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残图
    看着手中的储物袋,方言也感到十分头疼,有心放在那里等自己神识增长之后再来开启,可又担心错过了一次机缘,因为这名魔修的举动实在是有悖常理,让方言隐隐地有种预感,这件事情背后一定有不小的秘密。

    可这储物袋分明又不是方言现在的能力可以开启的,此时方言就像猴子捡到块姜,丢又舍不得,吃又吃不下,一脸愁容地拿在手上。这时一直在他身边吃着水龙果的紫瞳兽,忽然鼻子抽动几下,忽地一下跳到了方言的手边,而此时方言正呆呆地看着储物袋出神,哪里注意到紫瞳兽这般快捷的窜过来。

    却见紫瞳兽右边前爪一扬,突兀地发出了一道弱弱的红光,没有任何征兆地打在了储物袋的袋口上,又闪电般的爬到了方言的肩头。这一切就如同在电光火石之间,等到方言反应过来,紫瞳兽已经拿起一颗水龙果,在那里悠闲地吃了起来。

    “完了,这储物袋毁了。”方言拿着这储物袋,一时间欲哭无泪,这紫瞳兽勉强算得上是灵兽,还是一级低阶的水平,修为也最多相当于炼气二三层的样子,而且一点战力都无,只是在寻灵之术上有些神异,而这可是神识类的禁制,连自己都毫无办法,这只小小的灵兽又怎能打得开来。

    看着紫瞳兽专心吃着灵果,方言也是满心无奈,只能寄希望于它的法力微弱,并未破坏储物袋的禁制。方言又小心地探出一股神识,等探查到袋口时,却不料神识一下就进入了储物袋中,数十丈方圆的空间顿时让方言目瞪口呆。

    来不及清点里面堆积成山的财货,方言赶紧退出神识,仔细地看向紫瞳兽。还是这只傻头傻脑的小兽,任凭方言沟通了半日,依旧是得到些十分凌乱的回应。

    不过此时方言看向它的眼神变得火热,难怪上次在幽冥谷把方言带到了禁制之处,原来它对禁制也颇为敏感,而且还有一种奇特的天赋,刚才方言也没有看的太清楚,只见到它抬手之间就把储物袋上的禁制给破除了,似乎还非常的轻松。

    该不会又捡到宝了吧?随便捡了别人一只灵兽,竟然拥有如此逆天的天赋,方言简直有一种如在梦中的感觉,这世界也太疯狂,而自己的幸福也来得太突然,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随后方言又小心地把紫瞳兽抱在手上,一遍遍地上上下下打量着,怎么也看不出有什么异样,还是和以前在那只灵兽袋中得到它时一样,只不过个头大了一点,就连它这种天赋是在什么时候得来的方言也记不清楚。

    观察了半天,方言也没有得出所以然,反正它依然是自己的灵兽,谁也不可能夺走,有这天赋当然对他最为有利。如此一想,方言也就释然了,看来自己还真是个粗心的主人,灵兽有如此天赋竟然恍若未知,若是被人知道了还不要笑倒。紫瞳兽也被看得有些不耐,“噌”地一下又爬到方言的肩膀上,大口地吃起了果子。

    方言“嘿嘿”傻笑两声,又拿起储物袋看了起来,只见到数十丈方圆的空间里,层层叠叠地堆积了大量的物品,超出了整个空间一半的地方,种类也是应有尽有,比当初刘明远的那个储物袋里的东西还要繁多,而且有一些东西方言以前都没有见过,也不知道是些什么。

    在空间里四处看了看,方言觉得还是到外面更妥当,这里地方过于狭小,根本堆不下这么多东西。于是方言闪身来到外面,在山洞中找了一处略微开阔些的地方,拿起储物袋往地上一倒,顿时一片珠光宝气堆了满满一地,像一座小山一般。

    法器自不必说,那几件东西方言可是印象深刻,尤其是那把血剑和那颗水珠子,效用实在非凡,方言当即将它们收入自己的囊中,等到以后修为高了就可以拿来使用。而那件可以隐身的法器也被方言找了出来,原来是一件隐身斗篷。

    整件斗篷很是宽大,未被催动时是黑色得,好像是一种不知名的兽皮制成,制作的十分精美。而且这件法器轻若无物,拿在手上感觉还不到一两重,看架势就不是一般的极品法器,只有留待以后再来慢慢研究。方言越看越是喜欢,小心地将这件斗篷折好,放入了一个锦盒当中,又随身放好。

    另外两件极品法器,就是那长刀和一套三件的小戟,方言把玩了一会儿,还是放进了一个专用的储物袋中,这是专门存储准备带回方家送给父母的礼物。并非这两件法器的威力不强,恰恰相反,它们无论是攻击速度,还是破坏性,都不比前面几件法器逊色半分,只是方言并不习惯用刀,而且他也没有很好的刀法,只是剑术上有些心得,以后也想着专精剑术之道。

    而这套小戟也大致是如此,方言所学颇杂,现在连他自己都有时理不太清,不论灵植炼丹,单说在斗法手段上,又是符箓又是魔宠,而且都很强力,哪一样都不舍得丢掉。那么在法器的选择上,就只有忍痛割爱,若是还要这般繁杂不清,只怕到时方言会舍本逐末,只重形式而忽略了斗法的根本。

    其他种类的法器也有不少,甚至还有两件极品法器,不过和那几件相比差了一个档次,也就是普通的极品法器而已,那魔修在最后关头都没有考虑使用,可见它们并不为他所重视,估计也没有祭炼过,也不知是从哪里巧取豪夺过来的。其他的几乎都是上品法器,中品的都没有几件,有数十件之多,其中也没几件方言感兴趣的。

    倒是有一件坛子状的上品法器让方言眼睛一亮,这个像一个小小的绣墩一样的坛子,若是他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一个盛酒的酒坛,而且空间肯定不小,倒是可以派上用场。其他还有几件魔修专用的法器,都是一些辅助之物,方言也用不上,就又找了一个储物袋装起来。

    丹药符箓之类的倒是不多,灵石和各种材料却有不少,灵石加在一起恐怕有四五十万之巨,各种材料则以妖兽材料居多,认识不认识的材料一大堆,天知道这魔修到底去过那里,又杀了一些什么妖兽。不过里面倒是看到了精金石,让方言有些欣喜,正好可以交任务了,其他的东西方言就分门别类地放入一个个的储物袋之中。

    灵药也有不少,都用一个个的上等玉匣装好,其中不乏一些珍贵的品种,金钟子和木玲花赫然在列,看来方言已经可以打道回府了。除此以外,方言还见到了一种灵药江阴子,正是他遍寻不见的炼体所用灵药,赶忙欣喜地种了起来,里面还有一些他一时认不出来,就捡取一些灵气十足的种在空间里面,其他的都原样封好,等回去之后再慢慢清理。

    剩下的就是一些杂物和玉简,方言有些期待地翻看了起来。等到把这些玉简全部粗略地看过一遍,方言一下变的神情肃穆,低着头沉吟了半宿,然后抬起头又怔了好半天。

    玉简中的确有几种十分不错的功法,但这还不是最令方言震惊的,而是这些玉简中记载的信息实在过于惊人。原来这魔修并非南越国人,而是来自护军山东面的一处叫做西州的地方,是一个魔道宗门天魔宗的弟子。

    这已经超出了方言的想象,在他以往的认知中,护军山是常人无法翻越的边关险隘,千万年来都没有人可以跨过这道天险,而这名不过炼气期的修士却轻易地穿越而来,这让方言一时间感到脑子有些不够用,很难想象他是如何做到的。

    在储物袋中,方言也看到了一幅地图,里面包括的区域十分广大,南越国也不过是其中的一小块而已,就连这魔修所在的西周都比这里大得多,更何况地图上说那只是他们所谓的九州之一,而九州到底有多大,这份地图也没有标注完成,看起来其所包括的区域已经远远超过了地图能够显示的范围。

    这九州已经是不知凡几,而这西州正是紧挨着护军山的地方,在图中护军山也不是叫这个名字,而是叫做西岐山脉,在与南越国相连的一小部分山脉,有些地方还作了详细的地名标注,更多的则是大片的空白地域,不知是地图的问题,还是他们也没有把这些地方查探清楚。从地图上看,这些被注明的地域倒像是一条狭长的通道,说不定这名魔修就是从这个方向过来的。

    在地图上所说的西州也标注得十分详细,一些城坊都被密密麻麻地写在上面,光是宗门驻地就标注了上百个,其中也包括其所在的天魔宗,看上去这个大约有南越国两三个大小的西州,也是一处修士众多的繁华之所。

    而南越国就标注的简单得多了,除了几处较大的地方,只是注明了寥寥几座大城的所在,还有八大宗门的山门之处,不过山川河流倒是一应俱全。除此以外再无其他信息,那些大大小小的宗门和城坊就根本没在图上,也不知是图上没有画的那么详细,还是就没有打算标注上去,像离火门这样的小宗门,在这张图上压根就找不到。

    这些内容把方言震撼的久久无语,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这修真界的广大方言以前也有种种猜测,可也没有这般超出他的想象,以后修为高了倒是不妨去游历一番,现在他可想都不敢想。那魔修能够做到的,不等于方言也能做到,这点自知之明方言还是有的。

    其他的玉简五花八门,有几张记载了一些功法,明显是残缺不全,不过其中有几道法术方言十分感兴趣,那就是这魔修使用过的追踪术和刺神术,以及一种叫做搜魂术的法术。另外还有一张玉简记录了一门功法葵水玄阴诀,正是方言为青鸾四处搜寻都未得到的阴属性功法,虽然只有到筑基后期的,不过对方言和青鸾来说已经够用了,他们能否筑基还要两说呢。

    真正解开了方言迷惑的,却是一张残缺不全的土黄色玉简,乍一看时方言还没有引起重视,等到细细思索一番之后,他才突然醒悟,明白了这名魔修费劲千辛万苦来到此地的真正目的。原来这是一张残图,若非有前面那张地图的比照,方言还一时半会分不清楚。

    在这张地图上,主要就是记载着方言所在岛屿和附近区域的情况,这里虽然他也是第一次来,不过这几天他也到过岛上不少地方,几处比较明显的地点他还是分辨得清的。图上还在环岛的西北方向,用十分醒目的朱砂画了一个圆点,虽然没有说明那里是什么地方,用意却已经足够明了。

    要彻底解开这个谜团,最好的办法就是前往那里一探,到时一切事情就真相大白了。本来方言已经决定要返回的,这样一来恐怕又要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其中的危险自不必说,可是方言的确想要知道,那名差点要了自己性命的魔修,到底是要找什么了不得的宝物,竟然长途跋涉来到这里。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