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八章 魂器升级
    方言出了识海,感觉到自己的神魂还在缓缓地增强,那张魂牌正在向自己注入一股股的神魂力量,让方言的神魂感到十分舒服。看来这一切都是这魂牌弄出来的,而且方言现在可以肯定,这魂牌并不是魔器,而是一件上古魂器。

    魂器的炼制现在已经失传,就连有关神魂的修炼之法也传世不多。在上古之时修士的修炼首重神魂,各种强化神魂和利用神识攻击的法术层出不穷,神魂攻击和防御的法器也应运而生,那时的资源远比现在要多太多,所以曾经在有段时期神魂法器十分盛行。

    随着修仙界环境的改变,尤其是修炼资源的日益耗尽,炼制神魂类法器的材料渐渐稀少,以至于最后绝迹了,随之炼制之法也在漫长的岁月中消失不见。现在修仙界也偶有神魂法器的发现,都是上古流传下来的,不过现在都叫魂器,每一件都是通天宝物,让无数人费尽心思据为己有。

    像魂牌这种可攻可守的魂器,在上古也是极品,更别说还有吸收和转化魂力辅助修炼之功,说出来都没人敢信。这魂牌也不知从何而来,是那劫匪自己寻到还是抢劫得来,方言已经问不到了,心里也十分后悔,不过就算问估计也问不出什么,毕竟当时他也不知道这魂牌是什么。

    不管怎么说,这逆天的宝物是自己的,让自己多了一个保命的好东西,也让方言对自己的修炼前景更有信心。纯阳功、奎木丹经这两本秘籍,还有蓝色珠子和魂牌这两件逆天宝物,这可是很多人一件都难求的好东西,就算自己五灵根又如何,他就是要凭着这通天的宝物和福缘叩响那座高阶修士的大门。

    身上的秘密又增加了,这让一身本就秘密不少的方言并没有增加什么压力,反正一件也是见光死,多来几件还不是一样,只要自己小心守护,就让这些事一辈子烂在自己的肚子里。

    盘坐了不知多久,方言的身体早就恢复了,神魂也稳定了下来,魂牌静静地立在识海中那个方言的左手上,不时轻轻地旋转。方言试着催动了一下,倏地它就出现在了自己头顶,更加如臂使指,运用自如,就和长在身上一样。

    方言慢慢睁开眼睛,感应了一下新凝练的神魂,只觉得有一种舒服到极致的感觉,是那种神魂一体之感,让思绪感应更快捷,收发于心。又感应了一下神识,这次发现完全不一样了,神魂稳固之后的神识清晰无比,全无半点模糊之感,而且神识的范围也大了不少。

    一般说来,像方言这种初期的修士,神识的覆盖范围最多也就是四五丈远,而现在他的神识最远可以达到二三十丈,而且依然清晰无比。方言仔细想了想,如果说自己的秘密哪里最容易被人怀疑,恐怕神识这一点上现在是最容易被人看破并被密切关注的,在低阶修士面前可以没有太多顾虑,可遇到高阶修士就有些危险。

    方言的成长过于清白,神识怎么会如此强大,天生的不是借口,只要到方家一查即知。而修炼增强神识的法决,那法决从何而来,就更说不清了。现在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有以后再说,看看能不能有机会得到神识修炼的法诀,好把这件事掩饰一番。

    不管怎么说,拥有强大的神识都是一件好事。方言收起魔藤,缓缓站起身来,这几天自己身体内的变化实在太大,应该找机会先适应一下。看着眼前一地的鬼面蝎,方言拿出一柄小剑,取下钳子、尾巴和体内的一块黑色晶体,收了起来,再用一个储物袋把其他的装好。

    顺着来时的路,方言小心地退了出去,这片洞穴实在是危险,这些鬼面蝎的神识叠加之术着实诡异,再留在这里就算有魂牌也不一定安全。

    一会儿功夫,方言又回到了外面,虽然头顶没有阳光,黑沉沉的一片,可至少也比在洞里面强。小心地绕开这些洞穴,方言慢慢离开了这片山岭,来到了一处草木更加繁茂的群山之前。这里的山峰比那些山丘高的多,几乎每座看得见的山峰都在千丈以上,山峰连绵不绝,道道山梁上下起伏,遮天蔽日的参天巨木到处都是。

    山间有河,不像外界那样的宽阔、水深浪急,黑色的河水几乎看不见在流动,平静的就像是一潭死水。方言都有些奇怪,到这处空间都有五六天了,就没看过下雨,又是哪里来的水流,而且水全部是黑色,不知道下的雨是不是也是黑色的。

    顺着河道,方言一路慢慢行走,不时遇见的鬼兽和这河中突然跃起的鬼灵都被一一灭杀,血液归魔藤魂魄归魂牌,剩下的全部收起,就这么散散地杀了一些,可总量确实不小,方言带来的储物袋已经装满了,再杀下去就只有把一些用不上的或者不值钱的全扔了。

    路过一个河道的拐弯处,远远就看见半山腰有一处很大的洞穴,怀里的紫瞳兽突然醒了,不停地指着那里叫他进去。方言现在是真不愿到这些洞穴里,每次进去都胆战心惊,不过每次都大有收获,现在紫瞳兽的反应比前面几处还要强烈,让方言心里一阵的纠结,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进来有六七天了,带的干粮已经所剩不多,紫瞳兽吃的灵草也没有多少,那些在惊魂谷内采摘的它根本就不爱吃。方言在洞口休息了一会儿,吃了些干粮,又喂了紫瞳兽七八株灵草,它还好些,实在不行空间里有的是,而自己若是没吃的了,就只有吃那些鬼兽的肉了,想想都有些反胃。

    又一次来到洞中,方言小心翼翼地走着,不仅要提防四周,脚下也不能放松,谁知会不会还有鬼兽从地底下发动攻击。没过多久一群鬼灵呼啸而至,对这种鬼物的攻击方言已经不再手忙脚乱,只是催动魂牌游刃有余地就把他们全部灭杀,然后收起一颗颗的珠子放进储物袋里。

    这个山洞里面还有不少虫形的鬼兽有些难缠,经常是一群群地飞来,魔藤对它们不起作用,只能用魂牌从神魂上先镇压住,再由方言一只只地灭杀,每次虽然都有惊无险地灭杀一空,可方言也是累的半死,几乎神识和法力全部消耗干净。这种虫子最让人气愤之处,还是灭杀它们全无半点好处,只会空耗法力神识,然后就是大半天的休养。

    越往前走各种鬼灵鬼兽也就越多,成群的鬼物让方言不得不屡屡停下来休整,不长的一段路走下来就身心疲惫,只好找个地方布阵休息。一路上走走停停,走了约有三天的时间,杀了无数鬼物,让方言不停地清理储物袋,把一些并不算值钱的东西或烧或扔,清理出去。路上得到的东西也不多,很多灵草都是前面就有的,对方言来说意义不大,现在他都有些怀疑是不是紫瞳兽哪里搞错了,这处洞穴怎么看都不像是有什么好东西。

    方言没得到什么好东西,可不代表魂牌也没有,这几天下来魂牌吸收了大量的魂魄,浑身已经光洁如新,外表黑中透亮,不时地一闪一闪。方言找个地方停了下来,在他的感应中,这面魂牌好像要发生什么了。

    布置好阵法,方言就开始沟通魂牌,随后一面魂牌出现在方言的头顶,按照里面经文的内容,方言找到了升级魂器的篇章。这篇升级的经文是炼魔经附属章节,本来是运用上古魂器中的方法,提升魂器的品质,或者是加入魂属性的炼材的方法,达到升级所用。

    可是这件魂器失落太久了,里面的魂力和灵气在方言得到时已经所剩无几,现在的升级当然不是提升这件魂器的等级,哪些方法方言要么不会要么是手头上没有。那么现在这件魂器的升级只是恢复它的部分威能,开启它本身就自带的功能,而要做到这一点并不能靠魂器自身来完成,需要方言按照经文来催动。

    方言把魂牌定在自己眼前,口中诵经文,双手不停地打入法决,虽然有些生疏,但魂牌慢慢地也开始有了反应,面上忽明忽暗闪烁不定。

    方言没有急躁,只是一遍一遍的引导魂牌里面的魂力疏散到各处,就像修士修炼的时候一样,而这块魂牌也的确像修士似的,一明一暗地呼吸着。渐渐地周围出现了一圈越来越大的光晕,不久以后光晕猛地一张,魂牌一下就变成了数丈高大的魂碑,周围都被照得一片明亮,四周也在这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几息之后,高大的魂碑又一点点变小,最后又变成小牌的样子,就见魂牌轻摇了几下,倏地就不见了。方言有些好奇,也不知道升级成功了没有,就在神魂中看了看魂牌,只见它和之前没什么两样,就是显得更亮了,还不时有一道金色的亮光闪过。这样看来算是升级成功了,也不知道这次升级以后威力怎么样,还是增加了什么功能。

    识海中的人形魂体双手托着两件宝物,静静地看着左手上的魂牌不停转动,模糊的面容上露出了好像是若有所思的样子。

    还要不要沿着这个山洞走下去,方言现在也有些拿不定主意,可是总觉得紫瞳兽应该是感应到了什么,像它这种变异的灵兽的确会有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天赋本能。不管怎么样,等魂牌慢慢炼化熟悉之后,方言的实力也提高了些,再去探索这处山洞一番也不迟。

    随后一天的休整,中途也有几只鬼物来打扰,都让方言和魔藤给灭杀了。一天以后,方言沟通了一下魂牌,没感觉有什么太大的变化,也就是魂牌的本体放出来时变得更大了,而且里面多出了一个一丈方圆的空间,像储物袋一样,不过只能放魔物或是一些妖兽尸身之类的死物。

    可这也让方言很高兴,正好大量的鬼兽材料没有地方放,虽然那里小了点,终归可以放上一些。于是方言把一些鬼兽的鳞甲兽皮什么的丢了进去,一会儿就装得满满的。

    可以出发了,方言还是沿着前天的那条路,慢慢走了过去。紫瞳兽也醒了,在方言怀里用前爪比比划划,又不时和方言神识沟通一二,随后方言就按照它说的方向一路走去。

    又走了一天,虽然方言走得很小心,但是也走了不短的距离,可今天的情形一如几天来的一样,就是不停地灭杀沿路的鬼物,没有什么两样。不同的只是魂牌的威力强了很多,被魂牌压制住神魂的鬼物,基本上都难以逃脱,还有就是收获越来越多,储物袋早就装不下了,又扔掉了很多东西。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