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回营地
    此时方言三人正在一处白雪覆盖的山谷中,头顶就是一层厚厚的冰雪,四周用神识也看不到什么,他和萧彬就干脆不出去了,原地挖开冰雪,在雪层下面掏出了一个‘洞’‘穴’。.xshuotxt..此时天‘色’依然还是晚上,离天明估计还有一两个时辰,保险起见还是留在这里暂时躲避为好。

    等到略微安顿下来,萧彬一脸热切地凑了过来,原来他是想买方言刚才用过的那种符箓。方言顿时一脸苦笑,没好气地说道:“不是师弟舍不得卖,这枚土遁符还是一处险地寻缘是偶然得来,师弟也只得了一张,本是想着制符时借鉴之用,这次却被‘逼’无奈用去了,现在还在心痛呢,哪里还敢奢望再有一张。”

    看方言的样子也不像作假,萧彬这才没有说什么,反过来还安慰了方言几句,这次方言为了救他们所耗去的物品他都看在眼里,若是算成灵石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只有等他回去之后,再想办法补偿给方言,这可是救命之恩不可不报。

    对用去的这些东西,方言当然十分痛惜,不过他也不是小气之人,在这一点上他倒是有些像他的母亲林氏,只是一句“朋友间就该如此”,就轻描淡写地说过去了。萧彬更是十分感动,他也听闻了族兄和方言之间的关系,没想到方言是这般重情重义之人,心底下对方言的为人敬重万分。

    安静地在冰雪下等待了有两个时辰,天‘色’终于开始放亮,方言小心地从雪层下钻了出去,然后御剑飞起,在周围打探一番之后就落了下来,又叫上萧彬,二人轮流背起姜恒,一路向营地走去。

    和来时不同,回去的路上他们都是小心翼翼,虽然他们有三人,可一个至今重伤昏‘迷’,萧彬也是有伤在身,只有方言还堪一战,若是遇上了危险,就只有靠方言一个人顶住,要是没有被妖灵困死却在回程中遇险,那就太倒霉了。

    一路上小心地躲避着任何看似危险之处,皑皑白雪覆盖下的群山中也不是没有危险,再加上近日来这些地方多了不少来路不明的修士,都不是此刻的方言几人可以随便招惹的。顺着白雪覆盖的山峦,二人都是神识大开,一路小心谨慎地戒备,不过百里的路程足足走了一天的时间。

    没等夜‘色’降临,方言几人就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躲了进去,方言又在附近布置下金刚锁魂阵,引来了萧彬的大声惊叹,没想到方言的身家如此丰厚,随手就拿出了一套看起来不错的阵法。对这些事情方言早就准备好了一套说辞,无非就是自己如何辛勤地耕耘,反正方言的灵植术已经人尽皆知,不说众人的口口相传,单单是两次卖竹荪就让他名声大噪。

    一夜安稳地休息,萧彬的伤势也恢复了不少,而方言的状态也恢复了过来,只有姜恒依旧是昏‘迷’不醒,让二人非常忧心。

    这里离要塞已经不算很远,虽然还是不敢御剑飞行,可是危险‘性’比前面要小很多,为了快些赶回营地,方言又拿出了几张神行符递给了萧彬。这种符箓萧彬身上也有,可不能像方言这样随便一掏就是几张,他知道这是方言制作的,也就没客气地拿出一张往身上一拍。

    接下来几人的行程快速得多,下午时就看见了要塞所在的那座高大山峰,此时二人才御剑飞起,带着姜恒一路飞向要塞石堡。几十里路转瞬之间就飞到了,等到几人一进石堡,整个石堡中的驻守修士都沸腾了起来。

    原来先期回来的那队修士,早就向宗‘门’执事报告了巡逻中发生的事情,而妖灵的出现也让几名执事都大吃一惊。方言他们这些炼气期的小修士当然不清楚里面的内情,可这些筑基期的修士却很清楚,如此多的妖灵聚集在一处定然不会那么简单,地火宫也许正是因此才派出了大量的修士。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执事们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些妖灵是如何避过众多修士和妖兽的耳目,竟然来到了距离要塞这么近的地方也没有被发现。要知道妖灵与妖兽之间也并不和睦,就算修士没有发现让它们溜了进来,可妖兽遍地的护军山边缘,它们又是如何悄悄进来的。

    传说妖灵是这方世界天生地养的生灵,它们的祖先就是在这片土地上开灵和修炼,曾经一度统治了整个修真界。而妖兽据说是上界神兽的后裔,它们不知为何,也来到此界生息繁衍,又将一些妖术有意无意地流传到本地的兽类之中,多年之后它们的力量不断壮大,就开始联合各种妖兽挑战妖灵的霸主地位,不知多少万年前曾爆发过历时久远的万灵大战。

    不过在人族的典籍中找不到详细的记载,一些零星的记录甚至是来源于妖族,这么重大的事情也没有人族参与进去的记载,仿佛那时没有人族存在似的,至少在方言看到过的一些典籍中,都对这些事语焉不详。

    而有据可查的人族记录据说还不到百万年,再早就无人知晓,对于人族的来历更加无人清楚,关于人类修士的起源在上古时期就是个争论不休的话题,最早的人族是这方土地生养,还是和妖兽一样从其他地方而来,到现在依然是无据可查。

    本来妖灵作为这方世界最古老的物种,它们的分布远比妖兽和人族广阔得多,可是近百万年来,它们却不知何故渐渐在修真界中销声匿迹,以至于现在寻常地方已经很难看见它们。而且每次妖灵的聚集都会伴随着灵峰灵矿的发现,这也与妖灵的习‘性’有关,它们都是择灵而居的。

    可这次地点就在离要塞数百里处,不能不让执事们大为惊讶,那些地方他们以前大半都到过或是路过,从外面看上去怎么也不像有灵物的样子。不管怎么说有妖灵聚集就不容忽视,领头的执事立刻将这些情况传报宗‘门’,奏请宗‘门’高层定夺。

    谁知在茅公岭遇见妖灵的事,也不知怎么就在底层的修士中传开了,就连方言几人被困在其中的事情也被传了出来,这几天整个石堡中人心惶惶,有好事者不断添油加醋,把妖灵描绘成比妖兽还要强大无数倍的样子,以讹传讹之下一些胆小的都想要溜走了。

    现在看见方言平安归来,身后还背着一名修士,可见妖灵并不是像传闻中的那么可怕,具体情况如何自然会慢慢传开,心情放松之下那些凄凄惶惶整日不安的修士,终于把这两日压在心头的忧惧全部喊了出来,一时间石堡中处处人声鼎沸。

    方言几人哪里‘弄’得清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也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隆重的欢迎场面,吓得差点从飞剑上掉下来。等到方言几人刚进石堡,就见一名管事飞奔而来,到了近前低声说了句:“执事大人有请”,就带着几人匆匆离开了石堡,直向营地飞去。

    到了营地,那名管事直接把方言他们带到湖边的一座小楼之中,还未进‘门’一道强横的神识就把他全身上下扫视了一遍,让方言不由的全身冷汗直冒。筑基期修士的威力果然不同凡响,仅仅是一道神识,就让几人感到了莫大的压力。

    那名管事快步进去通传,方言几人只在小楼前等待了一会儿,里面就有人出来传他们进去。方言连忙背起姜恒,和萧彬一起走到了小楼里面。

    进入楼中,几人来到楼上一间房间里,里面的家具物品不多,但处处可见‘精’致,一张雕漆大案的后面端坐着一位长髯的修士,身上散发出淡淡的威压。这必是刚才用神识查看他们的筑基期前辈了,方言赶紧扶着姜恒在一张长椅上躺下,和萧彬一起向这位执事行礼。

    “在这里不必拘束,说说这几天的事情吧。”这名执事没有片刻寒暄,直接就向他们问起茅公岭的事情,对躺在一边重伤垂死的姜恒看都没看一眼。

    萧彬没说什么,而是看向了方言,他本身就是被方言从地下救出来的,这几天的事也只有方言最清楚。不过此时方言心中满是悲愤,姜恒就这样躺在一旁,却没有谁前来过问,本来他是想在石堡中找个人给他看看,却一回来就被叫到了这里,被耽误了治伤的时间不说,现在连问都不问一句,反而开口就是茅公岭的事情,难道说宗‘门’的利益还要比一名弟子的‘性’命重要?

    想到这里方言也顾不上这么多了,并未回答这位执事的话,而是指着姜恒说道:“这位是弟子所在小队的队长姜恒,前几日就是姜师兄带领我等到了茅公岭,还请执事大人垂怜,等姜师兄醒来自会说个清楚。”

    萧彬闻言登时脸‘色’一变,心中暗叫不好,这方言的胆子还真够大,连执事大人的问话都敢不回答。而此时这名执事的脸‘色’也是微变,在他看来一名炼气期的弟子而已,何劳他来亲自关心,随便找个人看护一下即可,可方言这样说却有一些责怪他的意思,如何心中不恼。

    不过筑基期前辈的面子还是要维护的,这位执事强行压住了心中怒火,这才看了一眼躺在那里的姜恒,对‘门’外站着的弟子喊了一声:“来人,将这名弟子抬到下面去治伤,再去将二位执事请来,就说有要事相商。”

    随后他又坐着看了方言一眼,就对二人做了个手势,意思是事情已经解决,他们可以说了。方言赶紧上前躬身一礼,就将这几天在那个山‘洞’中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不过对于自己如何躲过那一次的法阵自爆,却是含糊地说用了一张高阶防御符箓。

    接下来萧彬又把一应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与方言所说没有太大出入,最后又说到是队长姜恒带领他们来到那里,至于是什么原因可能要等他醒来才能说清,当时他并没有和旁人说起。这样一来也是给方言打圆场,萧彬本就是八面玲珑之人,在一旁早就看清这名执事对方言很不满意,就故意这样说好让方言有个台阶。

    听完二人所说,这执事没有再追问其中的细节,而是反复询问那些妖灵的样子和实力,对于这些妖灵只在夜间出没的事情也是一脸的不解。

    见二人没有更多的细节要说,这名执事才站起身来,看了他们一眼之后微微点了点头,想了想才说道:“好了,如此看来你二人也算是死里逃生,这些妖灵就算是我等修士,正面对上也很难战而胜之,何况还带着一位重伤之人。都下去好好养伤,今日之事切记不要外传。”

    “是。”方言二人连忙躬身答到,随后就转身离开了。又到姜恒的养伤之处看望了一下,萧彬又赶紧用密信通知姜恒在‘门’中的族人,只怕以他的伤势在这营地内没有人可以治好,就算回到‘门’中也要‘花’费不菲的灵石为他治疗,还不知道这次是否伤及了经脉根基,否则连以后修炼都要成问题。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