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十六章 崔管事
    回到家中已是傍晚时分,方言还未坐下喘口气,一名不认识的仆从打扮的修士,跟着就从门外进来,大声地问道:“来人可是方言方师兄?”

    问话之人颇有些倨傲,面对素不相识之人却又这样无礼地问候,仿佛他才是此间主人一般。方言本来就满心的不痛快,灵火没有拍到,路上还遭遇了袭击,一回家还未等歇息片刻,就遇上这么一个无礼的低阶修士,本想发作一番但还猛然压住胸中火气,不想和这人做这种无聊的争执。

    “正是在下,敢问这位师弟大名,来我住处所为何事?”

    那人见方言有些不高兴,也不以为意,依旧是那副神态说道:“我家公子崔浩,现在是这落霞岭的管事,让我来唤师兄过去,有事情相问,还请师兄莫要耽搁,随我立刻过去。”

    方言一听火气冲了起来,一个小小仆从也竟然对他颐指气使,当下就好不客气地说道:“知道了,在下刚从外面回来,去见管事师兄还要略微收拾一下,你先回去复命,就说我随后便到。”

    说完就自顾自地走进屋子,也不邀请来人进去小坐。那人看见方言这样,脸色顿时十分难看,恶狠狠地瞪了方言的背影一眼,走出去骑上那只青鹤就飞走了。

    方言进屋稍作整理,把几个储物袋和一应物品放进空间之中,这才来到以前萧枫的住处。

    进入前厅,就见有几人正在装饰厅内的天花板和墙面,一应桌椅器物也都全部换过,看上去都是些花团锦簇奢华繁复之物,以前萧枫住处简朴的家具已不知丢在何处。

    厅中一张兽皮座椅之上,端坐着一名看上去二十余岁的后期修士,一身绣花白衣一尘不染,发髻整齐地盘起,头插一根精致的白色玉簪,腰间挂着一个紫色绣花储物袋,面如白玉五官清秀,两眼眼角细长,只是嘴唇略薄,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

    见方言进来,只是眼睛微微一抬,眼里一丝阴沉无声地闪过,随后就沉声问道:“可是方师弟来了,师兄来的仓促,不曾提前通知各位。可师弟好像也太忙了些,既然我等都在这落霞岭上安居,还是要以这里的灵植之事为主,师弟以为如何?”

    “管事师兄所言甚是,师弟其实是到坊市中,购买些灵植的器具,并不知道师兄要来,绝没有半点怠慢的意思,还请管事师兄明鉴。”方言也不愿意和他关系太僵,毕竟换一处环境重新开始麻烦事太多,再说方言在这处院子经营的不错,还有那个水潭洞府。

    “原来如此,那还是我错怪师弟了。”这崔浩慢条斯理地说了一句,看来那仆从回来后没少添油加醋地回禀他的主子,难怪崔浩这副语气。

    “不敢,管事师兄并无错处,是师弟没有和旁人打招呼就离开了岭中,这才险些让师兄误会。”方言不卑不亢地回道,等着崔浩的刁难。

    出乎意料的是,崔浩突然把话锋一转,问起了方言灵植之事,而且问的十分详细。“听说师弟是灵植奇才,以前萧枫师兄就对你大加赞赏,师兄我初来乍到,还未来得及巡视落霞岭,若是到了师弟的灵田之处,还望师弟莫要藏私,与师兄多加交流一二,不知师弟以为然否?”

    方言一下摸不着头脑,这崔浩转的也太快了,方言都有些跟不上思路,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师兄说的哪里话,师弟入门才三年不到,些许灵植之术都是仰仗各位师兄弟的指点,更谈不上奇才二字,都是运气好些而已。管事师兄若是前来巡查,师弟一定好好准备,借此机会提高自己的灵植之术,到时还望师兄提点一下,师弟在此就先行谢过了。”

    崔浩就没有再问灵植上的事情,又是一转说起了萧枫之事,言辞倒还算恳切,也是为他的陨落痛心不已。这些都是宗门面子上的事情,任谁都不会乱说,当然崔浩也问了他和萧枫之间的关系,或许是来之前就听说了些什么。

    崔浩又让方言坐下,两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了一会儿,说的无非都是宗门对落霞岭一众修士如何重视,我等修士又该如何为宗门效力云云,不过都是些该说的废话而已。上午方言没有来,否则应该早就听说了一遍。

    没过多久,方言就以崔浩正在整理住处为由,起身准备告辞,临行前借着恭贺乔迁之意,奉上早就备好的五十块灵石,崔浩客气了几句就收下了。

    从里面出来,方言有些心神不宁,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崔浩此人来者不善,而且方言也发现他并不好对付,与他交谈时总是话中有话,让方言有一种看不透的感觉。方言细细思量了一番,觉得自己这段时间还是老老实实地呆在岭上,不要被他人抓住了错处,即使可以离开,可谁知又会被何人借此大做文章,况且方言也舍不得用心创下的一点家业。

    回家以后,方言吃过晚饭泡完汤药,在自己家里暗处,吩咐黑煞在此用心守护,就来到了密室之中。先把两个储物袋拿出,稍许祭炼就打开了,把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在一起,堆成了小小的一堆。

    东西也算不少,对普通的四层修士而言算是一笔不错的横财,不过对方言来说就算不了什么了。稍微分拣了一下,方言只在其中检出几瓶可用的丹药,十几张符箓,几枚玉简,还有少量的灵草和炼材,以及数百块灵石,其他的就装回储物袋中,剩下一些衣物之类的东西就一把火烧了。

    处理完这些,方言就开始修炼青阳诀。方言决定今后白天就是习练灵植术,下午和傍晚人少的时候再到四周施展荣木诀,而.诀和地丰术只在自己开辟的药田中练习。方言还准备在药田的四周种上几排灌木和荆棘,这样就很难看到里面的情形,用神识查探的话方言自信,落霞岭任何一人都很难不被他察觉到。

    修炼了两个时辰,方言就倒在大床上沉沉地睡了。第二天一大早,方言做完早课就来到院子四周搜寻,想要移植合适的灌木荆棘到药田四周。他早就盘算好了,若是有人问起就说是准备整修院子,迎接新任管事的巡查。

    院里院外忙了两天时间,方言才把院中之事全部弄完,在小药园的四周筑起一道厚厚的绿墙,从外面根本就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住处和亭子四周清扫的干干净净,竹林里还专门开出一条小道,即使为了巡查,也是为自己进出方便。灵田、白果园、婆罗参田就更不要说了,全部清理了一遍,其他地方方言也都移植进来一些树木和易于生长的草木,专门选择生机浓厚的下手,这样以后也可以少到外面施展荣木诀。

    方言的这一番努力没有白费,整个院子都变得生机勃勃,二层的灵雨术一番施展下来,所有灵木灵草都在七月如火般的骄阳照射下,依旧是昂首挺立,娇艳欲滴。

    等了一日,崔浩果然在十几名修士和几名仆从的簇拥下,来到了方言的院子。一行人从院门鱼贯而入,崔浩一马当先,看上去一脸的兴致勃勃,随行的人中方言惊讶地发现,那穆家辉也混在其中,而且和崔浩隔得不远,正双眼贼溜溜地打量着方言的灵田。

    越来越古怪了,方言不禁暗暗小心,引领着一行人来先来到了灵田。灵田里种了四十余亩灵谷,健壮的灵谷都结了谷穗,青色的谷粒个个饱满,一看这些灵谷的长势,成熟后的亩产预计都可达到三十斤以上,一行人都是羡慕赞叹,也不知是称赞方言的灵植术还是觊觎这肥沃的灵田。

    又来到白果园,二十余亩的果园里,半数以上都已经挂果,不少白果都快成熟了,每两年百斤的任务,在方言的灵田里根本不值一提。崔浩这时突然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方师弟这里可真是一片福地,就连师兄都羡慕不已啊,每年的任务对我落霞岭同门来说很是艰巨,但对师弟而言简直就是探囊取物一般。师弟可不能光顾了自己,还要多多提携众位师兄弟们才是啊。”

    方言闻言一愣,这话该如何说起,本来每人就是在岭上划一处地方,灵田多少自己开垦,完不成任务自己受罚或是离开,要帮忙都是自己掏灵石,何来同门相助一说。这么多人面前又不好说只顾自己的话,也不能说帮助别人来完成任务,让崔浩这么一说,方言一时语塞,只能说只是侥幸而已,还要向诸位同们多多学习。

    而随行之人哪还看不出来,一个个都狠狠地表扬方言,说方言过于谦虚,以后还望多多提携等等之语。那穆家辉更是语出惊人,借此机会对崔浩说,管事大人新人新气象,可以考虑在岭中实行新规,按个人的能力重新分配任务厘定灵田,在落霞岭内先行赏罚,再去平衡个人的数量统一交到宗门,确保每一名修士在宗门任务上都可以完成。

    这样一来任务完成好的依旧受赏,没完成的也不会被宗门驱逐,得到了一次改正的机会,对宗门而言任务如数上交,维护了宗门的利益,而管事还可以落个人人都完成任务,保护下属的美名。

    崔浩一听一脸赞赏地看向穆家辉,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方言,轻笑一声就往竹林走去,大声说来看看闻名全宗的金顶竹荪。到了竹林众人更是啧啧有声,大片的竹林中金顶竹荪几乎随处可见,少说也有四五十株,别说普通的灵植弟子,就连崔浩都有些眼红。

    婆罗参倒是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因为生长条件的缘故,都是在水潭的崖壁上开垦出来的小块灵田,只看一块并没有灵谷田地里那样的震撼,所以都是看了看而已,甚至还有几人连这种灵药都不认识。

    看完之后方言引他们到亭子里喝茶,这次没敢拿出以前的好茶,就用前几天随手买的灵茶招待,味道也算不错。因为崔浩第一次来,方言客气地要留他吃饭,不过被他婉拒了,让方言松了一口气。

    众人又在小亭子里逗留了半个时辰,众星捧月般地围着崔浩说话,让他极为受用,尤其是穆家辉那厮眼色过人,专找崔浩喜欢的话说,更是让崔好心情大好。

    方言不由暗暗皱眉,这穆家辉和自己还有一个过节没有了结,自己忙于修炼进阶还没有好好考虑如何下手,那地虎蔓之事自己不会忘,估计穆家辉也时刻不敢忘,看这样子若是他和新来的管事走近了,说不定会玩出什么花样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