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三章 交换玉简
    方言没有走多远,而是来到一处人少的地方,在储物袋中找到一枚古旧的玉简,那是一名年代久远的修士的游历笔记,方言早就看过,把里面的内容抹去,方言就把一些制符的基础方法,连同部分那名制符师的经验,其中也夹杂了方言的一些心得,全都刻在玉简上。最后方言还把神行符等三种符箓的制作之法附在后面,伪造成一枚家族的传承玉简,准备用它来和那修士交换。

    做好这些准备,方言又在附近的法衣店中买了一身青色长袍,就地把自己打扮了一番,装扮成一名制符师的样子,神气活现地从店中走了出来,又回到了那个摊位前。

    这次方言是有备而来,假装随意地走到那个摊位前,挑挑拣拣地翻动着几张几乎一样,都是粗制滥造的地陷符,口中还不时叹道:“唉,可惜,真是太可惜了。”

    这样说话那摊主还如何坐得住,连忙起身看向方言,只见一位年轻道人,一副制符师的模样,在那里摇头晃脑。方言这时也看清了这名摊主,是一位中年摸样的炼气五层修士,和方言修为相仿,不过脸上却如同是经过刀砍斧凿,一道道深深的皱纹密布在脸上,再配上异常严肃的表情,活脱脱的一副判官形象。

    “敢问道友有何见教,在下散修孔庆元。”这摊主见方言如此年轻,修为确是不低,不知方言是何人,就礼貌地问道。

    方言也不答话,拿出了三张自己制作的符箓,向这摊主递了过去,那摊主不知方言这是何意,就下意识地接了过来,拿在手上看了看。正要说话时,突然反应过来了,涨红着脸气愤地说道:“在下确实手法粗劣,可自问并不认识道友,更没有得罪过,为何要来故意奚落于我?”

    “孔道友误会了,在下方言,也是散修,此来并非是为了奚落道友,而是想请道友为在下指点一二,不知在下的制符术可还入得了道友的眼?”方言平静地说道,眼睛清澄地看着孔庆元,他这一说那是让孔庆远愣住了。

    随后孔庆远更加愤怒,若不是看在方言身为同阶,又是在这烈阳城中,几乎就要暴起攻击了。“方道友制符之术远超于在下,又何必明知故问,难道是要在下让出此地,送与道友摆摊不成?”

    方言呵呵一笑,故意装出一副高人的样子,风轻云淡对孔庆元说道:“非也,在下只是想与道友交流制符之术,并未有要断去道友财路的想法。恰恰相反,在下想与道友做一个交易,若是成功的话,道友今后必将财源广进啊。”

    “交易?什么意思,在下除了一身粗劣的制符之术,其他的什么都不会,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可以拿来与方道友交易的。”一席话说的孔庆元更加摸不着头脑,有些愣愣地看着方言。

    方言也不答话,又问了一句:“这地陷符可是道友自己制作的,这种土属性符箓的制作之法,道友可还有其他的?”

    “这???不瞒道友,这符箓的制作之法是在下师尊传下来的,不可以随便转让他人,承蒙道友错爱,在下实在无法割让。”孔庆元略微犹豫了一下,就斩钉截铁地说道。

    “呵呵,孔道友不必如此,在下可不是要道友割让于我,而是想要与道友交换制符之术。这是在下族中前辈早年的心得和制符之法,还请道友看上一看。”说完,方言就把那张早就准备好的玉简递了过去。

    孔庆元半信半疑地接过玉简,贴在额前只是看了片刻,就突然睁大眼睛,直愣愣地看着方言,有些激动地说道:“道友原来是家族修士,难道准备用此玉简来换,这可是制符家族的传承之物,道友难道就不怕被家中长辈责罚?”

    “这点道友不必过虑,既然在下敢拿出来,就不会有事。再说这也只是家族中一位前辈修士的早年之物,算不得如何高深,只要道友交换后不要外传就好。”

    “这个,道友盛情在下心领了,不过此物乃是师尊之物,请容在下细细想想。”说完,那孔庆元又把玉简还给了方言。

    方言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看着孔庆元满脸的皱纹聚在一起,拧成了一个个的疙瘩。

    过了许久,孔庆元才长长出了一口气,有些痛苦地说道:“若是交换的话,道友必须发下毒誓,绝不能将在下的制符之法外传,当然在下也绝不会将道友之物外传的,这点还请道友放心。”

    说完,孔庆元就准备从储物袋中拿东西,与方言当场交换。方言赶紧制止住他,说道:“道友勿急,此处可不是交易之所,还是在下另寻一处为好,不知道友意下如何?”

    孔庆元也意识到自己性急了,在一个看起来比自己都小了二三十岁的毛头小子面前如此失态,让他也禁不住老脸一红。方言往四周看了看,就指着一处高大的茶楼说道:“孔道友,就到那座茶楼之中交易如何,这次就让在下做东,交易完成之后,再与道友交流制符经验,岂不美哉?”

    孔庆元又是一阵尴尬,方言早就看出他袋中窘迫,到那种十块灵石一壶茶的茶楼里,只怕是消费不起。不过方言也有些奇怪,这孔庆元看起来是烈阳城中的修士,又在这里混了数十年,再是不济总不至于会潦倒如此吧。

    方言并未就此瞧不起他,要知道自己的父亲方同,在数年前恐怕也不过如此,甚至可能还不如他,若只是因为仗着自己略有身家,而别人囊中羞涩就看不起,那样就只怕不是方言了。此时透过孔庆元,方言看到了像他一样的挣扎在修仙界最低层的修士,繁华的仙城有时候也会是他们的伤心之地。

    带着内心中深深的同情和疑问,方言带着孔庆元来到了茶楼中,要了一个位于二楼的包间,方言二人就在一名侍女的带领下来到了包间内。方言嘱咐了那名侍女几句,让她不用在房间里伺候,其他人也不要来打扰,说着就扔过去一块灵石,把房门关上了。

    两人坐了下来,这间房间不大,里面就是一张桌案几把椅子,靠墙里面放着一张花几,摆着一盆低阶的灵花,墙上挂着几张山水画,陈设简单,却很雅致。桌案上放着一套茶具,方言就自顾自地泡了起来。

    一盏茶过后,孔庆元拿出一枚古朴的玉简,放在桌案上,语气有些低沉地说了起来:“不瞒方道友,在下的制符之术是在师尊遗留下来的一枚玉简中所学,而在下习练此术,其实也是为了完成师尊的遗愿。”

    接着孔庆元就说起了他们师徒二人的事情,原来是他的师傅在一次寻缘之时,意外发现了这枚玉简,看见这玉简古朴的外表,他的师傅就坚信这里面的制符术一定了不起,于是就放下其他的事情改学制符术。其实这也是散修的无奈之处,能够得到的传承少之又少,好容易得到这么一枚玉简,当然把它当作了一次天大的机会。

    接下来的事情可想而知,从未制作过符箓的修士,直接就从上古符箓开始制作,而且地陷符还是一种中阶的符箓,结果没几年就血本无归,日子越来越惨。可是他师傅不愿放弃,于是就开始深入各种险地,直至有一天身受重伤命不久矣。

    可是临终前,这位倔强的修士仍然要他的徒弟孔庆元,继续他的制符之路,完成他自己的心愿,而孔庆元自小就跟从师傅,当然不愿违逆了他,就答应了下来。可惜他也没有制符天分,又没有师傅的修为,日子比师父在时更加艰难,很快就因为制符一事变得一贫如洗。

    有很多次,孔庆元都有些熬不住了,想要将这枚玉简卖出了事,可是师父临终前的嘱托,让他总是下不了决心。现在方言只是和他交换,而且方言的玉简他也看过,的确对他制符术的提升帮助极大,就此交换也不算违背师命,况且他真的是支持不住了。

    说完这些,孔庆元长叹了一声,拿起桌上那枚玉简递给方言,一脸严肃地对他说道:“方道友,这便是家师留给在下的玉简,是否真如在下所说道友一看便知,不过交易之前,还请道友发下誓言,绝不将玉简的内容外传,在下也会发下毒誓,一定不将道友的家族传承让他人得到。”

    方言也把自己的玉简拿了出来,相互交换以后,二人郑重地发下誓言,绝不会向他人透漏玉简的内容,随后方言就把那枚玉简贴在额头,认真地看了起来。这枚玉简出乎方言的意料,竟然除了地陷符以外,还有另外两种符箓的制作方法,分别是地爆符和雷石符,而且雷石符已经达到了中级符箓的等级。

    其实修仙界最早对符箓是划分为四个等级,分别是低级、中级、高级和顶级,其中并没有上中下阶之分,后来随着制符材料的日渐稀少,一些制符术也渐渐失传,高级和顶级的符箓制作方法已经很难找到,就连中级符都很少见,大部分都被宗门和大家族珍藏,平时难得一见。

    于是市面上常见的就剩下了低级符箓,这种以前并不被重视的符箓成为了市场的主流,逐渐充斥了整个修仙界。后来制作者和一些商家深感交易不便,这才又把低级符箓再次划分,分为了低阶、中阶、高阶、顶阶等等,其实这些都是属于低级符的范围。

    单是这雷石符的制作之法,就已经抵得上方言那枚玉简的价值,而且还绰绰有余,如此明显地占人便宜,并且是孔庆元这样的忠义之人,方言实在难以心安。想了想,方言说道:“孔道友,这枚玉简的价值之大,远超在下的那一枚,若是就此交易有些太不公道。在下愿意加上两千块灵石,再把以前制作的几种符录各拿三枚,当作对道友的补偿,不知意下如何?”

    孔庆元当然知道这次交易他是吃了亏,可是十多年来的制符生活,已经让他苦不堪言,今天好容易才遇上这个机会,强行忍住了没有多说。现在方言这么一说,让他着实松了一口气,看起来方言并不是奸猾之徒,这也让他对方言有了些好感。

    再说他现在又急缺灵石,加上方言赠给他的符箓样品,孔庆元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制作出像样的符箓,用以告慰师傅的在天之灵了。想到这里,孔庆元心里有些激动,就点头答应了方言的条件,有些感激地看了方言一眼。

    于是二人各自把对方的玉简复制了一份,方言又拿出两千灵石和十余张符箓交给了孔庆元,这交易就算是完成了。随后,二人就在这茶楼中聊了起来,主要还是谈些制符之术,别看孔庆元制作的符箓十分糟糕,可十余年的积累钻研依然不能小看,二人倒是就此详谈良久,直到深夜才尽兴而归。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