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一章 魂石矿
    方言看得目瞪口呆,这魔宠连吃东西都这么生猛,如此坚硬的兽晶还能咬碎了吃下去,那牙齿该有多坚硬。一不小心还真让自己捡到个好宝贝,本来只是想抓个试试看,谁知这看似胆小的魔宠这么厉害,这运气也实在是太好了。

    一高兴,方言把前面得到的鬼晶拿出几块来抛给了黑煞。再把剩余的没有用的鬼兽尸体用火球术烧掉,方言暗自得意地带着黑煞往前走去。

    现在方言更是底气十足,有黑煞魔藤相助,又有魂牌可以压制鬼兽神魂,在这惊魂谷中应该可以战胜绝大多数的鬼物,就算遇上实力高强的,打不过逃脱总还是可以的。略微恢复了一下,方言又开始向前走去。

    黑雾渐渐变的浓密起来,方言的视线受阻看不到很远,也就是前面十丈左右的距离,还不能看的很清楚。好在神识在上次的异变之后大幅提升了,可以发现数十丈内的异常,在这雾气弥漫的山谷中还可以勉强行进。

    鬼兽还是不时遇到,这里的鬼兽明显多了不少,几乎每隔一段距离就会遇上,有时还不止一只,最难缠的当属夜叉。若是一只前来还好办些,就像上次一样,在短时间内手段齐出,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就快速的连续攻击,不让它有喘息时间就将其击杀。

    可是几只一起出现就不那么好办了,有一次三只夜叉同时攻击方言,让方言手忙脚乱地抵挡,指挥黑煞和魔藤各自缠住一只,自己再对上一只,很是费了一番手脚,才将其中一只击杀,还被另外两只趁乱跑了。这其中主要是方言的攻击力太低,金灵剑都砍了夜叉不下十剑,竟然还没有将其砍成重伤,最后仍然逃走了,让方言无比的气闷。

    看来用中阶法器对付这些厉害的鬼兽,显得还是太弱了,至少要上阶法器才能给它们造成致命伤害,可是方言才是初期的炼气期修士,就算法力比同阶要深厚不少,但是也不可能长时间的催动上阶法器,耗费的灵力相比方言来说实在有些太多了。

    不管怎样,总算是闯进了这片浓雾弥漫的山谷,看魂牌的样子,离那处感应到的地方应该已经不远了,在这惊魂谷方言已经越来越有信心,他手中拥有的战力完全可以自保有余了。

    走到一处四面环山的深谷前面,魂牌已经显得异常活跃,不停地吸收黑雾中越发浓重的魂力。站在深谷的上方,方言低头四下打量,这处深谷被一层浓重的黑水一般的雾气阻隔,看不清底下有什么东西,神识都探不进去。

    搬起身边的一块大石,狠狠地向下砸去,过了片刻听见一声沉闷的落地声。看来魂牌感应的位置是在这个深谷中,而且就是这个深坑里面,但是被黑色浓雾笼罩下,里面很难说没有危险。

    既然好不容易到此,就只有下去一探究竟了。方言又是故技重施,把魔藤放出缠在坑口的一棵大树干上,然后顺着藤条异常小心地向下滑行,随时准备一有危险就躲进珠子里。这里情况不明,一切都要谨慎为上。

    刚到地下,脚一踩上地面,方言就感到数道攻击迎面而来,根本来不及作出防御。蓝色珠子发挥了作用,方言一念之间就躲了进去,所有攻击都落在坑洞的四周,奇怪的是没有发出什么声响。

    蓝珠空间里面已是拥挤不堪,一丈方圆的空间里,小山包上放了十几个储物袋,还有一层层的木匣和黑色皮袋,堆起来有半丈多高,方言进来后都是坐在那些皮袋子上面。那一小块灵田里方言可不敢坐上去,那里面密密麻麻地种满了各种灵草,没有一丝空隙,一株连着一株,采摘起来都很麻烦。

    这个空间十分有用,尤其是这片灵田还有加速生长的作用,可惜就是太小了,只有低级储物袋的空间那么大,随着方言得到的好东西越来越多,这里已经早就不够用了。可是方言也偷偷查找了很多典籍资料,想要寻找扩大空间的办法,可别说扩大了,就连这种空间的记载都找不到,让他也是没辙,只能感叹自己机缘如此,要知足常乐。

    过了一会儿,方言这才小心地把神识探出去,观察四周的情况。谁知神识刚刚出去,还没等查看就被一道凶猛的神识刺到,抱头一声痛呼,遇到的是几只惯于神识攻击的鬼兽。这种鬼兽估计对神识极为敏感,一发现是陌生的神识进入就发动了攻击,完全没有时间反应。

    方言暗暗咒骂几句,不敢再把神识放出去,只是盘坐在原地静静地恢复。神识的休养不同于肉身,需要用到专门的疗伤丹药,很难买到,而且都价格昂贵,据说是炼制所需的灵草十分难得。方言又没有修炼过神识类的功法,只能是坐等神识的慢慢复原,不过魂牌倒是突然运转起来,一股厚重的魂力灌入了方言的识海。

    识海中盘坐着的方言的神魂一脸痛苦,左手上的魂牌散发出一圈圈的金色光晕,轻轻地抚慰方言的神魂。约有半个时辰,方言神魂才脸色缓缓轻松下来,外面的方言这才直起腰来,神色逐渐回复平静,苍白的脸上一点点变得红润。

    这个亏吃得够大了,可是要怎么出去呢,总不能一直在这里躲着。为今之计只有借助魂牌了,刚才若不是它自动护主,方言说不定就被击破了识海,不死都要变成傻子。

    等神魂恢复了一些,方言毅然把魂牌先放出去,通过魂牌的感应,却没有想象中的被数道神识攻击的场面出现,而是有一股强劲的神识正在死命地抵御着魂牌。方言赶紧探出神识,这时已经顾不上会不会受伤了,因为方言感应到自己和珠子一起,正像那次遭遇河漓兽一样,处在一只鬼兽的体内。

    方言判断的没错,他现在正是在这只鬼兽的肚腹之中,等他急忙御使金灵剑冲出来时,一股刺鼻的臭味差点将他熏得昏过去。这里的鬼兽大都介于半兽半鬼之间,神魂强大,不少都开启了神识类的天赋,又有妖兽的强大肉身,难怪这些年很少有修士来这里,若非方言这样一身宝物的修士,十有.要葬身鬼兽的肚腹。

    不等方言刺穿鬼兽的躯体,魔藤突然发出了数十道藤蔓,瞬间就扎向鬼兽肚腹内壁的一团团难闻的体液,甘之若饴地快速汲取起来,好像害怕方言会和它争抢。其余还有数十道扎透了鬼兽的腹壁,刺进了它的肉身、血管各处,让方言无所事事地看着它享受着一场美味的大餐。

    不到一柱香的时间,这只倒霉的鬼兽就被吸去了魂魄和一身的血液,方言用神识看了看周围,没发现别的鬼兽,就在其体内划破一个口子,顺着出口跳了出来。

    这里已经不是刚才遇险的地方,而是到了一处黑乎乎的洞中,却并非漆黑无光,在这处洞穴的深处散发着一道道幽蓝的光亮。方言不敢在此耽搁,手脚麻利地收拾好这只倒霉的鬼兽,朝着光亮的地方走了过去。

    其实这只鬼兽的实力很强,是一只数丈高大的熊形鬼兽,可以像人类一样直立行走,应该相当于一级高阶甚至顶阶妖兽的水平,战力更是达到了修士炼气期圆满,就连一般的筑基期修士只怕都很难对付,可是方言的这种攻击方式是在匪夷所思,根本就无法防范,让他已经是第二次得手。

    魂牌这时突然跳动了几下,吓得方言差点就要躲回蓝珠里面,不过神识并没有发现什么,就一脸紧张地看着前方。这里可是处处危机,方言也没敢让魂牌离自己太远,就在头顶上悬浮着,一点点向那处幽光的地方靠近。

    又是一道神识攻击袭来,好在这次方言早有准备,被魂牌抵挡一下以后,神魂虽然也晃动了一下有些疼痛,不过已经成型的神魂不复以前那样的脆弱,很快就恢复过来。但是方言仍然装作受伤严重的样子,捂住头蹲了下去,一只和先前一样的鬼兽迅速从前方的洞壁中冲了过来。

    等到离方言只有几丈的距离,魔藤、魂牌、黑煞一连串的攻击就立刻落在这只鬼兽的身上,在实力上方言远远不如,但是论起灵智,人类比起这种长期生活在阴魂鬼地弱肉强食的鬼兽来说,强了可不是一星半点。很快这只鬼兽就落入了方言为其精心设置的陷阱里,短短时间就送了命。

    几次遭到神识攻击,虽然有魂牌为其抵挡,但也让方言的神识受到了冲击,神魂的疼痛简直让人难以忍受,每次被攻击之后都要花很长时间来修复。可也不是没有一点好处,至少方言觉得神识经过几次攻击以后,变得坚韧了很多,连识海中的神魂人影都变得清晰,五官依稀可辨,只是体型小了一圈,连续的神识冲击竟然让方言的神识得到强化,这也是意外收获。

    神识强化以后的好处十分明显,本来隐匿无形的鬼兽终于可以让方言看破行藏,不再像之前那样被动地防御,鬼兽藏匿的地点那一丝微弱的神魂波动现在可以被方言敏锐的捕捉到,接下来鬼兽的几次偷袭都没有得手,反而让方言用魔藤巧设陷阱,逐个将其击杀,来到了散发出幽光的地方。

    这里的鬼兽密集了很多,好在方言现在可以提前发现它们,躲过了许多难缠的攻击。而且这里的鬼兽并不像前面遇到的那些,会叠加神识攻击,那样的攻击是方言最头疼的,这些鬼兽反而会自相攻击,为争夺地盘不时就会大打出手。

    站在幽蓝光亮笼罩的地方,魂牌变得异常活跃,拼命地吸收石壁中散发出来的蓝色幽光,那种****的感觉让方言有些纳闷。难道这洞壁里面有什么,没敢用金灵剑刺进石壁,怕发出太大的声响,方言只是用一把小刀轻轻地划开一处洞壁的表层,这处地方魂牌看上去反应比较激烈。一点点地刨开后,一块鸭蛋大小的幽蓝色玉石出现在方言的眼前。

    好像是魂石,难怪这里汇聚了这么多鬼兽,看来这里的魂石应该还有不少。魂石对修士可是好东西,修士与凡人的最大不同就是神魂,因为拥有神识使得修士的修炼进入了全新的境界,高阶修士的力量更加让人难以揣测,而这一切的根源就是神识的强大。魂石是少数几种可以助益神识的矿藏,在外界储量很少,少数几个魂石矿全部都被大宗门瓜分,根本不是一般的小势力可以染指的。

    一枚魂石的价值至少与一颗中品灵石相当,而这一处更是一座魂石矿,其中的价值一定不小,具体有多大的储量方言测算不出来,这需要专门的探矿师才能弄清楚。但是这不代表方言就没有很大的收获了,恰恰相反,这处隐藏的魂石矿脉这么多年都没有被发现,方言完全可以隐匿不报,找机会一个人来开采,闷声发大财,成为方言自己的储备财产。

    现在的事情就简单了,方言一边小心提防鬼兽的攻击,一边迅速挖掘洞壁内的魂石,既然是路过就没有理由错过。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