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四章 生死斗
    说话之人正是一直站在穆家辉身旁的常保,此人头脑简单性格火爆,为人又十分贪婪,仗着自己在落霞岭上多年,干过不少欺压良善的恶事。这几天,方言院子里的好东西他可没少拿,几个跟着他的小弟也是闹得最凶的,要他把吃下去的连本带利吐出来,打死他也不会干。

    穆家辉向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出头,可他依然不把方言放在眼里大声地嚷嚷,穆家辉本就是要有人替他扛着,常保并不是他的人选,可他非要强出头,穆家辉暗叹一声,也就由得他去了,反正自己是可以脱身了。

    “储物袋可是修士性命攸关的东西,就算是宗门也不能随意查看,你一个新入门的小子,凭什么查看我们的储物袋。少拿灵植弟子的身份来压我们,他们怕你,我可不怕。”常保依旧是耿着脖子喊道,气势汹汹地看着方言。

    周围一些胆小的弟子纷纷上前解劝,灵植堂的威名他们如何不知,若是闹到那里,处罚是少不了的,弄不好还会有人被赶出宗门,那就得不偿失了。有人就提议,在场众人都可以向方言道歉,至于损失方言测算一下,也不要检查储物袋和双倍赔偿,就每人分担一些就是了,至于拿没拿的就自认倒霉了。

    不少修士也想息事宁人,就闹哄哄地在那里劝和。谁知越劝那常保还越来劲,在那里对着方言骂骂咧咧,话说得越来越难听。方言本来也不想闹的太过,可他也是个年方二十的年轻人,正是血气方刚之时,如何能容忍常保如此恶毒的咒骂,索性对准常保一人,坚持要先看他的储物袋,否则这事没完。

    事情闹到如此地步,穆家辉和陈春二人倒是松了一口气,方言的所有火力全部对准了常保,他们要做的就是借机开溜,二人都不约而同地悄悄后退了几步。

    “方言,你个黄毛小子,老子入门之时,你还在你娘怀里吃奶呢,想要看老子的储物袋,除非杀了老子,有本事就上生死台上走一遭,谁要是软蛋谁就是后娘养的。”常保越骂越痛快,众人的劝解让他更来劲了,几乎就是口不择言。

    方言回到宗门时本来就心情不好,一回来看到家里这样就更加心情恶劣,现在常保又如此辱骂于他,火气再也压不住了,腾地冲了起来,冷冷地看着常保说道:“生死台是吗?既然你要找死,我就成全于你。”

    此话一出,顿时全场鸦雀无声,方言平时虽然有些不合群,但为人很是谦和,待人也是大方有礼,这时的样子让所有人都感到惊讶,就连夏氏兄弟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方言。

    常宝一听也微微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虽然论修为二人是同阶,可常保进阶五层已有几年,根本就没把方言放在眼里。而且方言在门内众人只知道他的灵植术高超,可生死台是生死比斗,又不是比灵植术,常宝也不相信一心钻研灵植的方言,还有时间修炼其他法术,在争斗上也能超过他。

    当即冷笑一声:“爷爷就是想要找死,你小子有本事就别腿软,到了生死台上,看你家爷爷如何炮制你。”穆家辉一听有门,和陈春对视了一眼,心想这也是个机会,若是在生死台上将方言杀了,谁也不能说什么,而这处院子不也就是囊中之物吗。

    夏氏兄弟赶紧过来解劝,生死台可不是闹着玩的,上了生死台就要分出生死,宗门设立此处地方就是为了解决弟子之间的恩怨,在台上杀人无罪,以后也不得寻仇,而在宗门的其他地方杀害同门就是重罪,一律处死。

    他们没有看过方言出手,再加上方言才刚入门几年,又醉心于灵植,战力又能高到哪里去,而且生死台上是以命相博,都会拿出压箱底的手段,那常保听说也是个狠角色,可别让方言在他手上枉送了性命。

    这边在解劝,那边穆家辉和陈春却在帮助常保把火烧旺,每人都答应送他一样强力武器,助他击杀方言,这也让常宝的信心更足了,放出狠话要把方言折磨致死。随即就迫不及待地找到方言击掌盟誓,明日上午生死台上相见,然后狂笑着离开了。

    面对夏氏兄弟,方言当然知道他们的担忧,笑着对他们说道:“两位师兄不用担心,师弟自有打算,那常保虽然有些战力,可还不在师弟的眼力,师兄但请放心便是了。”

    夏同文叹了口气,一脸忧心地看着他:“师弟既然如此自信,我们也就不多说了,只是师弟一定要小心,我们兄弟可不想失去你这个朋友。”

    方言点了点头,夏氏兄弟就离开了。此时院子里已空无一人,很多修士在他们提议生死斗之时就溜走了,余下几人也跟在常保身后看热闹,至于方言,没有人看好,一个新入门才几年的修士,怎么可能斗得过这些老弟子。

    青鸾几人在阵内听得真切,连忙打开大阵把方言迎了进去,一脸忧色地看着他,方言轻松地笑了笑,让他们不必担心。随后方言又夸奖了他们几人,五行浣花阵还真不愧是护府大阵,全力开启十余名修士都没有攻破。

    然后方言就让他们把院子收拾一下,再把所有的损失清点一遍,看样子方言并不打算放过这些人,所有在他这里拿走的东西都要他们双倍奉还。

    不说青鸾几人满腹忧虑地整理院子,单说方言回来以后,立刻来到练功房,把自己随身的物品全部检查了一遍,明天就要上生死台,方言当时虽然有些冲动,但他并不后悔,那些人实在欺人太甚,而且还如此处心积虑要置他于死地,再不反击方言也就不用修炼,回家去做他的七少爷好了。

    第二天一早,方言早早起来,昨晚休息得很好,睡在家里比在外面舒服多了,此时方言神完气足,爬到山顶上去做早课,根本就未把这场生死斗放在心上。居望和李放看见了也是暗暗佩服,不说其他,单单这份气度就让人敬佩。

    吃罢早饭,方言休息了一会,换了一身崭新的黄色法衣,神色轻松地走出门外,而青鸾几人则是神色紧张地坐在那里,干什么都心不在焉。方言御剑飞起,很快就来到了位于赤鹫峰的生死台,平时冷冷清清的生死台前,这时已经是人山人海。离火门弟子大都散漫,也不喜争斗,这生死台已经荒废了有好几年,今天终于又有人登台比试,消息一经传出,大量的弟子都往这里飞来。

    方言来到台前,只见一座数十丈方圆的高台,台上竖起一对长幡,上书一副对联:生死台前断生死,阴阳界里看阴阳。生死台的四周还设了四处十几层的看台,专供弟子们观看修士们的生死相斗,想来当初宗门对这里也是用心良苦,希望能让离火门弟子勇猛精进,不惧生死,谁知后辈子弟却如此不肖。

    那常保早就等在生死台前,看见方言过来冷冷一笑,激动地大声叫道:“方言,等下我会让你好好享受一番,哈哈哈???”说完又是一阵狂笑,身旁的穆家辉几人也是一脸的兴奋。

    这时一名白衣弟子过来,问了一句:“是何人要在此生死斗,就在这生死文书上签字,现在若要反悔,只需缴纳一百灵石即可,一旦签字就不得反悔了。”

    常宝立刻走上前去,签下自己的名字,又会过头看向方言:“小子,怕的话就乖乖交灵石吧,否则一会儿就生死两难了,你家爷爷可不是心慈手软之人。”

    方言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在文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看着常宝说道:“一名走卒而已,被人出卖了还不自知,等下身死之后看看谁会为你可惜,真是可悲可叹。”

    “哼,牙尖嘴利的小子,爷爷可不会被你糊弄,等下打不过时你最好自戕,否则看我如何炮制你。”常宝恶狠狠地看了方言一眼,就一个纵身飞到台上,四周顿时响起一片叫好声。

    方言根本不为所动,定了定心神,冷静地走上了生死台,看的那名白衣修士不由得暗暗称奇。刚一上台,方言就拿出五张符箓,银针法器藏在袖口,看了一眼趾高气昂的常保,慢慢走到了台子中间。

    却见常保森然一笑,挥手放出一只灵兽。这只灵兽身长数丈,丈余高,牛身虎头,额前长着一只长长的黑色独角,全身上下密布鳞甲,正是一只独角兽,属于一级高阶的灵兽,相当于人族练气后期的实力,是陈春花了莫大气力从其一位老友之处借来,用秘法与常保签了个临时契约,暂时可以供他驱使。

    这几人还真是花了不菲代价,一心就是想要置方言于死地,可他们又如何知道方言的战力,找来如此高阶的灵兽助阵,这倒是让方言不解。其实这是陈春的主意,不仅要击杀方言,还要威慑落霞岭上的一众修士,好让他们以后顺利接管方言的院子。

    常保大喝一声,那只独角兽就向方言扑过来,方言不假思索地放出黑煞,刚一出现就听见四处响起倒吸凉气的声音,常保也是大吃一惊。魔宠在南越十分少见,加之与普通修士的功法又大多很不相配,拥有魔宠的修士就很少,攻击更是诡异难以防备,而方言的这只魔宠已经是高阶,修为战力不低,对上他的独角兽还真是胜负难料。

    常保连忙稳定心神,御使一柄长刀法器斩向方言,却见方言不慌不忙,五张火球符飞了过去,在半空中裹住长刀“轰”地一声炸响,常保连忙召回,有些心疼地看了看,好在灵性没有损伤,只是表面被熏黑了。

    常宝哇哇大叫,正欲再次攻向方言,突然神识中一丝警觉,连忙倒身飞退,才退几步就听见“噗”的一声,随后左肩一晃,一道血箭飞射而出,一枚银针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又回到方言手中。

    方言暗道一声可惜,这常保修为不高,可是争斗经验却并不差,关键时刻反应很快,被他躲过了方言非常隐蔽的致命一击。此时的常保被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样的偷袭要说是新手所为,打死他也不相信,自此他再也不敢大意,不再像先前一般轻视方言,每次攻击都留有余力,不敢有丝毫大意,试图先拖住方言再寻找出方言的弱点,给出致命一击。

    接下来,常保表现得很有耐心,不管方言是符箓还是飞针攻击,他都第一时间选择躲避,紧紧地盯着方言的出手,不再冒然攻击,让方言一时也抓不到他的破绽。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