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原来你是怕我啊!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原来你是怕我啊!

作品:圣手狂枭 作者:肉丸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加入书签加入书架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推荐本书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原来你是怕我啊!

    柳毅实在是很会放冷箭的人。

    在不声不息之间,他就抬高了皇帝的位置,而把唐跃说的一无是处,在他的话语里,唐跃就是古时候那位效颦东施,试图模仿皇帝,却成不了皇帝。

    “你说话真损。”

    唐跃微微一笑,并没有半点生气的迹象,而是说道,“黄奇他长的辣么丑,怎么可能像我。”

    面对柳毅的嘲讽,唐跃表现的云淡风轻。

    这样的平静,让柳毅觉得很不舒服。

    “像你这样莽撞到连自知之明都没有的人,根本就不配作皇帝的对手。”柳毅的眼中闪过一丝狰狞,随即说道,“等着吧,皇帝正在清修。”

    说完,柳毅郁闷的关上了门。

    虽然是成功的把唐跃拒绝在门外,可柳毅却没占到半点语言上的优势,如果他不去通报,气势上肯定就弱了一截。

    稍许思量之后,柳毅还是敲响了皇帝的房门。

    “进。”皇帝惜字如金。

    小心翼翼的推开门,柳毅说道:“皇帝,唐跃在门外等您。”

    皇帝面无表情的抬起头来,目光中虽没有责怨,然而柳毅却像是看到了浓浓的责怨,竟是主动的认起错儿来:“本想嘲弄他两句,让他羞愧离开,谁知他的嘴皮子厉害,我说不过他。”

    “不怪你。”

    皇帝慢悠悠的站起来,淡然说道,“去见见他。”

    两人穿过八龙墅客厅的时候,除皓景之外的其余五人都在场,许逸率先站了起来,面露不屑:“皇帝,哪用的着你亲自出来,我出去给他们下两剂毒药,打发他们离开就是了。”

    “他们从正门入,自然要用待客之道。”皇帝瞥了许逸一眼,随即冲着柳毅点点头。

    “嗯。”柳毅应声,转身走向房门。

    寂静的八龙墅里,没有任何声音,只有一道道目光,无声的凝视着那道门。

    门开,一股淡淡的气势从中渗入。

    唐跃率先走进来,王厉、聂小兵、祝清紧随其后,三人看着很紧张,脚步声都不整齐,但有唐跃走在最前,又很大限度的缓解了他们的紧张。

    世上总有这样一种人,无论他是健康还是疾病,他是困倦还是清醒,只要有他存在,其他跟在他身旁的人就能沉稳下来,不卑不亢,不惊不惧。

    这种人的身上有着浓浓的安全感,亦或者说,是领袖气质。

    瞬间,屋内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唐跃一个人的身上。

    “找我有事吗?”皇帝坐在最中间的沙发,最中间的垫子,最中间的位置上,以彰显他在这座别墅中至高无上的地位。

    “事实上,我不找你。”

    唐跃先是打量了一圈客厅里的陈设装饰,最后才把目光收回,脸上露出平淡的笑容,“我找皓景,怎么,他不在吗?”

    许逸斜坐在沙发的扶手上,丝毫没有掩饰自己眼神里的挑衅意味,对唐跃说道:“他得病了,不方便见客,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没别的事,就是唠唠家常话。”唐跃毫不犹豫的说,“我俩是老乡。”

    “噗。”

    许逸直接就笑喷了,不仅是他,其余的龙血成员也嬉笑起来,哪怕是王厉三人,也是强忍着笑,尤其祝清把脸都给憋红了。

    皇帝怪异的看着唐跃道:“皓景是南方口音,怎么跟你成的同乡?”

    唐跃继续胡诌的说:“我祖上是南方人,后来迁居北上了,不行吗?”

    “那你说说,皓景是哪儿的人?”许逸一笑起来,就喜欢舔嘴唇,总让人觉得很变态的样子,他刁难唐跃说,“南方有那么多的省市,你可不能乱认啊。”

    “谁乱认了。”

    不屑的丢个白眼过去,唐跃悄悄回了回头,立刻看到王厉对着他说着哑语,只是唐跃回头太快,只看到了一个字,而且还没看清楚。

    只记得,王厉的嘴巴微微嘟起,像是说了个湖字。

    灵光一闪,唐跃自信道:“湖…”

    他把这个字托的老长,还没说出第二个字,就看见许逸的嘴角轻轻上扬,明显是在冷笑。

    然后,唐跃直接改口:“湖…建,对了吧!”

    许逸的表情瞬间僵住。

    别说,还真让唐跃给蒙对了。

    “测试结束了吧,好歹我也是四队队长,见个老乡没那么难吧,皓景在哪,我直接去找他。”唐跃大咧咧的说着,主动的往楼上走去。

    他早知道皓景被关在楼里,如果没人阻拦的话,他就自己摸到楼去。

    但是,能没人拦阻吗?

    柳毅脚下猛的发力,瞬间就赶在唐跃的前面,他伸手挡住唐跃的去路,冷峻道:“唐队长,就算如此,也不能任你在这里随意走动,要见也得是我们把人带出来。”

    唐跃大方的耸耸肩,表示理解:“那你把皓景带出来啊,以为我想一间间屋子的找吗?”

    “这…”

    柳毅立即词穷,他根本没想到竟然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其他的龙血成员更不是能言善辩的人,见柳毅作难,他们也都束手无措,反倒是许逸大胆开口:“你说带就带,拿我们当什么?”

    “你说这话,就是不想让我见到皓景吧。”唐跃眯着眼睛,略有些好笑的说,“为了阻止我们老乡见面,把那么大个活人囚禁起来,你们也真是够可以了。”

    “没错,就是要阻止你们见面!”许逸厌恶的盯着唐跃,“我知道你想拉拢他做你的队员,想都不要想,只要有皇帝在龙腹一天,皓景就是我们的人。”

    这话说的慷慨激昂,掷地有声,只可惜没什么威慑力,就连皇帝都蹙了下眉头,因为他已经猜出来唐跃接下来要说些什么。

    短时间的沉默之后,唐跃迅速对皇帝开口,打破了这股沉默:“原来你是怕我抢人啊,哈哈,我这人很好说话,抢人之类的事情哪里做的出来。”

    唐跃在说话的同时,许逸与其他龙血成员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王厉三人,好像在说,你还有脸说,那三个货不是因为你而退出龙血,最后成了你的队员吗?

    或许是洞察到了他们的意思,唐跃继续说道,“当然,除非是你不懂得珍惜,如果有人自愿跟我,我没理由拒绝。”

    皇帝盯着他的脸,沉默很长时间后罕见笑了起来,平淡的说:“你是在说,皓景自愿跟你?”

    唐跃微笑摇头,指了指身后不明觉厉的王厉哥仨:“我说的是他们。”

    尽管唐跃没有说破,但谁都听的出来,他是在讽刺皇帝留不住人,是人家皓景有了归顺之意,结果皇帝不肯放人,更是用了软禁这等卑劣手段,拒绝皓景与唐跃接触。

    三言两语之间,唐跃就把皇帝损的够呛,尽管皇帝没有任何回应,但许逸等人却是勃然大怒。

    噌的一下,许逸就站了起来,其他人也跟着站了起来。

    “唐跃,你是在威胁我们了?”许逸的右手已经钻入了口袋里面,似乎想掏什么东西,其他人也都或多或少的做出了准备攻击的动作。

    他们并不介意把八龙墅作为战场。

    唐跃笑着说道:“你们想岔了,我只是来找皓景一表同乡之思。”

    话音刚落,唐跃突然话锋一转,“另外,问问他有没有受伤之类,我还真没听说过,龙组内有哪支队伍会虐待自己的队友。”

    这句话才是真真正正的威胁。

    许逸顿时收了些杀意,尽管龙眉对于龙腹内的私斗持睁只眼闭只眼的态度,但那是龙腹内不同势力的私斗,并不代表龙眉能够接受同一势力中出现虐待队友的行径。

    要不然,皇帝也不会禁止许逸给皓景喂服封气丹。

    “许逸,把人带下来。”突然,皇帝冷淡的声音传来,“这么久,他也该反思出个结果了。”

    “…是。”

    许逸强忍着怒意,朝着楼上走去,但经过唐跃的身边时,却故意的甩了甩袖子,以示挑衅。

    对于许逸的小动作,唐跃并不以为意,他静静的等待,直到许逸带着皓景出现在楼梯口的方向,他才笑着说道:“没人虐待你吧。”

    “没有。”皓景摇头,却是怨毒的瞪了许逸一眼。

    在许逸进入楼的时候,主动给了他解药,还威胁他隐瞒封气丹的事情,若非皓景还忠于皇帝,不想看到八龙墅里再出现不和谐的状况,决计是不会答应许逸。

    等两人下来之后,皓景朝着唐跃点了点头,随即对皇帝行个军礼:“谢谢皇帝放我出来。”

    皇帝面无表情的看着皓景,问道:“想通了?”

    皓景沉默片刻后,却是给出个令皇帝皱眉的答案:“我必须把阵医的传承完善下去,皇帝请相信我,那两幅阵图一旦融合起来,绝对对我们大有裨益。”

    “看来…”

    皇帝根本没理会皓景,而是看向唐跃,说道,“他做了错误的选择。”

    唐跃直视着皇帝,意味深长的眼睛里似乎写着更深层次的含义,他隐晦的说:“我怎么觉得,是你做了错误的选择呢?”

    说完,唐跃热情的揽住皓景肩膀,带着他朝着别墅外走去。

    一面大步走着,唐跃一面瞎唱:“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然后他突然回过头,感慨说道:“皓景,你说咱们会多几个老乡啊?”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