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任务变动

第一百三十八章 任务变动

作品:仙途凡路 作者:雁过随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进入隆冬时节,方言的山峰上有些地方都积了一层薄薄的雪,凛冽的北风在山上呼啸而过,冰冷刺骨,这样的天气就连修士都不愿外出,都躲在了家里。此时在这座山上,却依然有几人不知疲倦地忙碌着,不时见到他们在山间走来走去。

    自从林氏带着二人上山以后,这两座山峰就没有消停过,不是修建房屋道路,就是平整灵田种植灵木,间或还有方言出来调整阵法。虽然也闹出过一些不大不小的动静,但是已经没有人再关心方言这里,任由他如何折腾,也不见其他修士出来过问,让他在这里更加大胆施为。

    有些事方言也是出于无奈,现在趁着周围住户都在躲避他的时候,赶紧进行调整更换。原来在金刚灭魔阵布下以后,以前用于防御的几个阵法就显得有些鸡肋,而且几个阵法加在一起耗用的灵石也是不菲,长期如此方言也难以承受。

    因而他把其余几处阵法都撤换了下来,只是保留了风水化生大阵和五行浣花阵,这两个阵法主要作用并不是防护之用,而是聚集四散的灵气。况且风水化生大阵的开启还不需要灵石,这一点是方言最为满意的,金刚灭魔阵开启以后,灵石就成了他需要认真关注的问题。

    这些天下来,方言已经把多余的阵法全部收起,又把这三座阵法进行了调整,剩余的时间都是炼丹制符。说起炼丹,方言对自己这几天的表现还是满意的,练气丸的成丹率稳步上升,已经达到三成以上,中品丹的出现几率也是大大增加,假以时日方言自信成丹率可以达到四成以上,那时他就准备开始炼制黄芽丹。

    而李放他们的事情也基本完成了,近百亩灵田中全部种上了金荔果树和白果树苗,靠近山谷的位置余留了一百多亩,与以前开垦的灵田连成了一片。等到来年开春,三百余亩全部种上灵谷,那将是一幅怎样壮观的景象。

    两座山峰加起来灵田超过五百亩,若是算上青沥竹的种植面积,只怕在六百亩之上,这是方言有史以来掌握的最大一片灵田,可以任由他挥洒自如。现在方言开始考虑如何留在这里,比起门派内在这里要自由得多,少了很多无谓的勾心斗角,留下了更多属于自己的空间,除了每月一次的驻守任务。

    青鸾那边的事情远未结束,其他人这段时间都在她那边做事,方言有空时也会过去帮忙,倒不是青鸾的动作太慢,而是那边的情况有了一些变化。金刚灭魔阵的覆盖范围出人意料,以前那片经常有妖兽出没的山谷,现在也进入了阵法保护的范围,那里以前就很适合妖兽居住,所以青鸾就把那里改为饲养灵兽的主要场所。

    这样一来工程量加大了很多,单靠她一个人短期内根本完不成,现在四个人都在那里建造灵兽居住的房舍,还要根据妖兽的不同一幢幢地设计建造,无形中更加延缓了进度。可是青鸾坚持要这样做,说是这样对驯养灵兽大有帮助,也不知她是从哪里学来的野路子。

    那一对鱼龙兽的安置倒是很方便,直接就被放进了瀑布下面的深潭,那里也在阵法的保护下,方言只是在通往外面河道的口子上,用一些大石头做了一道水闸,防止这对鱼龙兽不小心跑到外面去。几只青鹤的安排就更简单了,只需在瀑布顶端的山崖上凿出几个大的山洞即可,它们自己会去建造巢穴。

    等这段时间忙完,众人就都要回到屋子里休整一两个月,这里不像在落霞岭上有护派大阵,再大的风雪也不会对门派驻地有太大的影响,而这里过段时间就会因为大雪封山,想要在山上做些什么也不可能了。

    紧张的忙碌了几天时间,入冬以来最大的一场雪如期而至,整个营地都被白雪覆盖,营地中心的湖泊上也结了一层厚厚的冰,昔日人来人往的管事阁前,如今门可罗雀。方言一大早就来到这里,今天又是前往驻守的日子,修士的身体已经异于常人,这点寒冷只会让他们有些不适罢了。

    方言就在台阶上盘腿坐下,每次来得早了些就会在这里一边修炼一边等待。不多时,小队的其他人都陆陆续续到齐了,只有队长姜恒还没有到。

    这倒有些奇怪了,方言记得每次好像都是他最早到这里,以前他一到这里就会看见姜恒坐在台阶上,难怪刚才方言刚到时总是感觉得少了点什么。七人就三三两两的围坐在各处,或修炼或闲聊,等待着队长姜恒的到来。

    可是一个时辰过去,依然不见姜恒的身影,萧彬几人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就进入管事阁去询问,谁知里面的人回话说,清早就看见了姜恒过来,现在不知道去哪了,让他们耐心等待。

    队长没来,谁也不敢擅自行动,只好又原地坐下,耐着性子等下去。一直等到天近午时,太阳都升起来老高,众人都已经烦躁不安时,姜恒才姗姗来迟。

    一见面还未等众人开口询问,姜恒就用手虚压示意不要问,然后一招手把几人带到楼边上的假山旁,找了块没有积雪的地方,众人围着团团坐下。

    这时姜恒开口说道:“任务变了,以后每天巡逻。”说完就拿出一枚玉简,让众人传看。

    等几人都看了一遍,姜恒就简短地说了一下巡逻的大致区域和具体的要求,随后默不作声,对着众人一个个地看过去。对于姜恒说话办事的风格,众人早就已经习惯,要不说声“好”,要不就点头,整个过程不到一柱香的时间。

    至于为何要变动任务,上头又是怎么向大家交代的,还有其中有些什么内幕消息,姜恒一概没说,问他也没有用,有这时间还不如自己去找人打听。

    由于还有一些队伍正在办理任务变更之事,方言他们就在管事阁附近找了个地方,随意地坐下等着管事阁内的任务布置。趁着这个当口,方言也来到管事阁中,想要找纪明了解一下这次任务变动的原因。

    到楼上一看,里面也有不少向方言他们一样,因为任务变更而围着管事们问东问西的修士,而一众管事都被问得有些不耐烦,只有几名办理手续的在此,其他人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纪明没有找到,估计找了个什么由头溜走了,方言只好下楼,回到队伍中间耐心地等候。

    不多时萧彬几人也回来了,包刚还一路骂骂咧咧,听他的意思里面的人好像还不太愿意说,而且这次任务变动的队伍并不是全部,只是少数十几支驻守队伍变成了巡逻队,至于他们这个出了名的弱队为何也榜上有名,几人都没有问出一个结果来。

    一向很少在其他时间露面的陈曦,此时却满脸阴郁地从管事阁中出来,看起来她好像对这次的事情知道些什么,队员们赶紧围了上去,向她询问起来。

    陈曦有些愤愤不平地看了队长姜恒一眼,却见姜恒盘坐在那里眼皮都没抬一下,想了想之后,才有些阴沉地对众人说:“师妹也是听里面一位师兄说的,说是这次参加巡逻的队伍,都是按照来要塞的时间顺序安排的,越晚来的排得越前,我们正好就赶上了。”

    这算是什么理由,哪里有按照这样的方式派任务的,众人一下就七嘴八舌地说开了,这种事关弟子安全的大事,宗门也有些太过儿戏了吧。

    等到众人稍稍安定下来,陈曦这才又说起这次巡逻任务的由来,却更加令人啼笑皆非。原来这是营地里的一位执事,偶然间听到底下的弟子说,附近地火宫在此驻守的修士中,前几天突然派出了几队人在要塞的周围巡逻,不时会深入附近数百里的山林中,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而且不管是谁怎么问也不说,怀疑他们可能在附近有什么发现。

    这名执事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对这件事情异常的关注,还派出了几名弟子前去探听,可报回来的结果却是一无所获。本来这种事情也没有什么,作为驻守修士,只需保证自己守卫的石堡不出纰漏即可,至于其他宗门的石堡,只要他们不点燃信物告急,离火门都可以不必理会。

    谁知这名执事却越发对此事上心了,竟然找到其他几名离火门在此地的执事,就在昨天晚上商议了一夜,最后得出了结论,不管其他宗门怎样看待,离火门要前去“帮忙”。至于如何选调弟子,就有人出了个主意,为了不影响到石堡的安全,就从今年新来的队伍中抽调。

    他们这些执事倒是想得简单,反正只是派人出去浑水摸鱼而已,找得到就报告宗门高层,到时也好插上一脚,找不到也无所谓,不过是驻地中抽出一些修士,临时改变一下任务而已。

    可是对方言他们来说,这个变化可就太大了,本来只是在石堡中混日子,安全上都有保障,这次却要离开石堡深入到附近山林之中,而且还不知道任务的目的是什么,里面到底有何危险,这样未知数过多的任务没有人愿意去做。

    虽然经过了秋猎之后,附近山脉中盘踞的妖兽已经被大量清除,此时还能在附近遇见的,要么就是看不上眼的低阶妖兽,要么就是新近从其他地方迁过来的。况且这么大的区域,一次秋猎也不可能将这里的妖兽杀尽,再说秋猎时很多猎妖队伍都会绕过一些实力高强的妖兽或是兽群,没有谁会卖力地将一片地域的妖兽全部清光,凭他们炼气期的修为也不可能做到。

    就像方言上次在大金湖,也是小心地绕过了大量妖兽的栖息之地,否则只怕连大金湖都到不了。而现在他们就要在这里面整日的巡逻,到时会遇上什么谁也不知道,遇上些低阶妖兽还没有什么,顶多是耽误些功夫罢了,要是倒霉地遇上高阶妖兽那就难办了。

    在要塞中每年都会有专门打探妖兽情报的修士,开春时冒险在野外各处寻觅妖兽行踪,再将得到的妖兽信息卖出,干着刀口上舔血的营生,这些都是寻常修士都不愿做的事情,只是少数走头无路的散修才会去做。

    而像方言他们这样的驻守修士,或是一些猎妖修士,都是向他们购买情报之后再进入山中,相对来说要安全得多。而方言他们这次的巡逻,看起来就是在抢那些探妖修士的活,这让大多数都是来这里混贡献的修士极为不满,在这片每天都在变动的山岭之中,要是撞上了一些厉害的妖兽那就太倒霉了。

    听完陈曦查探到的消息,所有的人都在心中暗骂那名多事的执事,只是为了他的一个猜测,就让这么多的弟子冒着危险,去干平常的散修都不愿干的活,真不知道宗门里其他几名执事是怎么想的,竟然都会同意他的意见。

    既然几位执事统一了意见,那么在这个驻地之中就没有人敢有异议了,这里就是他们几人权势最大,谁也不敢把他们决定下来的事情拒不执行。最倒霉的还是分配任务的方式,竟然是按先来后到的顺序来的,而不是按照各支队伍的实力来决定,这才是方言他们这些人最难以理解的。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