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龙坛书网 > 言情小说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 > 圣手狂枭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百四十八章 天亮了!
    第九百四十八章天亮了!

    果然,教练刚刚冒出一拳,就被剑轻松的接下,然后一拳给踢了回来。

    之所以用的脚,而不是那柄石头剑,是因为剑的心里也虚着呢,听教练叫嚣了一句,紧张的都忘了拿起石头剑,这才失去了一个足以杀死教练的机会。

    事后再说起这事儿,教练总会掐着唐跃的脖子,左右摇晃,要给他晃到天荒地老。

    艰难地在地上爬起来,教练愕然的打量着自己,然后又看看唐跃,问道:“怎么回事?”

    唐跃摊开双手,一脸无可奈何的模样:“吹牛逼吹大发了,总之你还差一步才能恢复实力。”

    “…你是要害死我吗!”

    教练的脸色顿时垮了,不过他到底是久经沙场的人物,面上难堪不已,脚下却是悄悄的朝着唐跃移动过去。

    眼看着就移动了两三米远,咻的一声,教练的喉咙上突然顶了个冷冰冰的东西。

    是那把石头剑。

    唐跃仍记得清清楚楚,他向剑第一次发起挑战的时候,就曾被那把石头剑威胁过,那种要投入死神怀抱的感觉,当真让人窒息。

    “快救教练!”

    慕彩失声喊了出来,可见她是真的着急了,往常她可是比男人都要冷静的。

    可惜,能听她使唤的人都躺在了地上,想动也动弹不得。

    唐跃坚持着站起来,摇摇晃晃的还没走两步,就两腿一瘫,直接坐在了地上。

    四象神针、气针、各种针技的精华,在刚才的两分钟之内,唐跃把自己丹田里的那点内气全部挥霍一空,哪怕是野性都没了,会力竭也很正常。

    “我杀了你!”

    心下一横,慕彩纵然知道自己是孤掌难鸣,却还是冲了出去。

    然而她才跑出两步,就听见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站住,不许再过来一步。”

    下命令的不是剑,而是已经成了待宰羔羊的教练。

    慕彩的脸上挂满泪珠,看着是那样的惹人怜惜,教练冲她笑了笑,说道:“别觉得难过,谁没有一死呢…慕彩你记住,如果剑真的把死人校场控制了,你一定要想办法崛起,鹰组是国家的组织,不能落到他的手中。”

    “哼,你都自身难保了,还顾得着别人?”剑冷笑一声,轻轻向前推了一点,石头剑的尖端直接在教练的喉咙上破开个小口子,鲜血潺潺的流了出来。

    慕彩忍不住抓紧了唐跃的手臂,能感觉得到,她的双手在微微的颤抖。

    唐跃也紧蹙着眉头,可他现在筋疲力竭,想出手也帮不上忙。

    突然,慕彩灵光一闪,在唐跃的耳边问道:“如果父亲自己把银针拔出来的话,会怎么样?”

    “起针是需要手法的,如果他贸然拔出来,膻中穴可能会成为类似泄气孔的东西,所有的内气都会从那里面流出来的,到时候一切都玩完了。”唐跃郁闷的嘟囔道,真真的是不作死就不会死,他当初就不该吹牛逼。

    咬咬牙,唐跃说道:“得先把教练的命保下来…剑,眼看你就要夺了教练的权,这么值得庆祝的时刻,你打算就这么直接的杀了他?”

    “不然呢?”

    剑自负的回过头,阴笑道,“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唐跃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道:“也不算是什么好的建议,如果你当着校场所有武者的面把他吊打一顿,那岂不是显得你很厉害,到时候你再谈收拢那些武者的心,也更轻松不是?”

    话一出口,教练和慕彩的脸上同时露出了“…”的表情。

    这的确不是什么好的建议,甚至于,这就是摆明了在告诉剑,我要拖延时间,你帮我拖延一会儿时间吧。

    但是,事情有的时候就那么的奇妙。

    剑想了想,竟然真的点点头,说道:“也有道理,就按你说的办。”

    这下,连唐跃都露出了“…”的表情。

    其实剑倒不是觉得唐跃的建议有多好,只是他觉得能吊打教练这样的绝世强者一顿,肯定是段很不错的回忆。

    说白了,就是他心底的虚荣心在作祟。

    人嘛,都是好面儿的。

    “哼,你就不怕一会儿被我找到反击的机会?”

    教练这是在故意的刺激剑,他越是这样说,剑就会越来越自负,中途改变主意的概率也会降到最低。

    剑果然很快就中了教练的招,收了石头剑,一脚就踹在了教练的心口上,踹完之后,剑还用戏谑的声音说:“你认为你还有可能反击吗?”

    剑的这一踹,当真把唐跃给吓了一跳。

    因为膻中穴就在胸口的位置,如果剑的那脚巧合的把银针整个踹了进去,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教练趴在地上,看不出什么情况。

    “别装死了,出去让外面那些人看看吧,看看他们心目中的神,是怎样的一副姿态。”剑踢了踢教练的大腿,像个暴政的君王,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残忍的气息。

    “你说…谁装死…”

    教练的声音传了出来,然后,他慢慢的,慢慢的,站了起来。

    唐跃和慕彩的心脏倏地就提到了嗓子眼。

    刺于教练膻中穴的那根银针,竟然奇迹般的不见了,要么是被剑的那一脚给反震出来,要么就是给踩了进去。

    无论是哪种情况,教练的情况都十分危急,搞不好,他的实力会一退再退,到那时就真的成了全盘皆输。

    教练笔直的站在那里,双目放着寒光。

    把那道寒光说的玄乎一点的话,那就是杀气,浓重到让人觉得压抑的杀气。

    这样浓郁的杀气,说实话,唐跃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句话叫虎死不倒威,真是一点不错,哪怕教练的实力锐减,他的气势也比寻常的魂级武者要强出一截子。

    哪怕是剑,都露出了微微紧张的神色,提高了自己的分贝,说道:“死到临头了还嘴硬!”

    说着,手中的那把石头剑,再次被剑举了起来。

    他终究是改变了主意。

    别考虑制造什么吊打强者的美好回忆了,俗话说夜长梦多,早点把教练收拾掉的话,计划就能早一步完成。

    这就是剑的想法。

    发出一声好听却冰冷彻骨的剑吟,那把石头剑刺向了教练的心窝处。

    “糟了!”

    唐跃紧张的喊了出来,慕彩害怕的咬紧了牙关,身体的颤抖越发严重。

    可是,让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剑势如此凛冽的一剑,竟然刺空了,当剑意识到刚才他不过是刺了一下空气而已的时候,整个人都呆若木鸡。

    教练的身体已经站在了剑的右手边,没人看到他是怎么出现在那的。

    “嗯…”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教练的语气略带兴奋,“终于又能把肆无忌惮的使用天地之气了。”

    所谓的天地之气,就类似于某些玄幻小说里写的东西,是一种很玄妙的气息,那也是天地间最精华的气息,在空气中的含量极少,只有迈步到了魂级之后,才能够感应到天地之气。

    教练此番话,无疑是在说他已经恢复了魂级的实力,没想到剑的那一踹,竟误打误撞的起到了起针的效果,代替唐跃完成了治疗的最后一步。

    等等!

    唐跃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他注意到教练所说的是肆无忌惮的使用,他本身也突破了魂级,知道魂级武者与天地之气的关系。

    魂级武者能够吸收一定的天地之气,转化为自己使用的内气,要说是肆无忌惮,是不是太夸张了点儿?

    “慕彩,教练的武者等级是什么?”唐跃的潜意识告诉自己,他应该问一问这件事。

    “想知道?”

    慕彩转过头看着他,此时的慕彩,再没有半点担忧之色,而是挂着一抹淡淡的笑靥,就如同黑夜里的夜来香,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惊艳,“他啊,早就不是魂级了。”

    唐跃的心里骤然一个咯噔,不是魂级,那只能比魂级高呗。

    消化了几秒钟,唐跃继续问:“那魂级的上面是什么啊?”

    “是…是半神。”

    回答唐跃的不是慕彩,而是剑。

    唐跃忍不住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他有些不敢确信刚才自己听到的东西,不是说半神这两个字有多么的玄幻,而是剑的口吻竟然在发抖。

    剑害怕了!

    这是唐跃认识剑之后,第一次看到剑害怕的样子。

    慕彩笑着点了点头,解释道:“没错,是叫做半神,现在的父亲,重新变回了之前的那个半人半神的教练。”

    “哈哈哈,力量好像比以前更强了,看来我的经脉已经完全无碍了!”

    教练大笑一声,径直的走向了剑,他的速度不紧不慢,就仿佛是饭后的散步一样。

    剑也很配合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其实他挺想动的,可教练的目光已经锁定了他,就像有一张无形的大手凭空抓住了他的身体,根本就迈不动步子。

    “刚才…是你说要吊打我对吧?”

    注视着瑟瑟发抖的剑,教练饶有兴趣的说道,然后,他慢慢举起了手掌,“吊打就算了,我伤了这么多的下属,得快点让他们休息,给你个痛快的吧。”

    说着,他的手掌就扇了过来。

    唐跃怎么也没想到,教练身为半神境界的超级武者,向他展示的招式,竟然是…扇耳光。

    呼。

    耳光猛的掠过,剑的头也飞了出去。

    仅仅只有头飞了出去。

    咚的一声,头颅落地,剑的身体也随之栽了下去。

    就在同一个时间,一束暖洋洋的光芒从顶层的天窗照射进来,正巧落在唐跃、教练、慕彩三人的中间。

    “多亏了你,唐跃。”教练笑了笑,说道,“你捍卫了鹰组的荣誉。”

    对于这种虚头巴脑的官方赞语,唐跃真真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他提了个很现实的问题:“你有没有另一座校场,能够帮魂级武者突破到半神武者?”

    教练不由得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没有。”

    “那好吧。”

    说完,唐跃直接往旁边一靠,躺在了慕彩的怀里,竟是闭着眼睛,像是要大睡一觉。

    教练皱眉说道:“别睡啊,就你一个医疗武者,还得靠你为兄弟们治疗呢。”

    “等我睡醒再说,太累了。”

    “天都亮了,你睡什么睡!”

    “就因为天亮了,所以才睡啊。”

    “嗯?”

    教练再次愣了愣,随即抬起头,感受着阳光的温暖,嘴角荡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感慨道,“是啊,天亮了,你们安全了。”
推荐阅读: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都市奇缘 乡村乱情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极品丝袜小说集合 女人的地男人犁 荒村活寡:留守女人们的春天 霸上绝色村妇:风流乡野红杏 村长的艳福生活 桃花村的艳嫂