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生日!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生日!

    “你真的是…”

    看着唐跃那可怜巴巴的模样,裴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然后,她果断的拒绝了唐跃:“太烦人!但不管你怎么说,都不可能说动我,另外还有别的事情吗,我等会儿还有个会要开,不陪你了。”

    随着裴茜那双细高跟撞击地面的声音,使得那笔钱离唐跃越来越远了。

    在屋子里黯然了半小时,唐跃也终于待不下去,灰溜溜的离开了刀锋集团。

    念及兄弟们都在摇滚里等着好消息,唐跃实在是没那个心力回去摇滚,开着车在中南市转了一阵子,索性开回了家。

    推开门,屋子里面静悄悄的。

    “怪了,我的太太团呢,人都跑出去玩了吗?”

    唐跃正好奇间,整个屋子里瞬间亮如白昼。

    面前的景象,让唐跃张大了嘴巴,彻底的说不出话来。

    客厅里妆点了许许多多的彩灯,五颜六色的,异常的温馨艳丽,沙发、茶几、电视柜、酒柜等等一切可以摆放东西的地方,全都被照片沾满,而且那些照片统一都是婚纱照。

    呃…都是女孩们的婚纱照,并没有唐跃。

    把视线往餐厅的方向转移,唐跃看到了一块巨大的冰淇淋蛋糕,蛋糕的周围是无比丰盛的晚餐,而且全部都是唐跃最喜欢的口味,红酒已经倒好,不是多名贵的拉菲,却是唐跃常喝的那一款,散发出若有似无的酒香。

    “谁的生日?”

    惊愕之余,唐跃喃喃问道,“怎么没人提醒我呢,好让我也准备一份礼物。”

    “是你自己的生日,你忘记啦!”

    米雪的声音突然传来,这小妞躲藏在唐跃背后的花瓶后面,猛地蹦跳出来,拉动了手里的拉花。

    砰的一声。

    五彩缤纷的彩纸在空中飘洒,掉落在唐跃的周围,好不浪漫。

    然后,米雪就从后面蒙住了唐跃的眼睛。

    “猜猜其他姐姐都藏在哪里,猜对有奖哦。”米雪咯咯的笑着,如同银铃般的笑声那叫个好听,“就不用猜我是谁了,我当然是最萌最漂亮的米雪了。”

    “先说好有什么奖?”感受着米雪那双小手传来的芳香,唐跃好笑的问道。

    “你想要什么奖?”米雪笑着反问。

    “我猜出一个,晚上我就要在被窝窝里看到她。”

    “靠,真无耻!”

    米雪在唐跃的脸蛋上捏了一把,嫌弃的说,“怪不得无耻呢,这脸皮也太厚了。”

    哈哈一乐,唐跃也不生气:“就说你同不同意吧。”

    米雪的大眼睛骨碌一转,心想吃亏的反正是姐姐们,又不是自己,干嘛不答应嘞?

    “没问题。”

    米雪大大方方的说道。

    结果,她刚刚说完,就听见四五个声音从别墅的不同角落里响起:“不行!”

    愠嗔之中还带着娇羞,顿时听的唐跃心猿意马。

    “你们露馅了哦。”

    唐跃笑了笑,自信的说道,“冰宜和晓茹藏在厨房里,陈琪藏在空调后面,沈纯藏在卫生间里,执念在二楼书房,至于遇见和屠夫,她们俩在房顶,没想到屠夫也来了,我以为你还在摇滚。”

    话说回来,能让秦遇见也跟着玩躲猫猫的游戏,米雪她们倒是挺有本事的。

    米雪的樱桃小口已经张成了小小的o形,恰好能放个樱桃进去。

    “你竟然全说对了。”

    尽管几个女孩都在唐跃猜测之前发了声,可她们是在同时间发出声音的,就算米雪提前知道她们都藏在哪,还是没能听出来各自的位置。

    唐跃竟然全说出来了。

    这样的小伎俩,也就能糊弄糊弄米雪,其他的女孩都没什么惊艳的反应,就连单纯的沈纯也是如此。

    她们从藏身之处出来之后,对唐跃的第一句话就是:“刚才你说的奖励不作数,简直是太无耻了!”

    “不作数就不作数,干嘛要骂人呢。”

    唐跃佯装出郁闷的模样,随即问道,“话说我都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哪天,你们怎么挑今天给我过生日呢?”

    沈冰宜笑了笑,为他解释道:“我知道你的身份证号,所以就按照那上面的日子为你过生日了。”

    “冰宜,虽然我很感动,可还是得提醒你一句,你记错了。”

    汗颜的拿出身份证,唐跃指着上面的数字说道,“身份证上的生日是明天。”

    结果,沈冰宜直接就丢来了一记‘死亡眼神’。

    “谁知道你明天还回不回来,要不是接到屠夫的电话,我们就只能给打电话庆祝生日了。”沈冰宜没好气的说道。

    “呃…”

    唐跃顿时老脸一红。

    说来也是,自己家里养着个大后宫,结果人却总飘在外面,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想到这点,唐跃自己都想抽自己。

    “冰宜说的对,所以我决定…”唐跃摆正态度,格外真诚的说道。

    “以后宅在家里,再也不出门了?”米雪扑闪着大眼睛反问。

    “今晚好好奖励一下你们,啧啧,你们懂得。”

    看着唐跃那副坏到骨子里的笑容,女孩们顿时脸红一片。

    但也有例外。

    屠夫就没有脸红,她对着蛋糕闪电般的出手,抓起一小块蛋糕就甩了过去。

    啪。

    唐跃立刻“挂彩”。

    “姑娘们,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怨啊!”屠夫的眼里闪过得意光芒,大声的喊道。

    所有女孩都如法炮制,不消片刻,那块美轮美奂的冰淇淋蛋糕就已经面目全非,而大部分的冰淇淋,都在唐跃的身上。

    有她们的陪伴,唐跃暂且忘却了裴茜对他的拒绝,沉浸在中二的小幸福里面。

    幸福是什么?

    幸福就是沈冰宜这样的女神能够抓着蛋糕上蹦下跳的追着你跑。

    幸福就是米雪这样的小萝莉骑在你的脖子上说什么都不肯下来。

    幸福就是屠夫这样的女汉子用心的学习做菜只会对你一人温柔。

    幸福就是…

    当打闹结束,晚餐结束,各种各样的调戏与反调戏结束以后,已经是深夜的两点半。

    女孩们都玩得累了,各自回屋休息。

    关于唐跃那个大被同眠的奖励,终究是没人肯兑现,当然唐跃也就开开玩笑,没有真的奢望。

    夜里的月色很柔,唐跃一人坐在阳台,看着窗外发呆。

    别看气氛这么唯美,其实唐跃想的是很现实的问题。

    那么一大笔钱,从哪里搞来呢?

    “想什么呢?”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沈冰宜的声音。

    她洗了个澡,把粘在头发上的冰淇淋奶油洗的干干净净,披着一件淡紫色的睡袍站在唐跃的身后。

    头发还湿漉漉的,颇为诱人。

    唐跃看了一眼,就已经看呆,回过神来才苦笑道:“上愁呢。”

    在唐跃的对面坐下,沈冰宜笑着问:“为什么事上愁,说不定我能帮你呢。”

    顿时,唐跃的眼睛亮了。

    这妞的手下有一座偌大的冰宜集团,说不定,她真能解自己的燃眉之急。

    得,就跟她要钱了。

    “冰宜,咱们的玉蜂露…很赚钱吧?”

    心里是那么想的,但话到了嘴边,唐跃就有点不好意思了。

    “缺钱花了吧?”

    沈冰宜噗嗤一笑,张口就戳破了唐跃的小心思:“要多少?”

    唐跃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的说:“这个数。”

    “一亿。”

    “十个一亿。”

    “呃,这么多?”沈冰宜黛眉微皱,虽然这个数字还在她的承受范围之内,但她也得问问清楚。

    有句话叫男人有了钱就变坏。

    沈冰宜并没有把唐跃往坏的方面想,但她会觉得唐跃是不是遇到困难了,需要用十亿来解决的困难,几乎可以说是困境了。

    唐跃并没有把机甲技术的事情说出来,而是模糊的说道:“嗯,这笔钱可以改变很多东西,比如神州和炼狱之间的胜负。”

    “那…好吧。”

    在极短的时间里,沈冰宜就做出决定,“我给裴茜打个电话,叫她明天把钱准备出来,也不知道她现在睡了没有…”

    就在沈冰宜准备去茶几上拿手机的时候,唐跃却是叫住了她:“怎么需要问裴茜呢?”

    “冰宜集团和刀锋集团合并了,你还不知道吧。”

    沈冰宜笑吟吟的看着唐跃,说道,“在你专注于龙组那些任务的时候,我跟裴茜有过几次的交流,她简直就是经商方面的天才,合并的建议也是她提出来的,我想那既然是你的集团,就没有拒绝。”

    唐跃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那也就是说,两家的财政大权都…”

    点点头,沈冰宜说道:“都在裴茜手里,她现在是刀锋集团和冰宜集团的联合CEO,手里的权利比我还大…唐跃你怎么了!”

    只觉得眼前一黑,唐跃几乎都要晕过去了。

    “裴茜绝对是老天派下来给我管钱包的,我先前找过她,她一点都不支持我的计划。”

    唐跃的内心绝对是崩溃的,“要不然,我也不会跑回来跟你要钱啊。”

    沈冰宜俏脸一紧,说道:“合着我对你而言就是个提款机?”

    “呃,我不是那意思。”

    唐跃哭笑不得的说,“其实我多想做你的提款机,可我喜欢赚钱,却不喜欢管理钱包,结果可好,自己的钱自己没办法支配。”

    噗嗤。

    沈冰宜再次笑了,美的让人沉醉:“有裴茜管着你的钱是好事。”

    “问题是我现在需要这笔钱啊,总不能真的要我去找二号首长谈融资吧,那就等于把公司卖给政·府了。”

    尽管现在唐跃和二号首长的关系还不错,但谁知道以后的事情。

    伴君如伴虎。

    唐跃喜欢自由,不喜欢伴虎。

    沈冰宜露出理解的表情,想了半分钟,突然说道:“我倒是有个办法,想不想听?”

    “快点说快点说。”

    “善意的谎言,你能懂我的意思吗?”

    ...</p>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村长的艳福生活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