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三章 贼心不死
    “大胆方言,崔管事在此,你竟敢当面打伤同门,难道就不怕门规处置吗?”崔浩身后的穆家辉赶紧跳了出来,一脸的义正言辞,双眼却露出了阴寒的微光。

    “门规,尔等还知道这里是离火门,还知道这宗门内是有规矩的吗?这里是在下的灵田,你们在这里随意进出,大肆破坏。而里面是在下的住处,你们却肆无忌惮的攻击,我倒想问问,你们还知道有门规吗?”事已至此,方言也不给他们留什么情面了,大声地质问道。

    眼角的余光中看见那些看热闹的想要离开,方言又转头冲他们喝道:“在下的灵田遭到如此破坏,诸位连说都不说一声就这样离开,难道不怕在下找上门去吗?”

    方言连师兄弟的称呼都不用了,那些人当中有不少以前是这里的常客,有些人曾经还与他相互帮助,喝酒聊天,现在看着他的灵田被毁,住处被人攻击,却站在这里看热闹不吭一声,让方言十分不满。

    “就是,师弟的灵田被弄成这样,哪有不说一声就离开的道理。师弟放心,师兄这里把挖走青竹和灵药的人都记了下来,还有所有来过这里的弟子名单,谁故意破坏灵田都记着呢。”夏氏兄弟从后面走了过来,夏同文边走边和方言说道。

    “如此就多谢夏师兄了,师弟现在也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还请师兄分说一二。”方言连忙一拱手,夏氏兄弟如此做,等于为了他的事情得罪了此间的所有人,对此他也十分感激。

    “哼,什么叫做是他的灵田,这落霞岭上的灵田难道是他家的?这里都是宗门的,在这落霞岭上的灵田都由崔管事代表宗门管理,分到谁家也是由崔管事说了算,怎么能把宗门之物当成个人私产?”穆家辉看见风头不对,又赶紧跳了出来,阴恻恻地说道。

    旁边的陈春和常保也都应和道:“穆师兄说得对,宗门的灵田自有管事大人分配,哪里容得一个弟子自己做主,仗着别人的势,围住最好的灵田据为己有,把宗门置于何地,我们这些老弟子都不答应。”

    “就是就是,凭什么你就可以占据最好的灵田,这山上的灵田就该大伙轮流种,崔管事,请你要为我们这些弟子主持公道啊。”后面几人赶紧连声说道,那些原本在一旁看热闹的人中,也有几人在一旁应和着。

    崔浩得意地点了点头,脖颈微微一扬,沉声说道:“方师弟,刚才众位师弟的话你也听到了,师兄我受宗门重托,负责这落霞岭上上下下的事情,大家都是这落霞岭上的一份子,我也不能只偏袒一人。依我看不如这样,干脆这落霞岭上的灵田全部重新分配,今天就从师弟这里开始,也省的苦乐不均,师弟也不会落下埋怨,师兄这可也是为师弟考虑啊。”

    一席话说得冠冕堂皇,崔浩满口都是为众人考虑,其实心里打的什么算盘,任谁都看得出来。

    “崔管事这话请恕在下不敢苟同,当初在下来到这落霞岭时,这片灵田并无人耕种,房舍中也是一层厚厚的灰尘,根本就无人愿来这里,全是在下一人辛苦开垦出来。诸位都是落霞岭的老弟子,刚才所言可有虚假?”方言问向那些围观的人,那些人却一个个低着头,不敢吱声,只想着找机会溜走。

    方言又继续说道:“诸位都是多年浸淫灵植之道的,可知灵植之术并非单靠灵田,灵植法术、育养灵田、培植作物、后期养护等等,都是缺一不可,没有辛勤的耕耘,收成不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再者说,有人口口声声说在下的灵田最好,在这里倒是想问一问,好在哪里,是有灵脉还是有灵泉,请为在下指出来。”

    崔浩被方言这么一说,一时也是哑口无言,他哪里懂什么灵植术,来这里不过是想捞些好处罢了,之所以打方言灵田的注意,都是穆家辉在一旁不停的撺掇。

    穆家辉见状,向身边的陈春一使眼色,那陈春也立刻站了出来,摇头晃脑地说道:“方师弟此言差矣,我们落霞岭历来和睦,崔管事来了以后,更是对我等倍加爱护,灵植之术缺少灵田可是不行,不过这灵田也并非越多越好,像师弟这般,坐拥如此众多的灵田,哪里照顾得过来,若是闲置了也是岭上的损失,何不调剂一些出来,废弃于此看着都让人心疼啊。”

    说完一脸自得地站在那里,周围的那些人也是鸡啄米一样地赶忙点头,陈春晃了几下脑袋,听见没有声音这才看向方言,只见方言私笑非笑地看着他,然后才慢慢说道:“在下的灵田为何会有这么多,这座小院又为何会围了这么大,难道阁下会不知道?这倒是奇怪了,莫非是在下看错了?”

    众人听了都是一头雾水,而这陈春却是心里咯噔一下,个中原因他实在是太清楚了,那地虎蔓之事他就是出谋划策之人,事后几人在一起分析时,就怀疑当时被方言看到了,现在方言这么一说,更加让他心虚,赶紧低头退在一旁,借着穆家辉掩饰过去。

    那穆家辉见陈春如此不中用,心中暗自恼怒,便带着怒气说道:“方言,我等都是同门师兄弟,你一口一个在下、阁下的,难道你已经不把自己当成离火门的弟子了吗?何况崔管事还在这里,怎么容得你如此放肆。灵田之事乃是岭中的大事,自有崔管事定夺,岂容你一个弟子随意置喙。”

    方言见他业已恼羞成怒,冷笑一声说道:“既然知道是同门,那无故毁坏同门的灵田该当何罪,肆意攻击门内弟子住处,那又当如何处置。现在崔管事当面,就把今天这事论个究竟,诸位何时又把在下当成了同门,难道此处已经不再是离火门了吗?”

    “你都快一个月未归了,谁知你是死是活,人不在了灵田住所就应该收回,这是宗门的老规矩,我等哪里做错了。”穆家辉身后的常保这时梗着脖子说了起来,一旁的陈春连忙向他使了个眼色,这才停下话来,一脸无所谓地站在那里。

    “原来如此,我道你们为何如此大胆,原来是盼着自己的同门死在外面,好把他的灵田据为己有。”此言一出,周围那些围观之人也是议论纷纷,穆家辉狠狠地瞪了常保一眼。

    方言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枚黑色任务牌递给崔浩,然后故作气愤地说道:“在下此次离开,是去完成宗门任务,难道弟子出去做任务稍长时间未回,那他的住所和灵田就应该收回吗?这是哪家的规矩,在下这就去管事阁问问,是不是最近新出的规矩。”

    崔浩接过一看,果然是宗门发布任务用的任务牌,就脸色一正向众人说道:“师弟莫要听人胡说,我们此次前来,只为了分配灵田之事,本管事既然身负宗门之事,就要尽心尽责,落霞岭上不少弟子对灵田分配颇有意见,因此不得不察,还望师弟体谅一二。”

    这崔浩虽然不善灵植,可也不是毫无手段的二愣子,再说他来这里只为灵石,并不想针对任何人,这次事情也是收了穆家辉几人的好处,还有几人也在暗地里许诺,只要得到方言的灵田,一定会多多进贡,所以才会这么上心地要推行灵田重新分配。再说他也收过方言的好处,只要谁给的多他就向着谁,才不会介入他们的是是非非,甚至是个人恩怨之中。

    “原来只为灵田之事,在下明白了。不过崔管事可知道,在下是宗门认可的灵植弟子,在各处山岭有优先挑选灵田的权利,而且在下的灵田也是受到宗门保护的。”说完,方言就把自己的身份牌递过去,等待崔浩查验。

    “哦?灵植弟子。”崔浩也是一惊,灵植弟子在离火门的身份可不低,而且每一名灵植弟子都在灵田分配上享有特权,灵植堂在宗门是出了名的护短,若是被他们知道有灵植弟子受到欺负,恐怕没有几人能够护得住,至少他自己就没有这么大的能耐。

    “不错,果然是灵植弟子,师弟考取了灵植弟子也该和师兄说一声啊,我也好为师弟庆贺一番。既然如此,此事就此作罢,各人都回去做事吧。方师弟,师兄有事先走了。”说完,崔浩就拿出飞剑,准备走人。

    “且慢,崔管事暂且留步,在下还有话说。”方言赶忙拦住,小院被糟蹋成这样,青鸾几人还被困在阵中,任他们围攻如此长的时间,可不能一句作罢就了事。

    崔浩有心不趟这个浑水,奈何方言死死拦住,只好停了下来。“方师弟,此事或许有些误会,都是同门就不要再追究了,要不师兄我就替他们道个歉,你看如何?”

    这崔浩真难对付,这一手也玩得漂亮,身段柔软地放下,既不失自己的体面,又可以邀买人心。方言可不吃他这套,想要这样和稀泥,蒙混过关,方言绝不答应,他打定主意这次一定要让穆家辉一伙付出代价。

    “崔管事言重了,师弟并没有责怪师兄的意思,而是刚才那些围攻师弟住处之人,还有破坏师弟灵田的人,崔管事是不是要给个条陈,对这些人给于处罚,以儆效尤。”方言看出了崔浩的意思,也没有再针对他,而是要他说一句话,他才好借题发挥。

    崔浩多精明的人,立刻就明白了方言的意思,可他两头都收了好处,也不想现在就自断财路,就打了个哈哈:“这个嘛,我看可以适当做些补偿,你们就商量着办吧,不要闹出事端,我们落霞岭还是要以和为贵,都是同门,万事好商量。”

    说完,冲着穆家辉冷哼了一声,就御剑飞走了。余下众人面面相觑,崔浩自顾自地走了,可是留下这么一番模凌两可的话,这该如何商量,又有谁出面和方言商量,所有人这时都看向穆家辉。

    穆家辉也是满腹委屈,好处都被崔浩得了去,方言这里他也什么都没捞着,就连一棵竹子他都没有动。现在方言已经不是他可以压得住的,灵植弟子是由灵植堂认可的,在宗门内的人数也不算多,破坏灵植弟子的灵田,此事可大可小,可若是方言揪着不放,告到灵植堂去,那就事情闹大了,没看见连崔浩都溜走了。

    不行,得有个人来为自己顶缸,穆家辉可不愿意什么好处都没捞到,却惹来一身的麻烦,这种赔本的买卖他才不会干。于是心生一计,故意低声委屈地说道:“方师弟,依师兄看来不如这样,所有今天在场的弟子都要给师弟道歉,然后把自己的储物袋打开让师弟检查,但凡有师弟的东西,就要加倍赔偿,不知这样可好?”

    此话一出,等于是把方言推向了所有在场修士的对立面,可谓是老谋深算,方言当然不会答应,这样才可以坐下来慢慢谈,这就是穆家辉的如意算盘。

    谁知还未等方言开口,旁边先有一人大声嚷嚷:“哼,就他一个新来的小子,凭什么检查我们这些老弟子,攻击了你家阵法如何,拿点东西又怎么了,要查你们让他查,反正我是不干。”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