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六章 张家之人
    方言回头看了看来人,并不认识,就没有理会,接过丹炉和灵石放进了储物袋,转身就欲离开。他并不想多事,再说交易已经完成了,何必跟人计较。

    来人看见方言不理他,登时大怒喝道:“我说你把那丹炉放下,难道你没长耳朵吗?”又冲着那摊主大声说,“多少灵石,我买下了。”

    那摊主也不欲多事,只是冷冷地说道:“那东西我已经卖了,就是这位师弟的了,与我毫无干系,你若想要问他便是。”说完就往那里一坐,不再吭声。

    “哼,一个仆役弟子,还想学人炼丹,简直是笑话,还真当炼丹是什么人都能学的?乖乖的给我拿出来。”来人一身黄衣,是一名外门弟子,二十岁年纪,一头短发,豹头环眼,长相十分凶恶。

    “我能不能学会好像和阁下无关,是在下自己的事,丹炉我自有用处,告辞了。”方言说完轻身一闪,灵巧地避开来人,向回走去。

    “小子,你可敢告诉我你是哪个峰的弟子,得罪我张豹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那人看着方言走开,跟在后面大声说。

    方言回头冷冷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会地扬长而去。那张豹恨恨地看着方言离开,眼中露出了阴冷地杀机。

    出了坊市,方言放出青鹤骑在上面,飞回了落霞岭。回到家中已近日落之时,一天没吃东西肚子饿的咕咕叫,赶快弄了点东西吃起来。

    吃罢晚饭,方言拿出那张记有上古丹方的玉简看了起来。这丹方多半已经无用,其中很多灵药现在要么不存在了,要么就早不叫这个名字了,很难凑成一副,被当成一张无甚大用的玉简,丢在传功殿一层,无人问津。

    可这里面有不少上古文字的解之法,而且本身就是丹药有关之物,奎木丹经也是本丹书,倒是有共通之处,可以帮助看懂这部古丹经。方言就拿着奎木丹经的手抄玉简,不时拿出那张解古方的玉简,两相对照之下,还真看懂了不少地方,有一些句子可以连贯起来,慢慢懂里面的意思。

    从此,方言每天有多了一件事,就是玉简。日子又回到了种灵田,修炼,看书的简单生活中,忘记了山外的世界,沉浸在自己的一方天地中。

    有件事方言可能早忘了,但有一人没忘,那就是张豹。那天从坊市回来,张豹气得暴跳如雷,本来他也看中了那个丹炉,是想买回去送给家族中的一位族弟学习炼丹之用。只是当时身上没有这么多灵石,跑回去借来之后就赶回来了,可还是慢了一步,被人抢先了,而且那名仆役弟子竟然不给他面子,让他难以忍受。

    张家这些年野心勃勃,时刻想要培养出一位炼丹师,也好不再受制于人。张家虽然没有炼丹的传承,但也收到了一些炼丹方面的典籍,虽然炼不出什么高品质的丹药,但先天期和练气初期的丹药还是可以一试的。

    而且若是这位族弟真有炼丹师的天赋,完全可以考入炼丹门派,或是拜入一位丹师门下,那困扰张家的丹药一事至少可以缓解不少。家族发展首要的是灵石,而灵石消耗的地方五成以上是丹药,所以想要壮大家族,炼丹师是必须的。

    虽然是一个破丹炉,并不会对张家的大计造成什么影响,可一个小小的仆役弟子竟敢无视他的存在,那就断然不可放过他,一定要让他知道自己的厉害。想到这里,他唤来身边的老仆,吩咐了几句,那老仆就出去了。

    方言浑然不知有人在背后算计他,那天的事情早让修炼的忙碌给遗忘了。那本奎木丹经已经看了个大概,的确是一本上古丹经,里面还记载各种灵草灵木,以及栽培的方法,书中还记录了百余个丹方,包含了从筑基期到金丹、元婴,甚至化神期的丹药丹方,还有很多古法炼丹之术。

    尽管其中有很多灵草灵材早就不存在了,可是这本丹经的价值之高,足以引起一场血雨腥风,难怪当初水云门总是遮遮掩掩,连金家也不说出原委,并不是故意不说,而是根本就不敢说,这样看来水云门一定知道这本书的价值,至少知道这是一本古丹经。这可是一桩莫大的机缘,不仅对方言是这样,而且完全是可以带领一个宗门或是一个家族走向辉煌的宝物,若是被人知道在方言手上,他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方言一开始知道时,简直不敢相信,就是这样的想法都觉得疯狂,现在方言想的都是怎么样来隐藏好自己,要像蓝色珠子那样把这个秘密深深地埋在心底。过了几天魂不守舍的日子,方言渐渐平静了下来,真是没有机缘盼机缘,机缘来了怕机缘。

    方言想了个办法,每次看奎木丹经时,都在晚上无人之时,然后方言躲进珠子里,再用那块兽皮盖住,谁也从外面看不出来。为保险起见,方言还决定明日就去凡人的集市买些蓝色的珠子,堆在床上鱼目混珠,这样想要找到他就更不可能了。

    平时参悟时,只拿出自己翻译抄录的玉简来看,记下一段就销毁玉简,不露一丝痕迹。

    就在这时,落霞岭方言居住地方的对面,一个老年修士贼头贼脑地看着这边,不露痕迹地已经观察了方言的住处一天时间。天空将要泛白之时,又悄悄地潜了回去,一会功夫就来到赤鹫峰上一个小院子里。

    “少爷,老奴回来了。”

    “童老辛苦了,那小子查清楚了吗?”说话的赫然就是那强买丹炉不成,恼羞成怒的张豹。

    “老奴现在可以肯定,这人就是去年招入门内的修士方言。说起来这人还是和我们一个地方来的,正是那鄣南方家的,以仆役弟子的身份进的宗门。”童老低头轻声回答,有些欲言又止地看了张豹一眼。

    “方言?方家的,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对了,上次回家时听到过,好像是说我那不争气的弟弟被他欺负了。”

    “正是,张猛少爷就是被这人打败,还被抢走了一瓶丹药,害得今年才加入宗门。”

    张豹猛地一锤大腿,霍地站起来说道:“原来这那小子,小小方家的弟子而已,竟然敢如此嚣张,当真不把我张家放在眼里,看我如何炮制他。”

    “少爷,这里可是离火门,不是在鄣南城,我们行事还是要小心些为妙。”

    “难道还要少爷我咽下这口气,在这方家的仆役弟子面前忍气吞声吗?”张豹听了有些生气。

    “这可不是,老奴觉得正因为他只是个仆役弟子,所以才不值得少爷为了他大动干戈,失了自己的身份。老奴倒是觉得可以找别人去做,咱们只要站在后面看着就行。”老者眼睛微眯,摇头晃脑地在那里说道。

    “找人去做,谁会帮我们做这事,再说对付一个小小的仆役弟子,用得着花那些心思吗?”

    “本来是用不着,可少爷难道忘了,那人可是在落霞岭,听说与那管事萧枫关系密切,若是咱们出面,被那萧枫横插一手,老奴就怕用事不成,反倒招惹了无需招惹之人。”

    张豹走了几步,回到案桌边坐了下来。“这倒也是,我也听说那萧枫在门内有些势力,好像青庐峰的一位峰主对其颇为赏识,倒是不得不防。不过,难道就这么算了,若以童老该当如何?”

    “少爷你想啊,那方言在明,咱们在暗,有心算无心,此其一也。少爷来门内已有五年,人脉远超于他,完全可以善加利用,此其二也。这方言刚来,听说小比得了个中上,众人都说是得自萧枫的庇护,心中不服者甚众,正可加以利用。有此三处便利,少爷就可完全立于最有利之处,让那小子吃个闷亏,还奈何不得少爷,岂不更好?”

    张豹一听两眼放光,双手用力一拍,“对啊,还是童老想的周到,有理有理,倒是我操之过急了。”

    老者一听,徐徐颔首,想了片刻,就付在张豹耳边嘀嘀咕咕地说了起来,半天之后那张豹大笑出声。

    方言并不知道买个破丹炉竟然引发了这么多的事情,但是在那种情况之下让他退让也不是他的性格。现在他浑然不知,几天以来一直在研那本奎木丹经,虽然有很多种灵草已经绝迹或者极难找到,但是一些失传的灵植术、丹方和灵草栽培之法,却是引自了方言极大的兴趣。

    可惜方言修为太低,里面很多灵植法决现在根本学不了,但也有一种法决现在就可以学,叫做荣木诀,大致就是汲取草木的生机灵气,再引入到灵草之中,促进灵草的生长。不过这种法决要求施术者有木灵根,还要有超强的体魄,能够忍受住木灵之气对身体的侵袭,否则不等施展,自己周身的经脉都要被木化,那可就太惨了。

    方言每天的修炼变得更加繁乱,不得不对自己的修炼时间开始重新规划,一早一晚的纯阳功不可废弃,无论是提升法力还是修炼荣木诀,锻体之术的作用都显现出来,现在方言都有些庆幸自己的选择。

    但是形意决、剑诀和暗夜风行这些功法就要做出取舍,以前要么是这些功法有用,要么就是没有其他功法,暂时修炼着,现在方言得到了几部法决,而且早就是修士了,用修士的眼光来看,一些功法就有些不太实用了。

    形意决虽然平和易懂易于入门,可现在对方言的帮助不大,法力的修为进阶完全可以选择在传功殿买来的金阙诀,这种法决与剑诀之间更为契合,虽然只有筑基初期的法诀,可对方言来说是够了,毕竟他现在对筑基期还没有任何奢望。

    而暗夜风行本身就不是功法,是一种用于斗法或是战斗时的辅助之法,对先天期武者十分有用,可是对修士的作用却十分有限,不过作为一种全新角度的斗法思路,仍然有其价值,完全可以融入到不同的法诀中去,那样的作用反而更大。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