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七章 阳谋
    离火‘门’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怎么被当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这其中必定有隐情,宗‘门’肯定会派人调查此事,而方言却有自己的推断。.xshuotxt..

    要说黑风要塞各宗‘门’弟子间的冲突,已经由来已久,每年为各种利益发生争斗也是常事,但从来不会无谓地争斗,单单为了斗气或是仇杀几乎很少发生,而针对某一个宗‘门’的弟子没来由的一通‘乱’杀,更是不可能的事。

    那么就是离火‘门’在什么事情上侵占了各方的利益,或者是独占了本应属于其他宗‘门’共有的利益,否则不可能发生这么离奇的事情,几大宗‘门’本就是联合起来守卫要塞,把离火‘门’‘逼’走了空出一座石堡谁来守卫,他们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而说到离火‘门’侵占别人的利益,方言好像没有听说过,因为离火‘门’在守卫要塞的五个宗‘门’里,是属于比较弱势的一方。那就是吃了独食,而能够引起其他宗‘门’嫉恨,却又不好明着出手的,就一定是矿脉所有权了,当初大家可是商量好的,谁先发现就归谁所有,上千年都是如此。

    能引起别人的觊觎,又是在今年才爆发出来,就一定是近期才发现的矿脉,一切都指向了那处寒晶矿脉。只怕是最近有人走漏了风声,引来了周围宗‘门’的注意,而且这种事情时间长了总归会泄‘露’,纸怎么包得住火。那处矿脉可能比方言想象的还要大,否则那几个宗‘门’也不会同时授意弟子出手。

    这还只是个下马威罢了,更厉害的手段只怕还在后面,不能明抢难道就不可以暗夺吗,找个理由容易得很,只不过他们还没有准备好如何出手,毕竟目的是要抢下矿脉,而不是和离火‘门’开战,目前应该还是试探阶段。

    离火‘门’内部能人多的是,方言能够想到的,早就有人想到了,营地中不时有大船冒雪飞来,从宗‘门’里带来了一批批的修士,这个冬天注定有很多人不能安稳地呆在家里。

    看来离火‘门’也不愿吃到嘴里的‘肥’‘肉’被人叼了去,在其他宗‘门’没有安排好之前,趁着这个空档紧急调兵遣将,一**弟子在营地里驻扎下来。方言的住处本来是营地中最偏远的地方,可就连他的山峰边上也住上了一些低阶弟子,盖起了零零星星的几座木屋,从方言的山顶一眼就看得见。

    这些人的到来,让营地里变得十分热闹,漫天的飞雪也挡不住这些人四处串‘门’的热情,方言本来朋友不多,又地处偏僻,却也频频有人登‘门’拜访,其中真有几个有过一面之缘的,上来就热络的不行,让方言哭笑不得。

    转眼间又到了开‘春’时节,前段时间宗‘门’几乎没有停止过往这里运送弟子,营地内也开始了频繁的调遣,本该是冷清的雪天里人来人往,现在营地里的弟子估计超过了千人,离火‘门’在这要塞聚集弟子的数量前所未有。

    半个月前,营地管事阁连续发布了多项任务,都与驻防矿脉有关,不是驻守巡逻就是运送物资,奖励也是不错,引得弟子们纷纷前往。看起来宗‘门’已经撕开了那张遮遮掩掩的面纱,摆明了要增兵防守,就看那些宗‘门’是否沉得住气,还是真敢下决心和离火‘门’拼斗一场。

    在营地紧锣密鼓地布防时,秦守义这些天也显得异常活跃,在营地各处往来奔走。这次大规模的人员调动,据说冯家在里面最积极,想来是因为他们牵涉到的利益最大,冯家一系的弟子也来了不少,秦守义当然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几乎每个来此的冯家弟子,他都会上前去问候一番。

    无关紧要的冯家弟子也只是礼节‘性’的问候一声,尽一下同系同源的本分罢了,而来的几名在冯家地位较高的弟子,秦守义却是日夜相陪,送酒送钱还要请客吃饭,又带着他们到坊市进行所谓的视察,极尽献媚逢迎之能事,把几人伺候的眉开眼笑。

    坊市中的一干人却是在背后咒骂,这秦守义平日里盘剥他们不说,这次竟然还想出这样的‘花’招,把几个冯家子弟硬是说成宗‘门’高层,让他们也跟着曲意逢迎,还要出钱出物,一通下来身心疲惫外加心疼。这时他们都想起了方言的好来,从不向他们索要财物,还不时有些打赏,可惜那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方言身在山上,却是无心修炼,不说这些烦人的同‘门’,总是打着学习的旗号前来‘骚’扰,让他不得不耐心相待,还有营地里最近的动作也越来越大,除了不断增派弟子前往矿脉驻守,还‘弄’出了一个‘操’演场,每日演练些攻防之术,方言看过一次却看不太懂。

    营地周边的巡逻也开始了,以前只是在营地内巡视一下做个样子,现在却把周边的数十里范围也纳入进来,从弟子中‘抽’调了不少人组成巡逻队,不分昼夜来回巡查。而居住在山上的弟子也不能坐视,每人都分派了任务,说是守土有责,每日也要在自己的住所附近查看,不管有无事情都要向宗‘门’报告。

    像方言这样地处营地边缘的弟子,更加是关注的重点,若是营地发生外敌入袭,这里便是首当其中,所以被要求早晚都要报平安,让方言心里是叫苦不迭。当初选在这里主要是为了避人耳目,现在却成了被关注的重点,这样还怎么修炼,方言索‘性’不时地在自己的山峰外转悠,也不离开大阵的保护范围,只是做个样子给众人看而已。

    开‘春’时节,又到一年中的‘春’耕农忙之时,从前去驻守矿脉的弟子中传来一些不好的消息,在那处寒晶矿脉的周边出现了大量其他宗‘门’的探子,想方设法接近矿口,前几天还突然来了不少修士,进行了片刻的佯攻,故意试探矿脉防御阵法的威力。

    山雨‘欲’来风满楼,一场大战看来不可避免。可是方言也有不少疑‘惑’,难道这些人就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攻击,置以前达成的协议于不顾,就不怕‘乱’了规矩,以后他们自己的矿脉也会朝夕难保?

    还有像自己这样的坊市里的差役,又会被分派到什么任务,这么大的动作不可能容许他们袖手旁观,到时大战一起必定要有大量的炮灰冲在前面。不如现在就找个任务,这样自己也可以主动些,免得到时被送到十分危险的地方,想要拒绝也无可能。

    想到这里,方言立刻就联系上了纪明,不多时来到纪明坐班的地方。这段时间纪明他们这班管事累得够呛,来了这么多的人,都要为他们安排住所吃食,还要配合宗‘门’调运物资,人员派遣、弟子护送、营地安全,还有‘操’演等事全部压在了这些管事身上,一个个忙得脚不沾地。

    见到方言时纪明一脸憔悴,面带忧虑地说道:“师弟,前方情况不容乐观,怕是我等不日也要奉调前往,师弟还是早做打算的好。”随后纪明就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向方言述说了一遍,方言听后一时愣住了。

    矿脉所在的地方,局面已变得异常复杂,剪不断理还‘乱’,谁都看不清以后的走向。就在不久前,附近的几个宗‘门’同时出手,却并没有攻击寒晶矿脉,而是兵分几路,一路人对矿脉围而不攻,至多只是佯攻造造声势,一路人却专‘门’劫杀往来的离火‘门’弟子,切断矿脉的内外联系,让近期挖采的晶矿根本运不出来。

    还有一路人最可恶,也不知他们是怎么探查到的,竟然围着离火‘门’的矿脉所在,沿着外围打下了数十个探矿口,日夜不停地抢挖,誓要找到晶矿才肯罢休。还真别说,就在昨天有线人回报,那几个宗‘门’真的找到了一处晶矿,让宗‘门’大为震惊,也不知当初宗‘门’的探矿师怎么回事,竟会将矿脉遗漏在外。

    很明显这几家宗‘门’已经联合起来了,就是要用这种方式‘逼’迫离火‘门’退让,说起来他们并没有直接攻击矿脉,算不得违反协议,但这样长久下去离火‘门’就会第一个坚持不住。以前还可以仗着矿脉在手与他们拼消耗,看看谁能顶得住旷日持久的庞大耗费,反正离火‘门’的费用以后还可以从晶矿中弥补,所以并不惧怕。

    现在形势已然逆转,对方竟然也挖到了寒晶矿,那就不一样了,如今该着急的就是离火‘门’,因为他们挖取得寒晶立刻就可以变成灵石,有这些源源不断的灵石补充,在这场消耗战中就会立于不败之地,这是地地道道的阳谋,不怕离火‘门’不就范。

    此事一出,离火‘门’高层立刻急得团团转,派出去和这些宗‘门’‘交’涉的弟子都有好几拨,就连金丹老祖也在背后放了不少狠话,可那几个宗‘门’依然不为所动,沉稳地和离火‘门’打嘴巴仗。

    离火‘门’说他们背信弃义,不顾协约任意妄为,可他们却说是离火‘门’挑衅在先,还拿出了各种各样的证据,证明离火‘门’的弟子如何抢夺财物、杀人害命。

    随后又有更多的证据冒了出来,说是这处矿脉是被其他宗‘门’先发现,却被离火‘门’弟子‘阴’险地谋害了,还恬不知耻地拿到离火‘门’报功,而那人就是冯冲,连过程都说的有鼻子有眼,真真假假,是非难分。

    更有宗‘门’提出离火‘门’窝藏巨匪,他们有一处矿脉被人打劫,死伤弟子无数,损失灵矿灵材无算,那些人现在就逃到了离火‘门’的护矿大阵中,要求打开阵法入内追凶。除此以外,各种离奇之事满天‘乱’飞,反正在这场舆论战中,离火‘门’也架不住这些宗‘门’的围攻,依旧败下阵来。

    战事一触即发,但谁也不愿冒险带头违反协议,都等着对方先出手,可一些小打小闹却在所难免,至于谁吃亏谁占便宜更是说不清道不明,局面变得如同一团‘乱’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