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九章 巧设陷阱
    坊市门口一时乱作一团,就连守卫都在争抢掉在地上的灵石,那名黑衣人一下被人推了一把,被堵在了坊市内出去不得,急的和人挤作一团,却又奈何不得。好容易等人散开,方言已经跑出很远,来不及通知其他人,再说他这次也铁了心想要吃独食,就朝着方言逃离的方向追了下去。

    不过一柱香时间,他就发现方言正在不远处的树林里,小心翼翼地躲在草丛里,却被一只慌忙窜出的小兽出卖了位置,心里暗暗觉得可笑。正当他心里有些奇怪这人为何这次这么笨时,一头撞进了方言早就设好的阵法中。

    “好贼子,原来早就在这等着我了。”这黑衣人暗自叫苦,难怪他这样笨拙地躲在这里,还以为是已经乱了阵脚,原来这小子是早有准备。

    方言启动阵法以后,本想逃离,转念一想,这人不过是四层修为,只比自己高了两层,而且自从修炼纯阳功以后,感觉法力、肉身都进步很快,可惜从未与人交手,今天正好试试,反正打不过在跑也来的及。

    想到这里,方言全力开启阵法的威力,而那黑衣人则用一把短剑法器疯狂地攻击,法阵顿时有些摇摇欲坠。方言为了困住这人,不时地发出几记符箓,引开他的攻击,消耗他的法力。可怜这黑衣人本就是名散修,专门以劫掠坊市中过往的低阶修士为生,近段时间这无本生意没干上几票,就连符箓都没买几张,结果就在方言的攻击和阵法的围困之下,法力剧烈地消耗。

    “就是现在,再等下去只怕这人要冲出来了。这四相伏龙阵好像有些名不符实,一个中期修士的几下攻击都有些承受不住。”方言不再多想,一把金剑符、火焰符甩了过去,身形隐匿在一片火光中进入阵内。

    那修士的神识已经察觉到方言进来了,赶忙全力向着方言攻了过去,急于在最短时间内击杀对手。谁知方言并不着急,又是一把符箓,看的黑衣人心惊肉跳,随后方言跟着火光又靠了过去。那黑衣人竭力地躲闪火焰,却发现方言在火光中若无其事,更是胆战心惊,难以置信方言是如何做到的。

    其实方言锻体之后,肉身已经可以和一般的低阶防御法器相当,火炎符虽然让方言感到周身炙热,可已经伤不了他。又是一团火光,围住了方言二人,那人赶忙用法力强行开启了金刚盾法术,短剑法器攻向方言,却屡屡在火光中无功而返。

    这时方言已经紧紧靠了上去,手中金灵剑舞动如花,贴着那黑衣人边追边刺,始终紧跟着不离开黑衣人的三尺左右。这种近身攻击让已经成为修士的黑衣人很不适应,拼命地躲闪还要控制法器试图反击,法力的消耗就更快了。

    几息过后,黑衣人的法力已经不足,法盾一下被破,就听见“啊”的一声惨叫,那黑衣人胸口就被扎了一个窟窿,紧接着头颅高高飞起。方言赶紧搜出那人身上的东西,强忍住第一次杀人时内心的种种不适,用火球术烧掉他的尸体,把阵法一收,扭头就跑。

    跑出很远以后才招出青鹤,骑上它飞快地向落霞岭逃去。整个过程看起来很长,其实还不到一柱香的时间,方言离开了很久以后,才有人路过这里,看了一眼就走了。

    方言来到自己住处时,已是日落时分。先到最里间的密室,方言拿出了两个袋子,一个是储物袋,还有一个却是个灵兽袋,里面还装着一只吓得瑟瑟发抖的小貂。储物袋寒酸得紧,在与他斗法时方言就想到了,只有数十块灵石,几个盒子里面都是装着灵草,再就是两瓶丹药,两枚玉简,就再无其他东西。

    丹药还不错,一瓶是青芽丹,还有一瓶里面只装了一颗,雪白的丹药上面有一丝丝紫色的纹路,竟然是紫灵丹。这种丹药很少见,主要是辅助炼气期修士进阶之用,还有助益神魂的效果,不过这种丹药需要数十种药草,炼制很难,一般炼丹师都不愿炼制,故而卖价不菲,每颗都在千块灵石上下,而且还很难遇见。想来这人穷困至此,只怕是灵石都被买了这颗丹药了。

    玉简来不及看了,还要赶紧把灵草种下。收好这些东西,方言一时不知道怎样处理那只小兽,就干脆把那只灵兽袋拿到外面,放在窗户边的台子上。

    趁着还没有天黑,方言赶紧把买来的灵草幼苗和种子种下去,再施上一道灵雨。几株青沥竹就种在靠近亭子的小池塘边上,还留了一块空地,等这些竹子成活以后再慢慢分发散开种植。金针兰就种在蓝珠空间里,等这棵成熟以后再把种子种在外面的药园里。其他的灵草都种成整齐的小块区域内,就等到成熟以后收获了种子再来扩大种植范围。

    忙完这些,天色已经很晚了,方言匆匆吃罢晚饭,就开始泡汤药,完成每天的锻体必修课。等到一切都做完了,方言静了下来,才开始感觉到浑身不适,始终安静不下来,全没有了先前的有条不紊,心绪十分的烦乱狂躁。

    今天方言杀了一个人,尽管这人确实该杀,但他也是方言长这么大亲手杀死的第一个人,虽然以前见过不少的死人,可那都是别人杀的,方言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而今天这人却是方言杀的,而且是方言故意引诱,设下陷阱击杀的,现在方言并没有得偿所愿的欣慰,有的却是无尽的忧伤。

    曾几何时,那个鄣南城里善良的世家子弟,在无忧无虑中长大,每天烦恼的也不过儿女情长,如今踏上这修真之路,却因为有人觊觎自己的灵石资源,想要自己性命而手刃对手,而且他知道这次只不过才是个开始。难道修仙就该如此,杀尽阻挡之人?在家族中为意气之争那方晔就痛下杀手,在宗门中有人为一件小事就要置方言于死地,这一切让方言对修仙者的所谓生存之道有一种说不出的厌倦。

    方言本来是十分喜欢修炼生活的,那种不断挑战更高境界的感觉,对越来越强的力量的掌控,尤其是对这个未知世界的不断探索满足了自己极强的好奇心,这些都让方言对修炼很是着迷。可是为了一点在他看来微不足道的修炼资源,一次孩童般的意气之争,就要打生打死,实在无聊之极。

    难道就让别人明火直仗地杀过来,阻断自己的机缘,抢夺本来属于自己的资源却要逆来顺受,这样换来的宁静,就算时时修炼也终究会无所作为,何况别人还不一定会答应,就像那刘明远只想保住自己得来的机缘,并不想横生事端,却最终遭到如此下场。

    有时候方言觉得凡人世界还有规矩可言,还有道理可讲,而在这修仙者的世界里,见得最多的却是冷漠、强横、自私和冷血,把这个本来奇妙的修真世界变成如此的肮脏,难道这就是放弃了平静生活、斩断尘缘的修士们所追求的吗?

    方言在修炼以来,无数次地自问本心,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会违背良心而为吗?在必死的压力面前,会不顾心灵守护而屈服吗?也许在凡尘中这样的问题有人已经给出了答案,就如同方言很有好感的李放,凡人间这样的人还有很多。而在这高高在上的修真界,论起心灵的强大,那些实力强大的修士却是远不如凡人。

    或许自己对这个修真界并没有全部了解,又或许自己运气不好遇上的大都是自私自利的修士。不是还有很不错的修士吗,就像萧枫那样的。方言摇了摇头,抛开纷扰的思绪,渐渐定下心思,沉心到金阙剑诀的修炼中,慢慢忘记了内心的纠结,虽然他知道这些问题以后还将要无数次的面对。

    第二天一早,方言一如往常快步走到了山顶,在一个新修的亭子里吸纳着第一缕朝阳,完成这每日必修的早课。随后是荣木诀的修炼,也就是把附近的草木生气吸收一部分,再注入种植的灵草灵木之中。为了怕被人发现,方言都不敢在一处地方吸收过多,不然出现大片的草木死亡,定会惹人怀疑。

    附近的草木很快都被吸取了一遍,方言现在必须越跑越远,好在他的住处附近并没有人紧紧地挨着。这几天,那种隐隐约约被人注视的感觉又来了,方言从不怀疑自己的感觉,可是常保几人都被吓破了胆,还有谁对他这样念念不忘。方言决定晚上到四周探查一遍,找出个究竟。

    白天很快过去,方言泡过汤药出来时,早就夜幕降临。这时的方言一身黑衣,悄悄从自己院子的墙头翻了出去,围着四周的山头绕道而行。一个多时辰后,在方言住处对面的一个山头上的一片碎石后面,方言用神识发现了一个黑衣老者,那人估计修为比方言低,神识远不及方言,方言的神识锁定他时,他还浑然不觉。

    方言就躲在那人的身后,静静地蹲在一块大石后面,竭力地收拢身上的气息,看看这人到底是谁,这么不辞辛苦地日日守候着他。就这样等了数个时辰,离天亮约莫不到一个时辰了,感觉那人一动,方言小心地抬眼看去,那人猫着腰飞速地向山下跑去。

    方言就这样悄悄跟在身后,习练的暗夜风行之法发挥了作用,像一阵轻风一般方言紧紧地跟在后面,未被那人察觉分毫。一路跟着,过了几道山梁,就看见那人进了赤鹫峰,这时天色开始慢慢变亮,已经不好再追踪下去,但是方言心里已经有答案了,十有.就是那个和自己争个破丹炉的人。

    心里暗暗鄙视了那人一会,又暗暗筹划起来,总不能让他这么一直监视下去,可没有日日防贼的道理。边这样想着,方言回到了家里。

    每天又是不停地忙碌,一百五十亩的灵田种满了草木,每天光是灵雨术就要花去不少时间,还要按照不同的灵草运用不同的灵植术,再加上修炼,天天都是累得够呛。不过收获也很大,不说灵田里长势喜人的灵草灵果,单单是方言的法力就迅速增长,已经是摸到了三层的边缘,而这只离上次晋级相差了半年,速度快得连方言都不敢相信,都快忘了自己是五灵根了。

    那只小貂还在灵兽袋里装着,方言给它喂食灵谷白果都不吃,后来好玩似地给它吃了一颗灵草,谁知一发不可收拾,不停的在灵兽袋里暴躁不安,直到一连气吃了七八株才安静下来。这让方言十分奇怪,这到底是什么灵兽,专门吃灵草,这还有谁养得起,只怕那个倒霉的家伙也是被它吃穷的。

    想到这里,方言这才找出那人身上的玉简看了起来,一张是一部粗浅的法决,还有一张是御兽之法,而且明显是抄录的。里面有几种灵兽的饲养之法,还有两种专供灵兽的丹药丹方,在里面找了半天,还发现一个灵兽的介绍,里面就有这只灵兽的记载,虽然只有只言片语,可也终于让方言搞清楚了这是一支什么样的灵兽,而且也开始头疼起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