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寒髓灵玉

第一百五十五章 寒髓灵玉

作品:仙途凡路 作者:雁过随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此时的方言浑然不知数十万里外发生的事情,依然沉浸在灭杀魔修的欣喜之中。这也难怪,任谁一下子搬掉了压在心头的一块巨石,都会兀自兴奋不已,更何况方言还发现,那魂牌反馈给自己的魂力十分纯净,让自身的神魂受益匪浅,连神识都变的比以前要清晰了一些。

    这场神魂大战可谓是步步危机,一着不慎就会是神魂俱灭,可方言得到的好处也是不小,不光是自身的元神变得更加的稳固,而且识海中的那枚‘玉’符也留了下来,并没有跟随着那魔修的元神一起覆灭。想来也是当时魂牌出现的太过突然,而那魔修当时与方言一样,也是到了油尽灯枯之时,这才会没有半点反抗之力就被魂牌给炼化了,否则他还可以再次躲进‘玉’符之中。

    一想到那枚‘玉’符,方言的心头就变得有些火热,那可是一枚魂符啊,修炼符箓之术已有数年的方言,对这一类的符箓也有了一点了解。符箓之术其实并非是一般修士认为的小道,在上古之时符术也是所谓三千大道下的重要一支,直指通天之路,上古时修习符道成就大能的比比皆是。

    而且上古符道也不像现在,只是少得可怜的几种攻击和防御类的低级符箓,只能在修士斗法时起到辅助之用,其余的一些符箓也只是在关键时刻减少施法的时间,大多数都可以用法术来代替。现在修士使用符箓只是因为不需耗费过多法力和时间,而且在修为较低时作用比较大,等到修为提升到一定程度,符箓就成了可有可无的‘鸡’肋之物了。

    所以符道的发展这些年来并不被太过重视,至少方言没有听说在南越国有那个宗‘门’专修符道,究其原因并不是符箓本身威力不够,恐怕是高阶符箓的制作方法遗失的太多,导致符攻的威力大减,也造成了众人对符攻之道的误解。更何况现在就连一些中级符箓都有不少已经失传,更别说其他的更高级的符箓制法。

    而根据方言在一本制符典籍中看到过的记载,曾经在上古之时符录之术完全不是这样,那时除了现在流传下来的少量几种符箓之外,还有太多的千奇百怪的各式符箓,甚至于可以脱离法术而单独存在,让人防不胜防。此外符箓的种类也远不尽于此,据说还有金符、‘玉’符、血符、阵符、宝符、灵符等等,而其中最为神奇的则是魂符,竟然是直接作用于神魂的一种符箓,想想都让人觉得可怕。

    可惜与魂器一样,魂符的制作也早已失传,在修仙界已经数万年未听说有人制作出来,现在还流传至今的魂符据说都是上古遗存,每一枚都十分宝贵,被修士们小心隐藏留作自己的底牌。魂符的妙用方言可谓是印象深刻,若非现在不合时宜,他都想找个地方尝试着炼化一二。

    压抑住内心的冲动,方言将这只二级妖灵小心地收好,取出其体内的妖丹小心放入一只‘玉’盒中,再贴上了一张封灵符。这可是一枚货真假实的妖丹,而且是妖灵的妖丹,绝对价值不菲,身体的其他部位也没有‘浪’费,全部收了起来,做完这些方言才在这处‘洞’窟里转悠起来。

    在紫瞳兽兴奋的指指点点下,来到了那只二级妖灵曾经的藏身之处。看上去这里是被它霸占的一处领地,附近都看不出有其他妖灵出没的痕迹,尽管方言此刻心中也颇为忐忑,担心还有其他的妖灵隐藏其中,可依然还是一步步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

    沿着散发着点点光亮宛如冰雕水磨一般的山‘洞’,方言全力戒备着慢慢走了过去。越是靠近那只妖灵的藏身处,方言越是感觉到寒冷,刺骨的冰凉仿佛无处不在,就连方言的法力护罩都有些抵挡不住,比起当初他靠近冰潭时感觉还要寒冷。

    方言依旧咬牙坚持着走了过去,实在没有办法抵挡时,方言就一边增强周身的法力护盾,一边立刻运转起纯阳功,快速炼化从各个空隙中涌入的冰寒之气。就算这样方言都还觉得有些吃力,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些火属‘性’灵材,不管效果如何,起码可以为方言消除一些寒冷。

    不长的一段路程方言却是走得很艰难,足有近半个时辰方言才来到了那只二级妖灵的藏身之地,而这妖灵当初可是几个闪动就到了方言的面前,可见这妖灵的强悍,若非方言有着逆天的蓝‘色’珠子,只怕连一息都不用就会被连皮带骨吃得渣都不剩。

    藏身之处尽在眼前,方言“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差点没把自己给呛着。只见前方不远处的地面上,孤零零地躺着一块磨盘大小的‘乳’白‘色’‘玉’石,表面泛着淡淡的蓝白相间的微光,还有‘肉’眼可见的一丝丝寒芒,看上去就像是一块蒸的热腾腾的巨大面糕,只不过这块面糕异常的冰寒。

    在‘玉’石的边沿上,有一株只有尺许高的冰凌小树,几根枝杈几片稀稀拉拉的叶子,看上去并不起眼,除了这小树的枝叶都像是冰雕斧刻而成,显得有几分灵动以外,与外界的小树苗没有太大的区别。

    可这两样东西却让方言大为惊喜,这磨盘大小的‘玉’石是十分珍贵的寒髓灵‘玉’,典籍上记载这种灵‘玉’只在至‘阴’至寒处才会有可能找到,而且必须是‘阴’灵气十分充裕的地方才会生成,属于高阶炼材的范围,是炼制冰属‘性’灵器的上等材料,十分难寻,每次出现都会被那些修炼‘阴’寒属‘性’功法的修士抢购一空,当然是价格不菲。

    眼前这样一块磨盘大小的寒髓灵‘玉’,价值之大已经无法估算,而方言也有些觉得不好理解,按说此地虽然也算十分寒冷,都已经凝结成大片的寒晶矿脉了,可怎么看也不像是至‘阴’至寒之地,那种地方可不是方言这样的小修士可以到达的,起码也要筑基期甚至是金丹期的修士才有把握。

    而现在就有这么一大块的灵‘玉’呈现在眼前,怎么看都不像是假的,而且在这块硕大的灵‘玉’上还生长着一株冰漓果树,也就是那棵尺许高的不起眼小树,这是只有在冰属‘性’灵气最为浓郁之处才能生存的灵树。这一切全都指向这里是至寒之地,由不得方言再有什么疑‘惑’,这两样定是那记载中的天材地宝无疑了。

    “也许是这二级妖灵的原故吧,否则这一切又该作何解释。”方言慢慢向着‘玉’石走了过去,目光闪烁不定。

    据说妖灵有一种十分奇特的天赋,就是能够与它本体同源的灵物伴生,而且在修炼时并不会像人族那样要将灵物提炼吸收,逐步增进自身的修为,也不像妖兽那样靠吞噬灵物来晋级,而是与这灵物共同生长,在自身修为提升的同时,还会让这灵物随之增多,甚至是跟着进阶成更高一阶的灵物,端得是神奇异常。

    这块巨大的寒髓灵‘玉’只怕就是这妖灵的伴生灵物,如此‘诱’人的灵物当前,弃之不取必遭天谴的。随即方言就放出神识,裹住这块灵‘玉’,想要将它收入到蓝珠空间之中,谁知神识一动灵‘玉’却纹丝不动,好像长了根一样稳稳地扎在那里。

    “咦,这是怎么回事?”方言一边靠近一边暗暗盘算该如何将它收入手中,这块灵‘玉’的等阶过高,直接上前用手搬动只怕难以收取,一个不好还会伤及自身,毕竟方言是修炼的阳属‘性’功法,与这块‘玉’石的属‘性’相反,直接搬动这么一个大家伙恐怕要出状况。

    想到这里方言不由的左手向前一扬,只见一条黑‘色’藤条倏地一下飞了出去,瞬间就攀附在了寒髓灵‘玉’上,方言脸‘色’一喜,正‘欲’用力拖动它放入自己的蓝珠空间里面,就连地方他都想好了,就是空间里面的那处水洼之中。冰属‘性’最为相近的就是水属‘性’,想来放在那里面最为妥当。

    方言盘算的确实不错,只是他也没有料到这块寒髓灵‘玉’的威力,只见刚刚攀附而上的魔藤才一接触到灵‘玉’,立刻就在纤细的魔藤表面上泛起了一层细密的寒霜,不待方言催动回收,就听见几声细小的脆响,“噼啪”几声过后,凡是粘上灵‘玉’的魔藤瞬间就被冻成了碎片,“呼”地一下整条魔藤立刻缩回了方言的手腕上,竟然有一丝惧怕的感觉传到了方言的神识中。

    方言不由得一阵苦笑,这魔藤自打跟随自己之后威力增长了不少,可就是灵智几乎没有半点提高,还是和刚刚将它收服时相仿,方言也只是能够通过神识感觉到它的一些情绪变化。不过这块寒髓灵‘玉’还真不是凡物,就连魔藤带回来的一些寒气都让方言左手猛地一抖,感觉‘阴’寒异常,难怪魔藤也被顷刻间就冻坏了。

    难不成要把它打碎了再收起来?先不说这灵‘玉’是否能被方言切开,而且在此过程中能否避免冰漓果树的根系不被伤害也是两说,若是一个不慎将冰漓果树给‘弄’坏了,影响到移植以后的存活,那一定会让方言心痛不已。

    这棵灵树虽然现在还很幼小,可若是能够在方言的空间中存活下来,以那里相较外面数十倍的生长速度,说不定几年之内就会结出果实,而这冰漓果是顶级的灵果,是冰属‘性’和‘阴’属‘性’修士修炼时的至宝,若是青鸾有此果相助,只怕修炼的速度还要快上几分。

    所以方言不敢鲁莽行事,这样的缘遇可遇而不可求,而且现在也远未到山穷水尽之时,他还不想冒此风险强行收取。想了想方言又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把长剑,在离寒髓灵‘玉’一尺远近的地方挖了起来,他想看看这灵‘玉’底下有些什么,莫不是这东西也生出了根系。

    “咔咔”几下声响,长剑就像是砍在铁石之上,在长剑表面都结起了一层薄薄的冰霜,而地面上也只是留下了几道划痕,连一道细小的裂缝都没有砍开。这地面也太过坚硬了,只怕其硬度与寒晶相比也不惶多让,要把这灵‘玉’附近的地面全部挖开,不知要挖到什么时候。

    还是找个帮手比较好,首选当然是那个看上去孔武有力的黑煞了。紧接着方言就将黑煞招了出来,用手一指那块灵‘玉’,又小声地向黑煞吩咐了几句,黑煞的灵智相比魔藤要高的多,几句简单的命令一听就懂。

    吩咐完了黑煞,方言立刻就躬下身去,拿着手上的长剑奋力向地面刺去,想要挖出一道缺口再说。正要招呼黑煞一起挖掘时,却见黑煞猛地从口中吐出一团淡蓝‘色’的灵火,正是它吞食后自行炼化的那朵幽冥鬼火,“呼”地一下就包裹住了灵‘玉’的下半部分,方言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哎呀,你这蠢物。完了,到手的灵物就这样毁了。”方言看着慢慢变大,很快就奔腾而起的火焰‘欲’哭无泪,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己的魔宠会自作主张,这两样价值连城的宝贝怕是与他无缘了,说起来也是自己管教无方的结果,又能怪的了谁。

    可怎么说黑煞也是自己的头号魔宠,让它吃了也许能增加一些实力,何况现在这样想要强行收回已经不可能。方言恨恨地瞪着黑煞,眼睛里几乎要冒出火来,当初吞噬这鬼火也是它自作主张,‘弄’得自己九死一生不说,现在又要把这两件难得的灵物给吞没了,看来以后要对它严加管教了。

    黑煞却对此浑然不觉,只顾自己欢喜畅快地御使着灵火,将整块灵‘玉’连同那棵矮小的果树一起包裹起来,而这幽冥鬼火也像是吸食了大补之物,火苗忽地蹿得老高,颜‘色’也变的光亮湛蓝,显得生气勃勃。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