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选秀会
    九月中旬,秋高气爽,一天早晨方言跟着父亲踏上早就备好的马车,跟家人一一道别后,向祁月仙城赶去。

    祁月仙城在鄣南城的南面,是方圆数千里之内最大的城,也是唯一一座仙城。所谓仙城并非没有凡人居住,而是这是围绕修真需要而建起来的城池,城内居住着大量的修士,修建的都是修士修炼所用的坊市、商阁,里面的凡人也都是从事为修士服务的职业。

    像鄣南城这样的城市,主要还是为了家族和凡人居住建立起来,修仙坊市也是因为有修士需要才附带建起来的,这样的城市一般叫做凡城,周边数千里之内有数百座。而且这些凡城,宗门和其他大势力不太管理,世俗皇朝也只是名义上的管理,几乎都是由一个或者几个大一点的家族来管理,再搭上一些宗门,拉大旗作虎皮护卫自身。

    祁月仙城是八大宗门都承认的一座仙城,建成已经有数万年,由八大宗门派出执事进行管理,一应收入所得全部由他们内部分配。城中主要的产业也都是归这些宗门所有,只有少数归于一些小宗门和家族,不过能得到这座城里的一点产业,哪怕是再少也都不是简单的小势力或者小家族,至少方家这样的家族就没资格染指。

    一路走去基本上都是笔直开阔的大道,出了鄣南城不远更是一马平川的平原,道路两边都是郁郁葱葱的田地,种着大片大片的庄稼。道路都很平整,马车走在道上一点都不颠簸,大路上人来车往络绎不绝,路边不时就有客栈饭馆和集市,远远近近的很多村庄,一点也没有护军山那边的荒凉。

    走了十日,马车就行了千余里,道路依然开阔,但渐渐的都成了坡道。这是一条在半山腰中开出的道路,路上行人少了很多,车马却还有不少,路两旁都是起伏的群山。一路上有不少像方言这般参加选秀的弟子,有些熟识的还会上前攀谈一二。在山道中走了三天,来到了一座建在山峰上的雄关前。

    方言下了马车,站在关前张大嘴巴看看足足有一柱香时间,方同则笑呵呵地看着他。

    这是一座方言从未看到过的城市,十分的巨大,城墙数十丈高,全部是用大块的巨石垒砌,向两旁看去,一眼望不到边。前面是城门,拱形的城门也有十余丈高,十丈开阔,两扇黑黝黝的大门看上去重达万斤。

    进城的人全部排成数列,排成的长队都有里许长。门口守卫的全是身穿衣甲的修士,在家族里高高在上的修士们在这里成了守城的军士。排了一个时辰,方言几人才到了城门口。

    方同快步上前,向守城的修士出示方家的令牌,并交了几块灵石。片刻之后,拿来了三块小牌,是临时进城令,超过三天还要到城内一处地方去续办令牌。每位入城之人,不论仙凡都是两块灵石,修士还好,若是凡人很难拿得出这么高昂的进城费。

    赶着马车来到城中的一处客栈,车夫自有客栈安排。方言二人要了一间大套房,住在这家客栈的最高一层五楼,一日就要两块灵石,还只是住宿费。据说他们是来得早的,过几日城中的客栈都会住满人,甚至有些找不到地方的人会睡在茶馆和酒肆中。

    仙城也是居住不易,并非想象中的仙家圣地,没有灵石在这里寸步难行。住处的房间还算宽敞整洁,洗浴之后,两人休息了一会儿就四处走走,逛逛坊市。临出门前,方言把要出手的东西给了方同一部分,两人分头去卖,随便买些东西,晚上再回客栈。

    这座仙城十分庞大,分成了东西南北中五个区域,城中竟然还有十余座山峰和河流,大大小小的各类商铺开得到处都是。方言心里粗略算算,这座城少说有数百万人居住,光是他们住下的这片区域北区就有近百万人,走了有一两个时辰还在这片区域里。

    路上不仅有大大小小的商铺,还可见一些小街的两边有不少的地摊,整个仙城四通八达,看得人眼花缭乱。方言也不时地进了一些略小些的商铺,那些大商铺进出的都是一些练气高阶的修士,不时还可以见到一些气息强横之人,很有可能就是驻基期的前辈。那里方言不敢进去,漫说交易了,就是那些人的气息也让人受不了。

    方言只卖了少数几样东西就没敢再卖了,其余的要么店家看不上值不了几个灵石,要么就是价值太高卖的方言一阵阵地心虚。要是肆无忌惮地出手,这城里比比皆是的高阶修士万一盯上就麻烦了。方言也买了点东西,几瓶练气初期用的丹药,一本灵草方面的玉简,只用了百余块灵石。

    方言还详细的问了汤药所用原料的价格,还好都是些大路货,有的甚至比鄣南城还要便宜,方言这才心安,以后锻体所用不愁了。只是走了几条街,就花了方言一个下午,天色渐晚,方言就走回了客栈。

    回到客栈,等了一会儿方同才回来,回到房间说了一会话,才知道方同也没有卖出去多少东西,主要还是怕引人注意。还真是幸福的烦恼,以前是没东西可卖,现在是怕人惦记,不敢出手。

    叫上车夫,一起到了边上一家饭馆。车夫也是方家人,为方家赶了三代的车,是家生子,忠心耿耿。到了大堂内,方同接过小二递上来的菜单,点了几个大菜和几样佐菜,很是丰盛,还点了一壶好酒,和车夫二人喝了起来。方言独自吃着饭,忽然想起自己葫芦里还有不少得自金家那个死鬼的好酒,寻思明天去买几个酒壶,装出来让父亲也尝尝。

    过了两天,城里的人越聚越多,客栈早就满了,连饭馆里晚上都腾出来住人。方同一早就拿着三块小牌续了十天时间,花了十五块灵石,还真不是一般的贵,若是以前,方同这一趟回去就要债台高筑了。白天照例是逛商铺,人多也有方便的地方,他们趁机把那些用不上的妖兽材料卖了不少,得了千余块灵石。

    方同还买了很多丹药,有自己用的,还有家人用的先天期丹药,花了不少灵石。晚上喝着方言给的酒,都说味道够劲,应该是一种低阶的灵酒,比饭店中卖的好得多。方言就送给了他们两瓶,那车夫一个劲地道谢。第二天方同就拿了个瓶子,是他专门买的法器,要方言装了几十斤酒放在储物袋里。

    两天后选秀大会就要开始了,城里到处是熙熙攘攘的人流,连大街上都开始有人摆摊,只要交给那些来回巡逻守卫的护卫们一块灵石就可以摆一天。方言无事,每天回来顺便会看看,倒是买了几块玉简,和一些火炎晶。玉简主要是修真界见闻之类,还有就是炼丹炼器的基础知识,就是增长点见识,靠这个可炼不成什么。而火炎晶是用来加热熬制汤药的,这东西比柴火好用的多。

    选秀大会终于开始了,地点就在城中区城主府前面的大型广场上,每年都是如此。方言跟着父亲一大早就来到了这里,谁知早就已经是人山人海。广场中间摆下了二十四座高台,高台前面有八座高塔,所有人都在八座塔前排队。

    辰时刚过,一座白玉般的飞舟停在塔前,走下了五位修士,当先一人气息十分恐怖,所有人都感觉到呼吸瞬间一窒,如此大的灵压一定是金丹老祖,巨大的广场上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这时从他身后走出一名二十余岁摸样的年轻男子,一身白衣,胸口绣着一个金色的四足方鼎。

    “诸位稍安勿躁,八宗的选秀大会很快就要开始,待其他几宗来人到齐之后,就可开始甄选。还请诸位排好队伍,莫要大声喧哗,违者驱逐出去。”那修士声音不大,整个广场确是听得一清二楚。随后几人走入塔中,只余刚才那名说话的修士,掏出一个青木长案放在身前,又拿出一把靠背椅端坐在上面,闭目不再言语。

    不到半个时辰,其余七大宗门尽数到齐,八宗之首的揽月宗最后一个到,五名修士坐着一艘十分漂亮的花船,为首的是一名蒙着纱巾面罩的女修,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年纪。

    每个宗门都只留了一名修士在外面,八个桌案分别摆在各自所在的高塔前。这时排在外面的修士足有上万人,分别排在想要加入的宗门的高塔前。方言自然是排在揽月宗的队伍里,方同把他送到后,就在队伍外面静静地等着。

    这是八个队伍中人数最多的,也是女修最多的,不时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其他各队的修士们不时把眼光投向这里,尤其是男修,谁让这里的漂亮女修云集。方言在队伍靠前的位置,也排到过了午时才轮到。

    第一关是检测骨龄,看是否是在十八岁以下。检测的是一位看上去三十余岁的筑基修士,自始至终都和颜悦色,不紧不慢,让人如沐春风。就见他轻轻把手往方言肩上一搭,片刻后又轻握方言的手腕,只一会儿就说道:“骨龄十七,通过。”示意方言进塔。

    到了塔中一层,就是选秀的第二关,检测灵根。方言心里有点忐忑,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灵根,灵根的资质决定着今后修炼之路能否长远。检测之人是位秀美的男修,真是可当得秀美二字,若是换上女装一定很难分辨。

    那修士手一指,示意他坐在一件体型很大的法器前。听着他说话的声音,方言压抑着差点笑出声来,可一会的测灵结果出来,方言就再也笑不出来了。那修士轻蔑地对他说:“五灵根,而且是五行平均的五灵根。”

    灵根最重特点,越是突出就越好修炼。比如单灵根只有五行中的一行,就只需选修这一种属性功法,而且进境神速,说是一年当过数十年都不为过,是所有大宗门争抢的弟子。而灵根越多就越是驳杂,修士的特点也越不突出,不仅难有匹配的功法,又在修炼中关卡重重,究其原因就是在关卡之前很难积累到足够大的灵气去冲破它,所以在修真之路上走不了太远,止步于炼气期的比比皆是。

    而方言更是极品,平均的五灵根,毫无特点可言,是最差的灵根,只比没有灵根之人要强些。修炼之路注定了关卡重重,每进一步都要付出比其他人数十倍甚至数百倍的力量,难上加难。

    方言听到这个消息一下蒙了,脱口而出:“那我参加外门弟子的选拔可以吗?”进入塔中只要过了三关,其中最优秀的可以推荐为内门弟子,其次也能成为正式弟子,最差的但上了宗门及格线的修士,可以参加选拔外门弟子,其实就是宗门最底层的仆役弟子。只不过大宗门注重声誉,说的好听点。

    “你以为我揽月宗什么垃圾都要吗?”那不男不女的修士冷冷的笑道。

    方言听了一时气结,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涨红着脸,在后面修士的催促声中茫然地走了出来。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