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章 水猿洞府
    方言十分隐蔽地向前凑过去,仔细观察着这些妖兽的一举一动,忽然间方言瞪大了眼睛,他想起了这种妖兽到底是什么,但是又觉得十分不可思议,怎么都很难解释,这种妖兽竟然会出现在四处都是山林的大金湖中。

    “难道真的是水猿?”方言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种大名鼎鼎的妖兽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龟缩在这处十分隐秘的湖底,到底这里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原来这种长着白毛的妖兽就是水猿,一些妖兽图谱和玉简中介绍时,都是放在很靠前的位置,主要原因倒不是因为它们的战力高强,而是来源于它们的一种天赋,那就是酿酒术。千万年以来,修仙界都有一个不争的事实,凡是论起酿酒的品质高下,没有一个种族能在水猿之上,就连以善于学习著称的人类也不例外。

    因此这种妖兽不管被哪个种族发现,都不会做为猎杀的目标,而是想方设法收为己用,然后利用它们酿造出源源不断的灵酒,足以创造出巨大无比的财富。不过发现它们和想要庇护它们完全不是一回事,也正是因为其中巨大的好处,使得它们就像一些天地灵物一般抢手,没有强大的实力,收养它们和自杀没有两样。

    而水猿家族历来也是择强者追随,一些典籍中记载,从上古时期就曾有不少大妖王和人族的顶尖高手,都曾拥有几只水猿奴仆,专门为他们酿制各种灵酒,也有不少它们酿造的美酒流传到世间,被无数的修士竞相追捧。

    不过也正是这个原因,让水猿这个种族渐渐在修真界消失,试想一下,没有任何一个种族天生就愿意被别的种族奴役,况且据说它们还是神兽参水猿的后裔,身上也是流着高贵的神兽血脉,漫说是野外的水猿家族,就算那些被强大修士和妖族收服的水猿,又有几只是心甘情愿为奴的呢。

    而水猿这种妖兽天生灵智就不低,据说与人族相比也不算差,因此它们就开始远离各种修仙势力,躲进了茫茫大海和荒原之中,这些年来人族所在的修仙界,已经对它们少有耳闻。至于其他种族的修真势力,方言也只是在一些游记之中听过一鳞半爪,好像有一些高等妖族收养了一些水猿,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眼前的这些妖兽难道就是这种传说中的水猿,这也让方言实在有些不敢置信,这大金湖并未远离人族和妖兽的领地,它们在这里安家难道就不怕被捉了去。

    还有这魔修又是从何得知,竟然还画了一张残图,更加让人不可思议,如果方言没有看错的话,这些水猿就是这魔修的目标,这样也确实可以解释,这名魔修为何要历尽艰险来到此处了。只是可惜这一切都白白便宜了方言,而他自己还被方言镇压在识海中。

    这些水猿灵智可不低,别看在方言面前的都是一些实力低下的,可谁知道里面是不是有高阶的水猿坐镇,说不定还有二级的水猿在里面,若是方言贸然闯进去,只怕等不到任何好处,反被困杀在此,那就太不划算了。

    得想个办法混进去,看看能否找到些值钱的东西,最好是弄到一些水猿酿造的美酒,那可是修仙界人人争抢的好酒,号称仙猿酿,凡是水猿酿造的灵酒都可以得到这个称号,据说它们酿造的酒中有一种独特的香味,谁都模仿不了。

    不过弄几只水猿回去酿酒,这种疯狂的想法方言脑海中一产生就赶紧掐灭了,自己一身的秘密都是可担心掩饰不住,再抓几只水猿回去的话,那好日子就真的到头了。这一点方言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只想在这里得些好处,若是风险太大,也只好就此打道回府,等以后修为够高的话,再来这里试试运气,只是不知道能否真有那么一天。

    看着那处泛着白色光芒的洞口,方言立刻就在心里盘算开了,看那些水猿都是在那里进进出出,不用说一定是通往巢穴的通道了,可是这种地方往往也是守卫森严,要知道水猿本身并不是任人宰割的低阶妖兽,那是相对那些妖王和大修士而言,对于方言来说它们的实力可是不低,硬闯进去绝无可能。

    看着那些装满鱼虾的大筐子,方言顿时有了一个主意,只见他悄悄来到刚运进来的几筐鱼虾旁,找了处隐秘的角落,打开一个筐子里一条大鱼的肚子,然后就准确地把蓝色珠子放在里面,而他自己早就进入了空间之中躲了起来。

    在洞窟里干活的都是修为并不太高的水猿,连方言的隐身符都看不破,更不用说鱼肚之中的蓝色珠子了。只是有一只一级中阶的水猿,仿佛有些感应般地看向了这里,随后疑惑地看了两眼,就又转身开始干活,把一筐筐的鱼虾搬到洞府深处。

    这里的食物丰富,可能也是这个水猿族群隐居于此的原因之一,而且这些聪明的妖兽早就清楚了这个湖中大潮的规律,每当此时它们就会出动,到各个水道和滩涂之中,用自制的大筐搬回大量被搁浅和困住的鱼虾,以及一些低阶妖兽,然后再将这些食物储备起来。

    这一次的大潮也没有让它们失望,大量的食物正好可以成为它们过冬时所用,有了这样丰盛的收获,这个冬天水猿族群完全可以泰然自若地呆在这个隐蔽的洞府中,享受它们自由自在的生活。

    不过它们也没有想到此时已经混进来一个人族修士,白光闪烁的洞口处又来了一群低阶水猿,七手八脚地帮着把从外面运来的一筐筐鱼虾搬进洞府内,很快这处洞窟中的鱼虾被搬运一空,不久又有几只水猿陆陆续续地运来了一些。

    此时方言躲在空间里面,连神识都不敢放出去,谁知道外面有没有高阶的妖兽,若是被发现了可就不好玩了。不知过了多久,方言自己估摸着大概有一个时辰,算起来这些身强力壮的水猿应该已经完成了工作,把他连同这些鱼虾,放进了存储食物的仓库之中了。

    方言小心地向空间外面探出一缕神识,查看着四周的动静,结果如他所愿,此时他正在一个放满了大筐的洞窟之中,而且这个洞窟与外面那个不同,没有什么水迹,洞壁和顶部都十分干燥,看起来倒是有些像方言的酒窖。

    这个洞窟并不算大,左右只有十余丈大小,全部被装满鱼虾的筐子塞得满满的,在洞窟里还有一小片空地,那里可以看到一道石门,可能就是这个小仓库的大门了。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地方,现在出去可不要正好和那些进出的水猿遇上,可是若要得手后逃走的话,也是这个时候最方便,再晚就怕它们完成了食物收集,洞府之中戒备森严起来。

    看了看四周并没有水猿出现,方言轻巧地从空间中出来,四处打量了一下,就把神识慢慢地探到石门外面,小心谨慎地观察着外面的动静。片刻之后,方言轻轻推开石门,来到了一条弯弯曲曲的石洞长廊之中。

    这像是一条被人工开凿出来的走廊,洞壁和地面都明显被修缮过,可见这个水猿族群数量不少,而且其中肯定有等级不低的水猿存在,否则很难在这些坚硬的岩石中,仅靠自身的力量开凿出这么一条长廊,除非它们拥有人类制作的法器。

    长长的走廊上,两边都开设了不少石门,每隔数丈远的距离就有一道紧紧关闭的石门,和方言出来的那个地方一样,都是用整块大石雕凿而成。方言一路走过去,这些门上并没有设下禁制,可能这些水猿并不懂得禁制的使用,方言把它们想象的过于高深了些。

    每扇石门的背后,方言用神识可以轻易的看透,路过七八扇大门,里面几乎都是储藏着一些鱼虾类的食物,看起来这水猿群落数量只怕还要更多,甚至于超过了百只,否则哪里用的着这么多的食物储备,这么多的鱼虾都足够数百名修士吃上半年了,就算这些水猿的食量够大,也不可能每天都吃上数十上百斤吧。

    方言小心地在这道长廊中查看着,又过了十余道石门,依然没有找到自己感兴趣的灵酒,不过却发现了这些水猿制作的一些用具,还有一些制作物品的原料,其中也不乏各种灵矿,不知它们是从哪里收集过来,用来做什么用的。方言也没有客气,只要遇上就会推门进去,拾取一些看上去还不错的矿石,当然也没有全部拿走,每样捡上一些就是了。

    还有几道石门里面竟然种着灵果灵药,这倒是让方言觉得惊奇,没想到水猿也会灵植术,以前他可从未听说。方言都一一推门进去,搜罗到了自己没有的几种灵药,每样也只是采集了几株,种在空间中备用而已。

    在这些水猿自己开辟的灵田中,方言还发现了不少灵物堆积在灵田周围,其中有几样还算不错,灵气很足,方言都蹲下身来一一收入储物袋中。在一颗灵果树下,还发现了一些乳白色的水迹,方言用手蘸了一点闻了闻,感觉像是一种灵液,与方言的那处灵泉水也不一样,似乎比灵泉水的灵气还要更足。

    这里的灵植确实做的不错,看起来也和这种灵液有关,方言在灵植术上浸淫的时间不短,当然知道几处关键的所在,其中灵液的使用,就对灵植的长势有很大作用。而且这种灵液看起来是被水猿在长期使用,应该是这个地方有一处灵液生成之地。

    这让方言对这处洞府更加好奇,随后的几个石门都是一掠而过,扫过几眼之后就离开了,并没有过多的耽搁。很快方言就来到了这条不长的走廊尽头,见到一扇比刚才遇见的都要高大的石门,右手边还有一条修着简易台阶的小道。

    等到方言推开这条走廊上的最后一扇大门,眼前的一切让方言欣喜若狂,只见这个数十丈大小的石窟当中,密密麻麻地摆放着一摞摞的玉石制成的坛子,整个洞窟之中散发出浓郁的酒香味。不用说,这里就是方言的目的地,水猿族群储藏灵酒的所在了。

    就连方言也没有想到,这些水猿竟然酿造了如此多的灵酒,这可是坊间传闻的仙猿酿,每一坛可都是价值不菲啊。方言竭力按耐住内心的激动,小心地打开一坛喝了一口,一股浓郁的灵力立刻在体内四处乱撞,脑袋也有些晕晕乎乎,就这么一口酒竟然差点让方言醉倒。

    方言赶紧用法力将体内的酒劲驱散,把这些装满灵酒的酒坛大半收起,只余下小部分没有动,凡事不能做绝,总得给这些水猿留下一点。可就算这样,方言依然收获了两百多坛,每坛约有二三十斤重,总数加起来恐怕超过了五千斤,若是换成灵石,方言都难以想象价值多少。

    这时方言想起从那魔修身上酒坛法器,估计就是用来装这些灵酒的,而方言却不用如此麻烦,直接连坛子一起收入储物袋,再把这几个储物袋全部放进蓝珠空间里面。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