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计杀
    可当方言再次设下各种暗手,信心满满地来到‘洞’口之时,令方言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出现了。.最快更新访问: 。 那只魔蟾任凭方言如何逗引,就是龟缩在暗‘洞’之中再也不肯出来,可能是吃了魔藤的大亏,或是妖兽天生对危险的感知,总之就是不再现身,让方言徒唤奈何。

    暗道里面方言也不敢贸然进去,那里是这妖兽的老巢,尤其是这种毒‘性’极强的兽巢之中,往往还会有不可知的毒物藏身其中,也有可能是伴生灵草或是灵材的存在,都是神秘莫测之物,方言可不愿在这魔蟾未被铲除之前就进去,危险实在太大。

    这魔蟾就是不肯离开,哪怕方言已经欺上‘门’来都要死守着这里,难道这其中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还真是令方言十分好奇。方言也曾有过几次外出寻缘,数次在妖兽巢‘穴’收获颇丰,不过大都是群生的妖兽妖虫巢‘穴’才是如此,而这像是独居的妖兽巢中也会有不俗的收获,方言还是有些怀疑。

    他将目标依旧放在魔蟾本身,这种妖兽非常难得,而且方言的魔藤恰好又能克制它,现在的关键是如何将它引出来,看来还要颇费一番心思才行。方言突然想到,对付这种灵智不高的妖兽,为何不能从它喜好的食物入手,方才魔藤不也是因此而被它逃过了一劫么。

    想到这里,方言立刻在这‘洞’口的附近寻找起来,这魔蟾体形巨大,想来每日摄取的食物也不在少数,不可能没有一点蛛丝马迹留下,顺着这条线索找下去,相信很快就能知道这妖兽最爱吃什么。

    人族之所以在历次与强大的妖兽对抗中,都能最后占据上风,全是源于在灵智上的巨大优势,再加上方言此人历来观察事物就十分细致,又喜欢胡思‘乱’想瞎琢磨,可还别说,真让他‘摸’透了一些道道,比如这魔蟾,还就是个记吃不记打的货‘色’。

    从‘潮’湿‘阴’暗的‘洞’‘穴’里,方言翻找出来不少魔蟾吃剩的残渣和甲壳,这妖兽的食物十分繁杂,几乎是河中的鱼虾以及岸边的妖虫,都会被拿来下肚,守着这个临水的‘洞’‘穴’,日子倒是过得逍遥自在,可惜今天遇上了方言这个灾星。

    很快方言就离开‘洞’‘穴’,到河边和河畔‘弄’来了不少的虾虫等物,又在魔蟾的暗‘洞’‘洞’口布置了一番,然后就在暗处找了个地方,直接躲进了蓝珠空间,只用神识注视着这里,单等这妖兽上钩。

    足足有超过一天的时间,惊魂未定的魔蟾才按耐不住食物的‘诱’‘惑’,小心地从‘洞’里探出了头来,看着方言为他备下的满地的食物,流‘露’出一丝疑‘惑’的表情,不过很快妖兽的本能就占据了上风,这魔蟾小心地吃了起来。

    躲在空间里的方言依旧极有耐心,小心地探出一缕神识观察着,不敢有一丝一毫过大的动作,唯恐惊动了它。这妖兽吃着吃着,慢慢忘记了危险,完全投入到可口的食物中去了,胆子也变得越来越大,渐渐离‘洞’口也稍远了一些。

    就是现在,方言眼见着自己的计谋得逞,立刻从空间中闪身出来,同时手上一掐诀,只见这魔蟾周边突然轰地巨响,一道道符箓猛然炸起,接连不断地攻向这只魔蟾。

    突如其来的攻击顿时让这魔蟾停了下来,瞬间又纵身而起,可能是先前的一幕对它的教训太深刻,竟然忍住符箓攻击到身体的伤害于不顾,在符阵中强行踏出一条路,没有丝毫的停顿,向着暗‘洞’的‘洞’口奔去,一心想要逃回巢‘穴’之中。

    这一切方言早就料到,又岂能让它如愿,这魔蟾正待钻入‘洞’口时,却见自家巢‘穴’的入口处,不知何时编起了一张藤蔓织成的网,还有无数的纤细藤蔓向着飞速逃来的魔蟾飞卷而去,不待它有片刻犹疑,就被迎头而来的万千藤蔓包裹住。而它也是速度太快,竟是一头撞进了藤网之中,大惊失‘色’之下奋力地挣扎。

    体型硕大的魔蟾并不可能就这样瞬间被完全包裹,可方言早就算计好了,在‘洞’口的另一侧黑煞的攻击就落了下来,方言这只魔宠的攻击速度亦是奇快无比,赶在方言的前头一抓向着魔蟾拍去。而黑煞出手之后,方言的攻击也就跟着到了,噬血魔剑闪动着一丝血芒飞快地刺了过去。

    腾空而起后,黑煞惯用的利爪却没能落在魔蟾的身上,在半途中就被一道突如其来的攻击打断,只见那道暗紫‘色’的利刃般的物件猛地攻向黑煞,速度奇快无比,犹如电光火石,不过这一次方言却是看得清楚,这道攻击正是从这魔蟾口中发出的。

    突然方言想到了什么,正‘欲’用神识提醒黑煞,可是黑煞的动作也是快的惊人,竟然就用一只前爪,将这突然袭来的暗紫‘色’东西一把抓住,然后奋力向后一扯。这时方言才完全看清楚了这暗紫‘色’的东西,原来正是这魔蟾的长舌,犹如一柄紫‘色’的长剑,速度奇快无比,舌上还带着密密麻麻尖细的毒刺。

    有毒,方言这才想起自己想要提醒黑煞什么,可是现在已经晚了,黑煞“嗷”地惨叫一声,原本黑‘色’的前爪顿时变得血红,透过一身的鳞甲清晰可见。可是这魔宠也是凶悍异常,即使身中剧毒依然将这毒舌死死扯住,然后奋力一拉,生生将这魔蟾的长舌扯断,丢在了地上。

    可黑煞此时的情况却更让方言揪心,却见它突然间血气翻滚,体表的鳞甲都变得鲜红‘欲’滴,痛苦地大吼一声就翻倒在地,生死不知。

    方言一时心疼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黑煞可是他的强力魔宠,在它的身上方言‘花’费了大量的心血,跟随方言也有不短的时间,是他正面对敌时最好的帮手。看见黑煞倒下,方言后悔不已,只为贪图这魔蟾一身的宝物,却损失了自己最为得力的魔宠,实在是得不偿失。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有先将这魔蟾击杀之后,再来想办法救治,希望还来得及。方言不敢有丝毫停顿,噬血魔剑看准魔蟾的肚腹刺了过去。

    此时魔蟾被黑煞的攻击阻住了退逃之路,又被生生揪掉了半截舌头,吃痛之下也‘乱’了章法,本就被缚住大半的身形胡‘乱’地挣扎,却被魔藤上迅速伸展的藤蔓猛然裹住。此时的魔藤哪有半点在方言手腕上的模样,一根形如巨蟒的主干上伸出无数藤蔓,仿佛触手一般将魔蟾越裹越紧,任由它徒劳地挣扎。

    转瞬之间这硕大的魔蟾身躯就缩小了一圈,爆裂的血气都变得淡了一些,而方言的嗜血魔剑也毫无抵挡地刺入了它的肚腹,这魔蟾本来显得狂暴的血气立刻消散。魔藤和嗜血魔剑本就以血为食,其中以魔藤尤甚,连魔蟾体内的毒液也不放过,几息之间这妖兽就眼见着干瘪下来。

    方言立刻放出魂牌,将这妖蟾的魂魄吸入其中,又连忙把黑煞收起,置入魂牌中的那个魔气空间。随之又手忙脚‘乱’地将魔藤强行收在手腕,若非如此,这具魔蟾的尸身只怕会被它吸得滴血不剩,而方言还是想着能收集一点,炼制上品的解毒丹‘药’。

    紧接着方言又从身上取出各种‘玉’盒‘玉’匣,又拿出曾经在水潭‘洞’府中找到的几个‘玉’瓶,先将魔蟾体内剩余的一点毒液和血液收好,小心地放在一旁。随后又用一柄小刀法器,仔细地将这魔蟾一点点地分解开,再分‘门’别类地装入‘玉’匣‘玉’盒之中,就连那掉在地上的半截毒舌也没有放过。

    最后方言从空间里取出一个空的储物袋,将这些全部装入袋中,又放回了空间,这才将周围地面查看了一遍,确认没有遗漏之后,准备进这暗‘洞’查看一番。

    这之前方言用神识查探了一番黑煞的情形,魂牌空间里黑煞躺倒在地上,看上去中毒颇深,只是‘胸’口处不住地起伏,说明此刻还一息尚存。方言又不敢胡‘乱’喂下解毒之物,本身黑煞就是魂体凝结而来,它的修炼路数方言并不清楚,平日里所食都是兽晶之类的物品,丹‘药’从未见它吃过,只怕毒没解成又引出别的麻烦事。

    魂牌中一缕缕的魔气被吸入它的体内,一如当初方言刚刚收服黑煞的时候,就在这时却见黑煞的体表泛起一层薄薄的幽蓝‘色’火焰,正是当初炼化的幽冥鬼火。原来如此,修士据说可用体内真火解毒,而黑煞这样正是异曲同工,难怪曾经有典籍上说灵魔同源,的确有些道理。

    方言此时才略微放下心来,稍事休息之后立刻就进入‘洞’中,没走多远,就在满是黏糊糊液体的地面上,看见了秦守义的尸身,已经被腐蚀了大半,若非身上那件破烂的白衣,根本就认不出来。

    这时方言才心中大定,一股豪气油然而生,任你是内‘门’弟子,又借着冯家势力,想出了‘花’样百出的计策又能如何,还不是最终栽在自己这个既无背景、修为又低微的外‘门’弟子手中,只怕他到死都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

    用魔藤小心地将秦守义身上的东西和储物袋捡起,方言随手收了起来,又一个火球术将他的尸身化去,怎么说他也是名修士,总不能看着他暴尸‘洞’中。然后方言用神识打探着四周,再小心翼翼地向‘洞’中走去。

    一路上都是魔蟾进出时留下的痕迹,还有一些妖兽的遗骸和残渣碎片,都腐烂已久发出了阵阵的恶臭。整个‘洞’中到处沾满魔蟾身上的那种黏糊糊的体液,散发出一种奇异的味道,说不上难闻,有些都慢慢风干,成了蛇蜕一样地挂在‘洞’壁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