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三章 汤药锻体
    那灰色储物袋里最后一件,是一个葫芦。m方言觉得好奇,这样的法器很少见,就拿起来用法力祭炼了许久,这才勉强打开,一看这法器只是一个专门储藏各种液体的东西,空间也算不小,足可以放上千余斤。里面分成四格,只有一个装了东西,倒出来一闻,暗骂一声酒鬼,就把葫芦扔进自己的储物袋。这也不要浪费,以后找机会卖了,修真界里的酒鬼多的是。

    方言定了定心神,这次收获实在太大,要仔细清理一番,有用的就藏在蓝珠空间里,没用的找机会卖了换成灵石,但一定要小心销赃,别露出马脚。突然想起还有一本金色的小书,好像还是一本什么丹经,这可是方家最缺的。赶紧找了出来,打开一看,还是没有一个字,就是封面上写着奎木丹经,其他全是空白。

    想了半天,用了好几种方法,又是水浸又是火烧还挤了几滴鲜血上去,还是没用,依旧是一片空白。方言也死心了,把灵石、符箓、丹药、玉简和葫芦放进自己的储物袋,其他的用一个储物袋装着,另一个储物袋装好那只妖兽的尸骨,把三个袋子放在空间中那个土包上面,就退了出来。

    忙完这些,方言在那些丹药中,寻找疗伤类的,看能否找到对自己有用的。十几瓶丹药,几乎都是练气丸、清气丹、黄芽丹之类,只有两瓶认不出来。一个瓶子里只有一颗,打开就闻到刺鼻的血腥气。还有一瓶里面有三颗,银白色,灵力明显超过其他丹药。

    方言想了想,还是和父亲悄悄商量一下,有些事可以有选择地告诉他。于是第二天,方言来找方同,郑重其事地在方同的修炼室内,要方同一再查看四周,确定无人之后,才将事情一一告知他。只不过有关蓝色珠子的事他没敢说,其他的事情说了个大概。

    方同点点头,他早就猜测方言那晚一定不会那么简单,一夜未归,而又凑巧发生那么多事,而且方言回来后古怪之事不断。不过等到方言把储物袋里的东西掏出来时,还是吓了方同一跳。如此多的灵石灵物、丹药符箓,还有法器,看的方同都不敢相信。

    方同随后就让方言自己收好,哪能贪图儿子的机缘。方言执意不肯,只说自己现在根本用不上,况且他还有不少东西没拿出来,就像那个最大的储物袋中装的,那更是吓人。拗不过方言,方同只好选了些丹药符箓,拿了大半灵石,那几件法器方言让父亲小心出手。

    而那两瓶丹药,方同也只认得一瓶,叫做雪云丹,是炼气高阶所用的丹药,灵力十足而且药性和缓,十分难得。方同只拿了一粒,用于冲击中期时辅助之用,另外两粒要方言好生收好。另一瓶方同也不认识,闻着浓重的血腥之气,猜测可能是增加修士血气之用,而且看上却药性凶猛,千万莫要胡乱服用。

    最后方同拿出两枚玉简,一枚是方言祖父的剑术心得,一枚是方同自己的修炼心得,复制好后交给了方言。让他养好伤势之后,抓紧时间修炼,又告诉方言还有两个月,就到了宗门大开山门招收弟子之时,要方言最近多加准备,等到时间他会带他前往。随后又小心叮嘱方言几句,说了些修真界要注意的事情,这才让方言离开。

    方言回到家中,左右无事,又不敢太过修炼,就索性又搬入书房,每天修炼一个时辰,其他时间只是看书看玉简,慢慢恢复伤势。过了有半个月,方言的伤势终于好了大半,方同还从坊市中淘来一颗疗伤丹,效果比以前那颗好得多,估计也是价值不菲。

    还有一件喜事,那就是经年不见修为增长的方同,就在昨天进阶了,炼气四层,成为了中期的修士。方言去道贺时,方同也是喜不自禁,修士最高兴的事还是修为的增长,得到宝物当然高兴,可还是要变成修为最实在。

    时间一天天过去,方言的伤势终于基本痊愈,可以长时间的练功,还可以炼化一些灵力蕴含较少的丹药,辅助修炼。闲暇之余,他也随意看了看那纯阳功,发现虽然自己现在修炼不了,但那玉简中记载的一种汤药,却是有助于改善肉身,且原料并不难得,昂贵的几种在那个大储物袋中基本都有,剩下的只需花点时间去坊市中搜罗。想来这汤药对自己的伤势完全恢复有一定作用,就算改善肉身也是很不错的。

    随后几天,方言独自来到坊市,悄悄出手了一点妖兽材料,又买入了不少汤药所需的药材和辅助材料。他还专门到一处出售法器商铺中,买了店中一个放了数十年都没卖出去的大铜鼎,只花了二十块灵石。

    当天晚上,方言就让丫鬟们把浴室里摆放的东西调整了一下,把那个大铜鼎放在正中间,生上火倒入那些已经配好的材料,按照玉简上说的熬制好汤药后就跳入了铜鼎中。这已经不是方言第一次干这种荒唐事,丫鬟们早就见怪不怪了。

    坐在滚烫的汤药中,方言连头带脚全身没入其中,就感觉全身快要被煮熟了一般,炙热难当。不过很快,无数的热流开始进入体内,随即就感觉到这些热流抚熨着方言的血肉、经脉,甚至还有骨骼,炙热的感觉一下就被全身突如其来的奇痒所代替,让方言不由的想要跳出来。

    玉简中有这种情形的介绍,说这是在冲刷体内各处沉积的各种杂质,这样做不仅有助于以后的炼体,强大骨骼和肉身,而且对于强韧经脉,运转法力都有不小的作用。这还是方言年轻,若是年纪再大些才来沐浴汤药的话,只怕更是难以忍耐。

    方言不再多想,只是一遍遍地运转形意决,感觉法力流转的确是顺畅了很多,全身也是阵阵舒热的感觉。半个时辰后,汤药渐渐冷却下来,颜色也不像先前的深绿色,淡了很多。方言从铜鼎中跳了出来,感觉周身十分轻快,全身血气充盈,精力特别旺盛,伤势隐疾都没有了半点感觉。

    走到平时沐浴的大木桶前,却见丫鬟们一个个满脸羞红,半转身形。方言觉得奇怪,自己没有什么异样啊,就是全身充满力量,还有下身也是有力地高举着。方言才十六岁,又从小在丫鬟们的陪伴下长大,没有什么男女之防,也不明白这些丫鬟为何如此,跳进木桶内,反而还觉得这些丫鬟怎么如此怪异。

    洗净身体,方言又在几个娇羞异常的丫鬟伺候下才穿好衣服,还十分不解地看了她们一眼,有点生气地出来了。到练功房内,吃下一粒丹药,感觉今天炼化的特别快,法力吸收的效果也是十分明显,方言顿时大喜,以后每天都要泡上一泡。

    又是几日,每天方言都要熬制汤药,不过在入铜鼎时,他就会含上一颗丹药,这样的效果更好。但是有一件事也让方言感到烦恼,尽管这是纯阳功里最简单的一剂汤药,可天天这样用,材料再多也会耗尽,灵石再多也有跟不上的时候,等到没有材料时又该如何是好。功法里可是说,要每天勤修不辍。

    方言灵机一动,为何不自己种呢。想到这里他兴冲冲地跑到父亲那里一问,才知道方家只有可怜的几块药田,早就被那些资深的长老们瓜分光了,就连方同也没有捞着。方言垂头丧气的回来,到了家里又一想,记得蓝珠空间里面好像也是泥土的地面,不知道算不算药田。

    反正死马当作活马医,最不济也就是枯死几棵灵草。到练功房,方言又是和往常一样,小心的观察了周围一遍,进了蓝珠空间里,把那些没用完的汤药用的灵草和药草每样种上几棵,又用葫芦偷偷装了些水,到空间中给灵草浇了水。

    第二天方言又到坊市,这次可以出手的东西已经不多了,有些东西方言也不知道是什么,就怕引来追查。灵石有点捉禁见肘,只是才配齐了几天的量,就还剩下十几块了,当然中品灵石还有几块,可他也不敢用啊。

    晚上,方言偷偷摸摸进入蓝珠空间,准备给灵草浇水,却发现这些灵草全部都活了,而且长势十分喜人,有几种药草都眼见着比昨天长高了一两寸。竟然会这样,这颗珠子实在太逆天了,还能加快灵草的成长,就算自己说出去也没人会相信了。接着方言就把短期内用不上的一些灵草,还有储物袋中留有一丝生气,可以种植的灵草,全部密密麻麻地种在空间中,现在连个站脚的地方也没了。

    但方言的心里此时无比的惬意,灵草的问题算是解决了,修炼的事就解决了一半,剩下丹药的事等到了祁月仙城,再想办法卖点东西买些丹药。

    几天时间一晃而过,方言每天泡着汤药,炼化丹药,法力增长十分明显。虽无法术可以修炼,但他每天研祖父的剑术,用修士的角度修改暗夜风行,糅合进剑法中,磨练创新自己的剑法。毕竟练气初期还不能修炼御物术,修士斗法不可以远攻,除非不停地释放符箓,但那也是要身家丰厚之人才可以。

    离去祁月仙城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了,方言还是每天刻苦地修炼。可有一件事方言没有忘记,那就是他曾经埋下的两件法器,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应该都是中品法器,值不少灵石,其中还有一把他心仪已久的长剑法器。

    前段时间得知金家对那件事没有放松追查,方言迟迟不敢去那里。也是怪他当初修为太低,埋藏的地点也就离那件事情的发生地太近了些,可不要在那些人在附近追查线索时,正好撞上,那就太冤了。

    等了一年多,这么久了,他们应该已经慢慢松懈下来。再就是方言要去参加宗门的选秀会,没有时间再等下去了。这一次很有可能会被选上,那就一时半会回不来了,为免夜长梦多,早早拿回才是正经,再说还可以放在蓝珠空间里。

    第二天,方言找了个理由,说自己要去坊市买不少东西,可能要晚些回来。这段时间方言身上的怪事太多了,有的都让人难以启齿,谁也没敢多问,青鸾和几个丫鬟就木然地点点头。

    方言早早就出了城,到马驿里取了那匹大黑马,那是带给他一个大机缘的好伙伴。老杨叔带着众人恭恭敬敬地迎送着已然是修士的言少爷,虽然方言还是以前那样随和,可他们不敢随意了,毕竟是仙凡有别。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