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武侠修真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 > 仙途凡路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六百七十四章 法宝自爆

第六百七十四章 法宝自爆

作品:仙途凡路 作者:雁过随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只是除此以外,眼前发生的一切又该怎样解释,尽管方言有些难以置信,毕竟灵宝对于他这个层次的修士来说,依然是可望而不可及之物,哪怕他修道以来机缘不少,可拥有一件灵宝却是他从未想过的事情。

    灵宝可是元婴大能才有资格觊觎的宝物,在修真界灵宝也被誉为大能之士的标志,只有成就灵宝的元婴修士才是真正的大能,借助它就能拥有排山倒海的威力。而且在修真界也有个说法,能够将自身法宝孕育成灵宝的金丹修士,进阶元婴的可能性非常之高。

    可方言才仅是筑基修为,这件灵宝也是机缘巧合得来,按理以他的修为不可能将其炼化,更不可能由他自身孕育而成。正所谓法宝有灵才能被称为灵宝,据方言所知,每一件灵宝都有器灵,炼化之时不仅要海量的法力,还要先将器灵收服才行。

    不过方言回顾将这颗珠子收入丹田以后,好像并未感觉到器灵的存在,一直以来他甚至觉得此物或许连法宝都算不上,只是一件威力不俗的灵器罢了。可今天这颗珠子的表现,断然无法用法宝来衡量,至于如何会被他收入丹田,以方言的见识更加难以说清。

    离魂珠定是那传说中的灵宝无疑,方才显露出来的威力可做不得假,远在那魔修的几件法宝之上。难道自己当真炼化了这件灵宝不成,甚至于由此还有问鼎元婴的一丝可能,此刻在方言脑海中瞬间有无数种想法闪过。

    而且这件灵宝的来源也十分奇特,好像当初方言收获这颗离魂珠时,还是在毒王城的那座王墓中。可他分明记得那位王家老祖只是一名金丹修士,根本不是元婴大能,在他的收藏中怎会出现一件灵宝,还真是奇哉怪也。

    也正因如此,方言从未想过这枚珠子会是灵宝,能是一件威力不小的法宝就足以令他兴奋异常。再回忆起当初将它收入丹田时的情景,同样让方言百思不得其解,自己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又怎能将一件灵宝收服呢?

    不过此刻他已无暇细想,就在这魔修的铜镜被冰霜冻住之后,方言忽然恢复了与离魂珠的一丝感应,看来这颗珠子并未被此人夺去,只是不知为何却远不如以前那般清晰。conad1;紧接着他发觉身体顿时一松,那种如同被蛛网缠绕的感觉完全消失,周身上下轻快无比。

    此时并不是追究这颗珠子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要把眼前的麻烦先化解掉,这颗珠子如果真是灵宝,而这魔修必须除掉。想到这里方言手中长刀一抖,他离这魔修已然不足十丈,如此大好的机会又怎能错过,身形几个晃动,就要来到那人跟前。

    “这是……难道你是元婴老怪?这不可能!”这魔修见到奋力杀过来的方言,眼中惊骇欲绝,无论如何也不肯相信眼前的一切。可方言已经杀到跟前,他的身体却是无法动弹,也就在瞬间,这厮的脸上闪过一丝狠绝之色,面容变得狰狞异常。

    “不管你是何人,也休想让我束手就擒,给我爆!”这魔修恶狠狠地喊道。这厮话音才落,就听得“轰”地一声巨响,随后一片比先前犹胜几分的刺目光芒狂暴袭来,竟是从这魔修的身上发出。

    即使方言还不知道这魔修又做了什么,可他显然清楚这厮施展了某种保命的手段,而且也绝非他能够随便阻挡的。到了此时方言哪里还敢再多犹豫,倏地躲进了屡试不爽的蓝珠空间里,将他最后的底牌暴露在人前,也是无奈之举。

    片刻之后方言又将自己的神识探出,只见得一片飞沙走石,暴乱的灵气在周边肆掠。只是那颗离魂珠却是巍然不动,稳稳地停在半空,而那魔修却奇异地不见了身影。

    “这又是什么手段,或是那人施展了某种秘术?”等到方言从空间里出来,却见当面突兀地出现一个大坑,无数碎木落叶依旧在半空飞舞,夹杂着漫天尘土和碎石,那片刺眼光芒已然褪却,激起的旋风却兀自不停。

    那魔修的身影虽已不知去向,但方言依然放开神识小心戒备,脸上忧色更甚,魔修的手段常有出人意料之处。除了此事,方言最关心的便是那颗离魂珠,这很可能是一件灵宝,只是不知能否再被自己收回,想到这里方言心中又是一紧。

    望着半空闪烁不定的离魂珠,方言尝试着将其引动,只见这颗珠子光芒一收,倏地踪影皆无。conad2;而此时方言明显感觉到丹田中的异样,看着这颗珠子重新落入自己的丹田,这才心思稍定。

    只是不知为何,方言与离魂珠的感应大不如前,就像是刚刚将其炼化时一般,弄不清其中又发生了什么变故。可至少它未曾脱离自己的掌控,至于其中的缘由,大可等找到一处安全之地再说,此地已不便久留。

    随手将四周物品收起,方言连忙查看起来,不管那魔修手段如何诡异,总不可能一点踪迹也无可循吧。方言蹲身下去,只见大坑中看似空空如也,却不时可见散发出金属光泽的碎片,看上去有几分眼熟,怎么如此像先前那魔修所用铜镜的材质。

    除去这些还有四散在坑内的片片血迹,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久久不散,泥土表面赫然出现细碎的肉块,看的方言阵阵恶心,这不是修士的血肉还是什么?

    “莫非这厮自爆了法宝,那面铜镜被他用类似于血祭之法祭炼过,然后将其自爆才得以脱身?”方言略加思索便明白过来,不由的后背阵阵发凉,幸亏自己当时果断地躲进了蓝珠空间,不过也亏得他有此救命之物,否则再多几条命只怕也难保住。

    可弄清楚了这点,却让方言倍感头疼,看情形那魔修并没有因此身亡,而是借法宝自爆之际成功逃脱。这样都能逃得一命,不得不说这厮确实够狠,恐怕他的肉身也极为不俗,不过这却给方言出了个难题。

    因为此战他的蓝色宝珠彻底暴露,以这人金丹修为,不可能没有发现这个珠子的身影,即便他当时急于逃命,可金丹修士的神识又怎会出现这般纰漏。事关方言最大的底牌,也可以说是他最大的隐患,如何敢轻易泄露出去,但凡见过之人必须灭杀他才能心安。

    “想来这厮自爆铜镜,应该受创不轻,趁着此时追杀过去,或许还有机会。”仅仅片刻方言就有了决断,毅然决定前去追杀这魔修。不论蓝色宝珠还是离魂珠的暴露,都是方言难以承受之事,再说不趁其虚弱之时痛下杀手,以后恐怕再无良机。

    prntchaptererror;-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