围才有可能,为此方言也是颇费了一番心思,最后选定了一处草木茂密的树林,在那里悄悄将一套杀阵布置了下去。

    因为地处大阵边缘,过于繁茂的树木容易遮挡视线,本是一处接近大阵刺探情报的好地方,可自从离火‘门’在此地多次设下伏兵,‘诱’杀了数名外宗探子之后,这片小树林就成了死亡之地,再也没有其他宗‘门’的弟子敢于深入,阵法设在其中无虞被人发现。

    布置好这些,方言就耐心地等待攻击的到来,看看到时究竟是否会出现祝长生所言的袭阵之事。第二天午时刚过,方言就看似随意地来到了这里,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变化,依旧是那些个值守的弟子,还有几个时刻准备出阵猎杀探子请赏的修士。

    这两天方言来过多次,虽然这几人都不认识,相互间也叫不出名字,可方言练气后期的修为还是让他被别人关注,早前还有人热情地邀请他加入猎杀队伍,被方言婉拒了。今天再到此地,和几人眼熟的弟子点头示意,众人就自顾自的聊天喝酒,不以为意。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