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五章 击杀当场
    这边常保被方言压着打,那边的独角兽情况也不太好,论速度它远不是黑煞的对手,场边众人只是看见一道道黑煞的残影,就连黑煞的身形都很难看见。而攻击力本来是独角兽占优,可惜速度太慢,根本就很难靠近黑煞,只能被动地挨打,不过这独角兽的防御还真不错。

    其实独角兽还有一种天赋神通,那就是本命妖火,可是在前几个回合,它放出的妖火攻击到黑煞时,却没有造成任何伤害,反而好像被它吃掉了一样,倏地一下就被黑煞吸收得无影无踪。这独角兽比黑煞的灵智更高,见妖火无用,就不再浪费妖力,转而与黑煞比拼力量,虽然落在下风,但黑煞也一时半会儿奈何它不得。

    而这边方言也看出了常保的心思,想要消耗自己的灵力和符箓,等到方言接济不上时再行****,现在他只是一味的游走防御。若是常保知道方言身上的符箓数量,恐怕会当场吐血,以前方言就大发死人财,积攒下来一笔数量惊人的符箓,后来又学会了制符,符箓的数量就更多了,十几个回合下来,看似方言用去了数十张符箓,对他也只是九牛一毛。

    方言继续用符箓攻击着常保,银针一直都是引而不发,使用符箓无需耗费自身的灵力,却可以快速消耗常保的灵力和体力,时间一长方言就能稳操胜券。

    此时的常保心中万分焦急,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方言竟会如此厉害,一个比自己小了十几岁,入门不过才短短几年的新弟子,而且还是灵植弟子,竟然把自己逼入了如此境地。他并不是灵植弟子,在落霞岭也只是找个地方落脚而已,平时主要还是以做任务为主,数十年下来,无论战力还是经验,都自恃远超方言,谁知今天遇上的却完全是个异类,让他叫苦不迭。

    通过这段时间的交手他也看出来了,此时方言就是在消耗他的灵力,可他怎么也想不通方言哪来这么多符箓,要知道以他自己的身家,也不可能买上成百上千的符箓放在身上,而平时也只是听说方言种灵药赚了一些灵石,可也不会这么有钱吧,这已经用去快有一百张了,再这样下去,不等方言动手,自己就要灵力耗尽任人宰割了。

    又是数个回合过去,方言的符箓仍然未见减少,好像用不完一样,常保这时才惊恐不已,不能再等下去了,必须使用穆家辉交给自己的杀手锏,否则身上的灵力都会不够催动。

    此时场外的众人也是大开眼界,本来见到两个炼气五层的修士生死斗,众人并不觉得会如何激烈,只是很久没有看到了,赶过来也只是看个新鲜。谁知这两人都是狠人,出手就是后期灵宠,抬手又是高阶法器,更有一人不要钱似的大撒符箓,整个场面令人惊心动魄。

    最紧张的就是穆家辉二人,常保身上的两件大杀器都是他们借来的,若是被方言击杀,胜利者可以拿走所有物品,那他们可就惨了,总不可能指望方言归还。看着常保被方言逼到这步田地,两人差点大骂出声,因为他们还给了他一样东西,却没见他使用,再这样下去想用也没机会了。

    突然,常宝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物,穆家辉才心里一松,暗骂他实在太笨,如此杀器早就该用上,害他白白担心了这么久。常保一拿出来就拼命往里灌注灵力,而这样东西方言认识,正是一件符宝,看来这几人还真的舍得下本钱,连这样的好东西都准备了。

    方言身上也有一件符宝,正是当年刘明远遗留的,一直放在方言身上,当即也拿出来,一边不时向常保甩出一张张符箓,一边拼命地向符宝中灌注灵力。

    四周顿时变得鸦雀无声,不少修士都认识符宝,但是绝大多数都没有机会拥有,这种金丹老祖都制作不易的特种符箓,非常的珍贵,普通修士一生都难以见到,更别说拥有了,而现在生死台上的两名中期修士却是人手一件,什么时候连符宝都变成大路货,在场之人全部都瞪大了眼睛。

    不说台下之人,方言对面的常保惊恐万分,一直瞧不起的新人,如今把自己逼入绝境,想要用一张符宝翻盘,没成想对方也有一件,这世间没有比这更滑稽的事情,一瞬间常保真的想哭,硬着头皮还是拼命把体内的最后一点灵力输入到符宝中。

    “嗡”的一声,两件符宝同时飞了起来,一刀一剑霎那间就飞向对方,方言控制着金色小剑猛地撞向刀型符宝,只听见一声惊天巨响,两件符宝在空中撞在一起,发出了令人眩目的光芒,整个生死台都被笼罩在一片强烈的光芒之中。

    很快光芒散去,生死台上笔直站着一人,身材略高体型偏瘦,清秀的脸上一片苍白,身上黄色法衣被烧了几个大洞,在风中猎猎作响,这不是方言还有何人。在他对面的常保身上还有几根未曾化去的藤蔓,眉心一道血痕,过了一会儿才有鲜血汩汩流出。

    黑煞双爪上全是鲜血,身上也是焦黑一片,浑身的鳞甲也有不少地方脱落了,大嘴咧着像是在笑,可是模样着实狰狞。那只独角兽已经倒在地上,体型却是有些奇怪地变小了一些,全身的鳞甲软塌塌地挂在身上。

    不用说它一定是被方言指挥着使用了炼化的鬼火,趁着耀眼的光芒亮起,瞬间击杀了这只独角兽。而方言则是使用了木藤符,在符箓的掩护下用魔藤缚住了常保,再用银针将其击杀,这一切都是在那道耀眼光芒的一瞬间就完成了,方言并不想当众暴露自己的全部底牌,使用符宝都是没有办法。

    接下来方言把现场清理了一遍,两张符宝捡了起来,又把独角兽的尸身收起,再把常保身上的储物袋挂在腰上,随后就把黑煞收入灵兽袋中,向那名白衣弟子一抱拳,这白衣弟子才如梦方醒,打开禁止让方言出来。

    和上台时一样,方言静静地走下台来,可所有人看他的目光全都变了,在场之人一个个目光呆滞,傻傻地看着方言走下台后,御剑飞走了。过了足有一柱香的时间,生死台前“轰”的一声发出了杂乱的声音,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拥有高阶宠物,还有惊天符宝,这样的战斗只怕后期弟子之间都极少看到,而刚才两名中期的弟子就在这生死台上结束了这一幕。

    这场生死之战注定要被所有在场之人深深记住,只是很短的时间就传遍的宗门的各个角落,方言这次比种出金顶竹荪还要火爆得多,几乎每个炼气期的修士都在打听着方言的消息,连带着落霞岭也爆得大名。

    而此时方言已经回到家中,在青鸾她们惊讶的目光中来到了练功房,这几天他们都是胆惊受怕,好容易等到方言回来又遇上生死斗,现在总算他平安回来,而且看上去受了点伤,几人也不敢多问,就看着他从面前走过去。

    此时方言的确受了一些伤,若不是他长期坚持炼体,恐怕会伤得很重,符宝碰撞所发出的灵力,不是普通修士可以轻易承受的,所以生死斗一结束,他就急急忙忙地回到家中。

    还有伤得比方言还重的,那就是穆家辉和陈春二人,不过他们是内心受伤,心头都在滴血,那符宝和灵兽都是花了大半身家,从别人那里借来,满心以为可以从方言那里找回来,却连本带利全部搭了进去,这让他们拿什么归还,这一刻两人连死的心都有。

    人生就是一场悲喜剧,修士也不例外。此时方言在练功房里静静地疗伤,不再关注外面的一切,疗伤之余也在体悟着这次战斗,这种高水平的争斗,方言也是第一次遇到,要好好地把这次的经验消化吸收,对自己今后的修炼也有很大帮助。

    黑煞被方言放入了魂牌,这次它受创不轻,不过以它惊人的恢复能力,说不定比方言恢复的还快,喂了几颗鬼晶之后,方言就吞下疗伤丹药,在里面一直呆到黄昏之时,才终于恢复了大半,只要近几天不与人争斗就无大碍。

    方言的事情早就传到了这里,就在方言疗伤的时候,他的小院里络绎不绝,来恭贺的只有夏氏兄弟等少数几人,其他人大都是昨天围攻小院的弟子,每人都把数十上百的灵石交给居望,态度谦恭至极,只是要居望转告方言,其他的什么也不说。

    开始居望他们摸不清头脑,后来才慢慢弄清楚,争斗的场面也听了个大概,虽然不是亲眼所见,但当时的激烈场景可想而知,方言竟然战力如此强大,不显山不露水地积攒了这样的实力,让他们都有些不敢相信。等到方言出来时,几人看向方言都有畏惧,谁能想到这个清秀谦和的年轻人,竟创下了如此的威名。

    直到方言笑骂了一句,几人才回过神来,自己主人如此神武,当然是值得庆幸之事,全都高兴地跳了起来,院子里顿时到处都是欢声笑语。居望又把有人送来灵石的事情告诉方言,本来也没有太在意,谁知清点一下才发现,竟有万块之多,是灵田收获的数倍,看来常保的死把他们吓坏了。

    不过方言也没有就此得意忘形,这次生死斗暴露了他的身家,很多人恐怕都在打他的主意,那么多的符箓不要钱地砸出来,那得多么富有才能做得到。所以方言吩咐青鸾,这段时间继续开启五行浣花阵,没事都呆在院子里,尽量不要外出。

    休息了一晚,方言基本上恢复了,正要出门去功德殿交任务,本来早就要去的,被一连串的事情搅和了。这时居望过来,告诉他有人来访,于是方言来到了客厅之中,一看来人,正是许久不见的宗海,曾经的外门大弟子,现在早已是内门弟子,听说在内门中也是出了名的勤奋,号称修炼狂,今天不知怎么有时间过来。

    方言连忙拱手施礼,宗海笑着一拱手,对方言说道:“方师弟隐藏的够深啊,连师兄都不知道师弟竟是如此的强悍,不愧是我辈中人,早知如此,这几次的任务就该邀请师弟一同参加。”

    “宗师兄说笑了,师弟这点修为如何敢与师兄相比,可当不得师兄如此夸奖。”

    宗海意味深长地看了方言一眼,说道:“师弟也莫要过谦,现在宗门内谁不知师弟的大名,都在说落霞岭的方言战力堪比后期修士,是下一届****内门弟子的有力争夺者。又年少多金,是外门弟子中的首富,他日必定修为大进,甚至已经在内门预定上了一个名额。”

    “是何人如此编排师弟,此人必定没安好心,师弟现在只是中期修为,能否进入后期都很难说,怎敢现在就奢望内门。不过说到多金,一定是见到那日师弟用了不少符箓的缘故,这些都是师弟自己制作的,花不了几个灵石,而那件符宝也只是件残宝而已,也是刚刚到手,花去了师弟的全部身家。”方言一脸正色地说道。

    宗海瞳孔一缩,紧紧地盯着方言:“师弟还会制符,不仅灵植术高超,竟然还同时修习了制符术,师弟简直就是天才啊。”

    “这就更当不起了,师弟只是初学,成符率不高,这些符箓也是积攒了不短时间,一次比斗就耗用了七八成。而且现在也只能制作低阶符箓,全赖制作原料都是自己种的和低价收来的,否则一定是血本无归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