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七十二章 同门师兄
    跑了很远,方言才找了一处安全之地停下来休息,躲在空间里调息打坐了半个时辰,方言这才出来继续寻找紫斑墨蝰的踪迹。

    还是按照之前的办法,在石林中寻找火原鼠的巢穴,再守候在一旁,不过这次方言更加小心了,找到之后并不马上就探查四周,而是仔细地观察许久之后,才确定蹲守的地点,唯恐再次遇上长嘴獾那样的妖兽。

    两天下来,方言就用这样的方法,连续蹲守了三处妖鼠巢穴,帮这些可怜的火原鼠肃清了大量的天敌,光是紫斑墨蝰就击杀了九条,还有四只倒霉的火貂也没有逃过方言的魔爪。

    此时的方言已是志得意满,可以考虑回去了,这一趟下来灭杀了十二条紫斑墨蝰,方言准备拿出四条交任务,其他的全部拿来自己制符。火貂血也可以用来调制朱砂,虽然效果不如紫斑墨蝰,但是拿来练手还是不错的。

    随后的时间里,方言开始寻找来时的道路,速度极快地离开这片石林,一路之上并未过多停留。从进入这片石林时的入口处,方言快速地跑了出来,回去的路程并不算远,这次方言没有太深入,以现在的速度不需一天就能回到外面。

    再次回到荒凉异常的峡谷中,方言没有再施展御风术,只靠肉身的体力奔跑,但是速度仍然不慢,很快就回到了那条流沙河道,顺着流沙的反方向走就是出谷的通道。

    方言走了一会儿,突然发现远处影影绰绰有一群人,正好拦在出谷的方向,慢慢向这边走来。方言顿时一惊,立刻停了下来,这么多的修士组队在一起,若是想要打劫过往的修士,只怕谁都很难逃脱,方言立即蹲身下来,用神识查找附近一些隐蔽的角落,想要找到一处地方藏身。

    这片峡谷不像石林那样到处乱石林立,可以看到较远的地方,一位御剑在低空缓缓飞行的修士远远就发现了方言,“嗖”地一下飞了过来,停在方言前面不远处。方言看了微微一愣,这名修士有后期修为,但是脸上并未带着杀气,况且这时想要逃跑也不可能,干脆就站在原地,一脸戒备地望着来人。

    来人呵呵一笑,傲然地说道:“道友不必如此,在下是离火门弟子,有件事需要和道友商量一二,还请到前头与众位一起。”

    方言一听,这位是离火门弟子,说起来还是方言的同门师兄呢,此时的方言穿着黑衣,戴着黑色斗笠,一副散修打扮,全无半点离火门弟子痕迹,本是不想掺和,因为看这架势恐怕就没什么好事。但是看来人那种有事无恐的样子,想要离开怕是也不可能,只好双手一拱,无奈地跟着到了大队人马中间。

    那位师兄嘿嘿一笑,又继续御剑飞起,在半空中寻找方言这样的倒霉蛋。方言到了队伍中一看,全是像方言一样散修打扮的修士,甚至有几人还只有初期修为,也不知从哪里找来的。说是商量一二,可是等了半天也无一人和他说要干什么,只是让他跟着队伍走,去哪里也无人知晓。

    这次怕是上了贼船了,方言暗想只要不是打家劫舍,做些伤天害理之事,也就任凭他们驱策一回了,想来弄这些低阶修士也不是去干什么大事吧。这样想着,跟随了大队人马一路向前,沿着那条流沙河又往回走。

    一路上遇上了不少修士,都是领头的几个后期修士拉来的,走了没有多远,又有一支像方言他们这样的队伍汇入进来,这支临时拉来的修士队伍达到了三四百人。不过到了现在,还是没有一个人出来,告诉大家要去哪里,要大家做什么,只是一味地要求众人快些走。

    方言悄悄向周围的人打听了一下,这些人都是被这样抓来的,根据他们三言两语的说着各自的经历,方言终于理清楚了,这支队伍领头的几人正是离火门的修士,都是内门弟子,还有数十名外门弟子协助他们,其中一些原本不愿加入的散修,还被他们强迫着进来了,否则性命堪忧。

    现在看起来方言刚才还是太过乐观了,这帮人还真是所谋不小,不然又何必招来这么多人,短短时间就纠集了数百人,这股势力别说猎妖,就是去灭族都够了。方言已经可以断定自己是被拉来当炮灰了,前面的目的地一定十分危险,需要他们这些人去探路,方言现在开始认真考虑是否要亮出身份,也好在等下到来的危险行动中得到同门的照顾,毕竟自己也是离火门的外门弟子。

    不过旋即方言就打消了这种想法,因为他回忆起,在功德殿中这处地方并没有大的任务,况且这些人也不可能是在短期内召集起来的,那就说明这是一次他们私下里发动的猎妖计划,若是方言跳了出来,说不定被灭口也未可知。

    想到这里方言未敢多言,只是低着头听周围的人窃窃私语,猜测自己这些人要去干什么,大多数人都是愁容满面,几个胆小的都快哭出来了,方言在心底摇了摇头,就这样的乌合之众只怕一击就会被打散。

    不知走了多久,数百人来到了一处紫黑色的山崖底下,远远就看见那里已经围了数百人,其中有数十人正手拿阵旗,还有几名后期修士正在一名阵法师模样的人指点下,寻找地方埋设阵盘。

    “弄出这么大的阵仗,这是要什么,该不是发现了什么洞天福地吧?”方言看得一阵纳闷,花费如此大的精力弄来这些修士,还要启动这样的大阵,要说没有什么图谋,打死方言也不相信,可要说这里有什么,现在从外面也看不出来。

    就在此时,一名身着白衣的后期修士御剑飞起,停在半空中召集众人围过去,过了一会儿,所有人围成半圈站在他的下方。

    “诸位,今日我等请诸位同道来此,是有一件大事要请诸位共同参与,这件事我等已然谋划多时,直至今日才一举建功。相信诸位都曾遇到过,正该修为大进之时,却因缺少丹药灵石,困在瓶颈处不得寸进的苦楚,而在下现在要告诉诸位,我们的机缘到了,是一场天大的机缘送到了我们面前。”

    那修士话还没有说完,地下众人就“轰”的一声议论开了,一些人更是瞠目结舌地看着他。这修士看到众人的表现,满意地点点头,接着说道:“诸位中有谁知道在我身后有什么,在那被阵法团团围住的地方又有什么,里面还有什么?”

    一连串的问话,这些人都是茫然地摇头,眼神中却是充满了贪婪、炙热和希冀,来这里的人都是寻缘而来,尤其是散修,能够有所成就的无一不是撞缘而生,才走上修炼的坦途,那修士的一席话勾起来所有在场之人的兴趣。

    “密境!一处从未发现的密境。”这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人群中一下就炸开了锅,先前的迷惑、恐惧都消失不见,在这红云峡谷已经有多少年未出现的密境,竟然让他们这样遇见了,又怎能不叫人心情激动。

    方言也不由得被这名修士煽动了,心中有些意动起来,不过在场的很多人明显还有一丝疑惑,方言也不例外,那就是为什么这样的好事他们不自己做,而是好心地叫上在场的这些人。

    这修士显然是个极善言辞之人,一下就看出了众人心中的疑惑,双手往下虚压住,又大声地说道:“诸位可能心存疑虑,为何我等要召集如此多的修士前来。等下诸位就会知道,这处密境的防护大阵十分坚固,还要靠我等共同施法才能攻破。

    在下在此可以给诸位一个承诺,只要大阵被破,在场之人都可以进入密境,但是所有收获必须上交一半,毕竟我等为了开启这处密境,可谓是耗尽了心血,不知诸位意下如何。若是同意的就随我前往,不愿意的等破阵之后就可以离开了。”

    话说到现在,还有谁愿意离开,就算是想要离开,估计也是盘算着找自己人一起来,不过场上如此多人,在等到破阵之后寻来,这处密境里面还剩余什么都很难说,与其如此不如现在就进去搏一把,虽然交走一半,不是还给自己留了一半吗,这么多的散修在场,到时也不怕他们翻脸赖账。

    那修士一个个的扫视着眼前众人,在场的人忙不迭地点头,那修士微微颔首,手一挥带着众人走了过去。

    这时大阵已经布置下来,这种以阵破阵的方法方言也在典籍中看到过,但是亲眼见到这还是第一次,在阵法方面他连入门都还算不上,当然不懂这些阵盘阵旗的妙处所在,但是接下来大致要干些什么他还是略知一二。

    果不其然,数位后期修士指挥众人分成几处,在领头的修士带领下围着几处地方站定,但等他们发令,众人就一起攻击里面的阵法。

    没过多久,外面修士们布置的阵法就启动了,一道淡黄色的光幕缓缓升起,随即转向山崖下面重重地压了下去,一瞬间仿佛遇上了一堵厚墙,看似毫无异样的山崖下,一片火红的光幕迎上了这片黄光,一阵“咯吱”的破阵声响清晰可闻。

    “动手!”领着一众修士的几名后期高手突然大喝一声,手中的法器率先冲了上去,紧接着一片法器光芒撞在了那层红色光幕之上,发出了无颜六色绚丽夺目的强烈耀光,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只是听着领头几人的号令,一味地狂攻不停。

    方言此时多长了个心眼,因为他偷偷观看四周时发现,刚才那名指挥布阵的修士只是在催促众人往阵盘中注入法力,而他自己却神情紧张地注视这一处地方,正是山崖下一块突出的大石头底下,好像那里有什么东西,这让方言暗暗小心,没有用尽法力去攻击,反而偷偷地用神识暗中观察起四周,一有危险就可以立刻逃之夭夭。

    在阵法和修士的双重攻击之下,红色光幕变得越来越淡,眼看着就要破开了,可是这时众人的法力在剧烈的狂攻之下,消耗的非常快,转眼间攻击的强度就降了下来,一些修为低的修士甚至就地盘坐下来恢复法力,淡红色的光幕非但没有就此崩溃,反而颜色又慢慢变深,看似薄薄的一层光幕却又变得凝实起来。

    尽管周围几个领头的修士大声地叫唤,可是这次破阵最终还是无功而返。众人也不免有些气馁,但是在领头的修士鼓劲打气和威逼利诱之下,恢复法力之后众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破阵。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