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六章 被迫离开
    “原来如此,不过师弟的进取之心也是令师兄感叹,如此年轻又是这般勤奋,真是让为兄汗颜啊。”

    方言连忙说道:“宗师兄缪赞了,师弟实在是资质低劣,不得已而为之。”

    “师兄也听说了,师弟就是最差的五灵根。可那又如何,门内灵根比我等好上很多的弟子,现在还有不少仍是仆役弟子,连外门都不得其门而入。不瞒师弟,师兄的灵根也很差,是五行缺水的四灵根,只比师弟好一点,还不是靠自己努力进入了内门,任何时候都莫要看轻了自己。”

    方言连声称谢,正要说话时,宗海把手一摆,低声对他说道:“师兄来此,是有一件事情,现在宗门内对师弟不服者、觊觎者甚众,不少人都在打着自己的算盘,师弟现在已经在风口浪尖上,为兄对此也十分担心。以师兄的愚见,师弟何不找个借口离开宗门暂避锋芒,等此事慢慢平息之后再回来,不知师弟是作何想。”

    “师兄所言甚是,师弟也有此打算,只是不知该去哪里,师弟对门内诸事并不了解,还请师兄教我。”

    宗海朝方言点了点头,轻声说道:“纪明师弟可还记得,他现在就在黑风要塞,那里是附近几家宗门防守妖兽的最前线,也是一处有名的猎妖之地。师弟在那里只需完成每月任务,闲暇之时还可以去猎杀妖兽,做些宗门任务,纪明就是因此申请到那里,做了一名管事,师兄可以和他说说,把师弟调到他那里去。”

    方言一听也很高兴,黑风要塞他没有去过,不过在哪里他知道,地图上都有标注,而且那里离鄣南城很近,只有三千里左右,回家很方便。再说宗海对他着实不错,看到方言现在尴尬的处境,主动替他着想,还为他安排好了退路,这份大人情只有以后有机会再还了。

    “多谢师兄,繁忙修炼之余还想着师弟的事情,真是让师弟无以为报,以后但有用的上师弟的,师兄尽管开口,师弟必定全力以赴。”方言郑重地对宗海说道。随后二人又简单说了一些宗门内的事情,宗海一再叮嘱方言最近小心行事,切莫被人言语相激,中了他人的圈套。

    说完,宗海就告辞离开了。方言知道,以宗海的为人,这次自己一定能够到黑风要塞去,宗海办事要么就不会说,一旦说了就肯定有把握帮方言办到,剩下的这几天时间,他要细细想一想,把一些事情安顿好。

    过了一会儿,方言也出门了,准备飞往功德殿去交鬼晶任务,虽然并不准备交太多,可是领取了任务总要做个样子,否则就会授人以柄。

    刚一出门,就看见小院外面站着不少修士,其中还有几名白衣弟子,一见方言就出言挑衅,直接问方言敢不敢上生死台,其中还有一人更是大声呼喝:“方言小儿,你将老夫的灵兽杀了,老夫要向你挑战,你可有胆量?”

    方言一翻白眼,练气后期的白衣弟子,挑战自己这个中期的外门弟子,亏他们有脸说出来,还在这里理直气壮地堵门,真是让人佩服他们的脸皮,比妖兽的皮还要厚。人群中,穆家辉和陈春也躲在里面,眼神闪烁地偷偷看着方言。

    真当自己是三岁小孩了,什么人的挑战也接受,那真是脑袋进水了。不过现在的情况看起来,比宗海说的还要严重,其实宗海有一点没好意思点破,那就是像方言这样新入门才几年的弟子,如此地大出风头,让不少老弟子很不舒服,想要让他灰头土脸的人不在少数,更有一些觊觎他身家的不良修士,也在其中想要浑水摸鱼,故意在这里搅混水。

    应对这种情况,方言早就想好了,大声宣布只接受同阶弟子的挑战,高阶弟子前来一律不接受,说完还故意看了一眼穆家辉二人,那两人赶紧把头低下,不敢再看方言。方言内心冷笑,御起飞剑向功德殿飞去,谅那些五层的修士也不敢来找他,否则他也不介意再杀一两个。

    来到功德殿,方言找到上次那名修士,原来他叫李卫,是殿中的一名杂役,这里像他这样的杂役,几乎每人都有几名联系密切的门内弟子,向他们及时提供消息,然后得到丰厚回报,出手大方的还可以长期合作。

    方言拿出装着数十枚鬼晶的储物袋递给了他,一个装着几十块灵石的黑袋子也十分隐蔽地放在他手上,李卫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点了一下头,随后又把方言交上的物品算了一下,就接过方言的任务牌和身份牌,任务牌收回,而身份牌上转入数百贡献点,最后递给方言一个灵石袋,里面是上千块灵石。

    办完任务奖励领取手续,李卫就问道:“方师兄就是最近大名鼎鼎的方言吗?”

    “这可不敢当,在下正是方言。”

    “原来如此,我道师兄为何每次任务都完成得十分利索,原来师兄实力惊人,实在是让小弟敬仰,有机会还要请师兄指点一二,不知可有机会。”

    “这样说可就折煞师兄了,师弟若是有事,但请直说就是,为兄绝不会推脱。”随后两人又说了几句闲话,后面排队的弟子本来还想催促,听见前面的是方言,都好奇地看了一眼,就默不作声地站在后面,等到方言离开才走上前去。

    方言离开了很久,功德殿里仍在议论纷纷,一些外出刚回来的修士也在相互打听。言语中惊叹者有之,羡慕者有之,嫉妒、不屑者亦不在少数,离火门的门风历来如此,虚心上进者不多,闲散好事者甚众。

    回到小院,仍有一些人不离不弃地站在门口,向方言大声挑衅,不过都是后期的弟子,中期修士一个都没有。方言没有理会,径直回到了家中,关上院门闭门谢客,静静地等待宗海的消息,懒得和那些人做口舌之争。

    正是春耕的时节,青鸾几人都在忙着灵田里的事情,前几日的事情虽然让他们至今仍心有余悸,不过得知了方言大展神威的事情以后,也心安了不少。方言进来后立刻帮着耕种,虽然要走了,但是他也不想被人看出端倪,老老实实地在院子里干着农活,那些人愿意等就随他们去好了。

    忙碌了一天,方言想起常保的储物袋还挂在身上,拿出来轻易就打开了,里面东西不多,灵石都只有百余块,真不知道那天他是哪里来的底气,叫嚣着要和方言生死斗,恐怕是认为方言只是个胆小的灵植弟子,没想到栽到了方言手上。

    接下来的几天里,方言足不出户,每天带着青鸾几人在灵田里忙活,又是翻耕又是播种,还要收取成熟的白果,小院中一幅繁忙景象,任谁也看不出方言将在近期离开。门口守着的人渐渐散去,那些高阶的弟子一走,看热闹的人也都各自回家了。

    方言的小院又恢复了从前的平静,落霞岭上的修士都在各自的灵田里忙碌着,谁也没有注意到,方言这几天已经在开始悄悄收拾行装。就在上午宗海传来消息,黑风要塞最近有一批轮换的人员,同时也要从宗门内选择一批弟子到要塞去驻守,已经把名单交给了宗门执事堂,方言的名字就在其中。

    大概就在这一两天,名单就会下来,方言必须要把一些事情做好,免得临时临刻来不及处理。首先就是随行的人员,黑风要塞也有供弟子专门居住和修炼的地方,没有轮到值守时就可以在自己的住处修炼,还可以带上仆从和家眷,不过方言考虑到居望他们可能会有一些想法,所以还是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

    等方言一五一十地把这件事说完,几人脸上也不好看,在这里的时间虽然不长,可他们都看到了希望,一切都是充满了生机,如果可能的话都想着把家也搬来。可是这几天大家也有可能要离开的预感,因为那天和以后发生的事情方言也没有隐瞒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下,离开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青鸾和李放虽然觉得放弃这里十分可惜,可他们都是方家之人,方言到哪他们就跟到哪,就是觉得跟着方言比在方家有前途。而居望就很为难,因为他的家眷就在落霞岭山外不远,如果他离开了,一家人该如何过活,他也实在放心不下。

    居望一脸的忧色,内心而言他也不愿离开,自从跟着方言以后,方言对他都很信任,什么事情都放心地交给他去做,而且方言为人大方,还教给他制作符纸的技术,这样的机会实在难得,这样的东家也不多见,再遇上像方言这样的东家非常难。可是他的家在这里,妻儿老小全在山岭外,又怎么可能离开这里去那遥远的黑风要塞。

    更让他为难的是,他留在这里没有了落脚之地,当初都只有方言肯收留他,现在又有谁还敢收留他呢。方言早就想到了,于是他对居望说道:“我二人主仆一场,这几天考虑为你安排一个去处,就是到夏师兄那里,到时也会把这里带不走的东西全给他,你就安心地在那里做事。若是以后我回返宗门,你还愿意跟着我,我再把你要回来,你看如何?”

    一席话说的居望泪流满面,哽咽地点了点头。方言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吩咐众人把这里悄悄地收拾好,这两天可能就会出发,先把家里的一应物品准备好。

    才过一天时间,宗门的传召令就下来了,方言到火鸾峰去了一趟,他被正式派往黑风要塞驻守,时间是三年,两天后就出发,由一位宗门的执事带队。

    回到小院,方言立刻找来夏氏兄弟,把灵田内的大部分灵草灵药都送给了他们,青沥竹只是留了几株幼苗,其他的都让他们挖走,种到夏氏兄弟的院子里。灵药也只是留了一些珍贵的品种,其他的只留了一两株,剩余的让他们全部挖走,还有不少几年的婆罗参,也都送给了夏氏兄弟。

    那些人费尽心机想要方言的院子,他们哪里知道方言这里灵植茂盛的秘密,他不打算给那些人留下一点值钱的东西,等新来的弟子在这里住上一年,只怕就会哭丧着脸离开。

    随后方言又拉上夏氏兄弟,把居望介绍给他们,拜托他们照顾他一段时间,等他再回宗门时就会把居望接回来。夏氏兄弟也有点舍不得方言离开,这几年他们关系很好,而且方言不时会弄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还有方言身上的好酒从来不缺,这处小院几乎成了他们闲逛的必到之处。

    到了晚上,方言悄悄潜入水潭,把那座洞府中的风水化生大阵拆下,放入储物袋中带走。两天后,方言就带着青鸾和李放,乘坐着宗门的飞船向西北方飞去。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