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事情败露
    短短一年多时间,这处少有人来的鄣水河畔,几乎没有一点变化,只是去年来时是风和日丽的六月,今天却已是骄阳似火的八月了。大黑马十分通人性,带着方言欢快地一路跑着,不到半个时辰,方言就远远地看见了那棵老榆树。

    方言没有立即上前,而是远远地停下来,看看四周无人,就躲到了那个小渔村的一间柴房里。把马拴好,轻抚了几下,方言就从储物袋中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一身行头,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河边的渔夫,随手拿了把柴刀,小心地朝着河边走去。

    方言停在那棵老榆树数十丈之处,小心地观察着那里的一应物事,没发现有什么变动的样子。又低着头,一边假做砍柴,一边放出神识,仔细观察四周有什么动静。磨磨蹭蹭了半个时辰,方言终于确定附近没有人,渔民们此时也大多外出捕鱼去了,小村里一片安静。

    这时方言才慢慢走过去,一路还小心地观察着,走到老榆树下迅速在树底下一挖,很快就找到了那两件法器,顺手放入储物袋。这些动作不过花了一息时间,整个过程在方言的脑海中已经周密地计算了无数遍,得手后方言一矮身准备悄悄地离开。

    “站住,干什么的?”远处一前一后飞来两位修士,都是一身玄色衣服,左边袖口金光闪闪。

    糟了,是金家的修士,能够御剑飞行至少也是炼气中期以上,方言脑子里飞快地想着应对之策。不行,只有快跑,自己现在是修士,一眼就会被看出来,身上的掩饰只能骗一骗凡人。

    想到这里,未等那两人靠近,方言看准河边那一片芦苇荡钻了进去。暗夜风行的功法在白天本就不出众,在修士面前更是显得有些不够看了,很快后面两人越追越近。

    “道友勿惊,我等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绝没有恶意。”领头的那名修士和声悦色地喊道。

    “信你才怪,把我当初出茅庐的小子了。”方言年纪虽小,修炼时间也不长,可遇到的生死危机以及应变的经验可是一点不少,落到他们手里,就算不是要找的人,只怕就算不死也会被剥层皮,何况他本来就有问题。

    这片芦苇荡很长,沿着河边一溜足有数百里,里面泥泞难行,不过对修士算不得什么。方言一边跑,一边用神识紧紧锁住身后,只见那两人速度越来越快,一瞬间就飞到了方言的头顶。

    “道友你跑什么,到那边上我们聊聊,我们是金家的修士,绝对不会伤害你。”那修士态度越发的和气,就像老朋友一样和方言打着招呼,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很熟。

    “两位道友,我只是路过的,再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好聊的?”方言想要装傻充愣。

    “那么你不想知道我们在找什么,你又知道我们想要知道什么呢?我看你一定有话想要和我们说说吧,就留下来聊一会儿怎么样。”说着一柄金色长剑落在手中,一掐诀长剑“嗡”的一声对着方言刺了下来。

    方言连忙掏出两张符录,金刚符往身上一拍,刷的一下形成一个金色光罩,紧接着又激发一张金剑符,忽地向着金色长剑而去。

    “哎呀,还真碰上不怕死的,嘿嘿,我也来和你过过手。”另一人轻轻一点,一道金光“噗”飞来,方言心里大惊,这金光来得实在太快,直奔后脑飞来。这一下要是打上小命就没了,这修士看来也是杀人夺宝的老手,上来就是杀招。

    方言用尽全身力气,猛地把身形一甩,就是一个转向。要害是躲过去了,却是觉得左肩一痛,一个锥状的法器从方言的左肩飞出,带走一块血肉,倏地又回到那名修士手里。那名用剑的修士被方言符箓挡了一下,对着剑一掐诀,长剑再次飞向方言。

    这两人看来都是炼气后期修士,可以同时使用两件法器,一边御剑飞行,还可以一边用法器攻击,这次可真是凶多吉少了。方言心里焦急无比,一咬牙拿出那把长剑法器,生死关头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这是金钺的长剑,你是什么人,你逃不了了。”那两人几乎同时大喝,跟着飞到了方言近前,两件法器又落了下来。

    长剑法器方言还可稍微抵挡,那锥子法器实在厉害,连金刚符都阻不住一下,对方言威胁太大。得想个办法把那个锥子法器弄走,要不然就要死在这里。这样想着,那两件法器就到了身前,“噗”的一声锥子发起后发先至,扎进了方言的腹部。

    就在这一瞬间,方言突然不见了,茫茫芦苇荡除了二人再也不见一个人影。

    “啊!我的破风锥联系不上了。”一名修士惊骇地大叫。

    “那这人一定是用了隐匿符箓,还真是身家不菲呀。别担心,他一定藏不了多久。”那名长剑修士冷冷地说,对那人的大喊大叫显然十分不满。

    二人没有再吭声,用神识搜索了一会儿,就跳下飞剑在芦苇丛中小心地找起来。

    谁也不会想到还有蓝色宝珠这样的宝物,这时那颗蓝色的珠子已经掉落在水中,在水草丛生的芦苇荡里,很难被发现。方言此时在蓝珠空间也极不好受,左肩和腹部都被洞穿,连忙吞下两颗疗伤丹药。那个锥子法器被方言从身体内取出,扔在地上。

    简单地疗伤了一刻钟,方言紧张地想着如何逃离。这个空间凭直觉并不是无法发现的,当初方言捡到时不就是因为它与周围不一样嘛。若是有人和他一样发现了,就算可以躲藏一阵,但到时就会像瓮中捉鳖,无处可逃了。

    “可不可以在里面看见外面呢?”方言试着小心地把神识一点点探到外面,却见外面那二人正向这边搜过来。

    没有御剑飞行,正是逃脱的好机会。方言摸出两张爆炎符,从珠子里一出来,就把两张符甩了过去,然后飞速地往前奔逃。“轰轰”两声,吓了那二人一跳,下意识地就往身后一闪,这才见到刚才那人在芦苇丛里一个闪动就不见了。

    “追,一定要追上他。”那二人现在有些气急败坏,其中一人更是最爱的法器也被夺了,想都不想就追了过去。御剑飞行此时已经来不及了,等到御起剑来,那个小子都不知跑哪去了,炼气后期的神识虽强,也不过数十丈不到百丈,修士的速度瞬息就是数十丈远,等不了这么久。

    芦苇丛里,方言运用越来越熟练的暗夜风行,跑起来比风遁之术也不慢上多少。那两名修士若是御剑飞行,比方言要快上许多,那可是在天上飞。御风术本来也要比方言快,可是在这越来越密的芦苇丛里,用起来很不方便,总是要调整方向,速度加不上来。

    一个亡命逃窜,两个切齿狂追,在这芦苇丛里就一前一后地奔跑起来。跑了一两个时辰,几人跑出了百余里,就连是修士都有些吃不消了,好在方言这段时间炼体汤药没有白泡,受了重伤还能坚持下来。

    渐渐快要跑出芦苇丛,前面就进入了河西沼泽之地,这里是由鄣水河暴涨泛滥形成的一处低洼沼泽,四处没有人烟,妖兽时有出没,是一处修士的猎妖之地,一般都要组队而来,而且都要是炼气后期的修士。这里据说还有二级妖兽,时常听说有猎妖队遭遇之后,死伤惨重。

    后面二人估计来过,一边追还一边大声叫骂,要方言停下来,在跑下去就会被妖兽吃了。方言充耳不闻,只想甩掉他们,至于妖兽也要等甩掉他们之后再说,可是无论方言怎样加速却无法将他们甩掉,那可是炼气后期的修士,修为的差距可不是这么容易弥补的。再说方言手上也没有什么提高遁速的保命之物,只有一个还在摸索阶段的暗夜风行。

    跑了一段下来,距离没有拉开,反而越来越近了,就在身后不远,那两人的骂声听得一清二楚。

    “这样下去不行,得想个办法。”就在这时,前面远处沼泽中传来沉闷的低吼声。“有妖兽,哼,就算死在妖兽口中,也强似被二人捉住。”方言恨恨地想着,径直向妖兽跑去。

    “小子,你不要命了!”后面二人一犹豫,硬着头皮跟了过去。

    方言这时已经顾不上生死,反正不能落在这两人手里,冲着那叫声加快速度冲了过去。很快,一只妖兽出现在三人面前,身形硕大,有数十丈长,头上两只白色的短角,两只铜铃般的大眼凶狠地盯着几人。

    “是河漓兽,二级妖兽,快跑!”后面二人大惊失色,沼泽中十分少见的二级妖兽,今天竟然倒霉地遇上了。平时即使遇上也早就绕开了,今天跟着一个不怕死的,竟然是和它正面相遇。

    这河漓兽可不是普通的二级妖兽,据说是蛟类的一种,一些实力强悍的猎妖队,专门猎杀二级妖兽,可遇上这种妖兽,却是都要躲着走。方言是被逼无奈,追杀到此,遇上它也是别无选择。

    “呼”地一声,那河漓贴着水面就飞了过来,一张大口咬向方言,根本就躲不过去,速度奇快无比。方言再次故技重施,闪身进入蓝珠空间,跟着珠子一起落入了河漓兽的肚子里。

    尽管方言此时安然无恙地躲在珠子里面,但他也不能肯定,这次就真的能够平安无事。现在可是被二级妖兽给吃进肚子里,不是在家里练功房,能否出的去,或者出去时不被它咬死还很难说。而且这妖兽的肚子里到处是一团团浓烈的酸液,甚至于将自己直接化掉也未可知。

    方言小心地探出神识,寻找逃脱的机会,就看见自己正在一条长长的隧道内,突然前面飞进来几样东西,稍一留意就看见是人类的肢体,接着方言的神识都有一点刺痛,赶紧退了回来。

    方言爬了起来,低着头坐到那个土坡上,只有那里没种灵草,刚进来时被自己压倒了一片。坐在土坡上,方言突然发现自己种的灵草无精打采的,有一些叶片都开始枯黄。昨天才浇的水,怎么今天就这样了,也只有一个地方稍微好点,那里的灵草灵气还算比较旺盛。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