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九十一章 乐极生悲

第六百九十一章 乐极生悲

作品:仙途凡路 作者:雁过随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此地原本十分安静,方言这一嗓子,如同一块石头丢进平静的湖面,顿时激起了阵阵涟漪。說,,访问:。楼阁内立刻传来急促的响动,几声惊呼接连传出,山峰下方忽起一道遁光,直奔方言扑来。

    楼内人还未到,那道遁光却已先至,方言只凭感觉就知道那是青鸾,飞落下来就急切地向方言问道:“真的是少爷回来了,这几年娘可是天天念叨你,你到底去哪里了?”

    未等方言开口,楼前呼啦啦来了一群人,林氏和苏燕青走在前面,身旁除了峰内原本的仆从秦氏几人,另外还有几人方言也不认得,想是这几年新雇之人。在林氏的身边却有两名孩童,此刻正怯生生地看向方言,正是他的一双儿女,这几年长高了不少。

    见到家人,尤其是这对儿女,方言心中满怀喜悦,内心的兴奋一时无以言表,当即仰天狂笑不止。林氏走到近前,却忽然双眼一红,怔怔地望着他,泪珠不觉滚落下来。苏燕青却直接扑到方言怀里,又哭又笑语无伦次,也不知她在说些什么。

    一众仆从见状如何还会不知,面前之人就是这双鹭峰的主人方言,几年不见遍寻无着,今日终于回来了。新来的几人都好奇地围着方言观瞧,想看看这位大名鼎鼎的方言到底长什么样,年长些的秦氏却几步走到林氏身边,正要劝解几句。

    青鸾见状也变得双眼通红,来到林氏身旁轻抚她的背身,深深地看着方言欲问又止,不一会儿眼泪也顺着双颊流了下来。一时间几人只顾流泪,连话也说不出来,几年前风传方言诡异地消失,此后一直都生死不知,心底的牵挂又该有多深。

    如今一家人终得团聚,此刻又有多少话要说,多少事情想问,可话到嘴边却又被泪水淹没,一时凝噎无语。跟在林氏身边的那对孩童却不知发生了何事,见自家祖母和母亲都哭成了泪人,竟也跟着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

    看着这对孙儿如此模样,林氏禁不住破涕为笑,指着方言对他们说道:“傻孩子,这就是你们的父亲,祖母这可不是难过,是高兴的。都快别哭了,言儿好不容易回来,都哭丧着脸作甚,我们一家该欢欢喜喜才是。”

    “是啊,娘说得极是,少爷这一路奔波想必是累了,先进屋里再说吧。”青鸾连忙在一旁说道,也顾不上再问其他,随后又将两个孩子揽入怀中,轻声地劝慰他们。

    苏燕青这时也反应过来,略带羞涩地退后一步,拉着方言的手正欲向楼阁中走去,一边走一边还说道:“是啊,进屋里说话吧,你不知道这几年我们……”

    正说着话,苏燕青忽然发现方言手指僵硬,脸色木然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狂笑声戛然而止,眼神亦变得空洞无光,顿时被惊呆了。其他人原本都欲转身向屋内走去,此刻全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弄懵了,惊讶地瞪大眼睛看向方言。

    “心魔!”林氏几人微微一愣,几乎同时脱口而出,脸色瞬间就变得煞白,刚刚浮在脸上的喜悦,转眼又变成无尽的忧色。

    心魔又称心劫,通常是在修士进阶某个大境界时才会出现,至于原因谁也说不清楚,不过何种情况下最容易发生,在修真界倒是有些共识。首先自然是在修为急剧增长之时,或是神魂出现巨大变化时,还有就是修士的情绪大起大落,此时修士心理最为脆弱,极易受到某种影响,从而诱发心魔。

    但是这些说法也并不绝对,事实上有不少修士终其一生也未遇到过心魔,修为进境却与同阶无异,这一点又令人费解。至于修真界遇上心魔之人只是极少数,那是因为修士中数量最为庞大的是炼气期修士,他们本身修为进展就较为缓慢,诱发心魔的可能性并不高,或许对他们来说这根本就算是奢侈之物。

    此外在一些极端的情况下也容易引发心魔,比如修炼某种极为霸道的神功秘术,或是无惧因果残忍嗜杀之辈,据说发生心魔的概率非常高,甚至有不少就是死在心魔发作之下。若是既无上述这些情况,却又心魔频发,这就更加说不清楚,如果非要找个理由,恐怕也只有用人品来解释了。

    心魔的大名可谓人所共知,不过大多数人并未亲眼见过,更惶论亲身体验了。方言却是心魔的常客,也不知是何原因,而且他第一次引发心魔时,林氏几人都在场亲历,见证了方言的那一段生死挣扎,如今想起依然记忆犹新。

    那还是在大劫之后的逃亡路上,林氏等人当时修为低微,对心魔不甚了了,也不懂其中的凶险。可如今她们都已是筑基修士,又在青元宗时日不短,阅历比以前丰富了太多,如何会看不出方言现在的处境,竟是那让人谈虎色变的心魔。

    其实方言还曾发生过一次心魔,那是在执行宗门任务查探魔门的路上,不过这些人并未看见,否则会更加揪心。原本一场充满喜气的重逢,却因为方言突发心魔气氛陡转,正所谓乐极生悲,只是此次却不止方言一人。

    只见得方言空洞的双眼忽然变得血红,面部极度扭曲,看上去显得异常狰狞,又像是在经历着某种巨大的痛苦。此时他的身形却死死地站在原地,根本动弹不得,连声音也发不出来,除了从额头和面颊上不断滚落下的大颗汗珠,渐渐淋湿了衣襟。

    既然看出方言正在历经心魔,其他人怎敢上前打扰,此刻他已处在性命攸关之时,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身死魂灭,即便侥幸不死也将灵智丧失,形同死物。

    好在林氏等人对此并非一无所知,连忙将一应仆从和两个孩童赶进屋内,就由她们三人站住几个方位,为方言护法。

    能否安然度过,只有靠方言自己,这几人根本束手无策,无论修为还是对付心魔的经验,她们又如何帮得上忙,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苏燕青忽然想起了什么,朝林氏和青鸾两人做了个手势,随即悄悄退身向后,又急速飞离了灵峰。

    此时方言的确情况不妙,心魔刚刚发作,他就被拉入到一片无边的黑幕之中。眼前漆黑如墨,四面阵阵鬼哭狼嚎,胸膛中却升起一股爆虐的气息,几乎不可遏止。

    “难道又会是心魔劫?自己怎会这么倒霉。”曾经有过两次心劫,眼前的景象对他而言即陌生却又熟悉。方言暗暗叫苦不迭,可是就算这一丝清明,也快要不再受他控制。-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