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监狱内可怕的犯人们!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监狱内可怕的犯人们!

作品:圣手狂枭 作者:肉丸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监狱内可怕的犯人们!

    “这种话我听了太多遍了,如果你再不走,也许我们真的用性命来换你的十年光阴!”

    唐跃反感的揉着耳朵,言语之中,没有半点对于神级武者的惧怕,反而是有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霸气。

    顿时间,梅自浊打量唐跃的眼神越发的充满赞赏。

    等皇帝把袁野身上的解龙玉拿下之后,便把袁野交给了梅自浊,梅自浊背起尸体,他那本就迷你的身材就显得更加短小,尤其是在他走动之后,只能看见袁野死气沉沉的背影,他完全被遮挡住,看都看不清。

    就好像是袁野的尸体在空中飘动一般。

    “这场面…啧啧,太诡异了。”

    唐跃不忍直视,叫山羊耗子和守门人李未一起跟上,务必要盯着梅自浊离开冰城。

    等他们走远之后,唐跃回过头来,神色却比刚才还要凝重:“黄奇,你真的认为让他带袁野走是个正确的决定?为何我总有种隐隐的不安?”

    “那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皇帝的语气很少如此无奈,“冰城驻扎着四个组,但就我所知,没有哪个组会把神级武者放在这里,换句话说,如果真的激怒梅自浊,他可以血洗整个冰城。”

    “夸张了吧。”唐跃有些无法相信。

    人海战术永远都是最无脑却又最无解的战术,难道倾尽冰城之力都无法击败梅自浊吗?

    皇帝解释道:“你不要要求任何一个人都如同你的下属般与你同仇敌忾,当他们看到梅自浊的强大时,难免会选择…背叛,就如同梅自浊背走的那个叛徒一样。”

    唐跃只得默然。

    的确,人海战术能够施行的前提,就是所有人都能万众一心,否则的话,敌人还未攻破,自己却先内讧了。

    “罢了,人已经被他带走了,再想挽回也没有机会,静观其变吧。”唐跃叹了口气,随后目光落在了薛然的身上,“梅自浊为什么会在你的背上,他是想来看热闹,还是参与这次的任务?”

    “不清楚,梅先生从不会把他的计划全盘托出。”薛然勾起一抹冷笑,阴沉道,“也许他把袁队的尸体放到安全地带之后,就会折返回来呢。”

    “他没这个机会的。”

    此时,皇帝正拿手机拨了一串号码,待接通后说道,“组长,证明袁野的叛徒身份,但事情有些变故,炼狱梅自浊混入龙腹,请速派一队增援。”

    听到一队两个字,唐跃注意到薛然的脸色瞬间变了。

    片刻后,皇帝回复了一个好字,便干脆的挂断电话。

    深沉的目光落在薛然等人身上,皇帝说道:“至于你们,送入监狱。”

    “不要!”

    除了薛然,其他二队队员几乎是同时间求饶起来,他们痛苦的说,“皇帝,你杀了我们吧,千万别把我们丢到那个监狱里去…”

    薛然尽管没有求饶,脸色却也难看的厉害,眼底更是露出了恐惧之色。

    唐跃顿时对监狱更加好奇,那里面究竟关着什么样的人,竟能令身经百战的二队如此惧怕,又能令炼狱如此青睐?

    又等了十多分钟,耗子和山羊再次于风雪中出现,两个人的神情很明显都放松不少,走近唐跃之后,山羊汇报了一下情况:“梅自浊已经乘直升机离开,短时间内怕是不会回来了,但他临走前放下一句话,他说龙腹监狱会打开的,要我们都等着那一天。”

    “切,炼狱的人都精通之道,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耗子不屑的撇撇嘴,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嚣张的说,“要不是山羊哥拦着我,当时我就把那个矮子灭了,你说是吧山羊哥。”

    “…”山羊压根懒得理他。

    “那好。”皇帝更无心陪着耗子聊天,命令道,“柳毅,打开监狱,将这些人送进去。”

    话音刚落,却是有一名二队队员冲跳起来,朝着屠夫的反向冲了过去。

    由于皓景在最短的时间内催动融合阵图,那人的速度骤减下来,屠夫则是一记秀气的冲拳,狠狠的打在他的鼻梁之上,鲜红的血不听话的流了下来。

    “你认为我是个女人所以最好对付是吗?”屠夫嘲讽的笑了笑,随即对皇帝说道,“我要亲自把这人送进监狱,最恨看不起女人的人了。”

    皇帝虽是保持沉默,却还是点了点头。

    这时候,柳毅已经从皇帝手中接走两枚解龙玉,打开了监狱的那扇假门。

    看到假门之后是一面冷灰色的墙体时候,山羊等刚来的刀锋成员都露出了难看的脸色,他们再看向二队队员的时候,眼睛里全都是同情的目光。

    啪的一声。

    柳毅将两枚解龙玉放入了墙体凹槽。

    短暂的静寂之后,墙体蓦地发出一声闷响,就如同沉睡的巨龙突然伸了个懒腰,那面沉闷的墙体终于慢慢的抬升起来,露出监狱的本来面目。

    随着墙体的逐渐升高,众人也看清了里面的景象。

    说那是监狱,倒不如说是个群居宿舍更形象一些。

    里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床和桌椅,东西虽多,却是一点都不杂乱,而且还被人收拾的井井有条,自然不会有下人专门为其打扫,能令监狱保持如此环境的人,势必是里面比较弱小的犯人。

    在这间宽敞却又同样拥挤的大房间里,有几十双眼睛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外面,每个人都是异常贪婪的目光,恨不得能把监狱外的人生吞了一般。

    但是,这些人都站在距大门十多米的地方,似乎有什么忌惮,根本就不敢上前。

    “里面很舒坦嘛。”

    打量着监狱的内景,唐跃颇有些意外的说道。

    皇帝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唐跃,竟是罕见的调侃道:“要不然,你也进去待两天?”

    唐跃没好气的回以白眼:“拉倒吧,我就随便说说,你还当真了?”

    两人这边说着,屠夫那边已经把她制服的那名二队队员推入了监狱。

    那名队员几个趔趄,便抖抖索索的走了进去,他怯弱的看着里面,身体已经抖成了筛子。

    “进来啊,笨蛋!”

    “很久没新人进来了,哈哈,我也很久没吃人肉了。”

    “小子,过来先给我爆一下,这些人的菊花都被我爆烂了!”

    那些犯人们终于露出他们的本来面目,异常狰狞,就如同一头头没有吃饱的饿狼。

    瞬间,那名队员便吓得脸色苍白。

    他转过身,面对皇帝和唐跃,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眼泪鼻涕疯狂地流:“求你们放我出去吧,我知道再往前走几步,我就再没机会出去了,求求你们…”

    “废物,给我进去!”

    让人意外的是,说这话的竟是薛然,并没有任何人推他,而是主动的走进监狱。

    三两步走到那名队员的身后,薛然一脚踹去:“入队的时候你就是鼻涕虫,现在还改不了这个毛病!”

    外号被叫做鼻涕虫的家伙直接飞到了那些犯人的中间。

    犯人们一拥而上,把鼻涕虫淹没在人群里面,从唐跃的方向是再看不到鼻涕虫的身影了。

    当然,唐跃也没心思看他,而是赞叹的看着薛然:“这家伙是条汉子。”

    “嗯。”

    皇帝同样点头,“只是站错了队。”

    尽管皇帝的脸上无悲无喜,但唐跃看的出来,将薛然送进这样永无天日的地方,皇帝也同样于心不忍。

    陆陆续续的,二队的队员尽数被送了进去。

    有血气方刚的薛然在先,他们虽然都有些惧怕,却没有像鼻涕虫那样窝囊,全都走到了大客厅里面,寻找着自己的床位。

    二队时常驻扎在龙腹,对于监狱的情况,队员们也都知道些。

    这里的床位,是需要打出来的。

    很快的,他们就找到有把握战胜的对手,相继开战。

    那些打斗声异常的熟悉,然而其中有着多少屈辱和无奈,或许也就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就在打斗声此起彼伏的时候,里面突然掺杂出一声惨叫。

    “我要出去!”

    一个衣衫褴褛的家伙突然从犯人中冲了出来,他的身上满是抓痕,大腿处更是流下潺潺血液,看上去异常的触目惊心,监狱外一些心理承受力差的家伙,直接就挪开了视线。

    “呃,是那个鼻涕虫。”

    屠夫用双手捂着眼睛,但还是从指缝里偷偷看到了那人的身份。

    鼻涕虫顾不上自己的形象有多难堪,拼了命的向前跑,起初还有犯人坏笑着追出两步,等鼻涕虫跑出几米之后,却没人再追了。

    他们都露出看热闹的神情。

    有几个心肠软的,则是好心的提醒道:“别往前跑了,那里有高压电网。”

    话音刚落,鼻涕虫又冲出数米之远。

    就如同撞在一面无形的墙上,鼻涕虫的身体蓦地停住,非但如此,那面墙上竟放射出刺眼的蓝色电光,转瞬的功夫内,就把鼻涕虫烧成了焦炭,连一块白骨都没能留下。

    那些因床位而战斗的新老犯人们,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回头看向鼻涕虫仅留在空中的一抹烟灰。

    犯人的眼睛里,有同情,有愤怒,有麻木,但更多的是绝望。

    他们再次看到了那张高压电网的存在,那次明白这座监狱是不可能逃离的存在。

    “那张电网…”

    屠夫突然说道,“那是某人的天选之力吗?”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