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八十七章 围堵!
    第九百八十七章围堵!

    朱连愣住了。

    他内心里清楚,身为被炼狱选中的人,唐跃早晚是要经受炼狱的第三轮测试,不论唐跃是否愿意。

    但是,他没想到测试来的这么快。

    “狱主,难道是炼狱中出了什么问题吗?”朱连实在想不出其他的理由,能够让炼狱如此急不可耐的进行第三轮测试。

    “你注意到了?”

    凌霄露出淡淡的笑容,随即叹了口气,“懒惰之狱的狱主,罢工不做了。”

    脑海中想到那个整日跟老佛爷一般悠哉悠哉的家伙,朱连禁不住露出不屑的神色,下一秒,不屑却是演变为惊愕,他的瞳孔放大,难以置信的问:“等等,上面该不是要唐跃做懒惰之狱的狱主吧。”

    凌霄点头。

    这次,朱连是真的震惊了。

    以如此复杂的测试题目来招募一位成员的先例,在炼狱中本就少见,招募进来直接就升格为狱主的先例,更是闻所未闻。

    炼狱的高层,究竟是有多么的看重唐跃啊!

    除去震惊之外,弥漫在朱连心中的,还有浓浓的不平衡感。

    若非凌霄的压制,他实际上已经有了担当狱主的实力,混了这么久,却还是在副手的位置上,早已生了反骨,现在又看到唐跃能够有如此的平坦之路,心里能好受才怪。

    “朱连,我明白你的想法。”凌霄深谙微表情上的变化,叹息着看向朱连,“有机会的话,我会想办法帮你争取到一名狱主的,只是这懒惰之狱…”

    “并不适合我,我明白。”朱连勉强的笑了一下,便把这个话题跳过去,问道,“狱主,说说这第三轮测试的具体内容吧。”

    “好。”

    正午,金灿灿的阳光正好,只是,这包间之中却是一隅的黑暗,没人知道它预示的什么。

    唐跃带着沈冰宜很快回了别墅,推开门的时候,家里还没人,空空荡荡的煞是冷清。

    “小雪这丫头,又跑去哪里疯了?”唐跃嘟囔了一句,随即将沈冰宜放在了沙发上,伸手在她的额前轻轻的揉捏着,没几分钟的功夫,沈冰宜就悠悠醒来。

    茫然的看了看四周,沈冰宜奇怪的道:“我怎么回家了,咱们不是正跟凌总喝酒呢吗?”

    “你非吵闹着要跟我喝交杯,喝了几杯之后你就醉倒了,我只好把你给弄回来了,唉,害的合作也没能谈成,真是可惜。”唐跃露出个痞痞的笑容,调侃着说道。

    “胡说。”沈冰宜黛眉微蹙,那叫一个好看,“明明是你不想合作,我才放弃的,怎么能推到我的头上。”

    “有这回事吗?”

    唐跃死皮赖脸的反问,把沈冰宜给气的啊,把脑袋别向沙发另一侧,说什么都不肯再跟唐跃说话了。

    哄了几句话,没办法,唐跃只好服软:“好了,冰宜,这都是我的意思还不行?”

    沈冰宜这才露出得意的笑容,坐起来看着唐跃,片刻后,却是轻轻的叹了口气。

    “我知道你想让沈叔叔多挣些钱,可是…我们的玉蜂露也需要发展,沈叔叔虽然在不断的扩建药厂规模,却已经疲于应对我们的单子了,再加上前不久为了帮你做药,更是延误了一批玉蜂露的交工日期,我也是没办法才去寻求新的合作。”

    这番话里充满了无可奈何,看样子,沈冰宜冷静下来之后,心里已经产生了浅浅的悔意。

    唐跃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但是凌总那个人,不能合作,如果有其他好的合作对象,我双手赞成,这样行吗?”

    噗嗤。

    沈冰宜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露出个不属于她却仍能惊艳世人的笑容:“原来你不是为了沈叔叔才放弃的合作啊,你是吃醋了。”

    “啊咧,什么吃醋?”唐跃懵了。

    “你不是因为吃凌总的醋,所以才放弃合作吗,放心吧,我跟他没什么的,只是坐在一起普通的吃顿饭而已。”沈冰宜笑吟吟的说。

    唐跃这回明白过来了,他的表情立刻变得不自然起来,说道:“对,我就是吃醋,你咬我啊?”

    “你这么脏,我才不咬。”沈冰宜乐的咯咯直笑,都说认真的男人最魅力,吃醋的男人最可爱,这句话说的真是一点不假。

    然后,唐跃那张写满坏笑的大脸就凑过来了:“你说的是不咬还是不要啊?”

    沈冰宜先前还在笑,现在却是笑不出来了,小脸瞬间红的不成样子。

    “烦人!”

    狠狠推了唐跃一把,沈冰宜穿上拖鞋,准备回卧室里休息休息。

    走到楼梯中段的时候,唐跃突然叫住了她:“冰宜,以后不要再接触那个凌总了,他…能别这么笑呵呵的看着我好吗,不只是吃醋的问题,你知道我还有个龙组的身份,经龙组调查,他涉嫌加入了某组织,而那组织正被通缉…你能明白吗?”

    沈冰宜想了想,嫣然一笑:“明白啦,以后不接触他就是了。”

    “嗯,这才乖嘛。”

    唐跃总算是松了口气,关于炼狱的事情,沈冰宜知道的越少越好,他也是努力说的模糊一点,总算是过关了。

    片刻后,唐跃突然又听见沈冰宜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为了让我离他远点,都把龙组拿出来当理由了。”

    唐跃:“…”

    正午时分,是个聚餐吃饭的好时间。

    尽管没有唐跃,摇滚这群兄弟们,却也不会失了多少兴致,因为他们都明白,唐跃需要陪的女人多到两只手都数不过来,所以大家聚餐的时候,也都习惯性的没有叫他。

    酒足饭饱之后,由刚刚回归的东银交了钱,大家相继散去,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不找妈的就去啪啪啪。

    这已经是他们闲暇时候的基本活动。

    牛顿喝的多了一点,拉着东银的手执意要让他送自己回家,无奈之下,东银只好把牛顿拖上自己的车,慢悠悠的向前走去。

    “你什么时候换套房子,这地方也太老旧了吧。”东银开着车,颇有些嫌恶的看着周围。

    牛顿住在年份很老的一套公寓里,不但卫生条件不达标,更有许多的小商小贩待在道路两边,那些叫卖声十分引人烦躁。

    听了东银的埋怨,牛顿趁着酒意说道:“我这人不讲究住哪儿,安全就行。”

    东银哈哈一乐,说道:“在中南市里,有谁敢对咱们刀锋的人下手,你这居安思危的劲真是够了。”

    刚说完,东银却是狠狠踩死了刹车。

    牛顿喝的混混沌沌,直接被这强大的惯性给甩到了车椅下面,牛顿哼了一声,没说话。

    “兄弟,先委屈你了,我下去看看情况。”

    轻声的说了一句,东银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他的面前,站着六名武者,虽然那六人的身上没什么身份标识,但东银一眼就看出了他们是炼狱的人。

    “炼狱的杂种,还敢过来找我的麻烦?”东银冷笑的看着他们说道。

    “叛徒,必须要接受惩罚!”

    那六人之中的首领是个面容病态的家伙,他甚至还咳嗽了两声,看上去极度的虚弱,“况且你都已经到了,牛顿应该也快来了才对。”

    东银瞬间将杀气释放到最大,如同炮弹一样的冲了出去。

    然后周围那些来不及收拾摊位的小商贩们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东银在六人的包围之中,完全不闪不避,就任凭那些人的拳头如雨点般的砸在他的身上,好像那都是毛毛细雨,根本就带不来一点疼痛。

    这还不算什么,更让人震惊的是,有两三人抽出了匕首军刺之类的冷兵器,竟然也无法伤到东银的分毫。

    那些冷刃切割在东银的身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就好像削在了钢板之上,竟连半点划痕都无法出现。

    “外面好吵啊!”

    就在此时,一声埋怨从东银的车里传了出来。

    病态首领的耳朵立刻动了动,说道:“车里有动静,你们去看看,我对付他!”

    “想得美!”

    东银怒吼一声,却被那病态首领给拦住,二人打的难分难解,其余的炼狱武者趁着空挡,疯狂的涌向了车子。

    砰的一声。

    他们将牛顿从车里拽出来,凶狠的丢到了地上。

    东银在旁边看的眼睛发红,可他却是什么都做不了,与他交手的这个病态男实在难缠,尽管他不会受伤,却也无法抽身过去照顾牛顿。

    转眼之间,酒醉的牛顿就身中三刀。

    分离的血肉带来了撕扯般的巨大疼痛,牛顿快速就恢复了神智,他愤怒的瞪大眼睛,猛然间折身,抓住从身后刺来的一柄军刺。

    空手夺白刃!

    这只是擒拿术里面很普通的小技巧,然而被牛顿用来却是出神入化,因为牛顿觉得这招很帅,所以练了成千上万遍,哪怕是高出他实力的人,也很难在他面前稳稳拿住兵刃。

    “吗的,敢埋伏我,找死!”

    牛顿狠狠将军刺刺入了那人的胸腔,顿时间,一朵血花就在那人的衣服上蔓延开来。

    瞬杀一人,牛顿士气大振,就算身上有伤,那些疼痛却也成了战力加成,促使他爆发出远超平常实力的本事。

    “兵器归我了!”

    牛顿冲向一人面前,一掌拍向他的手背,直接把那柄匕首给拍落下来。

    而牛顿的手就在底下等着,稳稳的接住了这柄匕首。

    扑哧。

    匕首割开了那名武者的喉咙,血雾喷溅出来,洒了牛顿一脸。

    此时的牛顿,犹如浴血狂魔。

    “好样的,牛顿!”东银自持不会受伤,趁机对着牛顿大加赞赏。

    只是他没注意到,病态男也趁着这个时候冲向了牛顿。

    “你们,拦住东银!”

    病态男果断下令,那些本来围堵牛顿的武者,全都倒戈面对东银。

    暂时间,东银又被阻挡住了。

    而病态男也露出了自己的兵器,那是装备在手指上的利爪,此时,那五根利爪已经刺入了牛顿的心口。

    “不!”

    伴随着牛顿的叫痛声,还有东银的嘶吼声。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